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5、重拾爱好 ...

  •   
      子兮不敢呆太久,喂好猫食拉着倪永孝上车,倪永孝正想着怎么来安置这些猫,连打了几次火都没有打着,才发现发动机出了问题,这些古董车,真的只适合收藏!
      
      他想打个电话回去叫人开辆车过来,摸了摸身上才发现刚刚来得急连电话都没带,事实上,他们刚刚在餐桌上缠绵他嫌它碍事才将它扔了出去。
      
      他想着,两个人踩着夜色走路回去也不错,谁料失惊无神一声雷响,那些雨滴就像倒豆子一般砸了下来,他拉开车门跳上来,却发现子兮已经打开那边车门下去了。
      
      大雨就像瓢泼一样,子兮脱了身上的外套挡住那些猫,倪永孝跟了过去,拉着她往车里带,“兮儿,上车!你会淋病的!!”
      
      “这些猫才出生没多久,被雨淋一下,它们会死的!”她的眼泪掉了出来,甩了他的手,捡起那件外套又跑了回去。
      
      倪永孝拿她没办法,“你带那些猫上车!”
      
      “不行!”她倔得不行,“我查过书藉,过敏严重会出现呼吸道问题!叔叔你自己上车,这春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用很久就会停的!我护着它们,没事的!”
      
      “兮儿,听话!上车!!”他想着两全其美的办法,“你带着它们上车,我回去开车,这条路不远,跑回去最多二十分钟,我很快回来!”
      
      子兮也是左右为难,她没有时间考虑太久,不然个个都会淋病,索性把心一横,点了点头,开始抱着那些猫上车。
      
      倪永孝开车回来已经半个小时之后了,他连身上的湿衣服都没换,撑着把雨伞下车,拉开那辆甲壳虫才发现子兮并不在车上!
      
      车子除了几只猫什么都没有!
      
      他望着这片茫茫夜雨,心里泛起深深的恐惧,该死的,他怎么会将她一个人扔在这荒山野岭?他自责得要死,强烈的不安在他心底猛烈地撞击着,他扔了伞,在夜雨里一声声喊着‘兮儿’,她要是有什么事,他要这辈子要怎么原谅自己?!
      
      跑了近一千米依旧不见子兮人影,他在磅礴大雨里拿出手提电话,颤抖的手几乎无力按下一个个的数字,他的脑袋,从未有过这么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血腥场景,谁把她带走了?他们会怎么对付她?他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将一切有可能出现的、恶劣的后果逐一部署,以防漏掉任何一个缺口,他不能有一丝的松懈,让她出现一点点意外,他要将所有罪恶的苗头扼杀在摇蓝里!
      
      雨势渐渐小了,他近乎抽空了一般才踱回来,那个身影,他不敢相信地看着那个身影,立在他的车前,似真似幻。
      
      “叔叔……”子兮看着浑身湿透了的倪永孝,怯生生地开口,她挪动着步子,几乎不敢靠近他,他的身上,有着另人恐惧的杀气。
      
      “你去哪里了?!”他从来没有这么不顾仪态地冲着一个人大喊大叫,全无修养可言,他的头发被雨水淋湿了沾在头顶上,眼镜上全是雾气,一方纸巾歪歪扭扭地挂在他的脖子上,随时要掉下来一样,他的衬衫钮扣开了两颗,下摆一半在西裤里一半在吊在外面晃晃悠悠,狼狈不堪。
      
      她又哭又笑,抱着他的脖子便开始狠狠地亲他,她向他道歉,哄着他、哀求他的原谅,她说有只猫跑了,她追出去好远才追到,她看到他的车从她身边不远处开过,她喊着他向他招手,无奈雨势太大了他并没有看到她,她跑回来才发现他在到处找她,她跟在他身后不停地喊着他,却不料他越跑越快根本追不上,她又怕错过了,索性回到车里等……她絮絮叨叨地说着,他一把将她甩到车头盖上,整个人就压了上来,他近乎惩罚地咬着她,该死的,刚刚差点吓破了他的胆!
      
      可是这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又有谁可以了解?
      
      他扒了她的衣服,在绵绵大雨中越吻越缠绵,他一声叫着‘兮儿’,唇吻一路向下……
      
      子兮果然是病了,一连几天,高烧不退。
      
      她迷迷糊糊地拉着倪永孝,前所未有地放肆与任性,“叔叔不要去上班……兮儿不想你去上班……兮儿想你陪着……”
      
      倪永孝的心底有些很奇怪的情绪,他从未试过这样,被一个女人需要,打心底里的需要,他在她面前,不是‘倪生’,不是三合会龙头,他只是一个男人,一个完完整整的、她的男人,他从来没有与一个女人这般靠近过,从人格在生命上均是平等。奇妙的是,他居然很享受这种感觉,他将她搂在怀里,轻抚着她的发,“我不去上班,我在家陪你,直到你好为止!”
      
      倪永孝寸步不离地照顾了她几天,这具年轻的身体很快便恢复了,她像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不可思议地询问他,“叔叔没去上班吗?”急急地爬起身帮他找衣服,“这才过完年,叔叔一定有很多事要忙对不对?叔叔快点回去。”她不懂他社团的操作,却明白□□瞬间颠覆风云的力量,从他以前的谨慎与没有安全感来看,这绝对不会是件轻松的工作。她像个小妻子一样,帮他换衣服,安排司机准备车,又叮咛了一些‘路上小心’、‘不用担心我’之类的话才将他送出门,倪永孝看着她气喘呼呼的样子,觉得可爱极了,他亲吻了她的额头才上车,又摇下车窗告诉她,手上的事一处理完他就马上回来。
      
      其实他回不回来她的日子都还是一样地过,冗长地学习计划根本不会因为她大病初愈而打断,就像一颗顽强生长的小草,坚韧无比。
      
      功课占了她的大部份时间,而原来划分出来的、准备陪倪永孝的时间却因为他的不在而增加其它的兴趣。
      
      过年,他离开的那一个来月她为自己添了台相机,在跳蚤市场淘来的老式古董相机,时下的年轻人都开始用数码了,她却执着地坚持拍黑白照片,自己动手洗照片,那是她很年少便有的兴趣,初来香港时人生地不熟,王志成那番大自然的理论给了她莫大的启发,她鼓起勇气请求王志成为她买一个相机,王志成几乎没有犹豫地答应了,不单止为她买了相机还买了书,手把手地教她怎么用,怎么选角度,多少次她半夜起身,便会看到她那个‘挂名爸爸’拿着那些书一页一页地翻看着,第二天起身又兴致勃勃地教给她,直到她能真真正正地认识那些‘香港字’,可能从那个时候开始,那个清瘦的身影便在她的心里无限地放大,像充满了光芒的、上帝派来的使者,变成了她心底彻彻底底的英雄。
      
      子兮拿着王志成送的那台相机,几乎拍遍了香港的老旧街景,每一张照片的后面都有王志成鼓励的话语,可惜,那些美好的回忆却随着家里那场大火付之一炬了。
      
      她持续了很多年的兴趣最后不得不因为捉襟见肘的生活而荒废掉,而现在,她爱的另外那个男人给她提供了无比安逸的环境,让她可以重拾起这个爱好。
      
      她围着别墅周围拍,后院的蚂蚁、蜗牛,林间栖息的小鸟,池塘里的龙虾、青蛙甚至是蚯蚓都无一不是她的拍摄的对象,她很少拍人,那些顽强的生命似乎更能赢得她的青睐,她将它们在夹缝里求生存的景象一一记录,近而更加对生命心生畏惧与尊敬。
      
      年前的时候子兮发现了两组新生命,一是她在外面发现的那些刚出生没多久的猫,她病的那几天已经被倪永孝送走了,他说它们去了很安全的地方,以后都不会流离失所,也不会有人分开它们,子兮想这是个很圆满的结局,她的心思便放在另外那些还没有出生的生命上。
      
      那是一只大蚁后,在干燥的环境里筑巢扎营,全赖了香港并不寒冷的天气,加上这座别墅经过改良后温暖又闭风的后院,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适应与磨合,才让这些本该夏天繁殖的物种出现了违反自然的现象。
      
      子兮惊讶不已,从她发现这只蚁后便开始了一路跟拍,她曾用温度计感应过巢穴的温度,在户外最高温度20度的天气,它根本没办法繁殖出幼虫,子兮人工助力,利用无性繁殖的方法使得巢穴温度一度维持在28度左右,依旧像一胎难产的婴孩,这场本该14天完成的生育终于在她不懈的坚持下,在第26天迎来了一大波的新生命,那些米粒状的蚁卵在她的境头里变成前蛹,再看着那些小生命脱蛹而出,蠢蠢欲动。
      
      蚁后已经飞走了,它将会开始新一轮的□□在另一个巢穴完成另一番繁殖,而这些蚂蚁宝宝们,则要开始自己觅食。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