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保镖 ...

  •   王子兮的思绪早就飘到千里之外了,她甚至没有认真地洗脸,怀揣着雀跃的心情从房间里面奔出来。
      
      她看着他越来越近,腿却不听使唤地放慢了,她两只手别在身后用力绞缠着,小心脏越跳越快,脸上如刷上了一层朝霞,红透了天际,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她紧张得要命,离他的身影越近,越觉得恐慌,她应该等他走了再出来的!
      
      她改主意了,乌黑的眼珠溜溜地转,鬼鬼祟祟地想往回走,当作自己没出来过。
      
      她抬起的脚尖刚落地,身后那个熟悉又温柔的声音便响起来,“起来了?”
      
      子兮飞快地转过来面对着他,两只手依旧别在身后,像个做错事罚站的小学生似的,立在那里左摇右晃。
      
      她垂着脑袋,微微露出几颗牙齿,勉强挤出个笑,“早……”
      
      “过来吃早餐。”
      
      “哦。”她重重地O起了嘴,摇摇摆摆地踱到了他身边,依旧望着脚尖,不敢看他的眼睛。
      
      倪永孝忍着笑,“想坐我这里?”
      
      她这才反应过来,搭耸着头扭着身子跑到他对面坐下,恨不得将自己埋进泥土里,真是糗大发了。
      
      “昨晚睡得好吗?”倪永孝接过已悦重新递过来的一份早餐。
      
      “嗯。”她脚尖踩着绿草,点了点脑袋。
      
      “饿了没有?”
      
      她脸红得更严重了,“饿……不饿!”
      
      这小傻瓜,初尝云雨,怕是一时三刻都不能从那份羞涩的情绪里面出来,倪永孝宠溺地笑着,将手里那份早餐切成漂亮的小口,推到她面前,“吃点东西。”
      
      “哦。”她搭着脑袋,脑海里浮出刚刚想喂他吃早餐的样子,糗得要命,举着个叉子不停地将自己那张小嘴填得满满的,她风卷云残地吃着,心里默念着让他快点走。
      
      倪永孝坐在椅子上,只盯着她,嘴角含笑,一动也不动,她连盘子底都刮干净了,他还是不走,她那燥动的小情绪无处安处,索性鼓起勇气放下了刀叉直视着他,涨满的小嘴,一口口地,很艰难才吞完。
      
      “吃饱没有?”倪永孝依旧不急不缓。
      
      她又重重点了点头,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巾擦着嘴,这才发现他椅子腿边放着个文件袋,他将它拿起来,将里面一叠文件摆在她面前,上面一张银行卡和一个手提电话。
      
      “这是这幢房子的业权书,我现在将它过户在你名下,你签收一下。”
      
      “我不想要。”她怯生生地开口。
      
      “女孩子,一定要为自己留些后路,不管有没有男人在照顾你。”
      
      她有些不高兴,急急地想开口告诉他,她可以自己去工作。但想起她昨晚才答应他以后不会出去工作,只得咬着嘴唇生闷气。
      
      “子兮,这只是我对你的一点心意,我希望你有个家。”他将手轻轻盖在她手上,柔情万种,“跟我一起。”
      
      她瞬间就释了怀,他想跟她有个家而已,她有什么理由不接受?她欣然签了字,倪永孝又将那张银行卡和手提电话推给她,“有什么想买的,想要的,千万不要委屈了自己,子兮,我是□□,给不了你正大光明的爱情,但让我照顾你,好不好?”他尽可能地拉到与她一般高,小心翼翼地找着措词,生怕会刺痛了她敏感的心。
      
      “好。”她低头默默地拿着那只电话拨弄着,“我能打电话给你吗?”
      
      “当然了。”倪永孝有些哭笑不得。
      
      “任何事情?”
      
      “任何事情!”
      
      子兮这才重新露了笑颜,倪永孝远远地对已悦打了个手势,已悦才不情愿地走了出去,她的面色很不好,她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些事,她隐隐担忧了好久的事,她不知道该同情自己还是该同情子兮。
      
      她吸了吸鼻子,在门口唤了一声,“阿来!”
      
      一个留着板寸的男人便应声跟了进来,23、4岁的年纪,细边圆墨镜,左手戴着粗钢腕表,右手一串佛珠,一身西装极不合身地挂在身上略显得大,不会笼统,倒让他多了几分不羁,他双手插着西裤口袋,走到倪永孝身边便得体地除了墨镜,唤了声,“倪生。”
      
      “子兮,阿来以后是你的司机,你想出去就跟他说。”
      
      怕是之前已经打过招呼了,阿来合时宜地又叫了声,“王小姐。”
      
      子兮寻思着自己也不太出门,想拒绝,又怕辜负了倪永孝一番心意,只礼貌地冲着阿来轻轻点了点头,算是认识了,她不太喜欢阿来,觉得这个男人身上带着重重的“江湖气息”。
      
      倪永孝陪着子兮去了趟日本,积压下来的工作堆得像座小山,他马不停蹄地赶回尖沙咀,拣了最重要的几件先处理,做下来都已经下午一点多了,他的秘书在门外并不敢打扰他,只由得他错过了饭点,他觉得饥肠辘辘,想叫人打个包回来,步出办公室发现其他人都在午休,只好作罢。
      
      他拿了包小饼干,想去休息区就点白开水先填饱了肚子,刚坐下便见到个闪烁的人影,不确定地叫了声,“阿来?”
      
      阿来手里拎着个温袋,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笑意盎然,“看来时间刚刚好。”
      
      他拿出两个小盒子递给倪永孝,“王小姐让我送点吃的过来。”
      
      倪永孝不确定地看了看手上的腕表,“这个时间段?”
      
      这也太巧了。
      
      阿来撇了撇嘴,“我在楼下等了一个多小时了,王小姐怕打扰了你工作,让我等到这个时候,不见你下去吃饭才送上来。”
      
      倪永孝的心像被个柔软的东西碰了一下,他有些感动地打开两个餐盒,噗嗤一声,差点没忍笑。
      
      那小小的盒子里,两个饭团被捏成了个小熊的模样,就是他送给她的那个小熊,鼻梁上就像他一样多了一幅眼镜,正得意洋洋地打开双臂瘫坐在盒子里瞅着他,一些瓜菜和肉食像床小被子盖在小熊的脚边,旁边用小番茄裱了个圈,精致得赏心悦目,另一个小盒子是牛肉金针菇汤,还腾腾飘着热气,葱花在旁边的格子里,撒进去,香味四溢,他喝了一口,抬头见阿来正站在这里伸着脑袋张望。
      
      “还有事?”
      
      “那个……王小姐让你吃完把盒子带回去。”
      
      “我知道了。”他收了笑脸,看到阿来撇着嘴要走,才想起来交待,“你跟王小姐说,今晚我不过去了。”
      
      “知道了。”
      
      “还有……”阿来想走,又被他叫住了,索性迈了回来,立在倪永孝身边等他一次性说完,阿来这一回来,倪永孝倒说得有些闪烁了,“那个……王小姐她亲人都不在了,又没什么朋友……我看你跟她年纪相仿,应该会有不少共同语言,在家闲的话,你带她出去玩玩……”
      
      阿来轻皱着眉头,一时间弄不清楚他的意思,也没答话。
      
      “看电影,或者shopping,短途的旅游也可以,你们去玩,费用我回来报销……”
      
      倪永孝说得模棱两可,阿来倒是不蠢,他本就奇怪,倪永孝何以开出高市场那么多的价钱来请他,这一说开,他就明白了,他哪里是来做司机的,倪永孝这是让他去勾引那个王小姐啊!
      
      阿来心底泛起一阵恶寒!倪永孝家里那些事他倒是听闻过一些,他有老婆,像他这种地位的男人偶尔出来拈花惹草也不出奇,但玩完不想要、还想让那个女人背下“不忠”的罪名,这就很无耻了!
      
      士可杀不可辱!
      
      阿来想就这样撂挑子不干了,想起那花花绿绿的钞票又强迫自己不要冲动、冷静下来,他压住心头那些鬼火,忍气吞声地开口,“我知道了,还在其它事情吗?”
      
      “你先回去吧。”
      
      阿来甩着手进电梯,忍不住对着倪永孝的办公室又呸了一口,倪永孝叫他去勾引人又不会天天盯着他去做,他做没做别人怎么会知道?阿来决定采取‘拖字诀’,赚够钱了钱他就闪人!
      
      他又想起了瑶瑶,那个死丫头现在在干嘛呢?
      
      想来嘴角浮出个笑,突然觉得一切又都是值得的了。
      
      子兮趴在桌子上转着那只手提电话,几次三番想拔出去又都忍住了,她怕打扰了他,又怕电话接通过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倪永孝打过来了,嘟嘟的响声差点让她从桌子上摔下来,她按住自己扑腾的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接通。
      
      “喂……”子兮甚至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抖。
      
      “在干什么?”和缓的腔调,温柔得要滴出水来。
      
      在想你。
      
      她说不出口,拍着脑袋咒骂着自己,“在……在浇花……”
      
      “吃饭了没有?”
      
      “吃过了,你呢?”
      
      “在吃。”
      
      “好吃吗?”
      
      “很好。”
      
      她咬唇一笑,低低又问了句,“喜欢吗?”
      
      “喜欢。”
      
      她咧嘴傻傻笑得像樽弥勒佛,只见牙,不见眼。
      
      “为什么早上出门的时候不给我呢?”
      
      “我怕它凉了,吃了伤胃。”
      
      倪永孝好久都没说话,厚重的鼻息声传了过来。
      子兮正想说点什么,他又开口了,“我今晚有事,不过去了。”
      
      “我知道,来哥跟我说过了。”
      
      “那,你自己早点睡。”
      
      “好。”子兮抓着电话,有些念念不舍,“再见。”
      
      “再见。”
      
      “诶……”她急急忙忙喊了一声。
      
      “嗯?”
      
      “我好想你。”她飞快挂了电话。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