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倪永孝 ...

  •   “你叫他去死!”靓坤没好气,捏着王子兮的手不禁大了些力气。
      
      “不是啊坤哥,他……他拿了个电话来,说是……是老太太的!”
      
      靓坤霎时间停了,他愣了足足有三秒钟,猛地松开王子兮,让她跌到了地上。
      
      靓坤拉好自己的衣裤,退出房门,交待傻强,“看好她,别让她出来。”
      
      王子兮缩在墙角,瑟瑟发着抖,满眼的戾气。
      
      “倪生,这么晚到访,有何指教?”倪坤吊儿郎当步出来一脸地随意,心里却恨不得将倪永孝千刀万剐。
      
      “我来接子兮回去。”今天的倪永孝,没了以往的客套,开门见山。
      
      “你想接谁走完全不用跟我说。”靓坤耸了耸肩,故作轻松。
      
      这三更半夜的倪永孝根本没心思跟他闲扯,他手里拿着只电话轻按着,“李老太太年纪大了,老人家嘛,睡眠不大好,要是有个风吹草动,怕是以后都睡不安稳。”
      
      他按下通话键,靓坤的电话便响了,来电显示果然是‘老妈’。
      
      “你别搞我妈!”靓坤甩掉手里的电话,直直朝倪永孝冲了过来,被一个倪永孝的保镖挡在了身前。
      
      “李生你是大孝子,母亲只有一个,而外面的女人却是多得数不尽,应该选哪一个我想你不需要太多的时间考虑。”
      
      靓坤立在那里,几乎咬碎了牙,他嘴里流动着血腥的味道,捏紧了拳头对着里间喊了一声,“带她出来!”
      
      子兮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地抱着胸口,跟在傻强的后面,倪永孝脱了自己的外套盖在她身上拉着她往外带。
      
      “倪永孝!”靓坤双眼红得要滴出血来,“总有一天,我会将所遭受到的一切通通还给你!”
      
      倪永孝放下坤妈那只电话,只淡淡一笑,说了声,“谢谢。”
      
      一路无言。
      
      悦已开了大门便上了楼。
      
      王子兮走了,己悦是怎么样都要通知倪永孝的,她只是没想到倪永孝会这么快又将她带了回来,两人前后脚进了子兮的房间,谁都没有说话,悦已的心底,趟过一些苦涩。
      
      “我就是倪永孝。”倪永孝终于打破了沉寂。
      
      王子兮凄然一笑,她何尝不知道?
      
      在日本的那天傍晚,他喝醉了靠在她的肩头,摸到那张薄唇早已经猜到了几分,他们曾经用的是同一种味道的香水,嘶哑的声线那么地像,但知道真相的她竟是那般地无力,她爱上了他!
      
      在那一秒钟,她的脑海里闪过千万种念头,有悲伤、有恐惧,居然还有窃喜,能将一个完完整整的自己奉献给自己所爱的人这不是一件该值得欣喜的事吗?可是,她在以后的日子又该怎么样来面对他呢?那晚野兽一样的倪永孝和后来与她相处温文尔雅的庄生又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他?
      
      王子兮茫然极了,心底像笼罩上了一层冰冷的霜,她试着说服自己,等眼睛好了,她便离开他,谁料樱花树下那一眼,便像种了一世的符咒,他们在花瓣中起舞,闲聊着诗词歌赋,趣谈着人生百态,她的心便无处可逃,她选择遗忘,遗忘掉她摸到的那张薄唇,遗忘掉她认出他是倪永孝这个事实,实际上,她还并不肯定他是不是,那就当不是,他是她的庄生便好了,谁料兜兜转转,这始终是个逃不掉的事实!
      
      “对不起……”倪永孝又说,“那晚是个误会,我以为你是秦情送来给我的。”
      
      这是她那晚醒来之后便清楚了的事,她并不care,她现在只想知道,他对她,有没有过一丝的爱意。
      
      “你是真的认识阿泰?”
      
      “是,他确实救过我,我曾经给过他一块玉。”
      
      “就是我那天去找你,被摔碎了的那块……”
      
      “是。”
      
      “后来,你又看到了那块玉,所以,你才会去火场救我?”
      
      “是。”他直言不讳。
      
      “你……”她的话卡在脖子,根本问不出口。
      
      两人沉默了好久,倪永孝突然起身,“这间房子我已经过在你的名下了,你以后就住在这里,你以后的生活我会负责。”
      
      “算是还给阿泰的?”
      
      倪永孝轻吐出一口气,“对不起……”
      
      他踱到门口,未拉开房门便被她挡住了,她直视着他,心跳得好快,不顾矜持地问道,“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她怕过了这一次便没有机会。
      
      “子兮,如果你想利用我帮你对付靓坤,恕我做不到。”
      
      王子兮被洞穿了心思,脸红得像火在烧,她夹杂在爱意下的小小心思居然都被他看得明明白白,这令她羞愧不已。
      
      她突然觉得自己玷污了‘爱’这个字。
      
      “子兮,爱和性都是很神圣的事,它不可以作为回赠、作为筹码更不可以作为手段!它是自然而然地发生,身与心地结合,所以,那晚我才会对你那般残忍,那是我的过错,我向你道歉。但是,现在你的心底有仇恨,所以,并不适合谈喜欢或者爱。”
      
      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流,倪永孝心疼地抬起她的脸,轻轻抚掉她的泪滴,“不许再哭!”
      
      “我想我是爱上你了,总是没由来地想为你哭,你曾经跟我说,当我真正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才会明白什么是爱,我想我现在懂了,爱就是无论未来的任何日子里,我都想有你。”她勇敢地诉说心中所想。
      
      “你确定你可以放下阿泰,不是为了感谢我这些日子以来对你的照料?”
      
      “我确定。”
      
      “子兮,我是□□,你跟我在一起,注定要放弃掉自己所有的一切,你要放弃自由,不能出去工作,不能抛头露面,我不能天天回来,你要能习惯和忍受孤独和寂寞,你不得插手甚至是过问我的任何事,那会给你带来生命的危险。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倪永孝说了所有一切她跟着他的一切后果,唯独不提他有家室这一点,至于为什么,他自己很清楚。
      
      “我愿意,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包括我的时间和生命。”
      
      “包括仇恨吗?你可以为我放弃掉你心里所有的恨意吗?”
      
      “……”子兮有些犹豫。
      
      倪永孝觉得自己有些可耻,这样卑鄙地利用一个小女孩纯真的情感,将她一点点逼得全无退路,他都知道,知道她对他的情感与依赖,但他们之间始终夹杂着几条人命,他必须作好防范于未然的准备。
      
      “如果你放不下仇恨,子兮,你永远享受不到快乐。”倪永孝作势要拉开门,她扑腾抱住他的腰,泪水打湿了他的背,“我愿意,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我愿意为你放掉一切仇恨!”
      
      “真的?”他回过身,轻轻托起她的脸。
      
      她可怜兮兮地望着他,重重点了点头,现在,没有任何东西会比她要失去他更让她觉得可怕。
      
      倪永孝轻轻一笑,捧着她的小脸擦干了她的泪,他的脸离她的那么近,鼻尖轻触着她的,调侃着她,“真的想好了,要做我的女人?”
      
      “我……”她咬着唇,样子娇羞不已,“我早就是你的女人了……”
      
      倪永孝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轻轻放在了床上。
      
      钢琴,是倪永孝从小的必修课,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相错的琴键上来回起伏,音乐似乎是由远到近,由小到大,一阵轻柔婉转的序曲过后,是无比强烈的颤音,一个个激昂的音符敲打着子兮的心叶,强有力的节奏感使她整个人仿佛要舞起来。
      
      王子兮终于从云端飘回到了地面上,她缓缓打开双眼,倪永孝正对着她温柔地笑,跟先前一样地衣冠楚楚,只有头发有些微微地凌乱,他拿了床尾的床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双手。
      
      王子兮对上他的双眼,脸上随即涌上了阵发麻的炽热,燥得她无处可躲,艰难地将头摆向另一边不看他,倪永孝微微一笑,拉过个被角轻轻盖在了她的身上。
      
      他又俯了下来,让她突然摒住了呼吸,抓紧了床单。
      
      “自己把衣服换了。”他在她耳边轻轻地叮咛,又在她额头轻轻印上一个吻,将她床上他送的那个人那么高的熊娃娃拉到她的身边,与她并肩躺好。
      
      “晚安。”他轻轻退出了门外。
      
      夜,突然静得出了奇,就像一场春梦一样,了无痕迹。
      
      子兮甚至有些想不通刚刚在天堂徘徊那阵感觉是不是真实的,她是倪永孝的女人了?她现在算是他的女人了吗?她挪了挪身体,颤抖着手小心翼翼地摸到她身上那滩潮湿随即被吓得缩了回来,是真的,都是真的,事实上她的身体还处于滚烫的炽热之中,可是,他为什么不在这里睡?是因为她刚刚的表现太差劲了?还是因为他怕她尴尬?
      
      她突然就清醒了,意识无比地清醒,身体却还陷在极度的疲劳里,她轻吐出口气,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张开右臂和右腿,紧夹着那个熊娃娃,将它搂紧在了心口。
      
      辗转半夜,王子兮半睁着眼睛,直到外面出现了淡淡的光线,才撑不住睡着了,她心里装着事,睡得并不踏实,猛地睁开眼,暖融融地太阳已经透过窗子打在她的被子上了。
      
      她腾地窜起身,推开窗子,终于放下了心口的大石,还好,倪永孝还在院子里吃着早餐。
      
      她飞快地洗漱,脑子里已经联想好了接过来的事情,她应该活泼地奔到他面前,给他一个morning kiss吗?然后再和他一起你浓我浓地同时吃完一份早餐?今天的早餐会是什么呢?或者是培根,或者是煎蛋,也有可能是烤面包,配着一杯浓浓的英式早茶,她用刀子切下一点点,然后用叉子放进他的嘴里,她喝了那些早茶,然后再用嘴喂给他,或者,他们能在花园里来个绵长的吻,她再像个小妻子一样送他出门去上班……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