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8、产子 ...

  •   子兮那胎怀得不稳,孕期七个多月的时候突然见了红。
      
      吴妈手忙脚乱地收拾着行李准备入院,她想帮忙,奔来奔去一个不小心连羊水都破了。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别乱动啦!”吴妈忙得入了神,听到子兮‘呀’地一声才反应过来,扔了手里的东西,一把就将她带到了床上,帮她脱着鞋,抬着两条腿往床上放。
      
      “没事的啦……”子兮拉着吴妈,想让她放松一些,刚开个口就发现她脸色不对,“怎么了?”
      
      “丫头,你听着,羊水破了,这代表着十二个小时之内,你的孩子一定会出世。但是,他现在才七个月,你懂吗?”
      
      子兮心头瞬间笼上了一层乌云,“吴妈,这个孩子……”
      
      “不要太担心,自古以来,顺利生产的七星仔也不在少数,你现在躺好,羊水一破就很容易感染,千万别乱动,知道吗?”
      
      吴妈只能按下心底的不安,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她用冷水浇了把脸,做了个深呼吸,回房间拿了个手提电话,冷静地拨了两个电话出去。
      
      一个,是叫救护车。
      
      另一个,是打给靓坤。
      
      吴妈不知道子兮和靓坤的关系,她通过种种迹象猜测过,靓坤在香港有着不一般的地位,要么是高官贵胄,要么便是不见得光的黑色会,以他的打扮来看,像后者的可能似乎更多一些。
      
      他把子兮放在这里,要么是躲仇家、要么是躲家里的正室,吴妈见了太多这样的中国人,藏在国外为了生个孩子。她想靓坤在香港已经结婚了吧,不然子兮当初为什么要打掉这个孩子?不然为什么这么久他从来没有来看过她?在吴妈的心里,这个孩子对于靓坤应该是比这个女人更重要的,现在,母子俩命悬一线的时刻,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至少要先听听靓坤的抉择。
      
      当然,她是女人,她本身的立场就是站在子兮那一边的,不管靓坤怎么选,她最后都会按自己的意愿去行事,他们还那么年轻,留得青山在,哪怕会没柴烧呢?
      
      靓坤正在夜总会里开心呢,接通了电话扯着嗓子在说话,“什么?你大声点!”
      
      吴妈听到那头轰隆隆的音乐声,不禁皱紧了眉头,没好气地朝着电话喊了一声,“你儿子要出shi了!!”
      
      靓坤听不清楚,也反应不回来,吴妈说的是出世还是出事?
      
      他掩着电话跑到了厕所才气喘呼呼,“你说什么玩意儿?出什么事?你说清楚点!”
      
      “王小姐要生了。”
      
      “这么快?!”靓坤差点弹起来,“生了吗?出来没?”
      
      真是个没心没肺的男人,自己女人怀孕几个月都不清楚,“她还没生呢!才七个月!但是,羊水破了,见红了。”
      
      靓坤挠着脑袋,“能说点我懂的吗?”
      
      “她现在要去生孩子!但孩子不足月!很危险!有可能两母子只能活一个!!也有可能两个都活不下来!!你懂了没有?!!”
      
      吴妈没好气对着电话一顿吼,不知道是不是靓坤反射弧太长,吼完也没得到个回音,她看了一眼电话还在接通状态,不由得又“喂”了几声。
      
      靓坤终于是明白了,他整个人跳了起来,劈里噼啦一顿乱骂,“你让那个医生……我两个……操……”
      
      吴妈也听不清,她懒得再跟他废话了,只想要个准信,“他们现在很危险,要是真的有什么意外,保大还是保小?”
      
      “什么大大小小……”电话信号一直不好,靓坤在那头囔了十几句,她愣是只听到了最后那句,“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保住我的女人!”
      
      这才像个男人嘛!
      
      吴妈放心收了线,楼下救护车已经到了,子兮躺在床上怕是听到了吴妈和靓坤的对话,她紧张得要死,抓着吴妈不停地哀求着,“吴妈,我求求你,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
      
      “保什么保!你当初不是一心想打掉他吗?现在知道着急了?”吴妈手指敲着她的头,“放心吧,你和孩子都会没事的。”
      
      “吴妈!吴妈!!”救护人员已经进来了,氧气罩盖在了她的脸上,她只能挥着手干着急。
      
      她就这样被推进了急诊,吴妈在门外求着菩萨,看着进进出出的医护人员,一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靓坤哪里都顾不上了,从夜总会跑出来就直奔机场,护照还是打电话让傻强送来的,他甚至顾不上倪永孝还有没有人在盯着他,直接买了去英国的机票,但最快的那班机都要等到清晨,他跳着脚在机场大骂,最后还是傻强一句,“你小心把倪永孝招来!”才让他安静了片刻。
      
      子兮那场手术做了好几个小时,大的子宫壁薄,拿出孩子失血过多,小宝宝则缺氧,忙活了一大轮,母子两人才算脱离危险,子兮窝在床铺里,连头发根都是湿的。
      
      “宝宝虽然只有三斤多,但很健康,他现在在温箱里,等足月就可以出来了。”吴妈安慰着子兮,她忧心忡忡,吴妈只怕她在月子里留了什么病根,凡事都只挑好的讲。
      
      她做了手术,一直不能进食,等靓坤赶来的时候整个人虚脱得已经没个人形了。
      
      靓坤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他坐在她的床边握着她的手,是说不出的心疼,“小蝴蝶,你是个了不起的妈妈!”
      
      “是个儿子。”她望着他淡淡一笑。
      
      “我知道了,以后,让我们爷两个一起保护你。”
      
      他按下心头的柔软,跟着吴妈又去看了那个小不点儿,他隔着玻璃用手指敲他,“臭小子,差点要了你妈的命!老子迟早要跟算帐!”
      
      吴妈放了心,断断续续又讲了些子兮怀孕的趣事和辛苦给他听,她说一个女人要不是真的爱一个男人入了心,怎么会不辞辛苦地为他生下孩子呢?她本意是想靓坤以后能好好善待子兮,这话到了靓坤这里却是别样地刺耳,他什么心情都没了,没等到子兮出院便回了香港。
      
      靓坤的心很煎熬,回到香港连夜总会都不去了,每天跟自己生着闷气,他又觉得这样子太小家子气了,男人嘛,说到就要做到,孩子是他让她生的,他怎么能置她们母子不管不顾呢?
      
      他又去了英国,二个多月之后的事了。子兮和孩子都出了院。
      
      吴妈每天恨不得一个人掰成两个人用,忙得连自己的女儿都叫来了,房子又小,每天人挤人的,到处都是小小的衣服、奶粉和尿片,子兮每天被安置在床上,吴妈说她月子没坐好,暂时就不要做粗重的工作了,更别提碰那些凉水。
      
      靓坤打量着这房子,皱着眉头撇着嘴,“搬家吧搬家吧,那张visa上的钱买幢房子绌绌有余啊,刚来那会儿就说没有现金不方便,现在,每一分钱,连香港政府都查不到,放心用吧!”
      
      吴妈插嘴,“爷啊,您就消停点呗,现在拖家带口,孩子小身体又不太好,别再折腾了。”
      
      子兮也不想动,“这地儿挺好的,外面有公园,又有人气,带着孩子出去散步方便,不搬了,搬到大房子每天对着四面墙。”她要重新生活,必须要摒弃以前的生活模式,靓坤不干了,“这么小的房子,沙发和地上都被吴妈那母女睡了,那我睡哪儿呀?”
      
      “你回去呗,等孩子大点再过来,他才出院,什么都没上手,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子兮才生完,整个人浮肿又邋遢,她并不在意在靓坤面前是个什么形象,只是她每天要给孩子喂奶,那狭小的空间里,几个人低头不见抬头见,靓坤一点也不避嫌,每天直勾勾地就这样盯着她,让她那张脸简直无处可放。
      
      孩子早产,她有什么奶?但就是因为孩子早产,她不得不亲自喂,吴妈说了,母乳才是最好的营养品,孩子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她想尽了办法,只想他能强壮一点。
      
      子兮每天催奶催得哇哇叫,宝宝吧叽着嘴到处找奶奶喝,靓坤邪性,压低身子凑到她身边,“看把这小东西饿得……要不?我帮你开个奶吧?”
      
      子兮倚在床头,抓到什么东西就扔什么,一边扔一边骂,“靓坤,你这个臭流氓,你快点给我滚回香港!!”
      
      靓坤在神憎鬼厌的环境下,终于被轰回了香港。
      
      他的心情却突然就柳暗花明了,跟自己做了亲爹似的,风骚得不行,每天瞅着时间点打电话回英国,听子兮汇报着小不点儿的情况,会坐了,会翻身了,长牙了,他心痒痒,对着电话叫,“你让他跟我说话!”
      
      “他这么小怎么会说话?!”
      
      “那你弄他,把他弄哭了,我听听声音!”
      
      “你神经病!!”
      
      子兮收了线,他在房子里面跳来跳去,像长了虱子似的,心里老是不得劲。他开着车四处荡,荡到机场附近干脆买了张机票,又飞到了英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