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6、阴性 ...

  •   坤做成了一件大事,心底便放下了一块大石,他在外面又闲逛了一个下午,回去的时候子兮已经下班回来了。
      
      她换了另外一套运动衣,又是跑步回来的,一进院子,就像看穿了靓坤一样,“我就知道你怕闷,去哪里玩儿了?”
      
      “我……我让吴妈她女儿带我出去转了转。”
      
      子兮哦了一声,看了眼吴妈的屋子,像是有意在提醒他,“小曼跟我们这些人不同,她是吴妈这一辈子的骄傲与希望。”
      
      “嗯,看出来了。所以啊,一点也聊不起来。”靓坤随意甩着手,“对了,我觉得闷,明天想回香港了。”
      
      “这么快?”
      
      “反正也没什么帮到忙的地方。”
      
      子兮又‘哦’了一声,进了屋。
      
      吴妈想把王子送过来,让靓坤跟他亲近一下,靓坤不敢抱,哀了吴妈,再带一晚。
      
      吴妈以为他又有那花花心思了,便也没推辞,带着王子过了自己那边。
      
      晚上,靓坤一样没有睡意,他想起身再看看小蝴蝶,谁料刚到她床前,发现她眼睛睁得跟铜铃一样,他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子兮坐起身,声音清醒,显然是没有睡过,“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有啊!”
      
      “你不是这样的,你一定有事!”
      
      “我说了没有!!”
      
      “社团?还是你自己?你在刻意避开我们,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我……”
      
      “阿坤,虽然我们这辈子做不了夫妻,但是,至少我们可以做朋友。我想你是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你不会山长水远地跑过来,只是为了跟我吃两顿饭!”她那么温柔,温柔地拉着他坐下宽慰他,“你要是信得过我,你可以告诉我……”
      
      他过来本来就是想要找个人倾诉一下啊,他快憋死了,他只是不忍心打扰她而已,她是关心他的他知道,可惜,他到临死之前才能感受到别人的关心,他难受得要死,“小蝴蝶,我……我得了绝症……”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上个月。”
      
      “什么病?”
      
      “爱滋。”
      
      他没有隐瞒一一作答,终于是说出来了,反而舒坦了,“我知道我是个肮脏的人,我方荡、不检点,所以活该染上这个病!”他离她远了一些,“我明天就走,我不会带麻烦给你的。”
      
      子兮忍着难受,微微一笑,挪动着身体又贴近了他,他现在没有安全感呀,一丁点儿的距离都会给他带来伤害,他来找她,是应该再没有人可以诉说了吧?她勇敢地握着他的手,她不怕倒把靓坤吓傻了,拼命往回缩。
      
      “这种病只有性/交、母婴和血液三种传播途径,日常接触不会传播的,你放心。”
      
      “你放手!”
      
      “但是,你再挣扎,划破了我的皮肤就很难讲了。”
      
      他果然就不反抗了,“小蝴蝶……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但是,阿坤,就算前面有任何我们无法预料的障碍、有多少坎坷波折,只要你相信我,我会一直陪着你,就像你当初陪着我一样。”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他像个小孩子一样,低垂着长长的睫毛,有些手足无措。
      
      “有一天,我都在。”她重呼出一口气,果决地作出了决定,“明天,我就关了家教中心,我们去旅游、看风景,吃好吃的……”
      
      靓坤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就算只是同情他,此刻他也急需要这样的关怀!他的内心,波涛汹涌,这个女人,头顶有着无法覆盖的光辉。
      
      那晚,他们都没有睡,坐在小房子外面的湖边,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地从地平线升起,她给他讲了很多的故事,像母亲一样温柔地哄着他,他累了,好累,累得只想躺在她的腿上,埋进她的怀里,她的手,像清晨柔软的风覆在他的身上,让他睡意渐浓,他没有欲望,有的只是依赖和安心。
      
      早上,子兮收拾了一番准备去家教中心退房子,靓坤觉得有些拖累她,吱吱唔唔,“要不,我回去检查,确认一下再打算吧?”
      
      子兮傻了眼,“你还没确诊啊?!”
      
      “我……那个女人死了,我的症状基本稳合……我……”
      
      子兮长吸出一口气,“说不定,只是你的心理作用。我帮你联系医生,我们现在就去看,好不好?”
      
      “不不不!我想回香港看!”他不想在她面前崩溃。
      
      子兮知道他作为男人的尊严,只得点头同意,“也好。你回香港看,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你一定要告诉我。”
      
      “我知道了。我走了。”他随意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
      
      子兮唤着吴妈,将王子从睡梦里抱了起来,“爸爸要走了,宝宝跟爸爸再见。”
      
      王子睡意正浓,才懒得搭理她。
      
      “儿子,叫声爸爸。”靓坤也开了口,明知道只是个奢望。
      
      “他连妈都还不会叫呢!别着急,慢慢来。”吴妈在旁边插着话。
      
      子兮从吴妈身上接过孩子,想唤醒他。
      
      “算了,让他睡吧。”靓坤丧气地扬着手,“我走了!”
      
      他走得两三步,便听到奶声奶气地声音,“爸……爸……”
      
      他不可思议地回过头,王子双手揉着眼睛,子兮抖了抖胳膊,“宝宝,再叫一声。”
      
      “爸……爸……”他嗒着嘴,跟好玩一样,“巴巴巴巴……”
      
      靓坤扬着脸,吸了吸鼻子。子兮抱着孩子又赶了上来,“宝宝亲亲爸爸!”
      
      “小蝴蝶……不……”他心里有顾忌,子兮已经将王子递到了他的面前,吧叽一口,亲完他嘎嘎笑。
      
      “我和儿子,等着你回来……”
      
      靓坤没有再回头,他知道他不能回头,一回头他这辈子的伟岸形象就已经没有了,他不能在一个女人面前哭啊!
      
      靓坤回香港了,子兮从来没有试过这么关心他,每天早晚踩着点打电话给他,提醒他不要晚睡,该起床锻炼锻炼身体了,烟不要吸了,酒也不要喝太多,实在忍不住可以喝一小口。
      
      她说得最多的是王子,隔着电话让他叫爸爸,在她三催五催的情况下,靓坤终于是鼓起了勇气踏进了血防中心。
      
      他在煎熬啊,等着结果的日子每天都坐如针毡,只有电话里的点点暖意能让他暂时不那么燥,他度日如年地,终于在第一个星期末终于迎来的初检结果——阴性!!
      
      靓坤不敢相信,他那么多症状都完全相符啊!!他不敢马虎,因为医生告诉他,这种病有空窗期、有潜伏期,要想真真正正地排除,至少要等三个月。
      
      他带着雀跃与忧心,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子兮,电话那头,她哭得唏里哗啦,她是高兴的,她说他一定会没事的。
      
      他依旧是不敢去英国,他想要个完完全全健康的自己,他带着忐忑与煎熬终于等到第三个月去复查,依旧是阴性,医生说,基本可以排除了。
      
      他现在也学得咬文嚼字,抓着医生不撒手,“‘基本’是什么意思?”
      
      医生跟他说不清楚,“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百分之百的,你要不放心,就等半年再验一次咯!”
      
      他居然真的等了,只是这次的等待,没有以往那么急燥了,他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知道子兮入学了,她打电话来,开心得跟个小孩子一样,她说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的完成了两个,一个是他没事了,一个是她终于可以继续上学了,她一定会好好珍惜生活、努力学习,靓坤跟着高兴,他觉得有句话说得太对了,种善因得善果,原来,付出一些让别人高兴也会给自己带来不同凡响地满足感。
      
      病这一场,跟他轮回了一次似的,有种幡然悔悟的心态。
      
      半年之后他终于又去了英国,飞也似地跑进院子,抱着王子亲,又抱着子兮亲,最后抱着吴妈亲。
      
      吴妈云里雾里,子兮笑口吟吟,压低了声音问他,“没事了?”
      
      “没事了。”他终于呼出一口长气,将她搂紧在了怀里。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靓坤便成为这里的常客,每个月有一半的时间耗在英国,他说,王子需要一个爸爸,他是男孩子,有个男人陪着他成长总是好的。
      
      他和子兮的关系得到了一些升华,好像更纯净了,又好像更复杂了,他们之间不再是简单的男女关系,谁也都不再提,他们在吴妈的眼皮子底下俨然是对恩爱的夫妻,回了房关上门则是各睡各的,他们现在有了更多的话题,天上地下的倒都能聊上一点,有时候他在香港社团的打打杀杀也说上一些给她听,她已然成了他的亲人、他的知己,其实,从那一次他病情未确诊,子兮让王子亲他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在他的心里早已经不是一般的人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