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2、交火 ...

  •   倪永孝接了司机的电话,按奈住不安,硬着头皮陪倩如两母女吃完了那顿饭才赶回去。
      
      子兮是个敏感的女孩,今天上去肯定知道倩如来过,倪永孝料想着办公室的那帮女人难免还会有些添油加醋。
      
      他烦恼透了那些搞不清构造的女人们,每天生存的目标似乎就是为了嚼舌根、讨论别人的生活,那一张张划满了口红的利嘴永远在叽叽喳喳,充满了世俗与恶心。
      
      这样对比之下,他的兮儿便是弥足珍贵了,心如止水、与世无争,干净得就像一只透明的玻璃杯,让他阴暗的人生也被折射出了光芒。
      
      只是在这片阳光之下,他的心底仍旧是有个阴影,生活越美好,这片阴影便越大,他想快点搞定这件事,让他们的生活有个真正意义上的重新开始。
      
      倪永孝回了办公室,一切就跟他离开的时候一样,除了办公桌上面那张纸,那张他特意让罗继离下来的纸,他抚着纸角那一串铅笔写下的数字,又望了一眼他那个保险柜,一切都是很妥当的。
      
      阿泰回来想必跟她说过些什么——关于他的为人。她又见过黄志诚,从警署回来她便提议来他的办公室,他知道她的内心有着一些捉摸不定的怀疑,他不动声色地将保险柜的密码留在了这间办公室的各个角落,可是这个傻丫头,一点经验都没有,来了这么多次却从来没有发现过,他只能让罗继故意漏给她,他这样的男人,凡事处理得滴水不漏,怎么可能留下证据在自己这间办公室呢?
      
      他是故意的,让她亲自翻一次,比他说上一百句更奏效,不是吗?
      
      倪永孝机关算尽,却独独算漏了曾倩如,他这一辈子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女人会跟潜伏在他身边那个卧底勾搭在了一块儿,这一切,归根到底源于倪永孝对于曾倩如的不闻不问,他稍稍放一点心在她的心上,也不至于搞到这件事无法收场。
      
      曾倩如当然不会想倪永孝去坐牢,所以,她让罗继静悄悄放在倪永孝保险柜的那份资料真假只有她自己知道。
      
      王子兮已经怀疑倪永孝了,以倪永孝的性格,两个人当初勾搭上最主要的原因怕且也不过是因为倪永孝想弥补罢了!事情发展到今天,曾倩如已经无力来改变倪永孝的内心,她不傻,硬碰硬去找子兮的麻烦除了让倪永孝更加心疼和宠溺那个女人而讨厌自己之外,一丁点儿的好处都没有。
      
      她宁可不动声色地继续在倪永孝面前扮演好她贤妻良母的角色,而私底下,她只需要轻轻松松地挑起王子兮和倪永孝仇恨的源头坐在一边等着大戏开场便可以了。
      
      所以,倪永孝撇了她和女儿自己跑回办公室的时候,她一点儿也不动怒,甚至微笑着帮倪忆文整理了衣裙,又带她吃了一个雪糕才回去。
      
      倪永孝担心子兮因为自己的身份而伤心,她弃了车,他只能让司机带着他在尖沙咀来来回回地找,全无收获。
      
      倪永孝不放心,去了一趟尖沙咀警察总署,不见子兮的身影,他有些心神不宁,又让司机将车开去了马坤记,依然没有。他兜转了大半个下午,折腾下来已经晚上了,他几乎是拔烂了子兮的手提电话,一遍一遍地永远是无人接听,他担心,更多地是自己跟自己生着闷气,他愧对她,连一丁点儿安全感都给不到她,他心疼,却又无能为力,他愤怒,连自己那只电话都甩了,筋疲力尽地跌在汽车后座,交待了一声,“回家”。
      
      子兮抱着腿,缩在沙发角里已经整个下午了,天色完全暗了下来,从光亮到黑暗再到橘黄色的灯光从玻璃外透进来,她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
      
      她的面前,是从倪永孝保险柜里拿出来的那份资料,原封不动地摆在茶几上,旁边,是她那只已经没有电了的手提电话,她目光有些呆滞,整个身体已经僵硬到有些发麻了。
      
      倪永孝骤然开了灯,那些灯光晃得她眼睛生疼,下意识地偏了偏头。
      
      “兮儿,你在家?!”倪永孝又灭了灯,长跌下一口气踱到沙发前,语气里有着小男生般的雀跃。他坐在她的旁边,伸手握着她的手,“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听电话?”
      
      她像触了电一般抽回了自己的手,没有回答,目光一直盯着那个文件袋。
      
      倪永孝也看到了那个文件袋,借着外面昏黄的灯光,“这是什么?”
      
      “倪永孝……”她悠悠地抬起自己的脑袋,一开口才知道自己喉咙已经干得连声音都哑了,她微微吞了吞口水,目光一直停在他的脸上,这个眼神倪永孝太熟悉了,每年,都会有人用这样仇恨的眼神盯着他,他以为自己已经处变不惊了,可看着子兮,他还是没由来地打了冷震。
      
      “倪永孝,我求你,告诉我,让查理张放火烧我家的人是不是你?”她一点也不激动,凄凄然的语气里带着哀求、带着心凉,她并没有拆开那个文件袋,人都已经死了,她就算再追究她的姑妈和父亲也活不过来了,她只想知道一个答案,一个他亲口告诉她的答案,她忍着哭,嘴唇都在颤抖,“我求你……别骗我……”
      
      “兮儿……”这件事像个鬼影子横在两个人的中间,一天不将它除掉,他们将永世不得安宁,他何尝好过?越依赖她,就越恐惧这个阴影,这是真真实实的,在他脑子里面挥之不去,他不惧怕她看到任何的文件或所谓的证据,他知道,那都是假的!但他却不想骗她,她的目光让他心疼,他想用爱来化掉这一段仇恨,“兮儿,你相信我,那只是个误会。”他小心翼翼地找着措词,“我没有想过要任何人死……对不起……”
      
      她挂在眼睑的那两行清泪终于是掉下来了,“那我爸爸呢?”
      
      “……”他没得辩驳,当初,他为了不耽误她眼睛的治疗,不得不铤而走险,只是他没有想过,这件事为什么会被她突然翻出来,是他太低估她了,可一旦话语说出口,就再也没有收回来的机会了,“兮儿,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我爸爸为什么会突然之间自杀,我也想不明白你为什么想要他死?倪先生,我们不过是生活在香港最底层的小商贩,为求三餐温饱而已,别无它求,我们根本不会碍着你什么事,为什么,你就不肯放我们一条生路?”她整个人处在一个放空的状态,目光呆滞,自言自语,她好恨自己,为什么这样的情况之下她仍旧不可以将他送进牢宠?她看懂了他那个密码,确实是她的生日,同样的6个数字被他打乱了顺序而已,她的心像被刀子剜似的,疼得近乎没有知觉。
      
      “兮儿……”
      
      倪永孝心疼不已,他想抱着她,她却突然就像惊醒了一样,猛然将他推开了,她同一个姿势坐得太久了,一起身,整个人便头重脚轻,踉跄不稳,“你不要碰我!!”她终于是怒了,抓着他的衣领丧失理智一般声声质问,“倪永孝,你想要那块地而已,你说啊,你说我给你啊!你为什么要烧死我姑妈?你为什么要害死我爸爸?!为什么?!为什么?!!”她又甩开了他,像个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窜找不到出口,她的情绪很激动,完全镇定不下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一边叫我爸爸去死一边抱着我?为什么你可以杀完人之后一点感觉都没有?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给我吃避孕药?为什么你可以一边应付老婆孩子一边应付我?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让己悦去死?!”所有积压在她心底的事都爆发了,她处在一个疯疯癫癫的状态,竭力嘶吼着,“倪永孝,你到底是不是个人?!”她喊得青筋毕露,瞬间又如抽空般瘫软了下来,“不,你不是人,你没有人性的,你是个魔鬼,你就是个魔鬼……”
      
      “兮儿,你冷静一点,你冷静听我说,事情并不全是你想的那样……”
      
      倪永孝只能抱紧了她,她被他一触碰,那些愤怒的、反感的情绪又窜了上来,她避着他,在房间里跌跌撞撞,带倒了梳妆台、凳子和茶几,摔破了玻璃,到处都是东西,乱糟糟的。
      
      佣人们听声往这边跑,倪永孝喝了一声,“都出去!”反手甩上了门。
      
      太像了,跟上次几乎一样,那次,有个不速之客的到来,也是让他这般没了风度。
      
      “兮儿!”地上到处都是玻璃,她没穿鞋,一双脚踩在那些碎渣上跑得房间都是血,她不怕疼似的完全没有反应,倪永孝想拉停她,越靠近她她便反抗得越厉害,她的情绪起伏不定,不停念着,“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她像中了邪一样不停挥动着双手,挥着挥着,便想起来了,她拨开沙发坐垫,一把刀已经明晃晃地扬在了胸前,“你不要过来!我会杀死你的!”
      
      “兮儿!把刀放下!!”倪永孝顾不得危险,她现在根本没有理智可言,一个不小心便会伤了自己,“把刀放下,我可以给你解释。”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她又哭又笑,舞着那把刀,“你就是个魔鬼!倪永孝!你就是个魔鬼!!我不要听你说话!我好怕,我怕自己连恨你都做不到!!”她一声声凄励地喊着,抱着头蹲在地上哭,“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爱上你?!!”
      
      倪永孝见她有了松懈,一个箭步向前想趁她不注意夺了她手里的刀,谁料她反应比他更快,他刚伸出手,那把刀已经插进了他的心脏!
      
      风驰电掣般,两个人都扩大了瞳孔没了声音,时间静止了,足足有五秒钟,子兮尖叫了一声,松开手就跑。
      
      “兮儿……”
      
      倪永孝脚步浮浮,只追得一两步便双脚发软,他扯着那张布沙发,终于还是倒在了地上,他的目光没有定焦,很模糊,一直看着那份文件。
      
      这是谁给她的?那个人一定是他办公室里的人……是罗继……只有他才知道保险柜的那个密码……他想干什么?倪永孝的脑子里几近空白,他轻轻合上眼,罗继是什么时候给她的?今天?对,是今天,他离开办公室之前一切都还是好好的,他给了那张纸给罗继让他间接将密码传递给子兮,他本没有打算是今天,但今天……今天发生了一些事,是的,今天倩如带着孩子来跟他吃饭,不迟不早,都是今天……他脑袋上面布上了一层汗珠,一张大网已经在他脑海里逐渐清楚了起来,他猛地睁开了眼,如果真的是倩如,子兮将会十分地危险!
      
      他想站起身,他想追出去,他的兮儿,他居然无能无力,他现在倒在血泊里,只觉得意识一点点地在涣散掉……
      
      曾倩如不想浪费掉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那份资料到了王子兮的手里两个人必定会撕破脸,她有些唏嘘,王子兮尽管知道了害死了家人的凶手是倪永孝却没有拿着那份资料去报警,她爱他有多深?不过,她任何的决定对曾倩如都百利无一害,拿着那份假资料去报警了,无疑是想倪永孝死,倪永孝自然不会原谅她,她要是打算自己抗下这个苦果,一世都不可能会原谅倪永孝这个凶手,这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过了今晚,总有一方会死心。
      
      倩如一直有人跟着子兮,就守在倪永孝藏着子兮的那间别墅附近,路被倪永孝封死了,她倒是很有耐心等她出来,跟她料想的一样,子兮出来的时候披头散发,哭哭啼啼,任何被心爱的男人伤害过的女人估计都是这个样子吧?不过不用担心,今晚过后,她王子兮的世界将不会再有任何的痛苦。
      
      枪手们早已经准备好了,只领了曾倩如一个眼神便瞄准了那副纤瘦的身体。
      
      子兮揪着自己的心,一路痛哭,哭得连路都看不清楚,她好痛,不知道哪里痛,却是哪里都痛!她摇摇晃晃地跑得扭到了脚,整个人便飞了出去,胳膊从地面擦过,细小的砂砾嵌进了她的肉里,到处都是血,她趴在地上哭,完全不知道,刚刚,有颗子弹从她头顶掠过,要不是那个跟头,她早已经变成了鬼!
      
      那枪手一枪不中调了调姿势又将枪口瞄准了子兮,未按下扳机,手已经被颗子弹打中了,他忍着疼一只手捏着中了弹的另一只手四下里张望,对方的枪跟他一样有消声器,他并不能判断子弹从哪里来的。
      
      “倪太,有其他人!”
      
      “不管任何代价,先杀了那个女人!”到嘴的鸭子曾倩如怎么会让她飞了?今天就算是阎罗王,也休想从她手里捡走那条命!
      
      两帮人就这样交上了火,没有任何招呼,傻强几乎按不住靓坤,“坤哥,你这样出去非被打成马蜂窝不可!”
      
      “我再不出去,小蝴蝶可以改名叫小蜜蜂了!倪永孝那个老婆,果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靓坤要不是有人跟着曾倩如,今晚怕且子兮已经变成了枪下鬼。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嘛!你要是见到倪永孝怕是还没她那么冷静呢!”
      
      “我□□妈!”靓坤一巴掌就甩了下来,傻强隔手一挡,“坤哥,你再这样,小蜜蜂,啊呸!小蝴蝶可真的没命了!”
      
      “她要是没命,我就活剥了你们!”他恨恨地收了手。
      
      两帮人像拉起的两道火线,谁也占不了便宜,子兮跌坐在路中间,盯着眼前飞来飞去的子弹,捂着耳朵不停地尖叫,她的精神就快崩溃了。
      
      曾倩如的电话响得很及时,电话那头是倪老太的声音,倪永孝出事了!
      
      她以为自己没听清楚又问了一次。
      
      倪永孝在别墅这边留了电话,出现了任何的问题都会有人通知倪家的人,这手忙脚乱的空隙,倪老太第一个电话当然打给她。
      
      曾倩如慌了神,她想不到子兮竟然会刺伤倪永孝,扔了那个电话,往倪永孝的别墅冲。
      
      “什么情况?”傻强伸着脑袋看着曾倩如疯了一般想冲破倪永孝设下的那个路障,守在路口的保镖们怕是也收到了电话,纷纷开始往里跑。
      
      靓坤冲出去了,抱着子兮往自己人那边跑,曾倩如找来那群枪手也是傻了眼,面面相窥,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