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2、主任 ...

  •   香港。
      
      倪永孝见了个不得了的大人物。
      
      准确来说,是那个不得了的大人物约了他,在一间普普通通类似民家的小房子里。
      
      房子外普通,但一踏进去,倪永孝已经感觉到了不凡的格调,一色明清古典中式家私,怕是收藏爱好也只能霸据其中一两件吧,这阔绰的手笔,彰显得房子主人的低调与刻意。
      
      大人物官太大了,大得倪永孝连他的姓也不敢称,他是黑色会呀,不得与别人表现得太熟络,这分分钟会为别人带来麻烦,他进了门,只谦逊地唤了声,“主任。”
      
      “坐,坐。”主任说的是普通话,笑容可掬地将倪永孝一眼扫到底,“倪先生果然是青年才俊。”
      
      “主任谬赞了。”倪永孝的普通话着实蹩脚,只是,主任太低调,他连带个翻译过来都怕会引起人家的不高兴,只能自己硬着头皮上。
      
      主任是北京过来的,再过几年就九七了,各方官员都开始蠢蠢欲动,就是怕麻烦啊,他才找了这么个郊区的房子,门槛被踏烂了,他一律拒而不见。
      
      倪永孝只见过他一次,在上次杰出青年的颁奖礼上,坐在正排的观众席,大会司仪、颁奖嘉宾目光扫到都是小心翼翼的。
      
      倪永孝一心想洗白倪家,无奈日本那边因为靓坤那件事牵着,他已经再无力渗透过去,他后来一思索,既然都要白,还不如白得彻底,社团合法化它也仍旧是社团,是黑色会,想要挺起胸膛来做人,从政怕且才是最一劳永逸的办法。
      
      但是,他家两代都是黑色会,想要真正从政谈何容易,倩如提议了几次,想回去娘家想想办法,她可是根正苗红的官三代!倪永孝驳回了提议,并不是因为他觉得亏欠不起曾倩如,而是,他刚刚一脚伸进政界,底子没抖干净,总要为自己留点后路,一个没处理好连着曾家都一锅端了,他这辈子就怕是没有翻身的机会了,他不能浪费掉这最后的资源。
      
      倪永孝是聪明人,用自己的长项与政府打着交道,金钱果然是万恶之首,于是,他站在了杰出青年的颁奖典礼上。
      
      拿奖是其次的,通过拿奖拉起一小片的关系网才是他内心真正的算盘。
      
      他眼光独到,早早便注意到了台下的主任,他挑着空子在典礼散了之后递上了自己的名片,主任怎么会将这点小东西放进口袋?同行的秘书接了他的名片,连客气的用语都没有多给一句,便风尘仆仆地走了。
      
      倪永孝有些失望,他以为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他只是不知道,当他卑躬屈节与主任套着近乎的时候,有个女人,正在主任的车里扬头打量着他。
      
      于是,他来了,来到了主任的住宅。
      
      “听闻倪先生这几年对香港的贡献很大呀,这么个人才,不为政府服务实在是不应该呀。”
      
      官员们的通病,说话永远带着你游花园,让你看到一丁点儿的甜头,满怀希望、心痒难耐,就是不给你想要的。
      
      主任也不例外,一副笑嘻嘻的嘴脸,永远让人逮不着正题,兜兜转转,不停地砌茶闲聊,倪永孝不得劲,连杯口之中散发出来的顶级大红袍的味道都觉得寡淡。
      
      但倪永孝是什么人?他这辈子最擅长的事就是隐忍,隐着不快,瞄准时机再一击即中,这才是他倪永孝的做事风格。
      
      他接过主任手里那盏茶,索性挽起了衣袖,果然是技多不压身,现下的年纪人能有他这般耐心的人当真是不多了,主任抿着茶杯不由得对他多了两分正眼相向。
      
      “这个,小倪呀。”他这话锋一转,倪永孝心底就舒坦了,叫‘倪先生’,代表着语气里有着陌生与隔阂,而称呼‘小倪’,则表示你已经是他半个自己人了,主题终于要来了,倪永孝怎么会让自己在这个时候喜形于色呢?
      
      他放下茶壶态度依旧谦逊,“主任,您初来香港,人生地不熟,要是有需要倪某人效劳的地方,尽管开口,在下,荣幸之至。”
      
      主任一笑,杯中半口杯已滑过喉咙,果然唇齿留香,“上次见小倪你,我知道你是个做大事的人,怎么样?对于未来,有没有什么规划?”
      
      “规划谈不上,只不过我在香港出生、在香港长大,对香港多少有些情怀。这些年,多蒙政府照料,也算小有所成,一直想有个机会能为政府出出力……”他的话,点到即止,彼此心照不宣,“诶,小倪这样的人才,这么久才想起来为政府出力,这可是你的不对了……”
      
      “是是是是……”倪永孝又往主任的茶杯里斟了一杯,权当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
      
      主任官威要摆到尽,端起茶杯,想想不太对,又放下了,“这个,不仅要为政府出力,最重要的是要为dang出力!”
      
      “明白明白。”
      
      “嗯。”他满意地点着头,喝下那杯茶才缓缓开口,“我呢,这次来香港,就是过来旅个游,看看老朋友。听说,当下香港普选,各区参议员反响都很热烈,不知道小倪有没有……”
      
      这才是倪永孝眼下最棘手的问题,他有足够的财力,欠的不过是块敲门砖而已,眼下,有这么块金镶玉作踏脚石,他岂可以就此放过?但,说话总是不能太急近,你太急近就显得浮燥,浮燥就会让人没有好感,他便不急不燥,“香港是个民主的地方,所有议员都是全民普选,一票一票投出来的,可能倪某德行不够,并未获得大家的好感,所以,这次普选并没有被提名。”
      
      “暴殄天物呀!放过你这么个人才,着实是政府的损失!”
      
      “下次有机会,倪某一定尽力而为。”
      
      “诶……下次又是几年后,大好的青春岂容这样浪费?”
      
      戏肉果然就来了,倪永孝要表现得有渴望、极切地渴望,却又无能为力,条件都在对方的手里,谁先开口谁就先贬值,他不能犯这个傻,只勉强笑笑,算是遗憾。
      
      “眼下,有个机会,看小倪你会不会把握。”
      
      YES!!
      
      倪永孝心底欢呼,表面却仍然是不动声色,“如果主任可以帮这个忙,他日倪某一定身先士卒、肝脑涂地。”
      
      话说到这份上儿,基本上已经敲定了,只不过,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主任的条件,怕才是接下来最让倪永孝头疼的事。
      
      秦情,倪永孝差点忘了这个女人!从主任的嘴里说出来,更是带着无法言说的诡异。
      
      “秦小姐一直盛赞倪先生你青年才俊,上次一面,一直令她念念难忘,秦小姐想跟倪生你叙叙旧,这个星期六,丽思卡尔顿,8028房。”
      
      主任话未落音,门禁卡已经递到了倪永孝的面前。
      
      倪永孝骑虎难下,双方都已经很明确了,要么,他就用自己去换那个议员的名额,要么,他这辈子永远不可能再踏入政界!!
      
      他没得选,他也不用选,他从主任手里接过那张门禁卡,得体地将它收进了口袋里。
      
      他微笑着与主任告别,谁料未踏入房门,主任又起身追了上来,“小倪啊,你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我刚过来,以后大家很多机会打照面,也有很多事可能需要你帮帮忙。 ”
      
      “主任您有什么事尽管差谴,在下的容幸。”倪永孝看出他欲言又止,索性停了步子,等他考虑清楚。
      
      主任低着头,那近乎颓顶的脑袋像个亮铮铮的灯炮,他思索了良久,终是探下一口气,“女人呢,有着欲望有小贪念是件很可爱的事,但太贪心了就会让人反感,你说是不是?”
      
      倪永孝微微点了一下头,当是回应。
      
      “最近香港垃圾太多了,帮帮忙。”他手搭在倪永孝的肩上,拍了两次,无力般又踱回了房。
      
      倪永孝不笨,不难明白主任的意思,他想秦情永远消失,借他倪永孝的手而已。
      
      这事马虎不得,大家都是交情泛泛,要么主任有什么重要把柄在秦情的手里将他逼得无路可走了才起杀心,要么他就是‘上面’派下来专门跟倪永孝这个黑色会过不去的,既然倪永孝能来这里,主任的身份自然是不言而喻,但谁又敢保证他是不是假意授这个指示给倪永孝,让他背起个杀人罪名,一次将他倪家清扫干净?!
      
      两种猜测,有着截然不同地两个后果,人命关天的事,倪永孝怎么敢轻举妄动?
      
      但这事又拖不得,他思索着,一切,等星期六,他见到秦情之后才作出判断。
      
      星期六,丽思卡尔顿,秦情早就准备好了一切:音乐、香槟、情qu内衣、湿漉漉的头发有着别样的性感。
      
      倪永孝进门的时候她刚从浴室里面出来,裹着酒店的睡衣,腥红的手指摇晃着杯中澄黄的液体,递到了他的面前,“好久不见呀,倪生。”
      
      倪永孝接过这杯中物,低抿一口,“多日未见,秦小姐依旧是风姿绰约。”
      
      “是吗?再怎么风姿不也是很难引起倪生的另眼相看吗?”她双手交叉轻搭在他的肩膀上,整个人便像被抽了骨头一样向他倾了去。
      
      倪永强身上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讨厌被人亲近,却又不得不强装镇定着,“何止另眼相看,士别三日,我对秦小姐简直是刮目相看!”
      
      他微微一笑,语气中竟有了暧昧,轻转过身,就勾起了她的下巴,他离她越来越近,近到秦情能闻到他嘴里香槟的气息。
      
      秦情秉住呼吸轻轻闭上眼,准备承受着他即将而来的吻,却只等待来了一场空,他没有吻她,意犹未尽地只盯着她,盯得她血脉沸腾,他的手指轻轻摩擦着她的下巴,似有似无地挠着她,秦情愈发心痒而耐,她想吻他,主动去吻他,她扬头贴近他,他却头一偏避开了,他看着她笑,极为高手地调着情,让久经沙场的秦情也招架不住,她想要,他偏不给她,待她意乱情迷地开始娇嗔的时候,他才俯下头,他的鼻尖触碰着她的,张嘴,唇瓣在她的唇瓣掠过,不是亲她,却是在问她,“是什么时候勾搭上主任那个老家伙的?”
      
      秦情心都化了,她手搂着他的脖子,满腹地委屈,“都是你!要不是你对我不理不睬,我怎么可能去侍候那个老东西?你都不知道他多变态,我躺了三天才能下床……”
      
      倪永孝心底泛起恶心,他多多少少是有些洁癖的,眼前这个女人,花枝招展,在他的眼里却成了一团腐泥,散发着恶臭,还有那个主任,看上去道貌岸然,也不过是这个女人裙底下一条老Y棍而已,但是他需要知道主任有什么把柄在秦情的手里,于是挑战着自己的极限,做着同样令自己恶心的举动,他手轻捏着她的鼻子,愈发暧昧,“厉害,这么快将老东西驯服得服服帖帖!”
      
      “哼,他要是不想他在床上的雄姿被他老婆和他的祖国知道,就只有乖乖地听话!”秦情不想再提起那个丑陋的老男人,甩下心头的不愤,“好了好了,不要说他了,说好了今晚你是来陪我的!”她怕倪永孝反悔,又将丰厚的条件重复了一次,“你放心,只要过了今晚,你就会得到一个议员的参选资格,我知道你不想做黑色会了,我上面还有很多关系,有很多能帮忙的朋友,只要你能好好对我,以后,我保证你能顺利走进仕途。”
      
      秦情心底有自己的盘算,这个该死的倪永孝,她就不信这个世界上有她秦情驯服不了的男人,他再冷傲、再嚣张,今晚,还不是一样要乖乖躺在她的床上?!
      
      她终于是要赢了,她惊人的美貌、她高操的交际手腕一直无往不利,倪永孝,休想成为她人生的污点!!
      
      她松了他,退开半点,顺手就拉开了身上的浴袍,惹火的内衣几乎包不住她更加惹火的身材,她有自信,她这样子出现,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把持得住!
      
      她眼神迷离、表情方荡,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来勾引他,倪永孝轻抿着香槟却不为所动,他看着手里这只玻璃杯,脑海里,很自然地出现了那个像玻璃一样透明的女孩,那个被秦情一手送到他床上的女孩,她一直在他的心底呀,从未消失过,今晚,却是前所未有地思念,他突然很厌恶自己、恶心自己,这么龌龊、这般可耻!
      
      他真的连心底这一点儿纯净都不能为她保留了吗?
      
      他很疼、很烦燥,面前的搔首弄姿让他无比地反感,他搁下了手里的杯子,淡淡说了声,“对不起”,准备转身离去。
      
      秦情傻了眼,她的手还停在半空之中,就这样毫无预兆地被人撇下了,她像被人抽了两耳光一样,全身上下几乎每一个细胞都要炸了,“倪永孝,你站住!!”她气吼吼地抓着他的胳膊,他却是不急不缓,轻轻拨开了她的手,他嫌她脏!
      
      “今天,你要是走出这个房门,我保证,你这辈子都别再妄想踏进政治圈!!”
      
      他不怀疑她所讲,却是没有出声,大步流星地踏着步子,秦情不依不饶,趁他没出去之前,整个人挡在他面前用背顶住了门,“为什么?我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乡下的野丫头?!!”那晚,她明明见他上了那个臭婊Z!
      
      他依然保持着绅士的风度,“你很好,只是,我对你没有欲望而已。”
      
      “我不信!”秦情没有羞耻,伸手就抓住了他的□□,当真,是没有!她像只泄了气的汽球,仍旧是不肯接受这个结果,“不可能的,那个野丫头她不可能比我更美!”
      
      “你很美,但是,在我心里她是无可取代的!”
      
      他拨开她,拉开门走了,只剩她跌坐在冷冰的房间地板上。
      
      倪永孝知道,这一晚,他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议员的参选资格,更有可能搭上他后半辈子的仕途、倪家的希望,他心底的天秤在子兮和倪家之间摇摆不定,他急气攻心,一口气将车开回了倪家大宅,这半夜三更的,他全然没了休养,甩下车门就奔去了倩如的房间,他不理她在深睡,在带午夜冰冷的气息掀开了她的被子俯身就吻住了她,倩如本能地挣扎着,等到在夜色里看清楚了他的样子才温驯了下来。
      
      她小心谨慎地承受着他的吻,心底却早就是乱成了一团麻,罗继死了,她也是没多久前才知道的事,罗继是警察呀,她居然还自作聪明地打算用他来对付王子兮,倪永孝知道了些什么?他怀疑过她吗?倩如的脑袋上冒着冷汗,全身如僵硬了一般由他褪下了自己的睡衣,今晚的他,全身上下都冒着冷气,却是前所未有地反常,他搂着她、亲着她,从未试过地这般与她亲近,倩如以前不是没试过,每次都是被他无情地拨开,他不爱自己她知道,她从来都是呆在自己那一边,等待着他的临幸,是交差也好、敷衍也罢,充当着一个“丈夫”的角色,而今晚,一切都不同了,他似乎在渴望,渴望她的触摸。
      
      他抱紧了她,紧得似乎要钳断她的肋骨,整个人随后瘫在她的身上,气若游丝的声音里唤的,分明就是“兮儿……”
      
      倪永孝居然没有走,他侧过身躺在她的身边,似无力般交待了一声,“明天,把我的东西收拾过来,然后找个时间去登记吧……”
      
      “登记?”倩如心中一怔,瞬间反应过来了,雀跃地应了一声好。
      
      倪永孝背对着她,冷冷淡淡,“家里人吃顿饭就算了,别太张扬。”
      
      倩如躺在他的身侧没有再出声,短暂的兴奋之后她的心底突然流淌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情绪,等了这么多年她终于是赢了这场豪赌,可为何如此不安?
      
      她细思极恐,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袭来:她是真的爱上他了,她不仅爱上了他,而且还不由自主成了王子兮的替身!
      
      等她意识到这个事实时,一切都已成定局,她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