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寻“夫” ...

  •   泰国,曼谷。
      
      在这个占地1500多平方千里,登记人口逾700万的地方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佐敦从最开始的满怀希望到逐渐失落,直至见到方龙就的一刹那有着无言以代的恐惧——阿泰怕且是死了。
      
      即使这是他此生最不愿意实现的猜测,但理智驱驶着他不得不面对现实——阿泰当初是来杀方龙就的,这个雄锯泰国黑帮的龙头依然健在,甚至活得有声有色,这就代表着阿泰当初的刺杀是失败的。
      
      阿泰失败了,近三年了音信全无地失踪了,除了死,佐敦想不到其它的结果。
      
      佐敦生平第一次这样痛恨自己,恨自己的脑袋可以转动,可以想到阿泰各种各样的死法!
      
      像他这样的杀手,失败了一定会死得很惨吧?遍体鳞伤、暴尸荒野、不得善终,最终沦为野狗飞鹰的饱腹餐!
      
      这种种预演的画面折磨着佐敦,让他撕心破肺、头痛欲裂!
      
      他觉得自己生无可恋了,又觉得堂堂一个男人自杀有着另世人鄙视的羞耻,他觉得寻死也该找个MAN些的方法,像阿泰那样,死得男人些!
      
      他决定踏着阿泰的老路,去刺杀方龙就。
      
      如果成功了,他至少为阿泰报了仇,失败了,他和阿泰至少是同一种死法,或者还能跟他一样,经历着同样不人道的折磨,这样诡异的想法竟让他觉得有些血腥的浪漫。
      
      方龙就不像倪永孝出出入入的保镖加身,或者这种从草根阶级靠着双手一直血拼上位的大佬们,内心更加祟尚的是自由,他们视生死于无物,在位一天便享受一天,哪天被人取了性命便也会觉得此生足矣。所以,佐敦想近方龙就的身便容易太多。
      
      这个从头到脚都喜欢穿着白色的人怕且是厌倦黑色的,白衬衣、白西装、白西裤、连鞋子都是白色底镶着泰国最常见的椰树花影。
      
      西装没有熨烫得服服贴贴地穿在身上,倒是随意松跨,也没有领带,连白衬衫都不是洁白的,那是灰白色,到处都是皱褶,领口处的两颗扣子敞开着,露出脖子上挂着的一颗子弹一样的玩意儿。
      
      同样是卷寸,相比倪永孝那一头的考究,方龙就更像个失败发型的典范,卷得跟头泡面扣在头上似的,远远看到,像足了释迦牟尼,亦不像倪永孝那般打理得整整齐齐,一丝不乱,随意地膨松着。
      
      也是怪哉,这样一个奇葩的造型,在他浪子般的情怀之下居然让人异常地顺眼,甚至,有些,可爱。
      
      方龙就的身边跟着阿一,一个可以因为他一句话豁出条命的兄弟,脖子上同样挂着颗子弹,不知道是不是两人在战斗里留下的情谊。
      
      阿一不像□□,最起码他的打扮不像,破洞牛仔裤、板鞋加T恤,T恤外面还套着牛仔衫,斜长的刘海几乎盖掉了一只眼睛,跟在方龙就的身边像一个输了飞车比赛的、刚刚入道的小古惑仔,嗯,他的手上还很合时宜地戴着对断指的机车手套,手套下的左手打着方向盘,右手握着杯可乐。
      
      佐敦租的车,一路跟着这两个人,道路很窄,人来车往的,根本没有人怀疑他。
      
      两人去了赌场、巡了酒吧,最后还在大排档里吃了晚饭。
      
      方龙就不带手下,整个曼谷的人却都像他的手下似的,谁见到了都是‘就哥就哥’地打着招呼,让佐敦连连错失了几次掏出枪来的机会。
      
      天已经有些暗色了,方龙就与阿一酒足饭饱地起了身,佐敦像只被无形中牵着的狗,同样跟着起了身,跟得没多远,方龙就便和阿一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进了一处门脸房。
      
      打开门做生意的地儿,门口横着块牌子:拳王vs拳王,宣传照上两个拳手抱拳相对。
      
      佐敦随意瞟了一眼,这一瞟不打紧,紧接着便是整个人几乎趴在了那块牌扁之上,他的全身被电流窜到,近而有些虚脱般不真实,他挣大了眼睛,手不停地擦着牌扁上的头像,似乎要扫干净沾在上面的尘土看清楚这个头像到底是不是阿泰!
      
      佐敦反应回来了,挑开了门帘窜进乌烟瘴气的房子里,房子门脸上,进来却不小,像个仓库,中间一个四四方方的台子拉上了弹簧绳索,除了台子,四周的灯都很暗,人山人海,到处都是黑影,尖叫声、呐喊声、争吵声,夹杂在厚重的汗味与烟味里,几乎令人窒息。
      
      佐敦来得太迟了,想挤进去离台子近一点等到开场时能清楚些确认到底是不是阿泰,可用尽了全力还是被人不停地弹出来,导致全身多了不少的於青,这是不值得一提的,他挤不出去只能想着别的方法,跑到外面的大排档买了两条长凳子,搭在一起站起身,远是远了一点,但终于是看得清楚台上的一切。
      
      他这一站上,几个泰国人见状也纷纷往这边挤,推推攮攮的差点打起来,幸好拳击赛开始了,叮叮的铃声才终于让那群人安静了下来。
      
      主持人说着泰国话,就算听不懂佐敦也知道个大概,这种地下拳场,真正看打拳的人没有几个,大多是来买输赢的。
      
      方龙就手上就有地下赌场,出现在这里,怕且两个场子底下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佐敦顾不得想太多,主持人已经停了说话,过百人开始呐喊,两个拳手就上了场,一红一蓝。
      
      佐敦屏住了呼吸一直盯着那个红方的拳手,他脱了斗篷,正脸朝着众人,轻轻抬了抬手,算是打了个招呼。
      
      佐敦心都跳出来了,他直觉那对眼睛已经看到他了,他确定了那就是阿泰,甚至傻乎乎地挥着手与他互动了一番,他没有想阿泰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做了拳手,为什么两年多都没有回香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阿泰他没死,他没死这才是最重要的呀!
      
      佐敦鼻子有些酸,是感动,是兴奋,是即将相认的激动!
      
      他站在凳子上,静静地打量着远处的阿泰,他壮实了好多,强健的胸肌、六块整齐的腹肌、麒麟臂,还有漂亮的人鱼线,他粗犷了、黑了,面部线条也刚毅了不少,浑身上下透露着浓浓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佐敦的心依旧狂跳不止,心里似乎涌动着一种别样的情感。
      
      拳赛开始了。
      
      从一开始的步步逼近到半场中央的节节败退,佐敦那颗心就没平静过,阿泰似乎已经没有招架的力气了,一直处在还不了手的劣势。
      
      人群开始涌动,下了注买阿泰赢的人开始焦燥不安、咒骂,佐敦叫得嗓子都哑了,依旧改变不了结局,阿泰一次次地站起来,又被那个蓝色一次次地揍翻在了地上,他趴在地上弹了几下都爬不起来,裁判开始倒数。
      
      败局已定。
      
      “靠,又说是不败拳王,他妈的,就这点水平!”一个华人在佐敦面前吐口水,他一点都不在意,不在意口水,也不在意输赢,他只想这场拳赛快点结束,他可以马上和阿泰相认。
      
      “还有十分钟,改马。”另一个华人提醒到。
      
      佐敦面前随即空出了一大块,大波人朝着另一个角落涌去,做庄的人在那里,第一场比赛结束之前,观众依旧可以下注,这是方龙就的赌场才有的待遇,所以他的生意才能在曼谷风生水起,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中国人方龙就能在泰国有着今时今日的地位,除了心口挂着个‘勇’字,更是有着超乎常人的智慧。
      
      人都是容易被影响的,何况看个赛头?红方与蓝方的战斗力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于是乎,买了一万株阿泰赢的人至少要买两万株蓝方赢才有钱赚,这一场搏奕的大部份筹码便从阿泰这个热门移去了蓝方那匹黑马处。
      
      第二场赛事阿泰依然在弱势,这让改了票的人兴奋不己,场面难得地统一,众口一词地唤着蓝方的名字,激情高涨,犹于帮这场拳赛奏着背景音乐。
      
      方龙就在阁楼上面,叉着两腿将众人高涨的情绪一一收入眼底,依旧是不动声色。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阿泰一直都在挨打,最后五分钟方龙就点了支烟,赛果便出现了天翻地覆地转折,阿泰应该是偷了鸡,蓝方拳头压上来的瞬间,头一偏,连带着身子轻巧地一斜,弹开自己避开了那个拳头,那拳头蓄了力,砸空了跌在地面上,蓝方顾不得疼,分秒之间,阿泰偏过身子顺势一脚就踹在了他的屁股上。
      
      这个选手,在丝毫未受伤的情况下就这样被对手踹到了台下!
      
      全场都呆了,包括裁判,这样的结局简直是闻所未闻,要怪,只能怪蓝方太轻敌了,被人偷袭。
      
      方龙就起身,重重拍着手掌,裁判才反应回来,拉了铃。
      
      第三场已经没了先前的声势,两人一上场气氛就凝结了,观众小心翼翼,蓝方早前一场被阿泰偷了鸡心里的怨气足以燃烧这座房子,战斗力算是全部被挑起来了,阿泰居然扬嘴冲着他笑,气得他刚一开始便使出杀手锏,希望一招搞定阿泰,夺回个颜面。
      
      他连连进攻,心里却越来越浮燥,红方那小子像只猴子似的,轻轻巧巧避开了他,他也不还手,只跟着他的拳头节节退。
      
      泰拳哪有这么打的?但你又不能说他犯规。
      
      这一进一退,惹得观众哈哈大笑,似乎赌注都已经不重要了,临近赛尾,蓝方脸上早就挂不住了,他急伸出一拳,阿泰避开,这次他留了个心眼,伸拳只用三分力,后劲全在转手这刹那,他料定了阿泰那一偏,只要这一拳击准阿泰的脸,这一场便胜负已定。
      
      一切按他预料的出发,却换了另一种方式来收尾,他那一拳被阿泰接住了,不仅接住了,一个手肘压下来撞在他的手弯上,让他顿时卸了力,他身子一沉,半蹲下还未还得及反击,对方扬起一脚,他那个牙套已经连着鲜血喷出来了。
      
      这一脚来得狠,连环踢,从他心口扫到他脸上,快得他都数不清一共有几脚,踉跄着还未站稳,拳头已如冰雹般砸了下来,速度同样快得惊人,阿泰一路甩着拳头一路紧紧逼近,临近那条防护绳临起一个飞脚,整场拳赛已经结束,从他还手到获胜总计不过20秒,堪称完美!
      
      都傻了,全都傻了。
      
      蓝方落下来掉的位置与上一场被阿泰偷鸡踢下来摔的位置居然分毫不差!
      
      一点声音都没有了,佐敦兴奋地吼叫了一嗓子,场面便如沸腾了的锅,裁判举着阿泰的手还未放下来观众就已经冲上台去了,举着阿泰颠颠簸簸,输了钱的也没脾气了,服!输得心服口服!
      
      佐敦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吼那一声了,他现在想过去简直经登天还难!他进不去靠近不了阿泰,便将眼神一直放在方龙就的身上,种种联想起来,他早就认定了这场近乎阴谋的比赛跟方龙就一定脱不了干系,包括阿泰!
      
      热闹了近半个小时,观众才陆陆续续地散了去。
      
      佐敦趁着人多的时候早就爬到了阁楼上面的一间屋子里,方龙就在里面,他小心翼翼地侧了个身,躲在一扇竹门后面。
      
      阿泰终于上来了,没有说话,进门与阿一碰了碰拳头。
      
      “有没有事?”阿一打趣地戳着他脸上的伤,将一支烟放在了阿泰的嘴里,他歪着嘴一笑,咬过那支烟摇了摇头。
      
      佐敦想伸个脑袋确认一下是不是阿泰进来了,身体的重力让那道竹门‘吱嘎’一响,阿一提高了警惕,拿枪指着门,喊了声,“出来!”
      
      佐敦现在一万个不想死,举着双手探出来,看清楚真的是阿泰,眼神一亮,放下手朝他奔去喊了一声,“阿泰!”
      
      三个人都皱紧了眉头,阿一收了枪,喊得出阿泰香港名字的人必定是认识的,看佐敦的样子,他们不但认识关系应该还不错。
      
      方龙就咬着烟,依旧叉着腿,皱着眉头却没有出声,也没有动。
      
      阿泰望着佐敦眼睛转了一圈退开了两步避开了佐敦,出乎意料地说了句泰文,冷冷淡淡。
      
      佐敦听不懂,自然将眼神望向阿一。
      
      “他说他不认识你。”阿一似乎明白了阿泰的想法,自得其乐地充当着翻译。
      
      “阿泰,我是佐敦呀。”佐敦傻乎乎,真以为阿泰不认得他了,说着去抓着胳膊。
      
      阿泰扫了他一眼,又退开了些,又说了句泰文。
      
      “他说他不认识什么佐敦,他也不叫阿泰,他叫素猜,我说哥们儿,你是不是认错人了?”阿一问得懒洋洋。
      
      佐敦不明白阿泰为什么不肯认他,但他百分之百肯定他是阿泰,阿泰他能不认识吗?他们认识了那么久,他身上有多少道伤口佐敦都清清楚楚!
      
      只是阿泰铁了心不想跟他相认,他气愤却也无可奈何,阿泰在收拾行李袋,看都不看他一眼,他也没有好脾气,山长水远地跑来,这么低的机率都被他找到了,他居然装作不认识他!
      
      “你真的不愿意承认你是阿泰是不是?”佐敦问得沮丧,阿泰依旧往他那个包裹里装着东西,不出声。
      
      佐敦深呼出一口气,“子兮……”
      
      阿泰果然停了手,虽然目光并未望向他,但佐敦看得出,他是急切想倾听的。
      
      “子兮她出事了。”
      
      阿泰终于扔了那个行李包,腾地窜到佐敦跟前,他抓着佐敦的衣领紧簇着两条眉,眼睛里面像喷着火,“你是怎么答应我要好好保护她的?兮儿她怎么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方龙就和阿一来自《爱与诚》
    童年时特喜欢浪子王杰,写这章还把电影拿出来重温了一次
    就哥的眼神一如既往地“杀”!
    我突然恶趣味地想,一对一单挑,倪渣得被阿泰爆出屎吧?
    哈哈哈,我心地太不好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