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7、对弈 ...

  •   靓坤自小打架打到大,倪永孝那拳伸出来他甚至已经算好了要挨下多少牛的力。
      
      他当然不懂重力的计算,他只按照以往的经验来推算挨下这拳脸会有多痛。
      
      倪永孝急气攻心,那拳来得条射反射,蓄力本来就不正确,抬起手臂的那瞬间又已经跑偏了大部份的力,这拳砸下来,对于皮粗肉厚的靓坤来讲,不过是挠痒痒的力度,他懒得偏,就被倪永孝这样揍了一拳,被人揍了还嘻嘻笑,压根不带捂脸的,“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这力气就够抓只鸡啦!倪永孝,我总算知道你女人为什么不要你了,真的是,软!绵!绵!!”
      
      旁边的两个女人发出哄堂大笑,倪永孝脸都绿了,他捏实了拳头瞬间又甩了一拳出去,靓坤不挨打了,顺着那拳头偏开脑袋避过一击,再一个返手倪永孝的胳膊已经被他拽在了手里,“倪生,我劝你省点力气吧!我靓坤三岁就会打架,十二岁进洪兴,这二十多年我至少和人干过上千次,身上大大小小的刀口一共31个!”他拉开衣领,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就出了来,“你真要打,我随时奉陪,只怕你呆会儿爬出去很难看!”
      
      “把兮儿交出来!一个星期之内我见不到她,我一定让你们洪兴连带着你一起灰飞烟灭!臭流氓!”
      
      倪永孝一想到他那些下流的话语,全身如爬满了毛毛虫一样,恶心得恨不能将他卸成八块。
      
      靓坤听到这句话,各自看了一眼,围观的两个女人便心领神会地出了去。
      
      他不再嘻皮笑脸了,甚至有些正经,他转了个身,折回了卫生间,立在镜子前开了水龙头,冷水浇在脸上,最后用手揩了一把,他望着镜子里满脸水的自己,自言自语般重复了一次倪永孝的话,“臭流氓?”
      
      他猛然转了身,手指着倪永孝,声色俱励,“我是臭流氓你是什么?!”他的声音像雷鸣,手指上的水滴呈一条抛物线甩到了倪永孝的脸上,“你真当自己是绅士了?!你他妈和我一样,一样是最被人看不起的黑色会!!你凭什么大呼小叫?你凭什么让我将她交出来?!我是流氓?我确实是流氓!她宁愿跟着我这个流氓都不想再看见你!!你就该自己好好检讨一下!我没有逼她的,是她自己心甘情愿跟着我,为了不被你找到,她才会想着各种办法避着你!就算被你找到了又怎么样?我现在告诉你她在哪里又怎么样?她会跟你回来吗?你能给她什么?名誉?地位?还是金钱!我去你妈的金钱!!你当她是什么?!叫鸡啊?!!你口口声声将她交出来,她是你的货吗?可以任你玩弄,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吗?你有没有想过,她也有思想,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倪永孝,你但凡还有一点人性你就放了她,不要再去骚扰她,她被你害得还不够吗?!你是不是想让她回来,分分钟成为你老婆的眼中钉,背着破坏人家家庭的第三者骂名,被人指指点点过完后半辈子?!!!”
      
      他一口气说完,连停顿都没有,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更没有这样为一个女人心疼过,这些话不知道在他心里压了多久,他恨倪永孝,恨意中是掩不住的妨忌,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她对倪永孝那样,对他上过心!
      
      倪永孝几乎站不稳,他厌恶靓坤,却不得不承认,靓坤这番话对他是致命地攻击,他是自私、他是不道德,他欠了子兮两条人命却还想她心甘情愿地留在自己的身边做个见不得光的情妇!
      
      他的爱狭隘又自私,他从来没有想过去尊重她、征询她的意见,自始至终他都是高高在上的,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她对他的付出,他就是个混蛋,根本不配去爱她!!
      
      倪永孝觉得双腿发软,全身如抽空一般冒着冷汗,他无力反驳,他平时巧舌如簧,万事运筹帷幄,今天,他却一点点主见都没有,他脑袋里面空荡荡的,他的目光无处安放,他整个人都无处安放,彷徨不安,他木然地盯着靓坤,僵硬地转动着身体,步履蹒跚往外走。
      
      邓伯太久不见人,出来找他,他都无暇再应付,撇下那堆人,独自离开了,他输了,其实从他决定来找靓坤的那一刻开始,已经注定了他的惨败。
      
      他回了跑马地的别墅,连呼吸都是痛的,空气里到处都是她的影子,天真的、烂漫的、活泼的、温柔的、悲伤的……
      
      他头疼欲裂,甩不掉的都是那一声声的“叔叔……”
      
      他确实是错了,他做错了太多的事,靓坤骂得对,就算被他找到她又怎样?她会跟他回来吗?他们之间,又怎么可能再回到从前?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早已注定,就像那棵三色的茶树,它注定开不了花,不管怎么努力都是开不了,他不想再挣扎,也无力再强求。
      
      他吩咐佣人,将别墅里所有她用过的、跟她有关的东西通通搬了出来,家具、衣物、她写下的厚厚的毛笔字,连她那些小蚂蚁的照片都不放过,他站在堆得像山高的物品前吸了一支烟,烟头弹进汽油里,火光窜得比天更高。
      
      他们之间,既然从一场大火开始就从一场大火结束吧……
      
      倪永孝终于回倪家了,他召回了那些散在国外寻找子兮的人。
      
      曾倩如忐忑了好久的那颗心总算沉了下来了,这上百个日日夜夜,她无时不在纠结,她以为自己做错了,但终究她还是赌赢了,他回来了。
      
      倪忆文正在院子里面弹钢琴,有个音节来来去去弹不好,她看到倪永孝回来,奶声奶气地唤了声‘爸爸’,撒娇非得让他教,倪永孝带着那两只小手,滑过琴键、一一指点。
      
      她学会了,便欢喜地一溜烟跑去玩了。
      
      倪永孝坐在那架钢琴前,心被千挠百抓,他发泄一般,手指飞快地在琴键上弹跳着,是贝多芬的《悲怆》,他手速快得人眼花缭乱,心底一遍遍告诫自己:他是倪永孝!他是三合会的龙头!他是倪家的希望!!他没有退路,他不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自甘堕落、一蹶不振!他要彻底地忘了她!!
      
      但是,他的心好疼,疼得不像自己了似的,他从来没有过这么强烈地痛感,痛得入了心肺、穿进了骨髓和血液里。
      
      他越弹越快,最后一个音,双手捏成了拳砸在钢琴上,嗡嗡的声音异常地刺耳,他像掉进了这个混洧的噪音里,头痛欲裂,他的手撑着额头近乎耳鸣,他想爬出来,但那些噪音就像她的诅咒一样,怎么样都挥之不去,他快死了!
      
      一阵轻缓的钢琴声,就像天籁一样,将他从那个可怕的紧闭空间解救了出来,倪永孝偏了偏脑袋就看见了曾倩如,坐在他的身旁,轻弹着一曲《月光曲》,宁静又安谧,她那头黑直的长发剪短了一些,染成了黄棕色,电成了波浪状披在肩头,她像不一样了,摒弃了那些庄重肃穆的礼服和套装,穿着浅粉的吊带,她的笑容那么温柔,温柔得让倪永孝像看到了一个影子,一个好熟悉的影子。
      
      “累了,就回家吧……”倩如停了手,像个洒着圣洁光辉的天使,她的手轻搭在他的手上,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
      
      曾倩如太聪明了,也只有像她这样聪明又能忍耐的女人,才能成为倪永孝最后停泊的港湾。
      
      已悦这个蠢女人,千方百计地想借她的手除掉王子兮,倩如怎么会上当?已悦当初故弄玄虚地将王子兮和倪永孝出去吃饭的餐厅透露给她,想看到的无非就是她像个泼妇似地和倪永孝撕破脸皮,已悦也太小视她了!即使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爱的人将别的女人搂在怀里,她一样可以淡定自如地应付,她不止应付得自如,甚至还不动声色地告诉了倪永孝,有另外一个女人想让他没有安宁的日子!
      
      只有这份魄力才注定她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忍耐片刻、瞄准时机、一次性攻倒!让对手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
      
      遗憾的是让王子兮那个小贱人逃过一劫,不过不要紧,眼下,能陪在他身边的人确确实实只有她曾倩如而已!他爱什么?他爱那丫头的平平无奇而已,温柔、善良、体贴,只要他想要的她都能给,到了今时今日,赢得这场胜利似乎比抢回这个男人更有意思。
      
      倪永孝的生活又进入了一潭死水的状态,而蒋天生的到来则让这潭水泛起了层层涟漪。
      
      蒋天生回香港了,距上次子兮眼睛做手术他们在日本见面已经近两年了。
      
      两年,两个社团发生了千丝万缕的关系。
      
      靓坤在洪兴造反,赶了蒋天生下台,用蒋生的话说,让年轻的孩子们玩玩,他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为洪兴洗洗牌,现在,牌洗好了,他是时候王者归来了,只不过,他欠一个光明正大回来的契机,所以,他找到了倪永孝。
      
      条件是很优厚的,蒋天生与山口组的关系倪永孝也很清楚,只要帮了这个忙,倪永孝日后想借力山口组洗白三合会的日子便屈指可数了,这是个双赢的游戏,蒋天生十拿九稳,岂料却被倪永孝决绝地SAY了NO!
      
      “倪生,你当真考虑清楚了?”
      
      这件事诱惑力太大,倪永孝要拒绝,真的用了莫大的勇气。
      
      “这是块肥肉,我只要站出去,会有大把社团想分一口,山口组那边和倪生一直有生意的来往,所以这件事才会想到请倪生帮忙。”蒋天生所言非虚,语气之中亦给足了倪永孝面子,他有疑惑,倪永孝为什么会拒绝?“莫非倪生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倪永孝当然有难以启齿的理由,蒋天生要踩回来靓坤必死无疑,靓坤死了,子兮怎么办?
      
      他痛苦她落进了别的男人的怀抱,却又不得不忍着痛苦为她以后的生活作好铺垫,他这辈子欠她的,这是他最后、也唯一能为她做的了。
      
      “这是我的私事,我没有什么好说。蒋生如果执意要踩回香港,我三合会会全力支持靓坤。”
      
      蒋天生脸色骤变,“倪永孝,我们一场相识,当真要撕破脸与我为敌吗?”
      
      “我无意与蒋生作对,我亦有要保全靓坤的理由,只是我说了,这是我的私事,所以,不好意思。”
      
      “你想清楚了,真要打起来你根本占不了便宜!”
      
      倪永孝怎么会不知道?蒋天生既然成竹在胸,洪兴内部自然已经打点好了,加上山口组在身后支持,洪兴想变天只是他一句话的事,那个愚蠢的靓坤,死到临头了居然全然不知!
      
      倪永孝也是在踩钢丝,他倪家想洗白,三合会这几年都在合法化,就算加上他在海外的势力,真正的战斗力量也根本不堪一击,他不过在赌博,为的不过想不动声色保他那个情敌一条命而已。
      
      当然,能不打起来那是最好的,要他做适当的让步亦未尝不可。
      
      “我有个提议,不知道蒋生可否愿意听听?”
      
      “你说。”蒋天生一世谨言慎行,凡事都留了足够的余地给别人。
      
      “如果蒋生愿意安于现状,三合会与山口组现有的生意,我愿意让利三成,日后草刈先生或是蒋生再有合作的意向,所有投资我出七成,利益你们对分,我不再沾染。”
      
      蒋天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就是说,你出钱保靓坤在洪兴?”
      
      “马上快九七了,洪兴的前景一样不可预测,其实就算蒋生你踩回来,日后真正的收益也未必抵得上我开出的条件。如果蒋生一意孤行,我三合会就算耗尽至一兵一卒也会与你对抗到九七!”
      
      倪永孝软硬兼施,逼得蒋天生不得不让步,其实,怎么做蒋天生都不亏,他也没必要钻这个牛角尖跟自己过不去,“倪生你财力雄厚,希望,靓坤不会这么快败完你的身家!”
      
      他笑得爽快,在倪永孝的微笑里告辞出了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