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1、密码 ...

  •   曾倩如好久没有约倪永孝吃饭了。
      
      现在,子兮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眼里,她不动声色,踩着点去了倪永孝的办公室。
      
      倪永孝有些诧异,不安却很快被淡定压制住了,“有事?”
      
      “好久不见你回家,想着上来约你吃顿饭。”倩如说得轻巧,仿佛一点也不介意她这个挂名老公彻夜不归一样,“有没有时间?文文有些想念你。”
      
      “我今晚早点回去。”
      
      她摇了摇头,“孩子在下面呢!需不需要带她上来等你做完手头上的事?”她是个厉害的女人,不鸣则已,一动惊人,轻轻松松封死了倪永孝的后路。
      
      倪永孝眉头轻蹙了半秒,抬头望了眼墙上的挂钟,子兮快来了。
      
      他随手收拾了一番,与他的太太并肩踱了出去。
      
      倪永孝对曾倩如是有些愧疚的,不管她目的如何不单纯,但至少在对家庭尽心尽力这点上无可挑剔,他陷在子兮的温柔里,最近回家的次数是越来越少。
      
      每次倪老太太不满倪永孝夜不归宿、逮着他训斥的时候,她还会帮他解围,‘阿孝他不是一般的男人,他工作很辛苦,还要在外面应酬,婆婆您就别为难他了。说到底,总是为这个家的。’老太太年纪大了,有时候像个小孩子一样不依不饶,也只有曾倩如能将她收得服贴。
      
      倪永孝现在能做的,唯有将时间分得均匀一些,不厚此薄彼。
      
      倪忆文有了小脾气,她那张小小的嘴现在能说会道,一见倪永孝就问,“我是谁?”
      
      倪永孝忍着笑抱起她,“你是我的小公主文文呀!”
      
      她拍着手高呼,“爸爸好棒,这么久不回家居然还认得我。”
      
      倪永孝不开心了,刚刚堆积起来的那点愧疚荡然无存,孩子这么小,能说出这样的话,想必是有人在她耳边说过些什么。他望着倩如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将文文放回了椅子上,吃着午餐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面前两母女说着话,只是没了好心情。
      
      曾倩如的心情却是好到爆灯,完全没有注意到倪永孝脸上微妙的表情变化。
      
      今天,最多等到明天,一切将会回到正轨,就像她今天早上回答倪忆文的问题一样:爸爸,很快会回家!
      
      子兮跟往常一样带着便当上了倪永孝的办公室,只是今天的办公室多了些指指点点,怕是因为刚刚倪太太来过。
      
      她别开脑袋,尽量不与那些鄙弃的目光接触,她羞愧自己这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他的地方,成为别人眼里无耻又可恨的二奶,只能一遍遍告诫自己,子兮,要坚持住,一切都会过去的。
      
      她仰着头、挺着胸,尽量使自己不畏惧,顶着那些不善的目光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倪永孝并不在!
      
      他的秘书踱了过来,有着礼貌性地冷淡,“王小姐,倪生他不在。”
      
      “他出去了?”
      
      “对。”
      
      “我打电话给他。”
      
      她往里走,进了办公室,坐在沙发上,拿出自己的手提电话。
      
      未拨出,已经被秘书制止了,“王小姐,我劝你就不要这个时间打给他。”
      
      她的语气,透着丝丝地不屑,一个普通的丫头而已,虽说有几分姿色,但能进到这栋办公大厦的人哪一个又不是姿色过人呢?她那个老板,从来连看都不看她们一眼,她这个秘书也不过是个摆设而已,象征性地处理着一些文书工作,但凡有会客或是出席酒会,他带上的都是罗继。
      
      她们不是没有努力过,这种多金又英俊的男人,谁不想沾他的身?偏偏倪永孝像个性冷淡似的,哪怕一点脂粉味都不想沾上。
      
      女人们在外面猜测,倪永孝会不会是个GAY,娶了个女人过着形婚的日子,那个一声不吭的罗继怕且才是私底下的宠儿,哪个女人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在一个优秀的男人面前全无魅力可言?她们在自己编造的意境里过了几年,直到王子兮的出现,像被个巴掌甩在了脸上,甩得个个都满脸通红。
      
      女人们又开始窃窃私语,且语气不善,这个平淡的丫头她凭什么呀?!她们妒忌,心想着看她能得宠几天,岂料倪永孝却是跟换了个人似的,每天笑意怏然,正大光明地带着她出入他的办公室,这种禁欲系的男人,一旦宠起一个女人来,简直要让旁观者心态爆炸!
      
      她们在煎熬中,每天看着子兮不顺眼却又干她不掉,今天有这么个好机会,她们当然不会放过,秘书,便是她们的领头羊。
      
      “嗯?”子兮诧异这个秘书在倪永孝在与不在的时间里截然不同的态度,她曾那么温柔地与她套着近乎。
      
      “倪生他出去吃饭了,倪太太过来约的他。”她望着子兮,似笑非笑,表情优雅。
      
      她是想看子兮出糗的样子罢了,子兮怎么会如她的意?她轻轻吸了一口气,抬头与秘书直视着,微微一笑,不卑不亢,“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秘书碰了个软钉子,气得直想跺脚,又奈她不何,只能气鼓鼓地退出办公室踱进了那班看热闹的人群里,很快,外面便响起了抑制不住地哄笑声。
      
      子兮不生气,她起身,关了办公室的门,将那阵笑声隔绝在了外面。
      
      从她听到倪永孝不在办公室开始,目光一直在倪永孝的保险柜上,她来了这么多次了,只见倪永孝开过一次,那次,罗继急急地递了份文件给他,他脸色有些异样,径直踱到了那个保险柜的前面,子兮不得不低头,像在刻意避开,目光流转的刹那,还是‘不小心’扫到了里面厚厚的档案。
      
      他斜着身子,刚好挡住那些密码,让她现在只能站在倪永孝站过的那个位置,努力闭眼回忆着他当时手指的跳动,她记得很清楚,顺序是上下上下左右,可每一排都有三个数字,组合起来的数字多如牛毛!
      
      她的心情焦虑且紧张,外面人来人往,倪永孝随时可能会回来!她的机会并不多,只有三次,她曾回去查过,这是个极其复杂的保险柜,超过三次错误便会自动锁死,她只能尝试着输入两次,如果这两次都错误她便要放弃,等待下一次的机会。
      
      她紧张得全身颤抖,第一次输了倪永孝女儿的生日,显示错误,第二次又输了倪坤过世的日子,依然显示错误。
      
      她不甘心,手心里全是汗,她想再试一次,脑袋里面诡异地冒出了个想法,她想输入自己的生日!
      
      她的手像不听使唤一样,鬼神神差地按下一个个数字,满脑袋都是汗,她的手抖得厉害,想一口气按完算了,对也好错也罢,这片刻之间,她像被埋在了一个紧闭的空间里,胸闷气短,呼吸不到任何的空气。她难受得要命,在最后一个数字按出去之前,被“咚咚咚”地敲门声吓得整个人都弹了起来,她按下狂跳的心脏,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竭力支撑着。
      
      “倪生……不在?”罗继像是刚回来,手里拿着个档案袋。
      
      “呃……”她声音都在抖,“他……听说……他出去吃饭了……”
      
      “啊?”罗继望了一眼她带来的那个便当盒。
      
      “他太太约他出去吃饭了。”子兮看出他的诧异,又补充了一句。
      
      “哦……”罗继若有所思,“王小姐,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吧?”
      
      “没事……”她尽量让他觉得她只是在难过自己的身份,“我想……我自己吃完了再走……”
      
      “哦……”罗继像在尽量回避她的难堪,“那你请自便。”他看了看手里的那个档案袋,准备退出去。
      
      “罗先生!”她手指着那个档案袋,“是给倪生的吗?我帮你交给他?”
      
      罗继脸色徒然变了,“不用了……不用了……”他又赶紧笑了笑,似掩饰心底地紧张,帮她拉上门,一张纸已经无声无息地从他手里掉了下来。
      
      “呃……”她想叫罗继,又骤然闭了嘴,她小心翼翼地捡起那张纸看了一眼,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一份很普通的文件,只是虚惊一场。
      
      她随手将那张纸放在倪永孝的办公桌上,眼光却被纸角一个小小的钻笔字吸引了,是一串数字,熟悉,却又毫无逻辑可言,她又紧张地望回了那个保险柜,心里有千百万只魔鬼在打着架,她该怎么办?她的脚不听使唤,她的手也不听使唤,她一口气按下那串数字,保险柜突然就开了!
      
      她拼命地翻着那些档案,像是有预感一样,终于是翻到了,纸袋外面用钻笔写着“查理张”!
      
      她的脑袋炸开了,全身的汗毛连着鸡毛疙瘩一起竖了起来,她很玄晕,那阵想吐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口,她顾不得拆开,顺手装进自己那个带便当盒来的环保袋里拉开门就跑,她没有坐上来的那辆车,仿佛里面有个炸弹在等着她似的,她不顾司机的叫唤,一头扎进了人海里。
      
      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全身能拧出水来,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天玄地转!她该去哪里?
      
      左边,是尖沙咀警察总署,右边,是回他们的住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