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命中注定 ...

  •   四月的午夜有些清冷,街头零星几个PTU,连空气都是湿润的。
      
      王子兮无家可归,身上的钱财也不多,那场火将她的家夷为了平地,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烧成了灰烬,所幸她那个存折一直带在身上,但一直以来给王志成看病,同样的所剩不多。
      
      下午的时候她回了一趟新界,那片光秃秃的地面正在动工,早就没了她那个家的影子,她只能拉着只小箱子漫无目的地到处乱窜,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以前,她觉得自己失了全世界至少还有庄生在陪着,而现在,她是真正的一无所有了,她想去找找佐敦,又觉得自己拖累得他太久了,好不容易分开,佐敦怕是早就有了自己的新生活,她又怎么忍心将他的安宁再破坏掉?
      
      她吸了吸鼻子,想理清楚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一不小心眼泪就掉下来了,她咬着唇,倔强地仰头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将那些眼泪吞回自己的肚子,心底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要勇敢一点,等这片乌云过后,明晚依旧会有星星。
      
      她决定先回马坤记,应付着先过完今晚再打算将来的日子,出门的时候她并没有带走马坤记的产权书,既然庄生要跟她划清楚界线她就不能恬不知耻地再要他任何东西!
      
      她有些钻牛角尖,但又没出息地拉着他们去日本的时候他买的那个小箱子,好吧,要是真算起来,她身上穿的,箱子里装的又哪样不是他的?
      
      她的心像被钢针扎了一下,自己跟自己较着劲,她想,等她赚到钱了或许该将这些也还给他,她又想,这样她是不是又能再见到他了?
      
      她觉得自己有些不受控制了,思想就像滑了轨,每一刻的想法里都有那个海绿色的身影,她在樱花树下,睁开眼就看到了的那个身影,当时,她的心吊到了嗓子眼,她在心底将他的样子想像了千万遍,却不及面对面看到的那一眼,他那么好看,对她温柔的扬起了嘴角,就像和絮地轻风,让她的心跟那些飘飘洒洒的樱花花瓣一起上上落落,她紧张地垂下了头,又忍不住地偷偷看了他一眼又一眼,让她患得患失,忍不住要哭。
      
      原来女孩真的是水做的,她想起了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绛珠仙草,跟着凡心偶炽的神瑛侍者下凡,誓要将一生所有的眼泪还给他,以报灌溉之德。
      
      看来,前世今生早已是冥冥之中的命中注定,半点都不由得人。
      
      王子兮思绪有想飘零,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马坤记的门口,她拿出身上的钥匙还未来得及打开,角落里突然窜出个黑衣男人,迅雷之势,一方手帕已经捂在了她脸上,她挣扎不开,手里的钥匙跌在了地上,一股奇怪的香味窜进她的鼻腔,脑袋逐渐没了知觉,被那男人渐渐拖远了……
      
      王子兮做了个恶梦,梦里,她四处寻找着一个男人,一个对她很重要的男人,周围都是枪声,子弹不停地从她身边擦过,她被人唤了一声,转头就看到了庄生,她欣喜若狂地朝他奔去,他的身后,赫然有一支枪正对着他,那支枪的主人是另一个男人,枪口后面的双眼写满了仇恨,子兮的心纠结在一起,莫名疼得不能自已,‘嘭’的一声枪响,她推开了庄生,让那颗子弹直直穿进了心口,霎时间就惊醒了,耳朵里全都是嗡嗡地回声,那么真实……
      
      “你醒了?”一把熟悉又沙哑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终结了那片嗡嗡声。
      
      王子兮定了定睛,终于看清楚了靓坤。
      
      她惊恐地抓着被子缩到了床角,靓坤不确定地将手伸到她的眼前晃了晃,“你的眼睛没事了吗?看得见我吗?”
      
      王子兮嫌恶地怒视着他,一件花条纹衬衫胡乱裹在身上,胡子拉渣的嘴里咬着支烟,一开口,那些烟雾便从他嘴里和鼻子里窜了出来,头发油腻腻地搭在脑袋上,整个人是说不出的邋遢。
      
      这张王子兮诅咒了千百次的脸轻而易主地将她心底地仇恨挑了出来,她想到了自己的姑妈被活活烧死的场景、双眼失明的痛苦,一巴掌毫不留情地甩在了靓坤的脸上。
      
      靓坤被那巴掌打懵了,他费尽了千辛万苦去找她,自从那个查理张跑了之后更是寝食难安,心焦夹杂着怒气,整个人又暴躁又憔悴,他丝毫找不到她的任何消息,只能每天派人在子兮可能出现的地方蹲点,守株待兔。
      
      而她家那块地前些天被收走了,靓坤查了一下,愕然不已,交易那块地的人居然是倪永孝!他很快想起了当初让查理张陷害倪永孝的事,看来,他当初一个随意的念头,极巧合地居然可能是事情的真相!
      
      只是倪永孝这样毫不避嫌地交易,想必是子兮已经签字同意了的,他又想起了倪永孝那句‘她是我的女人’。
      
      子兮要是知道这块地跟倪永孝有关系她又怎么可能留在倪永孝的身边?他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搭上的?这中间又出了什么事?!靓坤百思不得其解。
      
      他急火攻心,又只能将这一团乱麻甩到一边,子兮的眼睛,是他最着急的事!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是逮到她了,谁知一见面,便被这没由来地甩了一巴掌,他心底的狂燥不言而喻,嚯地起身指着她骂,“你他妈有病啊?!”
      
      话音未落,王子兮抓起床头的杯子台灯就向他砸了来,“靓坤你这个混蛋!”
      
      靓坤一边跳脚往后退,一边跟她对骂,“我他妈怎么招你惹你了?”
      
      “你害死了我姑妈,害死了我爸爸,害得我瞎了双眼,让我没了家……”子兮越骂越生气,跳下床捡起一块玻璃碎片就去跟靓坤拼命,“我要你偿命!”
      
      她哪里是靓坤的对手,被他抓着手腕一扭,那片玻璃便脱手掉在了地上,她委屈得不行,极力挣扎着咒骂,“放手,靓坤,你这个混蛋!混蛋!!”
      
      “你给我听清楚,你们家那场火不是我放的!”
      
      “不是你还会有谁?!我爸爸是老实本份的人,我们根本没有任何仇家!”她还没有丧失理智,说出来的话,条理依旧清晰。
      
      “你们是没有仇家,但有阻断了利益的人,你自己好好想想,最想要你们那块地的人是谁?!是谁想你们快点搬走?”
      
      她果然停止了挣扎,迷惑地望着靓坤,“你是说?”
      
      “是地产商。”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我已经找到了当初放火的那两个小子,是我们洪兴的人,当时有人收买了他们,让他们放火烧了你们家,好赶你们走,我已经查过了,让他们放火的人是个叫查理张的地产商。”
      
      “他人呢?!”子兮恨不能将那个查理张拆皮削骨,靓坤也是满肚子的气,他要是知道查理张去哪里了,他还用得着一句句地在这里哄着她?!
      
      “他不见了。”他有些丧气地开口,王子兮又瞪上了他,“不见了?一个大活人还能凭空失踪了?你别找这些无耻的借口……”
      
      “我说不见了就是不见了,你他妈爱信不信!”他愈发烦燥,没了好脾气,“你要有那个本事就自己去人口处查!”
      
      王子兮怒气冲冲又拿他无可奈何,她甩开他腾腾往外冲,未到门口又被他抓住了,“这半夜三更的你去哪里?”
      
      他还有好多事都没问明白怎么可能放她走?就算问明白了他也不会让她再走。
      
      “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你放开我!”
      
      “你是不是又要去找那个倪永孝?!”靓坤也没了好气,一把将她甩到墙上抵了上来。
      
      王子兮又想起了那张薄唇,要不是靓坤这个该死的,她那晚怎么会被倪永孝糟蹋折磨成那样?
      
      她好不容易放下的伤痛又被他挑了起来,难堪又愤怒,“我去找谁关你什么事?!”
      
      “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拜你所赐,就是你抓走我爸爸的那一晚!”她眼里噙着泪,恨不得掐死他。
      
      靓坤恨得直咬牙,他哪里想得到他的一个无心之失,会搞出这么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他的心就像被鞭子抽得疼,“你宁愿用自己诱饵去求倪永孝也不来直接找我?”
      
      子兮何曾想过她自己会变成诱饵?那晚,她听了佐敦的话带着那块玉去找倪永孝,后面的事全都不在她的意料,只是她现在在气头上,也根本没必要跟靓坤解释,“我爱找谁就找谁,爱陪谁睡就陪谁睡,你管得着吗?”
      
      这□□裸的一句话,就像两巴掌似的甩在靓坤脸上,他从来都没有被个女人这样挑战底线,让他完全丧失了理智,他一手掐着她的脸,张嘴就咬上了她的唇,另一只手直接朝她身下袭了去,他抱着她的臀,剥拉着她的贴身,他重重地将她压在墙上托得她整个人都腾了空,怎么拍怎么打都推他不开,她的唇被他咬着,想喊又张不开嘴,那厚重的烟味窜进她的鼻腔里,让她泪湿满面。
      
      靓坤拉扯着自己的衣裤,很快就被阵敲门声打破了和谐,傻强没等他回应便直接推开了门,看到墙角那对男女,又低头脑袋赶紧退了出来,“坤哥,倪永孝来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