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9、离开 ...

  •   这次来好太多了,房间收拾得整洁又明亮,生活都已经进入了轨道了。
      
      “怎么突然来了?也没提前说一声。”
      
      “想你就来了呗!”他嘻嘻笑,吩咐吴妈煮饭。
      
      吴妈心里也是畅快,捣腾了一大桌子的饭菜,她瞅了瞅两个小年轻,醒水得不行,扔下围裙就告辞,她说女儿快毕业了,最近比较忙,李生来就太好了,她要回去帮帮女儿的忙,今晚,就不回来了。
      
      子兮尴尴尬尬,起身追到了门口,拉着吴妈不放手,“今晚,你回来好吗?”
      
      “我回来这是什么事儿啊?”吴妈笑得鬼鬼祟祟,“也是难为他了,你们都多久没见了?好好聚聚,我明天下午回来给你们煮饭!”她拍着子兮的手,哼着小曲就走了。
      
      子兮愁死了,立在门口出也不是进也不是,转过身就看到靓坤一只手将孩子拎起来了。
      
      她冲过去,拍着他的手让他放下,“不是这么抱的!”她示范着给他看,“他的骨头还没长好,你要一只手托着他的脑袋,放在另外那只胳膊上,知道吗?”
      
      靓坤白眼一翻,“你别当我傻!奶娃娃才那么抱呢!他都半岁了!”
      
      他话音未落,已经举起宝宝晃了半圈,子兮心都跳出喉咙了,伸着手跟在他身后,生怕一不小心靓坤就将孩子甩下来。
      
      “好了好了,去吃饭吧!”她累得满头汗,终于是让靓坤安静下来了。
      
      子兮有心事,搭耸着个脑袋吃着饭,有一茬没一茬地跟靓坤聊着天,靓坤也在吃饭,右腿脚踝搭在左腿膝盖上,搭出个三角形,他左手抓着筷子,右手臂弯里躺着孩子,小东西看着两人叭着嘴,靓坤贪玩,随手转过根筷子蘸了蘸面前的啤酒放进他嘴里,小东西打了个冷震咧着嘴眯着眼咯咯笑。
      
      “喂,你干什么呀?!”子兮在桌子那一边,起身就冲了过来,伸手要抱过孩子,靓坤身体一转,她就扑了个空。
      
      “他还那么小,你有没有搞错啊?!”
      
      “半岁了,不小了,我半岁时候已经能喝两口了。你别太紧张了,男人嘛,要粗生粗养,别弄得跟个娘们儿似的!”
      
      他像个专家一样侃侃而谈,喷出来的口水里都是酒的味道。
      
      “你把他给我!”子兮怕他喝多了,只想抱回自己的孩子。
      
      “行行行,不喝了不喝了行吧?!”靓坤从进门就抱着孩子,一刻也不撒手,眼下的情况,只想着让子兮息怒,他再玩会儿。
      
      子兮不依不饶,“他要睡了,我要带他去睡觉。”
      
      “我来!我来!”他眼扫着餐台,“你把这里收拾一下,我带他去睡。”
      
      靓坤抱着他上了床,子兮收拾着碗筷,脖子都要扭断了,隔那么几秒钟就要望一下两个人。
      
      孩子很听话,躺在床上伸着脚丫子玩,靓坤一手撑着脑袋侧躺在他身边,张嘴咬着他的小脚板,他就嘎嘎笑。
      
      子兮的心软了,她擦了手立在两人面前,声音,有些沉重,“靓坤,你可以善待这个孩子吗?”
      
      靓坤就从床上跳了下来,“说什么东西呢!这孩子是我叫你生的,他就是我儿子,我再丧心病狂也不会虐待自己的儿子!是不是,小子?叫声爹来听听!”
      
      他又转过身回到了床上,张嘴轻咬着宝宝的小胸脯,咬得宝宝咧着嘴笑,露出两颗小小的门牙。
      
      他莫名喜欢靓坤,就像靓坤莫名喜欢他一样,靓坤以为自己会膈应,心底会有隔阂,岂料见到这个小肉球,当真一点不悦都没有,或许,大人那一代的事真的不应该牵涉到孩子,何况,他还是他小蝴蝶的儿子,那他理应当这个孩子是自己的儿子,他完全过了自己那一关。
      
      “对了,这小子叫什么名字?”
      
      “还没取呢。”子兮的声音异常地柔软,她的脸上还带着紧张与娇羞,“既然你是他爸爸,那你就帮他取一个吧。”
      
      靓坤也是心底一软,他笑了,子兮这样说代表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他将孩子抱起身,搁在自己的腿上,“好,那就等老子帮你取个名字!”他想了一想,自言自语碎碎念,“你妈叫王子兮,那你就叫王子吧!李王子!好不好?”他抬头询问子兮,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好!我们就叫王子咯,等你爹做了国王就娶你妈做王后,你就是老子的王子!”
      
      子兮知道,今晚之后,很多事情都会发生变化,她乐于这样的变化,打算开始新的生活。
      
      她去厨房煮了些花果茶,靓坤已经把王子哄睡了,正坐在阳台的茶几旁,子兮递了杯茶给他,他没用手接,张嘴咬着杯口,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她的脸有些热,正无处可逃的时候,被他一个用力拉到了自己的腿上,她坐到了他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
      
      “能搞了没有?”他的唇在她脖子附近游荡,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这个午夜显得异常地性感,他语言粗俗,看似温柔地询问,实则双手已经伸进她的衬衣里,内衣已经被粗暴地拉了下来。
      
      “可……可以……了……进……进去吧……”子兮打量着四周,虽然阳台上种了很多花草,但这样无遮无拦地寻欢,对她而言,需要太多的勇气。
      
      靓坤邪邪一笑,“进去哪里?”
      
      她脸红得更厉害了,挥着拳头就去砸他,“流氓!”
      
      靓坤接过她的粉拳,顺势一拉,子兮整个人不稳,换了个姿势叉开腿又坐在了他的腿上,她与他面对着面,还来不及为这个羞涩的姿势作出反应,衬衣已经被靓坤扯了下来……
      
      ……
      
      子兮有些意乱情迷,分不清楚身下的男人是谁了,条件反射一般,轻唤了声,“叔叔……”
      
      “嗯?”靓坤没听得清,“你说什么?”
      
      她听到他的声音就突然清醒了,她没有回答,强迫着自己忘记那些不应该记得的人和事,但偏偏,她整个脑袋都是他们之前欢爱的时光,抑制不住地要去想。
      
      她跟自己做着斗争,捧着靓坤的脸就覆上了自己的唇,他嘴里的烟酒味并不好闻,她再也进不去那个暧昧的气氛里了。
      
      靓坤却是动了情,他吻着她,伸手解着自己的皮带,子兮木然地接受着他赐予的一切,脑子里却不合时宜地回荡着一句话,反反复复,“爱不可以作为回赠、作为筹码,更不可以作为报复的手段!”
      
      她爱靓坤吗?她骗不了自己!她是感动、是感激,更是卑鄙地想利用他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她认清了自己,便无法再自欺欺人,她微微反抗着,想让靓坤停下来,“不要……”
      
      靓坤现在正在火头上,哪里听得进去?那微弱反抗的力度更像是欲拒还迎。
      
      子兮再也没有时间多想了,面对面地将他往外推,“不要!”
      
      “不要任性!”靓坤哄着她。
      
      “不要啊!!”她开始避开他的吻,手推他不开,便用脚蹬着他。
      
      “你到底想怎么样?!”靓坤被踹了两脚索性停了,立在她的身前双手叉着腰。
      
      “我……我不想做……”子兮拔了拔头发,打算起身,靓坤拉着她的胳膊,一个甩手就将她扔回了那张藤椅上,“你他妈现在在玩我啊?!”
      
      “对不起……我……今晚有点不舒服。”
      
      “不舒服?是我搞得你不舒服还是跟我搞你不舒服?!”
      
      靓坤说话粗俗惯了,他可以忍受她生下别人的孩子,亦觉得可以用时间来抹平她对另一个男人的念念不忘,他没有强迫过她,一切皆让她自己选择,而她,居然在这种时候来放他鸽子!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子兮不说话,他整个人便袭了过去,就算是强J都好,今晚,他都要先将她变成自己的女人。
      
      靓坤反思过去,他们会搞成今天这个样子,错过的根本就是一个操/她的机会,一个女人,只要先身体给了一个男人,那她的心迟早都会是那个男人的!
      
      他不顾她的反抗、不理她的哀求,毅然决然地扯了她身上最后那点点遮羞布,子兮惊恐极了,她避无可避,张嘴就咬住了他的肩膀,她咬得很用力,很快嘴里就窜进了血腥的味道,靓坤疼得甩不开,反手一巴掌就甩在了她的脸上,‘啪’地一声巨响,连王子都吵醒了,他张着嘴哇哇叫,子兮披头散发半张脸都是红的,靓坤有些后悔,却不可能在这样的时刻来退却,他被王子吵得忍无可忍,直到最后一点点欲望都被消磨掉!他拉上了裤子,在王子的哭声里问她,“你就这么忘不了那个男人?”
      
      她噙着泪,蠕动着嘴角根本说不出任何的话。
      
      “好……”
      
      他妥协了吗?不!他靓坤从来不会妥协!他手指着王子凶狠地咒骂她,“那你他妈就带着这个小野种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他走了,震耳欲聋的关门声,将王子和王子兮隔绝到了他的世界之外。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