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5、剑桥 ...

  •   靓坤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的爱过一场,是他坏事做得太多了,这个时候反省根本换不来上天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鼻子有点酸,举着碗扒着饭,一不小心就觉得眼眶一热,他现在脆弱得很,怕是到了生命的尽头才来明白生命的真谛吧!
      
      子兮见他心不在焉的,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你今天怎么不爱说话,是不是不舒服?”
      
      “我没事。”他坐在椅子上,往后扬了扬头,从她的手里逃了出来,“你现在会煮饭了?”
      
      “你忘了,我家以前就是开大排档的。”
      
      “对哦!真忘了,时间过得好快,一眨眼都四年多了……”这矫情的话一说出来,靓坤自己都吓一跳,子兮也觉得摸不着头脑,“你好像这次过来,有点不一样了……”
      
      “哪有!”靓坤回过神来了,“这不是我觉得上次有点过份了吗?说吧,想要点什么作补偿?我送给你!”
      
      “我什么……”
      
      “不能说什么都有!一定要有一样。”他急急打断她。
      
      “那……我希望你能照顾好自己。”
      
      靓坤没了声,气氛便尴尬了,各自埋头闷声不响地将这餐饭吃完了。
      
      吴妈傍晚都没回来,子兮便知道,她今晚是不会回来了。
      
      靓坤也明白,他怕子兮难堪,早早地从她床上拿了床被子放在沙发上,“我今晚睡这里。”
      
      “好。”
      
      两个人,就像子兮怀孕初期来英国一样,在同一个空间里各自怀着心事。
      
      子兮作息时间很准时,望了眼沙发那边没什么动静,以为靓坤一路奔波累睡着了,便也入了睡。
      
      靓坤哪里睡得着,他来英国是跟小蝴蝶告别的,想着像个男人一样帮她安排好后半辈子,谁料到,她根本不需要他,他连留点念想给她的机会都没有。
      
      以后,再也没有一个人会想起他靓坤,会为他的死难过。
      
      他辗转了半夜,到后半夜索性起了身,他蹲在小蝴蝶的床前,看着她睡得那般安稳,心里终于是平静了一些。他在她的房间里转,这房子虽然简陋,却被她收拾得整洁干净,他无所事事,开着盏小台灯坐在她的书桌着翻动着,厚厚的文书,都是她自己一笔一划编写的教材,她是真的从阴霾里走出来了,只有一个向往阳光的女人才能如此地热爱生活。
      
      然后,他就翻到了她夹在文书里的剑桥大学那张校刊,后面附着长长的介绍信,是子兮的。全是英文,靓坤看不懂,他看了眼子兮,将那封介绍信收进了自己的衣袋里。
      
      子兮起来得很早,天才亮就已经准备好了早餐。靓坤也醒了,她有些歉意,“是不是我弄太响吵醒你了?”
      
      “没有没有,我刚来,时差还没倒过来呢!”
      
      “哦。”子兮点点头,打开衣柜拿着衣服,“早餐我已经煮好了,你吃饱了就到处转转,我要去上班了。”
      
      “我陪你去啊!”
      
      “啊?”她手里拿着件运动衣,不确定他是不是在开玩笑,“我上班那里全都是小朋友,没有什么好玩的。”
      
      “我就想去看看。”他窜起身,先他一步跑进卫生间,“我看看就走,不会打扰你的。”
      
      他们就这样出了发,子兮换好了运动衣和跑鞋,热了身,带着靓坤跑,靓坤这体力,打架就行,才跑几步就喘得要命。
      
      “要不你回去吧?”
      
      “我……我……可以……”他上气不接下气。
      
      “你都没有做跑前运动,这样很容易拉伤的。”
      
      “没事……没……”
      
      子兮看着他喘成狗,摇着头拔了个电话,的士来得还算快,她将他推进车里,交待了司机要去的地方,便自顾自地跑开了。
      
      靓坤让司机一路慢车,他就在她身边,看着她跑,精力充沛。
      
      子兮特地兜了远路,为的不过是看多一眼那个她向往以久的大学。她想为自己的人生充充电,想进剑桥,就算作为旁听生也好,她写了长长的介绍信,找了小曼帮忙,但这所学府,每年慕名而来的人多如牛毛,哪里轮得到她?她进不去,每天上班便特从这里绕过,进不去,闻闻书卷的气息也是好的嘛!
      
      靓坤见她停在校门口发呆,自然而然地从衣袋里拿出了那封介绍信,他让司机调了个头,打了个电话回子兮的住处。还好,吴妈已经回去了。
      
      靓坤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记错,问吴妈,“是不是有个女儿在剑桥读书?”
      
      “还读书呢?都毕业了!”
      
      “这么快?!”
      
      “你找她干嘛?”吴妈肯定觉得他不安好心了,他嘻嘻一笑,“我这辈子没念过什么书,想去那种高级的地方闻闻书香!”
      
      吴妈不想把小曼的电话给他,左推右推说了一大堆,又找不着一个合适的理由,靓坤也烦了,“算了算了,我还是回香港吧!小蝴蝶去上班了,我快要闷死在这里了!”
      
      他故意拿话吓着吴妈,吴妈当了真,压着电话心底咒骂了一千次,表面还不得不笑嘻嘻,“回什么香港嘛,在这里好吃好住的!儿子老婆热被窝呢!兮兮她下班早,你要觉得闷就让小曼带你逛逛,来,你记一下小曼电话……”
      
      小曼见过靓坤,子兮生完孩子,刚出医院的那会儿,天天吵着要买新房子的那个男人嘛!
      
      小曼对他的第一印象并不太好,粗粗鲁鲁的,一点也不讲究。
      
      后来,吴妈无意之间说漏了嘴,她才知道了他和子兮的故事,那晚,她哭了,刚刚踏入工作受到了挫折,又听到了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她蒙着被子哭得一塌糊涂,哭完之后她就坚强了,她总觉得是这个并不熟的男人给了她力量,现在,他们面对面坐着,她居然有点紧张。
      
      “你找我什么事?”她握着玻璃杯,灌了一肚子的水。
      
      靓坤从身上掏出那封介绍信,放在她面前,“这说的是什么?”
      
      小曼都不用拆开,这个信封是她挑的,她认得。
      
      “兮兮说想去剑桥旁听,这封是她的介绍信。”
      
      “她想去上学?”
      
      “是。不过,现在剑桥人满为患,很难再插进去,我找到我们的系主任,她也无能为力。”
      
      靓坤拧着眉,拧成了个大大的‘川’字,“没有任何办法吗?”
      
      “办法倒是有,但是,代价有点……”
      
      “怎么?”靓坤又看到了希望。
      
      “我听人家说,在国内有一些高官子女想来插班学分又不够的话,就会走些捷径,比如,捐一栋教学楼……但这个实在是……”
      
      “多少钱?”靓坤斩钉截铁。
      
      “200万……英镑……”她小心地打量着他脸上的表情,她以为他会跳起来,骂着神经病就走了,谁料他却一本正经,“现在汇率大概是16,也就是大概3200万港币……”他并不是小曼心里那个一无是处的暴发户,起码,他算数飞快,他不单止算数快,写支票更快,小曼还没惊讶完他那张支票已经递到了她面前,“这里4000万,有多的,你……你用什么名义都好,让她顺顺利利毕业。”他火急火燎又将支票薄收进了衣袋里,抓起面前那杯白开水喝了个底朝天,“对了,千万别让她知道是我给的。”
      
      “知道没有?”他见小曼拿着那张支票发呆,加重了些语气又问了一句。
      
      “知道了。”
      
      “那我走了。”他刚准备走,小曼故意问了一句,“你不怕我拿着这笔钱消失?”
      
      靓坤一笑,“怎么说你也是文化人呀,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贫贱不能移。文化人讲的不就是个骨气嘛!”
      
      小曼一笑,突然觉得这个男人身上的反差萌有意思极了,“你不让她知道,是怕她不领你的情吗?”
      
      “我是怕她觉得欠我的。”
      
      “那到时候她用自己来补偿你岂不是皆大欢喜?”她知道了,靓坤知道她知道了一些他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事。
      
      “她心里有别人,勉强要副躯体有什么用?”他有些落寞,一句话说出来心酸得让旁人落泪。
      
      小曼心生难过,“值得吗?”
      
      “这个世界上,总要趁着年轻做一两件让自己疯狂的事嘛!”何况,他不一定能等到自己老去的日子。
      
      “你为什么不会自己打算一下?”小曼按下狂跳的心,鼓起勇气将自己的手搭在了他的手上。
      
      靓坤也愣了,他想不到,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个这么好的女孩子为他动过心?这一刻多么美好?他觉得这一辈子什么都值了。他要是没这个病,她要是不是吴妈的女儿,他一定想都不想吃了她,而现在,临死之前,他有的,只是感激,感激这个单纯的姑娘给他的爱意,感激老天爷让他在死之前有个美好的回忆,他不想祸害她,又怕□□裸地拒绝会伤了她的自尊心,嘻皮笑脸地反过手将小曼的手拽在了手心里,“我是想啊,我当然想为自己打算一下,小蝴蝶吧,她没怀孕之前那就是我看中的,我不服气啊,我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将她弄到手!但后面想想又觉得没意思,你说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那还有什么劲?!小曼,我在香港也算是有头有脑的,你要是跟我,以后我走粉你就帮我算帐,然后我们再自己生两个大胖儿子……”
      
      他偏着头口水横飞,小曼哪里想得到他是这种人?她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趁着他手舞足蹈的时候赶紧抽回了自己的手,“不……不好意思啊……我还有点事……”
      
      “诶,你别走啊!”靓坤挽起袖子作势去拉她,他手上那些纹身和伤疤就出现了,小曼头皮发麻,在他手伸过来之前早早跳开了,她拿起自己的包包护在身前,“你放心,放心,我一定会让兮兮顺利毕业的……”
      
      她连再见都来不及说,飞也似的逃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