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情感偏移 ...

  •   倪永孝过来的时候都快凌晨三点了,他已经睡下了,收到已悦的电话连夜开车赶了回来,风尘仆仆。
      
      已悦叫了黑箱车,运尸体的人在房子外面拉起了夜灯,忙得热火朝天,子兮那间房却是漆黑一片,她被已悦拉了进来,倚床坐在地上一声不发。
      
      已悦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生到这个地步,前些天醒来还是精神奕奕的一个人说没了就没了,其实她也是有些预感的,那天从墓地回来,王志成的样子便有些不妥,她本以为是睡太久了还有些后遗症,但后面这几天,她总是看到王志成远远盯着子兮发呆,倒像是发现她眼睛已经出了问题,奇怪的是一直没有听他戳穿子兮的掩饰。
      
      已悦很自然地想起了那天倪永孝从墓地将她和子兮支开的情形,但她不知道倪永孝对王志成说了些什么,让他整个人如同掉了叶子的老枯树似的,完全没了生气。
      
      出事之前,他又和已悦寒喧了几句,有意无意地打听着倪永孝的背景,已悦不敢讲太多,他便说了些感激已悦的话,带着子兮去看星星了,已悦提心吊胆地也不敢睡得太沉,果然躺下没多久便听到了子兮的哭喊声,她那么惶恐与不措,被已悦带进来后便倚着床身瘫坐在地上,跟死掉了了王志成一样,一言不吭,不吵不闹。
      
      已悦担心不己,不知道她要怎么挨过这一关?那天在墓地,倪永孝带着王志成去聊天,子兮在车上便是兴致勃勃地向她诉说着憧憬与王志成以后的日子,她都计划好了,说是做个单架车去大学城那里摆摊卖宵夜,应该能维持两父女的生活,还合计了自己身上的钱财,问已悦哪里租房子会比较便宜,应该怎样才能将王志成的病治好,她小脸上写满了幸福与坚毅。
      
      谁料到一眨眼这两父女便是天人永隔了。
      
      已悦不敢走开,怕她一时间想不开,倚在子兮的房门上说着些开导的话,子兮却是听不见一样,一句也没有答她,只坐着发呆,直等到倪永孝来了,已悦才敢去处理其它的事。
      
      “子兮……”倪永孝借着窗口透进来的月光才看清楚她,他轻步踱到她的身边蹲下身,将手轻轻搭在她削瘦的肩膀上。
      
      她猛地抱住了他,搂着他的脖子半跪在地上,她抓紧了他,死忍着的哭声夹杂在颤抖的呼吸里,泪滴、鼻涕弄得他整个左肩都是。
      
      “我的心,好疼……”
      
      倪永孝任她抱着,他轻轻揽着她,低声安慰道,“子兮,坚强点。”
      
      她坚强不了,在这痛失父亲的晚上,她连痛痛快快哭一场都做不到怎么坚强?她的眼睛快瞎了,庄生曾反反复复地提醒她不能再哭,她要是再哭,她父亲的唯一遗愿就会落空,让他死都死得不安宁。
      
      她只能死忍着,只是这锥心的感觉,让她有着被撕碎了的痛,她喘不过气,双手抓紧了他身上的衬衫搅动着,就像她的心被人这样抓着搅动一样,她痛苦地抽泣却不敢让自己流太多眼泪,低低的□□从她喉咙深处渗出来,闻者伤心。
      
      她张嘴咬住他的肩,让他在这个冷冷清清的夜晚与她纠结在一起,一起痛……
      
      “庄生,有没有什么东西能让我走得顺利一些不会给你惹到麻烦?”
      
      “交给我。”
      
      两天后,倪永孝将一支小试管交到了王志成的手里,让他丢了自己的性命。
      
      王子兮憔悴不堪,一天两夜水米未进,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没了爸爸,没了姑妈,没了家,没了马坤记,没有阿泰和佐敦,唯一有的便是庄生,她一直抓着他的胳膊倚在他的身上,就像那晚搂着王志成看星星一样,断断续续、半晕半睡又突然地乍醒,反反复复,一点精神都没有。
      
      倪永孝一直陪着,他被她抓着根本走不开,趁着她睡着那会儿才能去吃点东西。
      
      王志成死了,她的精神世界也快塌了,这一关很难挨,这都是倪永孝意料之中的,但他不得不这么做,他不想王志成死,如果还有一丝可以救活的希望倪永孝都会去尽力,等他们两父女安安稳稳地过完以后的日子,但王志成已经病入膏肓了,他这般回光返照,算下来最多也就半个来月的命,子兮在换眼睛的节骨眼上,不论是在手术前还是在手术后,王志成的突然离世都会给她的眼睛带来致命的打击。
      
      倪永孝将王子兮失明的事告诉王志成,无异于将他逼到了‘死亡’这条路上,但这确实是唯一的出路,只有王志成自己死,她才会放下仇恨,只有他的遗言才能给她支撑的勇气,她是会很伤心,但这是迟早要经历的事,让她早一点接受这个事实,再带着父亲的遗愿坚强地活着总比以后带着仇恨过日子要强得多,人生总要有取舍,倪永孝必须当机立断。
      
      王志成已经是回天无力了,倪永孝觉得至少要能保住一个,才能弥补掉他犯下的那个错误。事实上,王成志的死给他带来了源源不断的麻烦,那一支让王志成走得全无痛苦的药剂随时会让他背上‘蓄意谋杀’的罪名,然后就是子兮,倪永孝要为她打点她的后半辈子,他答应了王志成要‘善待’她,便不会再让她自生自灭,他现在也是被挤上了死角无路可退,明知在她这最无助的时候出现会给她强烈的依赖感,他却又不得不出现,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王志成按照他的意愿选择死在了前面,他就必须要带着子兮从那片密布的荆棘里穿出来,她是个有着恋父情结的女孩,在这种最脆弱、最敏感的时期,稍微处理不慎她都产生情感的偏移。
      
      倪永孝有家室,他有一整个家要兼顾,不可能再给子兮一个家,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不想再要一个家!
      
      他现在,有些进退维谷。
      
      已悦煲了些粥过来,子兮刚刚睡下,倪永孝轻掩着房门退出来,接过那碗粥跟已悦寒喧了几句,那一点点小声响便让她从浅浅的睡眠里乍醒了,撑起身胡乱伸手喊着‘庄生’。
      
      “我在这里。”倪永孝将一只手递给她,她抓着他的手便是安稳了一些。
      
      “吃点东西好不好?”倪永孝轻声哄着,她煞白着小脸摇了摇头,“我不饿,不想吃……”
      
      “已悦将你爸爸的骨灰拿回来了。”
      
      她眼眶一热,哽咽着‘嗯’了一声。
      
      “我想了一下,先把骨灰供着,等你眼睛好了,回来再看着他下葬,好吗?”
      
      “好……”她轻轻吸着鼻子,声音被抽泣声压得几乎听不见,她的眼睛,能不能好还是个问题,她只能这样先应付着。
      
      “日本那边有消息,已经找到适合你的眼睛了,如果你准备好了,等爸爸头七过了我们便过去。”他是那么的温柔,将所有事都安排得妥妥当当,让子兮愈发地想哭,她那些眼泪不受控制地窜出她的眼眶,她用衣袖怎么擦都擦不完一样,“对不起……庄生……我……”
      
      倪永孝居然有些心疼,他将她轻轻带到心口,轻抚着她的发,“没事的,都会过去的……”
      
      她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就像闻到了和暖的阳光的味道,将那潮湿又阴暗的心一点一点地烘干。
      
      “吃点东西好不好?”倪永孝又这样问。
      
      她终于点了点头。
      
      他端起碗,一小口一小口地喂着她……
      
      五天之后,王志成头七。
      
      倪永孝请了些高僧法师回来超渡,一切均打点妥当,带着子兮去了日本。
      
      正值四月,富士山的樱花开得灿烂。
      
      倪永孝住的地方是日本山口组头目草刈一雄提供的故居,就在富士山脚下,草刈一雄见他带着个眼睛不方便的女孩过来治病,便将这处僻静的住处腾了出来,微风拂过,富士山上那些樱花花瓣飘飘洒洒地落在他们的院子里,煞是好看。
      
      倪永孝跟草刈一雄交情并不太深,只不过双方都有些合作的意愿罢了,以前,香□□道被倪永孝和蒋天生一分为二,两人互相拉扯着又有生意往来,草刈一雄卡在中间左右为难,不知道与谁合作好,去香港与倪永孝和蒋天生分别会过几次面后,这事便不了了之了,后来,蒋天生被设计了一道下了台,洪兴揸fit人的位置落到了靓坤的手里,天注定,日本这盘生意始终是他倪永孝的。
      
      倪永孝对山口组是心生向往的,众所周知,山口组所操纵的那些□□产业早已在日本合法化了,集团化管理,日本税收甚至很大一部份都是来源于此,这对一心想洗白倪家的倪永孝来说有着极大的吸引力,他想借助山口组在海外搭建起新的势力,将香港那些不见得光的东西逐渐转移、合法化。
      
      子兮的眼睛手术是个楔机,他有一个很好的借口将榄橄枝抛给草刈一雄,草刈一雄当然求之不得,兴致勃勃地收拾故居,又亲自联系了即将要给子兮手术的井上博士。这些都是光明正大的事,倪永孝离开香港便也有了理由,子兮这场手术做下来,到恢复能回香港他预计着至少要一个月左右,这一个月让他抛下香港的生意和家庭总是需要一些说法的,谈生意嘛,永远是男人应付自己家人的方法。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