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迷恋 ...

  •   
      倪永孝一夜无梦。
      
      就像,心底缺失的一个角落终于被填满了一样,前所未有地安稳。
      
      那个小东西,整个晚上不停地往他怀里钻,他避了几次,最后敌不过她的坚持由得她睡到了自己的胳膊上,还是不乐意,从他的肩膀像条毛毛虫一样蠕到了他的心口才终于不再动弹。
      
      她搂紧了他,一条腿搭在他的肚子上,睡到后半夜倪永孝被她压得全身酸痛,索性翻了个身,就像她一样胳膊盖着她,一条腿又覆住她,将她半锁在身上,才终于睡舒服了,加上前半夜的疯狂,这一觉睡下来简直让他不愿意醒。
      
      子兮睁开一只眼睛,左右溜溜转,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才将另一只眼睛睁开,他们两个人面对面侧躺着,她的鼻尖刚好抵到他的胸口,她吸了吸鼻子,睡到她身边的终于是这个她朝思暮想的男人而不是那只大熊熊了!
      
      她用额头在他胸膛蹭动着,满心的欢心与满足。
      
      “醒了?”倪永孝下巴抵着她头顶的发。
      
      “叔叔在想什么?”子兮抬头仰望着他,看到他如水的眼神里全是温柔。
      
      “嗯……我在想为什么有人喜欢抱着猫咪睡觉。”他搂紧了她一些,语气里是如释重负的解脱。
      
      子兮没有说话,她又往他身上靠拢了一些,抱着他的脖子,长长地、甜甜地叫了声,“喵~”
      
      两人又静静地揽了好一阵子,时间就像停止了一样,谁也不愿意再开口破坏这份娴静。直到阳光扒开他们的窗帘,才恋恋不舍地起了身。
      
      子兮的衣服全都在倪永孝的洗漱间,湿漉漉地扔在一团根本没办法再穿,她趁着他在洗漱的空隙在他的衣橱里翻了件深色的衬衫裸着身子就下了楼。
      
      已悦已经起来了,正在楼下准备着早餐,子兮探着个脑袋鬼鬼祟祟地轻声嘘她,她才反应过来,打发了那帮下人出去。
      
      “谢谢悦姨!”她吐了吐舌头光着脚丫子往房间跑,衬衣下的春光若隐若现,这丫头,是真的长大了。
      
      “叔叔今天不用上班吗?”吃完早餐,倪永孝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坐在花园的草地上,让子兮把那本没有读完的《双城记》拿出来,他答应了要跟她一起读结局,却差点因为忙碌的生活将这个承诺忘记了。
      
      “今天不上班,在家陪你。”
      
      “真的吗?!”子兮几乎是惊呼出来,“是一整天吗?”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从来没有一起呆过完整的一天,有时候他周六过来了过夜,呆到周日吃完早餐便会离开,最迟也不会超过下午,现在,这么大个惊喜降临到她的头上,简直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是的,一整天。”
      
      “今晚也不走吗?”她实在是不敢相信。
      
      “明天才走!”
      
      “太好了!”她跳到他的身上,抱着他吻了又吻,“那今天可以让我安排吗?”
      
      “你想出去吗?”
      
      子兮连忙摇了摇头,“不出去!”
      
      她满心的欢喜,他哪里忍心扫她的兴,“好,今天的行程你安排,这一整天,我都是你的!”他宠溺地用鼻子碰着她的鼻子。
      
      她拉着他的手起身,带着他又跑回了房子里,她急切地找到已悦,对她说,“悦姨,今天你放假,家里所有的人都放假!”
      
      已悦有些反应不回来,她定在那里,望着倪永孝。
      
      他跟然跟着子兮一起疯!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今天放你一天假,出去逛逛吧。家里的工人,除了门口那些保镖,其他的全部都放假,明天早上才回来,晚上你们住酒店,所有费用我负责。”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浇花的浇了一半,搞卫生的连袖套都没有脱下来就全部被赶了出去,已悦心里有着千万个疑问却不得不一起离开,只叮嘱了门口那些保镖,一定要注意倪生的安全。
      
      “现在,全部人都走了。你可以安排我们接下来的节目了。”
      
      “嗯!”她重重地点了点头,拉着他往他的房间去,她将他拉到床前,伸手开始脱他的衣服。
      
      这光天化日的,她不会又想要了吧?
      
      倪永孝有些哭笑不得,他抱起她一把将她扔在床上,“兮儿,你变坏了!”
      
      “我才没有呢!是叔叔的想法坏!”她咬着他的唇,一只手指撑住他即将压下来的身体,死顶着牙关不让他探入。她从他身下逃出来,打开衣橱拿了套睡衣出来帮他换上,她又脱了身上的衣裙,只穿着内衣套了件他的长衬衫。
      
      “这是?”
      
      “我爸爸曾经跟我说,家是最放松的一个地方,不管在外面经历了什么,回来就应该放下拘谨。叔叔答应了今天一天都是我的,所以,无论我发脾气、任性和无理取闹,你都要原谅我,好吗?”
      
      倪永孝若有所思,微微一笑,算是答应了她的要求。
      
      “现在,我们的一天正式开始!”他们换了睡衣,装作刚刚起床的样子,子兮努力回想着自己母亲曾与父亲的恩爱,踮着脚尖给了他一个morning kiss,“早。”
      
      “早。”倪永孝积极主动地配合着她。
      
      “我可以叫你darling吗?”她问得那么认真。
      
      “今天你说了算。”
      
      他们在花园里终于将那本《双城记》读完了,比子兮预想的效果要好,她一直在他的怀里,带着果仁与花茶。
      
      她煮了两个人的午饭,他在她的身后,第一次看到那些漂亮的饭团是怎样从她的手里面变出来,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与精力她却乐在其中,他不自觉地从身后揽着她的纤腰,将头搁在她消瘦的锁骨之上,对她说着绵绵的情话,她手里捏着香菇,根本来不及除下手套就与他拥吻在了一起。
      
      她喂他吃饭,他跟着她筷子上的饭团伸长了脖子被她带到了面前,狠狠亲了他一口才将那口吃的赏给他,她说他不乖,要罚他洗碗,他戴着手套像个听话的孩子似的照做了,她在身后抱着他的腰靠在他的背上,竟然忍不住哭了。
      
      他们并肩躺在草地上,享受阳光的抚摸,世界都是他们的,根本没有人会来打扰,恣意地放肆,肆无忌惮地调笑。
      
      多么平凡又简单的一天,却让他脱了平日里的伪装,难能可贵。
      
      傍晚的时候,他们坐在那棵樱花下看日落,她靠在他的身上,心里默默地跟王志诚说,“爸爸,我终于找到了那个能陪我一起看星星的人。”
      
      “兮儿,告诉我,你的愿望。”
      
      “嗯……我希望叔叔能每天都开心。”
      
      “我要听你的,关于你的,心底的,最真实的愿望。”
      
      “我……”她突然就暗淡了双眼,低垂着脑袋,一言不发。
      
      “告诉我,兮儿。”他搂着她,又向怀里紧了一些。
      
      “我……我希望叔叔能很快变老!”
      
      “什么?”
      
      “我很自私地希望叔叔能很快变老,老得哪里也去不了,老得离不开我、去哪里都需要我!”她的眼泪不争气地就掉下来了,“我想将你收拾得干干净净,每天用轮椅推着你到处去玩,我想你每天都能这样陪着我,我想你能敞开心扉爱我,我想……”
      
      “兮儿!”倪永孝将她拉向心口,圈紧了在怀里,他觉得自己的心,有点痛。
      
      她满脸都是泪,抱着他的肩膀哭得泣成不声,“叔叔……我真的……很爱你!”
      
      她将他送回自己的房间,拉着他的双手,踮着脚尖亲了他,“晚安。”她默默地说。
      
      “就这样?”倪永孝就这样打量着她。
      
      她勉强地、努力地挤着笑,“做个好梦。”
      
      “最好梦到我。”她又加了一句,觉得自己是个贪心的人。
      
      “好。”他不温不火地应着她,她便没有再说,立了几秒钟,转身,却被他拉着不放手。
      
      “你答应了今天给你绝对的权力,为什么不要求在这里睡?”
      
      “我只想叔叔开心。”
      
      “你不想在这里睡?”他有意缓和气氛,笑得暧昧,子兮便明白了,她咧着嘴微微笑,却是很勇敢地答他,“想!我做梦都想在这里睡!抱着你睡!”
      
      “那你求我,求我让你在这里睡。”
      
      “我不求你!”她不怀好意地望着他,“今天还没过完,现在,最后一个要求,你求我,求我在这里睡。”
      
      “小东西,越来越放肆了!”他一把将她拽了进来,门都没关就将她甩到了床上,“刚刚谁说只想我开心的给你一个机会!”
      
      “你别后悔!”她故意刺激他。
      
      “试试!”
      
      她第一次不用他的引导自己主动。
      
      她吻他,伸手拉到了床头的柜子,一条丝巾被她抽了出来,她拉着他两只手带到头顶,像他从前问她一样,温柔又暧昧地问他,“OK吗”
      
      这个小东西,在他的调较之下,越来越像他心里渴望的那个天使与恶魔的结合体了。
      
      他喜欢她的矜持,对众人的矜持。
      
      他喜欢她的方荡,只对他一个人的方荡。
      
      他的眼里是欣赏,这给了她莫大的鼓励,将心里最后的犹豫抛出脑外,她喜欢取悦他。
      
      倪永孝竟然爱上了这样的日子,每天一下班便开始往这边跑,他的身体像是复苏了一样,从未有过这般活力,他甚至没有想过,他三十七岁的人生突然就开始了这样的放纵,他想宠溺她,一刻也不想停,就像她当初迷恋他一样,每晚将她卷紧在了心口才会睡得安稳与完整。
      
      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想回家,就想从此抛弃繁华,过着这种闲云野鹤的生活,但是他的责任呀,令他不得不面对。
      
      他将办公的地点索性搬了回去,就像上班一样,回去跟家人打过照面便回书房看帐目,一家人一起吃饭,要么一起喝个下午茶。
      
      对家人的义务是尽了,只是曾倩如的脸色越来越差,她的心里有着别样的好奇,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让倪永孝这般迷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