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3、怀孕 ...

  •   倪永孝一直在重症监护室。
      
      那刀捅得很深,割破了他的心脏主动脉,后来,托着他去医院的那张单架,被执班的后勤人员用水清洗了半个多小时,简直血流成河,他怕是从来没有脏过。
      
      倪永孝在昏迷,高烧不退,意识不清,不管是正经生意还是社团那边都开始蠢蠢欲动了,那些不怀好意的□□份子甚至连灵堂和铂金都准备好了。
      
      靓坤自然也不例外,整天吊儿郎当地往正在布置的灵堂跑,“喂,你们老大死定了吗?”说这话的时候他正斜叉着腿倚在灵堂的正位口剪指甲。
      
      “靓坤,看你这话说的,我们这是防范于未然,万一倪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社团总是要有些准备,这么大盘生意,总不能坐在这里等乱套,你说是吧?!当然,倪生他要是没事那才是我们的愿望!”
      
      “挑!”靓坤手一扬,翻了个白眼,又换了只手指继续剪他的指甲,他的指甲很干,指甲钳剪下去‘咔’一声,然后那些指甲块就飞得不见了踪影。一个个的西装革履,倒是装得人模狗样,靓坤看他们不上眼,只不过住着倪永孝的那个医院没守得严严实实的他近不了,过来收收风而已,看那个王八蛋什么时候死!
      
      那人见他面露不屑,又正儿八经地忤在这里,皱了皱眉,“喂,我说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们和你们洪兴一向井水不犯河水!”
      
      “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你们倪永孝要是死了,我大方点将洪兴的地头放点你们的货也未尝不可嘛!”
      
      “你有那么好死?!”那人显然不相信他的“善意”。
      
      “我这人是胸无大志惯了,荡了这么久,哪天也让我出入一下尖沙咀的高级办公室嘛!”他嘻皮笑脸地收了指甲钳,踱近那男人甩了甩肩。
      
      “你洪兴底下那么多人,我还真有合作的意向!”
      
      一句戏侃倒被当了真。
      
      “合作你娘啊!一天到晚咬字当饭吃!还真把自己当棵菜了,等你们的倪永孝死了你再来跟我谈!”靓坤甩开了嗓子,一点也不忌讳,那人脸都吓绿了,真是恨不得一把捂住这大爷的嘴,“你小点声,想害死我啊!他要是死不了,知道我提前给他备了灵堂,非得被……”他一本正经地闭了嘴,手掌比成个刀形,往自己喉咙一划,“你忘了当初国华、甘地、文拯和黑鬼是怎么死的了吗?”
      
      “干你老娘!”靓坤觉得骂他都浪费了口水,骂出来的那四个字终于只变成了个口型,就这个鼠胆也敢跟倪永孝作对?!就他靓坤精明这一世,不也三番两次衰在倪永孝手里?这个扑街……唉,靓坤觉得想一下这种废材都浪费力气,索性速战速决,将最后想问的那个问题问了出来,“这次刺伤倪永孝的人是谁呀?!”
      
      “鬼知道呢!听说是在跑马地一间别墅里被抬出来的!”他邪邪一笑,“说不定在外面养了个小的,被他老婆逮床上了……”他说着说着,见靓坤已经甩着胳膊出去了,又喊了一声,“就这样走了?”
      
      “不走留下来听你讲故事啊!”靓坤咬着支烟,头也没有再转回来,看来,确实没有人知道子兮的存在,这样,他就放心了。
      
      他出了那个灵堂就再也没有那个嘻皮笑脸的样子了,回去的路上,一直在后座上转来转去,像被蚂蚁咬得疼似的,傻强看着倒后镜数了数,短短20分钟一共皱了12次眉。
      
      靓坤心事重重地下了车,刚进院子就看见家里的佣人从子兮那间房里退了出来,手里一个托盘,是她的午餐。
      
      “又没吃?”他的那个眉头皱成了个重重的川字,深出了两道沟壑。
      
      那佣人有点怕他,退开了半步,搭耸着脑袋,声音小得让人听不见,“没有……”
      
      靓坤想骂人,看到她那个怯怯诺诺的样子又忍了一口,伸手接过她手里那个托盘,有些烦燥,“下去吧下去吧!”
      
      他也没敲门,推开就冲了进去,子兮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眼睛空洞地望着天花板,一动也不动,来了几天了,她一句话都没说过。
      
      “吃饭了!”靓坤坐在床边,对着那具‘尸体’貌似说什么都觉得是浪费力气。他没办法了,骂也骂了、哄也哄了,她油盐不进,就是不吃也不喝,他叫了自己的家庭医生,强按着给她打了两支营养针,但总不能以后的日子都打这玩意儿吧?
      
      “你没有错,是倪永孝那个王八蛋,他没有告诉你他有老婆对不对?”他耐着性子哄她,“其实,这事都怪我,当初要不是我贪玩,也不会弄伤你爸爸,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他拉着她的手拍在自己的脸上,“你起来!吃饱了饭来揍我,我保证不还手,打到你满意为止!好不好?”
      
      子兮的手被他带得伸来伸去,眼泪哗哗就涌了出来,“我知道,我知道他有老婆!”她突然就开了口。“你说得对,他就是个王八蛋!靓坤,你知道吗?是他放火烧我家房子的……”她要数出他的罪行,让自己煎熬的内心能好过一些。
      
      靓坤嘴里一支烟,差点呛死自己,“什么?!”
      
      他想起来查理张,想起了当初想指使查理张去诬陷倪永孝的事,天啦,他真是个神,随口一说,居然就是事情的真相!“所以,你刺伤他了?”
      
      她突然就怒了,甩了他手里那个盘子将他往外推,“你走!你走!!”
      
      她像个精神病患者一样,情绪起伏不定,力气却大得吓人,她将靓坤推出房,锁死了房门,开始摔东西,一边摔一边尖叫一边哭,摔到最后只剩下撕心裂肺的喊叫。喊到后面嗓子哑了再也喊不出来了,她便趴在地上睡,精神恍恍忽忽。
      
      半夜的时候,到处都没了动静,靓坤才敢撬开她的门,他手里拿着包营养液,弄开了房门连灯都没开,径进奔向了地上那个黑影子,他脚步很轻,没有说话,掰过子兮,一手捏着她的嘴,就将那包营养液的袋口伸到了她的嘴里。
      
      太顺利了,顺利得靓坤有点犹豫,她居然完全没有反抗,也没有给他任何的反应,他松了手借着外面的光打量着她惊觉有点不对劲,索性甩了手里那包东西,他两只手扶着她的肩摇了摇,“小蝴蝶!”
      
      没有反应。
      
      他又加重了一点力气,叫了两声,“小蝴蝶!”
      
      同样没有反应!
      
      他触电般弹起身,奔向开关开了灯,这一看差点傻了眼,到处都是血,她的手,深深浅浅全是口子!
      
      靓坤喊着傻强,抱着子兮往外奔,红灯、行人,谁的命都不会有他的小蝴蝶重要!他抱着那具没有生气的身体用脚踹着正在开车的傻强,“你快点!”
      
      “坤哥,后面有交警在追了,一路都闯了多少红灯了?!”
      
      又是这样,上次也是为了赶去小蝴蝶着火的家,也是这样一路狂奔,差点卷了大货车,最后将这个烂滩子甩给傻强弄得他差点去坐牢!
      
      靓坤哪里会管这些,连平时的调侃都没了,“你再给我哆JB嗦,我就劈了你!”
      
      傻强不说话,在医院门口扔下他们两个只能再跑,那晚上被交警追了一整晚。
      
      靓坤抱着子兮奔进急诊,连正在做手术的那个病人都被他甩了出来,他发了神经一样,恐吓着医生,“要是救不活她我就烧了你们这家医院!”
      
      护士们趁乱报了警,他才不管,捏着那医生的脖子看着他戴了氧气罩、输了血,直到他肯定地表示她不会死,才肯放手。
      
      警察们来了,他想跑,但听到医生最后说的那句话他就跑不动了。
      
      子兮她,怀孕了!
      
      就在医生说出这件事、靓坤被逮的时候,另一间医院的倪永孝醒了,像是心灵感应一般,突然地睁开了眼,从鬼门关捡回了一条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