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6、小天使 ...

  •   倪永孝出了正月才开始真正闲下来,像完成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一样,心神俱惫。只有每天那些准时送达的可口饭团和子兮越写越漂亮的毛笔字让他发自内心地放松与微笑,他越发牵挂那个可人儿,得了空便迫不及待地赶了回去。
      
      他有些失望,他以为子兮会跟他一样地充满了牵挂,谁料他回来之后,她只是很随意地打了招呼便抱着台老古董相机跑到了后院,她趴在地上,完然不顾那些泥土弄脏了衣裳,全神贯注地拍着一群……蚂蚁?倪永孝失望极了,他蹲在她面前的地方朝她扬着手,“兮儿,我回来了。”
      
      “我知道,叔叔,你先别说话。”
      
      “兮儿,你没有话要跟我说吗?”
      
      “有的,不过你得等等我。”
      
      倪永孝有些丧气,他不得不踱回前院,坐在花园里侧头看着那个趴在地上的身影。
      
      已悦帮他拿了些小点心过来,依旧那么贤淑。
      
      “她最近都这样吗?”倪永孝问她。
      
      “嗯,很长一段时间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每天都这样。”
      
      “一个小时?”倪永孝看了看手上的腕表,他不相信,她会让他在这里等一个小时!
      
      他让已悦下了去,看着腕表的指针,一分一秒地跳动。
      
      他的心开始不安了起来,半个小时了,她根本没有要过来的意思,甚至连他这边都没有看一下,倪永孝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从自信满满到彻底地失落,他怎么想得到,他会输给一群蚂蚁?!
      
      他的心底是抑制不住地狂燥,到了第四十五分钟,他终于忍无可忍,他恨不得将面前的茶点全部掀翻在地,再踢了椅子甩门而出,但他的素养不允许他这么做,他只能忍了脾气,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等子兮拍完跑回院子的时候哪里还有倪永孝的身影?她连身上的尘土都来不及拍便想跟他分享她这段时间收集的、这群蚂蚁的故事,谁料一眨眼他就不见了?
      
      已悦正在收拾着那些茶点,倪永孝几乎没动过,她便能想象得到他当时的心情。
      
      “叔叔呢?”
      
      “他走了!”已悦心疼倪永孝,便没有好脸色给她,一句话说得冷冰冰。
      
      “怎么就突然走了呢?”子兮根本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
      
      “其实,在你心里,倪生是不是还没有那些蚂蚁重要?!你知不知道他有多忙?压力有多大?!你那些蚂蚁小猫就不能先放一放等他走了再拍吗?!”子兮从来没有见过已悦这么凶,仪态全无,连手里的抹布都甩在了桌子上,“拍拍拍,你那么喜欢拍你就继续拍啊,你还回来干什么?!”
      
      一些人闻言围了过来,谁都想不明白,平时端庄的已悦会这般失了分寸。不过既然是看热闹,谁又在意?不论是年纪还是财富、社会地位,倪永孝这样的男人和王子兮这样的女人呆在一起,本身就是件诡异的事,自从这个王小姐来了之后发生的变化还少吗?谁以前又见过倪生的笑脸呢?这本来就是他们三个人的事。
      
      只不过,看起来怎么这么别扭?
      
      子兮也觉得别扭,一直以来,她都刻意忽略着一件很严重的事,己悦和倪永孝到底是什么关系?!她真的只是他的远房亲戚吗?
      
      如果之前的一切都是子兮捕风捉影,那己悦今天的表现真真切切表明了,他们的关系绝不是那么简单,至少己悦对倪永孝情感不单纯。
      
      子兮没有说话,眼睛扫了扫那帮看热闹的人,抿嘴轻轻对已悦笑了笑,极有修养地抱着她的相机回了房。
      
      已悦这才反应回来自己失态了,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尴尬地进了屋。
      
      很长一段时间,已悦都处在那种尴尬里,看到子兮也不自在了,她总是觉得子兮发现了点什么,这个小姑娘比她想象中聪明得多,光凭着倪永孝一句‘美国回来的’都能猜到他们从哪里毕业,更别说猜他的职业那些事了,她辛辛苦苦掩饰了那么久却因为当时心急的一句话露了馅。
      
      她不知道子兮怎么想,要是她直接来问或是旁敲侧击地打探已悦都能找到应付的方法,但子兮偏偏连提都不提,她依旧很有礼貌地叫着她‘悦姨’,语气里却很明显有了生疏感,熟悉的生疏感,就像,倪永孝给她的那种,这让已悦十分不安。
      
      子兮还是雷打不动地趴在脏兮兮的泥地上帮蚂蚁拍照,倪永孝没有再来,她知道,他生气了,不过她一点也不担心,她有办法让他消了那口气,她想起他居然会跟那群小蚂蚁争风吃醋,心底便是抑制不住的小甜蜜。
      
      倪永孝每天的午饭袋子里多了一封信,不多不少的一千字,每一个字都是她的歉意与爱意,她一点也不介意向他俯首称臣,耍着赖、撒着娇地哄着他。
      
      她说她要写够一百封,要是叔叔再不原谅她,她就要写信去他公司,让别人看看,倪生是个多么小气的人。
      
      这个小东西,她哪里是在哄他,她分明就是在威胁他嘛!一百封?那还不得一百天,她愿意他还不愿意呢,他现在就要回去惩罚她!
      
      倪永孝果然就回去了,但他回去的时间又不对!
      
      子兮正在洗照片。
      
      她的房间旁边那间杂物房已经被她收拾出来了,拉了厚重的窗帘,被她用来作了冲印房。倪永孝来的时候她正从药水里夹起张照片,还不及欢喜他已经踱到了她的身后。
      
      “孝哥你来了?!”她这样子称呼他。
      
      倪永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叫我什么?”
      
      “孝哥!孝哥哥!我最爱的叔叔~~”她嘟着小嘴说着绵绵的普通话,调皮地将尾音拖得极长,他就这样被她来回窜着辈份,短短几个字如一剂强劲地春Yao让他血脉加速,小妖精嗬,他就快不是她的对手了!
      
      他从身后抱着她,双手直接朝她袭了去,简单粗暴,他咬着她的耳朵,厚重的鼻息里是一声声地质问,“小东西,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我……”子兮被他弄得上气不接下气,她手里的钳子还夹着张照片,“叔叔,你等……等我一分钟……”
      
      又让他等?!他偏不!!
      
      他一手探进了她的衬衫里,扒拉着她的内衣,狠狠捏着她。
      
      “半分钟……”她退而求其次,他不出声,另一只手已经探进了她的裙子里。
      
      “叔叔……”
      
      她哀求着他,他却不为所动。
      
      子兮死死咬着嘴唇,她试图用疼痛来唤醒身体的沉沦,她手里的这张照片,是小蚂蚁脱蛹而出的刹那,她急于让他看到这些小宝贝们,要是放了手就得重新冲印,那时候他又该走了吧?她想与他一起、第一时间来分享她这段时间的成果,她相信,他要是看到那些照片一定会明白她那天冷落他的原因,他会原谅她,不会再生她的气。
      
      但是,他们分开了那么久,她是那么渴望他,如何抵挡得住他那般热情的进攻?她扭着脑袋吻着他,眼见就要沉沦了,依旧是不甘心,她忍受着身体的渴盼,犹豫了好久才狠心离开了他的唇,速度地将那些照片挂了起来,颤抖着手夹着药水里剩下的照片,短短几秒钟简直就是人间煎熬,还好,一切都很顺利,她迫不及待地扔了钳子,脱了手套,一转身就跳到了他的身上,干柴烈火。
      
      倪永孝好不容易掉下去的那股怒气又窜了上来,这个家伙,简直就是死性不改!只不过他现在箭在弦上,总不能撂下她自己再走了吧?他决定惩罚她,让她明白一心二用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抱着她从那间黑漆漆的冲印房里出来,手脚并用着打开了她的房门,连扔带甩地将她撂到了床上。
      
      倪永孝醒来已经第二天上午了,这一觉,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他足足沉睡了十五个小时,晚饭没有吃,连澡都没有洗。
      
      不知道是因为昨天太放纵了还是因为这段时间处理社团的事压力太大难得的卸下心防,睡醒,不单止头是疼的,全身上下更像拆散架了似的,连骨头都在疼。
      
      子兮已经起床了,她轻轻推开门,伸着个脑袋鬼鬼祟祟地张望,见倪永孝醒了才跳进来,手里拿着叠照片别在身后,小脸蛋红粉绯绯。
      
      “你手里拿着什么?”倪永孝揉着太阳穴,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拿起了自己的眼镜戴上。
      
      子兮便过了来,蹬掉脚上的鞋子爬上床,她爬到他的身边紧紧依偎在他身边才将手里的照片放在了他的眼下,“叔叔,你看!”
      
      倪永孝瞬间醒了,他突然觉得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扬溢着激情,他一张张地翻着那些照片,顽强的生命让他心生畏惧,他不可思议地望着子兮,“兮儿,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无意中发现了那只蚁后,用无性繁殖的方法帮它生下了这些宝宝。”
      
      “你竟然可以让一只蚂蚁冬天产卵?”这太神奇,太不可思议了!他看着她,如一个小天使,闪耀着圣洁的光芒。
      
      “它本来就有受孕啊,我只是帮它制造了一个相对温暖一点的环境。”她并不好大喜功,“叔叔,这些生命总是让我热泪盈眶,我想将它们的点滴记录下来,所以,那天才……”她是愧对他的,“叔叔不要觉得它们比叔叔重要,在兮儿的心里,没有任何东西会比叔叔更重要!”
      
      这让倪永孝如何是好?因为他的一已私欲,差点抹杀了一个女孩纯真的善意!
      
      他伸手,将她揽在怀里,好久,像是将某件事情下了决心,或者,他们一起制造一个新的生命,陪着他一起成长是件很有意思的事。
      
      “怎么不多睡会儿,起这么早?”他用额头蹭了蹭她的额头,又温柔地吻了吻,语气里都是宠溺。
      
      “怎么睡?”她拉开她那边的被子,那一滩斑斓格外显眼,她嘟着小嘴拉着他的胳膊起身,“你快点起来冲凉,我去洗床单!”
      
      “你别什么事都自己动手,我有付她们工资的,你让她们做!”
      
      哎哟,这么难为情的事怎么能让她们看到嘛?!她将他往洗漱间推,自己拉了那张床单抱着往外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