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眼源 ...

  •   “你什么意思?”王志成有些动怒,他是老实本份的人,从来没有听过这些听上去就违背伦理道德的东西。
      
      “我听子兮说,她曾在内地一个贫瘠的地方长大,家里有个不太友善的父亲,是王生你,倾尽家产将她们两母女接出来。”
      
      “这又怎么样?”
      
      “子兮她母亲过世得很早,自小跟你相依为命,在她生长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将王生你当成了她生命里天,你是她的英雄,是她的支柱,要不是你还有一线生机,她根本撑不到现在。”
      
      “……”王志成有些哑口无言,他当子兮亲生女儿一般,生活中自然少了很多的避忌,菲菲过世后,从子兮的内衣裤到她第一次月经都是他处理的,他严重忽略了一个女孩子生长过程中的情感沉淀,他突然觉得心底有一丝凉风刮过,又冷又怕,他求救般望着倪永孝,“庄生……”
      
      “所以,只要王生你在一天,她都不可能离开你。”
      
      王志成心底有些涩,苦苦一笑,他明白了他接下来该走的路,他本就命不久矣,活多一天子兮只会多失去一线康复的机会,他深吸出一口气,“在这之前,还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有,两件事。”倪永孝丝毫不跟他客气。
      
      王志成点点头只等他继续。
      
      “第一件事,她不可以再哭,她的眼睛被感染得太厉害,再哭,她换眼睛的机率会低很多。”
      
      “我去跟她说,第二件事呢?”
      
      “她一直以为你们家那把火是靓坤放的,她的心底有仇恨,即使有一天她复明了,依旧会丢掉她的命。”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会处理好。”
      
      “Thank you。”倪永孝这一句谢谢,倒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外人,“庄生,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家庭或背景,但,我恳请你,善待子兮。”
      
      “我答应你。”
      
      尖沙咀,某财务公司后仓。
      
      一个男人被打得遍体鳞伤,旁边一个中年女人正捂着个小女孩的眼睛,似乎不想让她看到眼前这片血淋淋。
      
      门被拉了条缝,里面趾高气扬的男人起身,叫了声‘倪生’,将自己坐的那个座位恭恭敬敬让给了刚刚进门的倪永孝。
      
      “他欠多少钱”
      
      “连本带利七百万。”
      
      “我……我只借了一百……”那男人着急着想狡辩,刚说了一句,看着旁边凶神恶煞的打手们,诺诺又闭了嘴。
      
      “七百万……”倪永孝默默又念闻一遍,“够你死几次了。”
      
      “饶命啊!我会还,我很快就还!!”
      
      “你用什么还”
      
      “我……”他哑口无声。
      
      “你吸毒、烂赌,这一辈子你都还不了。”倪永孝自顾自地轻声说着,眼睛却一直停在那对母女身上,那是对多么漂亮的眼睛,清澈见底,没有丝毫的瑕疵,不枉他费尽心机。
      
      “人的眼睛会在12岁左右停止生长,从此定型……”这是井上博士告诉他的,所以,庄澄女儿的眼睛并不适用,而眼前这个女孩,13、4岁的年纪倒是刚刚好,她还在懵懂的年纪,不管是那对眼睛还是她的心都没有沾染到太多的杂质,只有这样的眼睛才配得上他的小天使。
      
      那女人见倪永孝正盯着她,赶忙应话,“我还,我还!不管让我去做什么,我帮他还!先生,我求求你,放过我老公。”她想爬过来,手还没碰到倪永孝的裤角就被人拉住了。
      
      倪永孝抬了抬手,屋里的人连带着那欠钱的男人全都带了出去,只剩下那母子两人和他。
      
      “你想救你老公”他依旧那般的慢条斯理。
      
      “是!”那女人答得飞快,“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她以为倪永孝看上她了,只伸手解着身上的衬衣。
      
      倪永孝摇了摇头,手指指着那小女孩,那女人一声尖叫,“不!”继而像头发疯的母狮子,抱着那女孩,“她还是个孩子,你变态啊!”
      
      “我要她的眼睛。”
      
      “你说什么!”她愈加愤怒。
      
      “我需要一对眼睛,如果你可以将她的眼睛给我,你老公欠的那条数我会帮你们还,另外,我会送你们出国,给你们足够下半辈子生活的钱。”
      
      “你做梦!”要她拿自己女儿的眼睛去还帐,比要她的命更难。
      
      “我会找另外一副晶体给她,她的眼睛换出来之后,医生会将另外的眼睛移植进去,所以,她不会瞎。”
      
      那女人发着抖,想着反驳他的话。
      
      “那也是副健康的眼睛。”
      
      “那你为什么不用那副眼睛”
      
      倪永孝笑笑,并没有答,“你自己考虑,是没了老公后半世无依,还是接受我的条件,我,并不会为难你。”
      
      他说得,依旧那么风度翩翩,俨然是个君子。
      
      今夜,繁星满天。
      
      王志成坐着星光下,仰头望着那片星海喃喃自语,王子兮在他旁边,惶惶不安。
      
      “兮兮,还记得你刚来香港的时候吗?爸爸曾经带着你这样看星星。”
      
      王子兮拽着他的胳膊,依偎在他的身上,“记得。那个时候我跟妈咪刚刚过来,人生地不熟,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害怕别人看着我奇怪的眼神,我很自卑,足不出户,是爸爸你将我带出房门,你指着那片星海用别扭的普通话跟我说,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在同一片星光之下均衡地受着大自然的恩泽,谁也不会有特殊,是爸爸你给我了自信,让我不再是那个整天担惊受怕的小女孩……”
      
      她将抱着王志成胳膊的双手又紧了紧,生怕一不小心,他会从身边消逝一样,她是那么依赖他。
      
      王志成微微一笑,“兮兮,你知道吗?天上有最漂亮的星星,但它落到每个人的眼里都是不一样的,无情的人会错过它、忽视它,只有心中有爱的人才会觉得它是那般璀璨夺目,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比拟它的美。爸爸曾看过最美的星星,便是和你妈咪一起。”
      
      “爸爸……”子兮心里有些吃味,淡淡地叫了一声。
      
      “兮兮,爸爸曾将全部的爱给了你妈咪,她一直是我心里最闪耀的那颗星星,自从她去世之后,我的心便暗了。”
      
      “爸爸,我一定会代替妈咪好好照顾你。”
      
      “傻丫头。”王志成抚着她的发,心生怜爱,“爸爸拖累你太久了……”
      
      王子兮摇着头,她的心里有着极不安的感觉,“不,爸爸……”
      
      “兮兮,你听爸爸说!”王志成轻轻打断她,“兮兮,你知不知道一个心死的人活着,其实是种受罪。”
      
      她低头不语,何尝不知道父亲这些年来遭受到的身体和心理的双重痛苦,他要洗肾,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折磨得他的身体越来越差,是她自私,拼尽了全力,只为他能陪伴自己更久一些。
      
      “昏迷的那段时间,我总是梦到菲菲……”他悠悠地开口,目光呆滞地,一直望着那片星空,“我跟她说,‘菲菲,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你?’她对我轻轻一笑,说‘我都知道呀,我一直在这里等你。’我好久没看到她的笑了,依旧是那么美,一点也没变老,我又问她,‘我可以来找你了吗?’她说,‘子兮她长大了吗?可以照顾自己了吗?如果可以了,你便来吧。’我是很想去呀,但是兮兮,爸爸放心不下你……”
      
      王子兮的眼泪簌簌往下掉。
      
      “兮兮,这些年,爸爸对你心生愧疚,我根本没有照顾到你却总是在拖累你,让你早早地辍了学,每天呆在满是油烟的大排挡里为我这个半条命的人浪费着自己的青春,不能像别的女孩子,穿着漂亮的衣服,过着多姿多彩的生活……”
      
      “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跟爸爸呆在一起!”子兮紧张地抱紧了他。
      
      “但是爸爸过不了自己这关!这只会让爸爸痛恨自己,愧对菲菲,愧对你……我这次醒来,你就像个公主一样坐在我的面前……兮兮,爸爸发现第一次发现你长得是这么的好看……女儿,这才是你应该有的生活……爸爸无能,甚至连三餐温饱都不能为你保障……现在看到你这样,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他有气无力地靠在子兮身上,松出一口气,语序杂乱不堪,“我终于可以去见菲菲了……兮兮,爸爸和妈咪会在天堂里一直看着你……看着你找到一个能真正陪你看星星的男人……”
      
      “爸爸!你不要丢下我,爸爸!”她胡乱伸着手摸着王志成,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让他的心像绞碎一般的痛,他抓着她的手,就像小时候那样将她揽进怀里,他伸手摸着那张满上泪痕的小脸,“兮兮,你应该为爸爸和妈咪开心,我们分开得实在是太久了……”
      
      “我不要……”她哭着喊着,任性地说着,“我只要爸爸你永远陪着我……”
      
      “将来会有一个男人陪着你,那会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你的男人,一个真正让你付出身心的男人,但那不会是爸爸……”
      
      “爸爸!”她搂着王志成的脖子失声痛哭。
      
      “兮兮……”王志成同样搂紧了她,他凑到她的耳畔,一字一句,“爸爸唯一的心愿,有一天你能看到我和妈咪在天上向你祝福,记住,我们会是你看见的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爸爸和妈咪会一直等你,能看见的那天为止……”
      
      子兮还来不及思考着他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看不见这件事,王志成的头已经磕在了她的肩膀上,他的手从她后背滑了下去,重重地,连带着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