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调戏 ...

  •   晚上十一点,路边的其它商铺已经陆陆续续地关门了,唯独马坤记还在热火朝天,这是一间食肆,食肆老板不姓马,姓王,叫王志成,五十多岁的年纪,已经花白了头发,他身体似乎不大好,总是佝偻着背,收拾碗筷便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爸,这里油烟大,你回去休息吧!”王子兮听得王志成的咳声,扔下手里的东西,过来轻拍着他的背,帮他顺着气,王志成有肾病,要定期去医院洗肾,身体一直不太好。
      
      王志成只恨自己身体不争气,人活一世,最大的灾难莫过于病痛,死了倒是一了百了,偏偏是这半死不活的病拖累人,他们这一家子早已经死水呤咚了,王子兮却怎么也不肯放弃他,将唯一的那间住房抵押给银行贷款顶了这家食肆以维持他的费用支出。
      
      食肆很便宜,听闻尖沙咀一个很大的□□头目被烧死在了这里,之后警察封铺停业了好一段时间,这才被原来的老板便宜放了出来,这样的铺子一般生意人都嫌晦气,王志成也不想顶,他倒不是怕晦气,就是这地方人蛇混杂,警察巡逻都要绕路走的地儿,一到傍晚,成群结队来消费的全是古惑仔,他是个老实巴交的普通人,没有任何势力背景,总怕一不小心沾上了就麻烦了。
      
      王子兮倒觉得是个商机,人多就不怕没生意,王志成需要钱,没有收入便就只有等死这一条路,就算冒险也要去试试,何况有佐敦帮她,佐敦曾经在社团混过,来来往往的古惑仔他多少认得一些,一个介绍一个,倒一直相安无事。
      
      王子兮十七岁不到已经缀了学,每天泡在油烟碗碟里,王志成心疼又愧疚,总想着能帮一点是一点,“爸爸没事,你去歇一会儿,都累了大半夜了……”
      
      这一开口又咳到气喘。
      
      王子兮不得不故作怒气地拉着他的胳膊往外拖,“爸爸你就不要在这里给我们添乱了,姑妈来了,我们人手够,搞得定的,你赶紧回去休息!”
      
      “你这孩子……”王志成拿她没有办法,被她拉得走了两步又停了脚。
      
      “爸爸,你乖乖听话好吗?”王子兮见他不走,鼓着腮帮子。
      
      “我忘了拿外套!”王志成敲着她的头,说着往里走。
      
      “我去帮你拿呀!”
      
      “你不要让爸爸觉得自己是个废物好不好?”王志成头也不回。
      
      子兮便不动了,立在门口等王志成出来,活动着身子,像只轻盈的蝴蝶。
      
      动着动着脸色就黑了,远远的,一群古惑仔正朝她走来,她认得最前面那个,叫靓坤。
      “坤哥,每天都来这里吃,还能吃出新花样么?”一个古惑仔打趣道。
      
      “你懂个屁!”傻强在那小弟脑袋上敲了一记,似笑非笑地朝着王子兮努了努嘴,“坤哥他哪里是来吃宵夜,他是想吃那只小蝴蝶!”
      靓坤也不答话,歪着张嘴笑得邪气,“嘿,妹妹,在这里等我啊?”他哑着嗓子,像只被人捏住了喉咙的鸭子,痞里痞气地往王子兮脸上凑。
      
      “你走开!”软软的声音骂出来像在给靓坤挠痒痒似的。
      
      “我都还没吃,你叫我走到哪里去?”靓坤不退,反而离她更近了,伸出两手抵在王子兮身后的墙上,将她圈在怀里。
      
      “你吃东西就进去坐。”王子兮缩着身子低着头,涨红了脸的娇羞模样愈发让靓坤觉得有趣,他将嘴凑近她的耳畔,用力吸着她领口之中散发出来的体香,“你说什么?你大声点!”
      
      “我……我说你进去……”王子兮不敢惹他,佐敦交待了这是个不能惹的人,每次见靓坤来佐敦都会让她躲着走,避了几次谁知道今天就这样面对面撞上了。
      
      “进去哪里呀?”靓坤整个人朝王子兮贴了上去,不时耸动着身子,下流地挑逗她,“那你要让我进去哦……”
      
      “你走开啊!走开!!”王子兮吓得尖叫,捶着、打着、挣扎着推他,靓坤索性将她抱进了怀里,小鸡啄米一样啄在她脸上,看她花容失色的样子哈哈笑。
      
      食客们出来看热闹,谁都不敢帮忙,洪兴新任揸fit靓坤哦,活埋了大B一家四口、赶了蒋天生下台的靓坤啊,谁敢惹?
      
      “喂,你干什么?!”王志成拨开人群,看到靓坤那副为非作歹的样子,气得身子都在抖。
      靓坤眼角都不扫他一下,双手在王子兮身上胡乱摸,吓得她泪水涟涟。
      
      王志成眼疾手快,抄起旁边一张椅子直接向靓坤砸了去,椅腿砸中靓坤的脑袋,顿时一片血红。
      
      靓坤那帮小弟这才反应过来,谁能没想到病怏怏的王志成会来这一手!
      
      离王志成最近那个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靓坤捂着脑袋,却捂不住血,血渍从指缝中流出来掉在地上硕大的一滴滴,他嘶着嘴皱着眉,从餐桌上拿了卷脏兮兮的纸巾按住伤口,缓缓抬手,指着王志成,嘶哑着声线轻声道,“打死他。”
      
      几个人便围了上去,对王志成拳打脚踢。
      
      其他的人都跟着动,掀桌子、砸椅子,食肆乱成一片。
      
      食客们纷纷外逃,惹上靓坤这个恶霸,看样子,今晚要搞出人命!
      
      佐敦听到外面的声响,甩了手里的锅铲出来帮忙,无异于是多一个人出来送死!
      
      王子兮的姑妈红姐颤着手抓起电话想打999,第二个数字还没有按出去,电话就被飞过来的一把刀砍烂了,吓得她抱着脑袋蹲在墙角不停地尖叫。
      
      “不要打了,住手!”王子兮想过去,被靓坤拉住了,他一只手捂着流血的后脑勺,一只手将她狠狠扣在身边动弹不得。
      
      “我求求你,住手,不要打了……我爸他身体不好……我求求你……”王子兮走不开,拽着靓坤的胳膊直摇晃,满脸泪地哀求道,“不要打了……我求你别打了……你再打我爸爸真的会死的……”
      
      靓坤朝她翻白眼,“他刚刚动手前就该预计到这个后果……”
      
      “我道歉!我向你道歉!我求求你,住手啊!”她眼泪鼻涕哭了一脸,靓坤觉得不好看,嫌弃地举着西装的袖子就往她脸上擦,“他打成我这样,你说这笔帐怎么算?”
      
      “我赔!所有医药费我都赔!我求你放过我爸爸!”靓坤有放软的迹象,王子兮着急地摆明态度。
      
      “医院费你赔?精神损失费怎么算?”靓坤拉了张椅子,大赤赤地歪坐着,吊儿郎当地自下往上打量着她。
      
      “我赔!多少钱我都给!”
      
      “你有多少钱给我啊?”靓坤逗她玩,“你把钱赔给我了,你爸爸还怎么去看医生、洗肾呢?”
      
      “我……”
      
      “那你觉得我值几个钱?”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你……”王子兮有些不知所措,委屈得眼泪又要下来了。
      
      “那我不要你赔钱了好不好?你赔点其它的。”靓坤哄她。
      
      王子兮搞不懂他的意思,问得软软糯糯,“那……你想怎么赔?”
      
      靓坤从那椅子上又弹了起来,带得胶椅往后震,他靠近王子兮,愈发邪气逼人,“这样吧,你自己乖乖脱光,张开腿躺好,让我爽够了,我就放你爸爸一马。”
      
      “靓坤,你这个畜牲!”王志成一张嘴,一口血已经喷出来了,那些人并没有住手。
      
      “爸!”王子兮声音都要叫破了。
      
      “你快点想好哦,再迟一点,我怕就算我肯放过他,他也没命拖到去医院了。”
      
      王子兮眼泪绞动着双手,眼看着王志成一点点地往下垂了去,知道不能再犹豫,“我脱!我脱!!你叫他们住手!!”
      
      靓坤手一抬,那帮人果然就停了,他朝傻强打了个眼色,大家便识相地背过了身。
      
      王子兮屈辱地拉起身上的T恤,咬唇将它脱了下来,里面一件贴身小背心包裹着并不玲珑的曲线,她流泪盯着靓坤,又褪下了身上的棉质半身长裙。
      
      王志成已经晕死过去了,红姐和佐敦被那些古惑仔死按在地上,声声喊着,“靓坤,你这个畜牲!”
      
      靓坤才懒得回应他们,他也不动,看着王子兮笑,手指点点她旁那张油腻腻的桌子上,看着她爬上去变成了桌子上的一盆菜,嘴角的弧度就更大了。
      
      靓坤看着她厌恶又生气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越笑就越大声,他捂着嘴、跺着脚笑,笑得俯下身捂住了肚子。
      
      古惑仔不知道他在笑啥,个个心痒痒又不敢回头,只有傻强不怕死,微微转着脑袋,小心翼翼地,还未转过去,靓坤反手伸出个巴掌又将他的头按了回来。
      
      “喂!那边怎么回事?!”一声哨响,一群巡逻的PTU打破了靓坤的乐子。
      
      他收了笑,扬了扬眉,按着佐敦和红姐的那两个古惑仔就松了手。
      
      一个军装奔去王志成身边,探了探鼻息,确定还有呼吸,叫了救护车。
      
      “靓坤,又在这里干什么丧尽天良的事?”问话的是这队PTU的小队长,伍sir。
      
      “伍sir,你可别诬陷我们这些良好公民,我有纳税的!”靓坤依旧吊儿郎当。
      
      红姐扑过去扶起王子兮将一件衣服盖在了她的身上,想必是刚刚逃走的那群食客中有熟人帮忙报了警。
      
      “小姐,怎么回事?”伍sir避开靓坤,踱近王子兮,靓坤抢了个先,挡在了王子兮的前面,“我带个妞来这里爽一下不犯法吧阿sir?”
      
      “是不是你让当事人自己说!”伍sir拨开靓坤,“小姐我是巡逻队长伍sir,如果这里有人有不法勾当你不妨对我讲,我们一定会保护当事人的人身安全,将坏人绳之于法!”
      
      挺阔的军装给了王子兮勇气,她手指着靓坤 ,“阿sir,他打伤了我爸爸,企图非礼我!”
      
      红姐想制止时已经来不及了。
      
      “那小姐你方不方便跟我们回警局录个口供?”
      
      王子兮点了点头。
      
      伍sir安排好其他同事照应剩下的人,拿出一副手拷对着靓坤扬了扬,“走吧,李乾坤先生!”
      
      靓坤有些哭笑不得,“至于吗伍sir?”
      
      “你要是不合作,我唯有call整队军装来接你了。”
      
      “合作!我们这些良好公民是最配合警方办案的了!”靓坤扔了手里的烟,将双手捏拳递给伍sir,他一直盯着王子兮,眼里透出一股令她捉摸不定的笑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