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卧底 ...

  •   尖沙咀,晚上九点。
      
      倪永孝忙了一天了,查理张那边已经得手,有很多事需要他去善后。
      
      他翻着手里的资料,办公室里突然漆黑一片,毫无征兆。
      
      倪永孝心里一惊,他拉开抽屉将那些文件扫进去,顺手从里面摸出一柄防身的□□,警惕地盯着门口,一动也不动,他的心跳得很快,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个黑衣人闯进来,一枪要了他的命!
      
      □□之中,到处都充斥着危险的讯号,稍微行差踏错一步都将会不得善终!
      
      倪永孝永远记得他的爸爸,在戏社曲里跟一帮老人唱着唱着曲,就突然没了命!
      
      倪坤金盆洗手尚且逃不脱这样的命运,何况倪永孝正踩在钢绳上?
      
      倪坤当时的保镖被人收买了,才会让人有下手的机会,自那之后,倪永孝便不再相信任何人,包括他最亲近的罗继。
      
      罗继是个警察!
      
      这是倪永孝早就知道了的事!
      
      他衷心耿耿留在倪永孝的身边收集着倪永孝的犯罪证据!
      
      这也是倪永孝一早就知道了的事!!
      
      可是,会有哪一个保镖比一个卧底警察用起来更放心?!
      
      他们被‘正义’与‘道德’束缚着,要的不过是让倪永孝这种□□大鳄去坐牢,彰显社会和谐。
      
      所以,罗继不会让倪永孝死!
      
      所以,倪永孝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安心用着他。
      
      外面,沉稳的步子声越来越近,倪永孝手里端着枪,这团黑暗让他心神不宁,他恐惧黑暗!
      
      他突然想起了王子兮,那个失了光明的小丫头,她竟然可以和他谈笑风声?
      
      她比他,勇敢得多!
      
      一束光在不远处亮了起来,罗继叫了声,“倪生,是保险丝跳闸了!整栋大厦都断了电,约摸要十五分钟才搞得定。”
      
      倪永孝轻吁出一口气,他将那把枪放进自己的衣袋,满头都是汗。
      
      车窗外,灯火辉煌。
      
      倪永孝坐在后座,全身如抽空了一般,那短短的两分钟让他像去地狱走了一遭似的,心魂未定。
      
      罗继开着车,不时用余光扫着倒后镜,倪永孝还是像往常一样的样子,只是不告诉他要去哪里,罗继只得绕着公司楼下来来去去的开。
      
      倪永孝,这个男人跟他见过的任何男人都有点不同。
      
      “停车。”倪永孝轻唤了一声,罗继将车缓缓停在路边,转身等他吩咐。
      
      倪永孝掏出自己的黑卡递给他,对着外面一间女装名店扬了扬头,“你去里面将这一季的新款全部扫下来,XS码。”
      
      罗继的眼珠差点掉下来,他不确定地望着那张黑卡,又望回倪永孝,倪永孝居然冲他微微点头,又抬了抬手里那张卡,他无奈地接过,下了车。
      
      罗继觉得自己的卧底人生苦逼透了,买卖□□没有他的份就算了,居然要沦落到帮个女人买衣服,他连帮自己老妈买衣服都没有试过吧?他妈总是跟他说,男人就该做男人该做的事!现在,他站在一堆浅粉浅蓝色的少女系、公主裙中间,还要好脾气地告诉销售员请拿上所有XS码,这样子,真是想想都够了!
      
      就当倪永孝给自己的最后考验吧,罗继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他提前大包小包回来,打开车后盖,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那已经躺在里面的三五袋,不是女人内衣裤是什么?!
      
      又是凌晨过后,一辆黑色捷豹驰骋在夜色里。
      
      倪永孝早前打过电话来,所以已悦一直没有睡,她打开大门将倪永孝迎进来,看着他拎着大包小包地东西下车,满脸狐疑。
      
      “以后别再让她用你的东西了。”倪永孝将手里那些衣袋递给她,已悦自然已是明白这是些什么东西了,轻轻点了点头,抱着那些衣物进门。
      
      新订的软件家私已经到了,空荡荡没有品位可言的住处显然不符合倪永孝的审美,他换了些软体,在训练王子兮灵敏度的时候至少不会碰伤了她。
      
      王子兮已经睡着了,倪永孝轻推开房门的时候,她正在梦魇里挣扎,慌乱地挥着手,她很紧张,样子害怕极了,嘴里轻声叫唤着,“爸爸,兮儿要瞎了……”
      
      她语气之中的淡淡的哭腔直直撞击着倪永孝的心,她害怕,她是真的害怕,连倪永孝都恐惧的黑暗她有什么理由不害怕?她只是在假装坚强,不想让任何人担心而已,倪永孝想象不到,一个处在极度恐惧之中的小女孩要突破怎么样的心理防线才能做到若无其事地跟他在谈笑。
      
      事实上,他觉得心底有些很奇怪的东西有淌动,他讨厌这个感觉,悬在半空之中的心怎么都着不了地似的,让他烦燥不安。
      
      他拎了个枕头轻轻盖在子兮的心口上,她像只树熊一样抱紧了才轻轻吐出一口气。
      
      倪永孝退了出去,他脸色很不好,不理已悦的诧异,也没有交待任何一句话便又出了门。
      
      他连夜离开,不想再看到子兮,他居然有点害怕看到她!
      
      这一走,大半个月都没有再回来。
      
      晚上,子王兮洗了澡,已悦正拿着风筒站在她身后将她的长发一点点吹干。
      
      或许真的是人靠衣装,她穿着倪永孝买的那些极具英伦风的、剪裁合身的睡衣,配着那头棕褐色的弯弯曲曲的长发,像极了已悦好多年前和倪永孝看的一出话剧,里面那个‘希腊公主’。
      
      已悦不知道子兮和倪永孝有什么关系,她也没有必要去打听,像倪永孝这样的男人,出去逢场作戏的女人已经不计其数,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她没有任何立场去询问或者是忌妒。
      
      而且这个王子兮不过十六七,这年纪放在古代做他女儿都绌绌有余了。
      
      已悦又想起了自己那个孩子,她和倪永孝的孩子,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孩子!
      
      是她使了小手段才得来的孩子,而她任性妄为的结果就是,那个还没有成形的、分不清男女的孩子,变成了一滩血水!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已悦彻底地明白了这个男人的狠,除了他真正名义上的‘倪太太’,没有一个女人会有资格拥有他的孩子。
      
      如果那个孩子成功生下来了,它应该快有子兮这么大了吧,或许,它会像她一样,是个乖巧又孝顺的孩子……
      
      已悦的眼睛有些发涩,她一手拨弄着子兮些许头发,另一只手上的风筒忘了晃动,烫得她‘嘶嘶’声。
      
      “悦姨,你在想心事吗?”王子兮这样问她。
      
      已悦回过神来,放下手里的风筒帮她掸了掸头发,微微一笑,“我在想,子兮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呢。”
      
      “悦姨你又在这里逗我。”她的眼睛上依然蒙着纱布,纱布下面的小脸一片绯红。
      
      “怎么?不是应该经常这样有人夸你吗?”已悦半俯下身,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看着镜子里越来越红的小脸,觉得打趣一个小姑娘是件很可爱的事,“看看,换上这个睡衣,多像一个小公主。”
      
      说起来,我还一直都想问悦姨呢,怎么会帮我买到这么合身的衣服呢?尤其是我的内衣,比我自己买的更合身。”
      
      “这个……”已悦怎么能告诉她,她的那些衣服都是倪永孝买的呢?只能随口扯了个谎,“我照你的旧衣服尺码买的呀。”
      
      “但是我旧衣服没有这个穿着合身呢。”她自顾自地猜测着,“是不是因为我买的都是地摊货,所以尺码不准呢?”
      
      “可能是吧……”已悦看着她胸前小小的突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悦姨,你跟着庄生多久了?”她突然又问。
      
      “很久了,久到我都快忘记多久了。怎么了?”
      
      “庄生……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子兮自那日见到倪永孝后一直没见他再回来,她有着小女孩的好奇,忍了这些天,今天趁着已悦心情不错,终于是问出了口,她这一问,已悦倒也是有了兴趣,“不如你说说,觉得庄生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样啊……”她又是想了一想,“我猜,庄应该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有着很好的品味和素养,悦姨,我猜得对吗?”
      
      “这你可就猜错了!”已悦刮着她的鼻子,“乔生才三十多岁,年轻着呢!”
      
      “呀,他说话那么像教导主任我以为他最少四十了呢!”王子兮跟着笑。
      
      “那你再猜!”
      
      “猜对有礼物吗?”
      
      “让你睡前吃块小饼干。”
      
      两个人在逗趣,王子兮清了清嗓子,继续猜,“他应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我曾猜想他是一个工程师或是会计师。”
      
      已悦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她,“然后呢?”
      
      “他说他是从美国回来的,以他的谈吐和学识,一定是名校毕业,斯坦福吧!”
      
      已悦O大了嘴,“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因为美国人中流传着一句话呀,有钱成绩又不错的读哈佛,而真正世家更爱斯坦福,因为两家名校骨子里的气质不同。”她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崇拜,顿了一顿又说,“而且,我总是觉得悦姨你的某些方面跟庄生感觉很像呢……”
      
      “哪里像了?”
      
      “应该就是别人说的那种世家的气质……”她调皮地靠近了已悦,半开玩笑般,“悦姨你学贯中西什么都懂,不会也是斯坦福毕业的吧”
      
      已悦心里一紧,急急打断她,“怎么可能呢?我就是这里的管家而已,他不是才回来吗?我就帮他看着房子啊,他有一个大书房,里面书籍可多了,我就趁着他不在天天看他的书。”
      
      “真的吗我怎么觉得你们的关系没这么简单。”这个丫头,眼睛看不见,却是个鬼灵精。
      
      已悦不得不小心应付,“我们的关系当然不简单了,我是他二姨父家三姑妈的外甥的表姐呀。”
      
      “悦姨!你正经一点!”
      
      已悦塞了一个大棕熊公仔给她,“臭丫头,快点睡!”
      
      这是倪永孝那晚走之后快递公司送来的,像个人那么大,软绵绵的,王子兮抱着它睡恶梦少了很多。
      
      她抱着那只熊,听得已悦要走,才反应过来,她问了半天的问题反倒是她在自问自答,又冲已悦喊了一声,“悦姨,我还没问呢!”
      
      “你问你最想问的那一个。”已悦停在门口,“太晚了,只准问一个!”
      
      “那……我想问问……庄生……他长什么样?”王子兮有些脸红,声音便小了下来。
      
      已悦的心扑通一跳,涌起强烈的、不好的预感,她匆匆答了她一句“等你眼睛好了自己看!”
      
      便掩上了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