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4、爱滋 ...

  •   靓坤不得劲,每天躺在床上叫苦连天,他要闷死了!
      
      傻强却是每天都在避他,连进来跟他汇报社团的工作都是战战兢兢的,生怕一不小心靓坤的口水就会喷到他的脸上。
      
      靓坤皱着眉,一巴掌扇着他的头,“你他妈做什么亏心事了?!”
      
      傻强吓得跳了起来,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自认为站在了一个相对于安全的距离上,才差点用袖子擦破了脸皮,“没!没有!!”
      
      靓坤是傻蛋吗?他怎么会信?他从床上跳起来,趁着傻强没拉开门跑出去已经竖在了门口,“你他妈说不说?!”
      
      “没事!没事!!”
      
      “不说是吧?!”靓坤挽着袖子就要去揍他,傻强真是吓傻了,沿着房间跑,一边跑一边哀求,“坤哥,你别过来!你别过来了,我说我说!”他伸着手,仿佛护着自己一样,示意靓坤不要过来,“坤哥,你冷静点,听完千万不要冲动。”
      
      “你他妈废话还敢再多一点吗?!”他作势又要过去,傻强点着手吼了一声,“你站在那里,别动!”
      
      “那你他妈倒是快点说啊!”
      
      傻强想了想,自己该从哪里下口比较好,“那个,坤哥啊,我前段时间呢交了个女朋友,在尖沙咀那个什么宗明诊所做护士。”
      
      “林宗明?大医生啊!你小子还真是出息了,说说看,怎么泡到的?”靓坤觉得好玩,傻强却笑不出来,“坤哥,我那天去接我女朋友吃饭,然后,她就说起了她们诊所一病人。”
      
      “嗯,然后呢?”靓坤准备听故事,掀开被子又爬上了床。
      
      “你知道那个病人是谁吗?”
      
      “我他妈怎么会知道?!!”
      
      “是……”
      
      “谁呀?”靓坤端着杯水,声音隔在杯子里,只能听到点回声儿。
      
      “那个……秦情!”
      
      靓坤眼睛一转,若无其事般放下那个杯子,“那娘们儿,什么病啊?”
      
      “艾滋。”
      
      简简单单两个字,像颗炸弹丢了出来,将靓坤毛孔都炸大了,“你他妈说什么?!”
      
      他甩了手里的玻璃杯跳下床就要去逮傻强,傻强开口之前就已经作好准备了,一个箭步冲动门口,拉开门跳出去又将门反手拉上了。
      
      “傻强!你他妈给我放手!!”靓坤拳头砸着门,傻强拼尽了力在门外拉着把手,“坤哥,你冷静一点!”
      
      “你他妈让我怎么冷静?!!”靓坤扯着嗓子在门里面叫,他那声音本来就哑,一喊出来,跟个临死的鸭子一样,全是噪音。
      
      “坤哥,你别那么大声,你再那么大声,全院的人都被人喊来了,以后,都不会有人照顾你了。”
      
      “你他妈告诉我,你是骗我的!!”靓坤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得厉害,爱滋病啊,绝症啊,他死定了!
      
      “坤哥,你还是去检查一下吧,我听美美说,爱滋病的初期症状就是发烧,一直低烧不退,跟你现在的情况简直一模一样啊!”
      
      “你他妈给我闭嘴!你给我闭嘴!!”
      
      “坤哥,对不起啊,我还年轻,现在又有了女朋友,你自己多多保重,啊……”
      
      他放了手,等靓坤反应回来拉开门的时候,早就跑得没烟了。
      
      “傻强!你这个混蛋!!”
      
      靓坤傻了,被抽空了,他猫在地上好久才顺回那口气,他妈的,他是真的中招了呀,每天浑浑噩噩地发着烧,这么久也没个好转,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他赶紧拔了个电话,吱吱唔唔地问着自己的家庭医生,“那个,我前两天看电视说爱滋病,这病有得救吗?”
      
      “没有。你……”
      
      “不是不是!关我什么事!!你他妈别瞎操心,老子现在能吃能睡!”他一紧张,说得就多了,医生也没太在意,“说起睡,你还真要注意一下卫生,就算叫鸡也得戴套,性/交是目前最易传染爱滋病的途径!”
      
      “机率有多高?”靓坤紧张得要死,抓紧电话的手都白了。
      
      “这个很难讲啦,很多都是一次就中招了。”
      
      他头上的冷汗一层层地往下掉,手一滑,电话就掉在了地上。
      
      电话那头‘喂’了两声,他也顾不得捡起来,这他妈全部都中了呀!他突然觉得怕死极了,这他妈要是打架砍人被砍死了,起码社团还有兄弟们会来悼念你,可……
      
      秦情那个死婆娘,死都死得让人不省心!!把她喂狗都太便宜她了!!
      
      靓坤觉得自己没救了,他行尸走肉一样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外面转了一圈又回了房,他突然很害怕阳光,明晃晃地刺得他睁不开眼,他孤零零地躺在床上想象着自己的后事,他该怎么死?总不能等病发之后死相难看,被众人指指点点吧?
      
      他像有未了的心事,拿起电话拨了个电话给他妈,坤妈正在马尔代夫晒太阳了,呼呼喝喝地问,“臭小子,有事吗?”
      
      靓坤张着嘴,就是说不出来,“那个,妈,你钱还够用吗?”
      
      “够了够了!我正在游泳呢,你有事没有,没事我要挂了。”
      
      “哦。”
      
      他抓着听筒,还没来得及说再见,电话那头就传来的嘟嘟的茫音。他委屈得厉害,再抓着那个电话也不知道该打给谁,他平时兄弟上千,为什么一到关键的时刻,他连个聊天谈心事的人都没有?他想小蝴蝶了,她们孤儿寡母的,现在怎么样了?
      
      他顾不上面子,犹犹豫豫地拨了她住处的电话,嘟嘟的,接通了却没人听。他不死心,没人接他就一直打,一直打,一直打到终于有人来接了,他心里欢喜,喊了一声‘小蝴蝶’!电话那头却是个男人的声音,叽叽喳喳说着英文,这他妈什么玩意儿!他用广东话喊了一阵子,鸡同鸭养完全沟通不了,他扯着嗓子喊家里的佣人,在菲佣并不连贯的翻译里,他才知道,小蝴蝶搬家了!!
      
      靓坤总觉得现在自己病入膏肓了,脑袋瓜子一点都不灵活,好半晌他才从那个小蝴蝶搬家的消息里反应回来!
      
      她搬家了?她搬哪里去了?她在那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她还有梦游啊!她是生了他的气不让他找到吗?傻瓜,她拿着他的银行卡,他怎么可能找不到她呢?
      
      靓坤嘿嘿笑,拿着电话就拨去了VISA服务中心,只要查到她最后一笔钱在哪里消费的,他不就能找到她啦?
      
      他胸有成竹地等着对方答复,却得到了个晴天霹雳,从半年前开始,他那张卡就没有再消费过,连他每个月从泰国过过去的那笔钱都没有动过!那,她怎么生存的?!!他觉得自己就是个人渣啊,明知道她心里有另一个男人的时候他还让她生下孩子,生下了孩子他又介怀,将她扔在异国他乡,对她不理不睬!!
      
      现在,他要死了,死之前,他唯一能弥补的安顿好那两母子以后的生活!
      
      靓坤急性子,翻箱倒柜地开始翻自己的护照,连鞋带都没绑好就开车去了机场。
      
      他连夜赶到了英国,到了子兮曾经的寓所,的确已经人去楼空了!
      
      她去哪里了?!
      
      他到处转,像个没头苍蝇一样,风尘仆仆、饥肠辘辘。
      
      他是傻啊!他找不到子兮,他可以找吴妈啊!
      
      等他想起来这些的时候已经第二天下午了。
      
      他又去了家政中心,吴妈曾经去那里找工作,她肯定会有资料留下的。
      
      靓坤威逼利诱,最后扬言要烧房子才终于拿到吴妈的资料。
      
      靓坤一路小跑,跑到吴妈和子兮的住处却驻步不前了。
      
      小房子在湖边,四周山水环境倒是不错,他推开竹篱笆,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竟然觉得鼻子一酸。
      
      子兮正在院子里剪着剪纸,吴妈和王子也在,小东西在学走路,踮着脚尖拉着吴妈不松手。
      
      “小蝴蝶……”
      
      靓坤轻喊了一声,子兮闻言放下剪刀,有点不敢相信,她一笑,明媚极了。
      
      靓坤竟然有点想哭的冲动,他来的时候想象过千百种她现在的样子,没有了他的样子——蓬头垢面的、衣衫不整的、臃肿不堪的、各种各样难以入目的样子,他以为她没有了经济的来源,至少已经沦落成为三餐奔波的黄脸婆了,须不知,她现在那么美,美得让人难以置信,清纯之中带点成熟,俏皮之中带着优雅,一时之间靓坤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悲伤。
      
      “来了?”她轻声一问,像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踱到了靓坤的面前,没有任何激烈的表情,仿佛那些不愉快的过去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靓坤伸手一拉,她就掉进了他的怀里,他想哭,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是着地了,不知道是因为他找到了‘亲人’还是因为看到她安然无恙。
      
      “这是怎么了?”子兮轻拍着他的背,他想起自己那个可怕的病又一把推开了她,“我……觉得有点饿了……”他眼神四周转,看到吴妈就找到了台阶下,“吴妈,去煮饭!!”
      
      “你别支使吴妈,她已经不是我们的佣人了,我去煮,你坐一会儿,很快有得吃。”她收拾了那些剪纸进了屋,屋外吴妈抱着孩子,看到靓坤也不知道该怎么来打招呼。
      
      “儿子,爹来了!”靓坤嘻嘻一笑,远远地,逗着王子嘟着嘴送了个飞吻给他。
      
      王子是太久没接触到男性了,一见靓坤就兴奋得不行,看到他那个傻样子咧嘴着笑。
      
      吴妈见这场景,便释然了,故意扯着嗓子骂,“还知道自己老婆孩子在这里呢?!”
      
      “我忙……我忙……”靓坤心情舒畅,骂也不还嘴,吴妈近身,将手里的孩子一伸,本想着给他抱抱,他却条件么射一般地弹开了些,装作看不懂的样子四下里望,“这儿环境也不错呀,就是离市区太远了。”
      
      他有一茬没一茬地没话找话,吴妈也不计较了,放下王子对着靓坤扬扬头,“是啊,就是远,附近又连巴士和的士都没有,兮兮每天上班也是受累。”
      
      “她在哪里上班?做什么?”
      
      “她在市中心开了间家教中心,教小孩子学中文……”
      
      “那她怎么去?”
      
      “她……哎呀!”吴妈呼了一声,瞳孔都在放着光,王子已经脱离她的手臂了,扒着双手踱着脚尖,一步步朝靓坤走了去,靓坤也惊奇,伸着脑袋看着那个小东西一步一步,终于是不稳,他眼急手快接下他,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王子看着他狼狈的样子抓着他的衬衣哈哈笑。
      
      “兮兮!兮兮!!你快出来,看,王子会走路啦!”吴妈朝着房子喊。
      
      子兮抓着块抹布就奔了出来,靓坤尴尴尬尬地起身,不知道该不该放开王子。
      
      “果然,父子连心,学了好久了,这一见爸爸才会走路呢!”吴妈知道靓坤来了,他和子兮便又有新的机会了,她不得不替子兮把握这个机会,凡事都捡好的说。
      
      子兮没出声,和靓坤对视了一眼,微微一笑,“准备吃饭了。”
      
      “好。”
      
      吴妈适时接过王子,抱着准备出门,“他姨打电话来,说好久不见王子了,要带我们去吃好吃的,我们走啦!”她撑着把小洋伞,把王子打扮得跟个洋娃娃一样,子兮也不留,检查了吴妈的袋子,确保奶粉、奶瓶和尿片都带齐了,手一挥,“玩得开心。”
      
      靓坤觉得子兮有点不一样了,要说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来之前,他想好了有千言万语要跟她讲的,现在面对着面,一时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吴妈说这附近没有车,你怎么去上班的?”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个话题的切入点。
      
      “跑步去的,就当锻炼身体了,反正时间多。”子兮扒着饭,又夹了些菜给靓坤。
      
      “那多累!买辆车吧!我明天带你去看。”
      
      “不用。我有钱买,我只是不喜欢开车,外面交通那么拥挤,环境又不好,现在的燃油……”她侃侃而谈着,让靓坤无所适从,她已经不是靓坤认识的那个小蝴蝶了,说话做事都极有条理,他听不懂她说的那些东西,就像他搞不懂倪永孝那种人一样,靓坤这才豁然发现,现在的她,多像倪永孝呀!
      
      一个女人,要爱一个男人有多深才会活成了他的样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