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2、吃雪条 ...

  •   子兮真的喝醉了,小脸通红地躺在床上,她像认得他,又像不认得他,对着他咧着嘴傻笑,“叔叔,你回来了吗?”她的小手胡乱在空中晃动着,就是抓他不着。
      
      “我回来了。”倪永孝接下她的手,放在唇边,“兮儿,我回来了。”
      
      “嘿嘿,我一定是在做梦,我已经做了好多次这样的梦了,我要好好睡着,千万不要醒了。”她拉着他的手枕在脸畔,掉进了甜美的梦里。
      
      倪永孝来得急,晚饭都没有回家吃,已悦煮了饭,两个人围着餐台一言不发。
      
      没有了那些漂亮的饭团,汤也不是他喜欢的,总是少了些什么,倪永孝从来没觉得已悦煮的饭原来这么难吃,他扒拉了两口就没了胃口,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上了顶楼,那里被子兮收拾出来了,种了不少的花草,还装了一个秋千,今夜繁星满天,他突然想吸支烟。
      
      已悦收拾着碗筷,眼里的泪水在团团转,他对她是那般冷淡,她本以为自己做个知情识趣的女人默默地站在他的身后、等他累了的时候让他倚靠便就足够了,她以为他对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一样,一样的温柔却保持着距离,可是那天在花园,他竟然和子兮滚成一团,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倪永孝吗?
      
      痛苦和开心在她的心底来回冲撞着,她开心他终于可以敞开心扉,有一个女人爱着他同样被他爱,她痛苦给他这份感觉的是别人而不是她,十多年了,她所有的守侯不过是梦一场。
      
      这事要是发生在别的女人身上她一定会憎恨,但偏偏是子兮,那个玉一样透明的女孩,让她挑不出任何的毛病,只能在无人的角落独自纠结、痛苦。
      
      倪永孝回房间的时候已悦正过来打算帮他放洗澡水,这让他有些不自在,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觉得被人伺侍着是件羞耻的事,又或者,除了子兮,他不想再被别的女人伺侍着。
      
      他自己放了满满一缸水,紧迫的水的压力让他放松了下来,他喝着红酒泡着澡,子兮突然就来了,连门都没敲,踉踉跄跄撞进来,倚在他浴室的门口,对着他扁着嘴想哭,“叔叔,我今天犯错了……”
      
      倪永孝递了只手给她,她伸着长长的胳膊拉着他的手,甩了脚上的拖鞋就爬进了他的浴缸,她躺在他的心口,嘴里呜呜声像只受了委屈的小猫一般,浴缸里的水被溢了很多出来,她的睡衣被裹在身上难受得不停地甩着肩膀。
      
      倪永孝三两下便帮她脱了,甩出浴缸,重重一声响。
      
      子兮就觉得好舒服了,温热的水流让她昏昏欲睡。
      
      倪永孝怎么会让她睡?他们有一个半月没见了,现在这具温香软玉就在他的怀里,让他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开始膨胀的身体。
      
      “今天做了什么坏事了?”倪永孝湿热的鼻息扑进她的耳朵,痒得她不停地偏脖子,她一动浴缸的坡度就让她滑下来了一些,她抱着他的脖子窜动着身子又往上挪了一步,不由得让他全身一紧,口干舌燥。
      
      她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小脸红得像被烫伤了一样,“我……我今天在书房看书的时候,不小心翻到一本书……”
      
      “是本什么书?”
      
      她羞得没地方躲,将脸埋进他的颈窝,声音小得像蚊子,“叫《金*梅》……”
      
      倪永孝下巴抵着她的头,伸手抚着她的发,“然后呢?”
      
      “我为他们的命运感到难受……又觉得全身都好热……”
      
      “你当时在想什么?”他的唇又凑到了她的耳畔,像个诱人犯罪的撒旦。
      
      “我想叔叔……很想叔叔……我就……”
      
      “就怎么样?”
      
      “我就对自己做了很羞耻的事!”她扁着嘴,眼睛里含着包眼泪,楚楚可怜。“我很难过,我觉得对不起叔叔……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在书房里不敢出去……然后,我就看到了那瓶酒……”
      
      她不敢看他,像是害怕他的责怪,把脸埋在他的胸膛里不肯出来。
      
      “你知不知道那瓶酒是港督大人送给我的?”
      
      她点了点头,依旧不肯出来,“我喝完才发现那个盒子里面刻的字,那是慈善晚宴竞拍的回来对不对?”
      
      “对啊。”
      
      “它很贵对不对?”
      
      “嗯哼。”
      
      她越加不敢起来了,搂着他脖子的胳膊越卷越紧,“所以叔叔你要骂我了是不是?”
      
      “你喝完酒感觉怎么样?”
      
      “很难受,兮儿很难受,吐了很久!”
      
      他那支路易十八就这样被她喝了又吐了,然而,他并不生气,吻着她的发边,“所以啊,你这是在暴殄天物,知道吗?”
      
      她点了点头,乖巧地承诺着,“知道了,兮儿以后都不喝酒了。”
      
      倪永孝摇了摇头,“下次我教你喝。”
      
      “嗯!”见他没有生气,她这才破涕为笑,终于轻松了。
      
      倪永孝却开始不安份,他搂着她,轻咬着她的耳珠,“喝了我这么贵一支酒,还一滴都不留给我,你打算什么补偿我?我可是连味道都没有闻过!”
      
      “那我给你闻一下。”她眯着眼睛笑,轻启朱唇,贴近他的鼻翼,呵气如兰,“味道好不……”
      
      一句话未说完,后面半个字已经咽进了他的嘴里,他吻着她,带着热情与冲动,在满是水的浴缸里深吻着。
      
      “我在那本书上,学会了一种会让叔叔很快乐的方法,算补偿……”她将头埋进水里。
      
      生疏,刺激。
      
      子兮抱着杯子漱着口,眼瞄到倪永孝,一把将那个杯子扔了,唇盖上了他的,她恶作剧地深吻他,他竟然没有推开她,温柔地回应着。
      
      “会不会很脏?”她这样问他。
      
      “怎么会呢?”他手指刮着她的脸。
      
      一个人,如果不是爱你爱到骨子里,怎么可能将自己放进尘埃?他托着她的下巴,在她的唇瓣又印上一个吻,“兮儿,谢谢你今晚给我带来的快乐。”
      
      她便满足了,听得这样的话语贴在他的身上,为他做任何事都何尝不是一种快乐呢
      
      她快乐着他的快乐!
      
      许是喝了酒,又闹了那一场,她趴了一会儿又睡着了,倪永孝叫了几次都没有反应,他怕她着凉,拿了张毛巾裹着她起了身,她像只树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
      
      “兮儿……”倪永孝将她放在床上,她半睁着眼睛看着他微微笑,“叔叔,我好热……”
      
      倪永孝并不是放纵的人,他这个年纪,修身养性从不过度支配自己的精力,而今晚,他却觉得自己有义务让这个小甜心得到满足。
      
      温暖的卧室春光乍泻。
      
      已悦麻木地站在门口,听着门内传来的阵阵欢愉声,泪流满面。
      
      倪永孝彻底没了力气,他竟然在讨着一个小东西的欢心,前所未有地尽力,现在,他倒在一边,只觉得眼皮子沉得厉害,他已经不想再花费力气将她抱回自己的房间了,他看着那个睡沉了的背影,拉了拉被子盖在了两人的身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