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爱情 ...

  •   “你不肯将那块地给地产商就是因为你将它抵押给了银行?”倪永孝追问。
      
      王子兮点了点头,“马坤记的按歇没有办多久,我现在将那块地放出去要赔大部份的违约金给银行,我爸爸太需要钱……都怪我……是我害死了我姑妈……”她没忍住哭出了声。
      
      倪永孝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不仅判断错了她的为人,还亲手导演了这一切,他侵占了她,让她家破人亡,瞎了双眼,他毁了她!
      
      倪永孝的心底泛起一阵无法形容的压迫感,他掌心覆在王子兮的手背,紧了紧,“都过去了,没事了,不要哭了,你的眼睛不可以再受到任何感染了。”倪永孝再次提醒着她,他现在唯一能补救的就是不让她失明。
      
      王子兮吸了吸鼻子收了哭声,那只覆盖在她手上的温暖的手,就像盖在她心上的一床暖融融的被子,他沉厚又温柔的声音,轻轻抚触着她心底那一道道的伤痕。
      
      “谢谢你,庄生。”子兮又说了一次,她轻轻缩回了自己的手,脸上微微发热。
      
      倪永孝给了自己一个自嘲的笑,把人害成这样还要被人家多谢,这感觉,像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狠甩了一巴掌似的,让他没了任何胃口。
      
      他抽了张纸巾拭了拭嘴,不想再困在这种气氛中。
      
      他又是打量着她,而有趣的是,他每看她一次的都会有一些新发现,她皮肤很好,比一般的女孩子红润光泽得多,在阳光照耀下更有着吹弹可破的质感,而她那双手却有着极不合时宜的粗糙。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像多个极致矛盾的结合体。
      
      “你不是香港人?”这是倪永孝的直觉,直觉来自哪里?或许来自他多年来见尽女人的阅历。
      
      王子兮一愣,疑惑不已,“这也能看出来?”
      
      “真的不是?”
      
      她点了点头,“我妈咪是四川人,我五岁时才跟着她来香港。”
      
      “你妈咪她过世得很早?”
      
      王子兮O大了嘴,“庄sir你是算命的吗?”
      
      倪永孝微微一笑,“你跟你爸爸感情这么好,我想他应该给了你不少照料。”
      
      王子兮重重点了点头,“我爸爸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如果不是他,我想我和我妈妈还在那个穷乡僻壤被我那个‘亲生爸爸’喊打喊杀……”
      
      “王先生……他不是你亲生父亲?!”
      
      “不是。”她不遮掩,“我亲生爸爸是个……不太友善的人……他酗酒、烂赌,输了钱就会打我和我妈,那时候,我们村有个远房的亲戚,听说在香港赚了大钱,我爸就求着她将我妈带来了香港,来了之后才知道她做的是‘色情行业’”。她小脸涨得通红,有着无法启齿的羞耻感,“我妈后来在我爸爸住的那个唐楼楼上租了间房子改成了按摩房给人按摩,就这样跟我爸爸认识了,我爸爸是个很好的人,他几乎倾尽所有,才从我‘亲生父亲’手上换来我和我妈妈,他给了我一切,比任何父亲给自己亲生女儿的更多……”
      
      “所以,为了你爸爸,就算受尽辛苦也毫无怨言?”
      
      “其实也不算辛苦,在马坤记的时候,有姑妈和佐敦帮我,我做得并不是太多。”
      
      倪永孝想像得到,那双原本柔软的小双,要经过多少粗重又污浊的工作才会如此的粗糙,这个纯洁如玉的女孩子又怎么会让她上了年纪的姑妈做太多粗重的活计?!
      
      王志成确实是个好父亲,他教出了一个天使一样的女儿,不然,以她的姿色,只要稍微抛头露面便可换下金银无数!
      
      “有兴趣聊聊你男朋友吗?”倪永孝从面前拿起一个茶杯,将旁边茶壶里的红茶倒了一杯,嘬了一口,他对这个女孩儿突然有了一窥到底的欲望。
      
      “阿泰?”
      
      “或者还有其他的?”倪永孝笑道。
      
      王子兮咧嘴一笑,吐了吐舌头,“阿泰,他……是个很好的人。”
      
      她用一句话就已经形容完了她的男朋友,比形容她父亲的少得多。
      
      “就这样?”
      
      “嗯……”她想了一下,又加了几句,“阿泰他是个很有正义感的男生,喜欢路见不平,他曾经救过我,像个英雄一样。”
      
      这确实就是阿泰!跟倪永孝认识阿泰的情形一样。
      
      倪永孝的脸上突然有了笑意,“你觉得你们有爱情吗?”
      
      他觉得自己有点无聊,一个快四十岁的男人,竟然跟个十六七的小女孩在这里谈爱情,但此刻,他却心情愉悦。
      
      王子兮那张小脸红得像只小苹果,她从倪永孝面前拿了个茶杯,像他一样摸索倒了杯红茶在杯子里,抱着杯子挡着脸,娇羞地点了点头。
      
      倪永孝笑得更舒畅了,虽然没有声音,但子兮都已经感受到了他的笑意,她放下杯子,扬着脑袋,“怎么,你觉得我们之间没有爱情吗?”
      
      “我猜,你在某次放学的路上遇到了几个不怀好意的古惑仔,然后阿泰就出现了,他救了你,然后他就拼命缠着你,最后,他就成了你男朋友了。”
      
      王子兮那张脸红得不得了,她鼓着腮帮子气乎乎,“是……是那又怎么样?这样就说明我们之间没爱情了吗?”她在逞着强。
      
      “小丫头,等你再长大一点,就会知道知恩图报它和爱情是两码事。”倪永孝起了身,依旧笑意盎然,“我要回公司了,你自己在家可以吗?”
      
      王子兮听到他要去做正事,跟着起了身,点了点头,“我没问题!但你走之前你能告诉我什么样的感情才称得上是‘爱情’吗?”
      
      “当你真正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什么叫‘爱情’。”
      
      她似懂非懂地重复了一次,回过神来倪永孝已经走远了。
      
      倪永孝办公室。
      
      罗继正立在一旁将一些资料放在他面前的办公桌上。
      
      “倪生,资料上这些人都是愿意将自己的眼睛卖出来的人。”
      
      倪永孝翻着档案,资料上这些人要么是流氓烂仔,要么是牢犯,也是,不到绝境谁会愿意让人活生生地将眼睛挖出来?
      
      倪永孝眉头紧皱着,未翻到最后已经将那本档案合上了,往前一扔,“重新找!”
      
      “倪生……”罗继不明白,都是活生生的、健康的人,照足了他的要求,为什么一个都不行?
      
      “他们会弄脏了她!”他难得解释,罗继只对上倪永孝那双眼,便收回了视线,他抱着那本档案没有再说任何话出了办公室,这个眼神罗继太熟悉了,它代表着没有任何反驳甚至是商量的余地。
      
      铜锣湾,靓坤别墅。
      
      红酒、瓷器、文件、桌椅,噼哩啪啦甩得一地都是,靓坤这次是真的动了怒。
      
      是他太大意了,被倪永孝耍得团团转,更让他生气的是王子兮,回来之前他已经确认过了,子兮的眼睛伤得很严重,甚至有可能会失明!
      
      一夜之间全变了,子兮家破人亡,无缘无故跑出来个倪永孝,竟然说子兮是他的女人!她要真的是倪永孝的女人,靓坤怎么能调戏她那么久?!
      
      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他们两个又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靓坤越想越气愤,他随手操起一瓶XO,转了个身就朝一个下手头上敲了去。
      
      就是他,开枪差点打死了子兮,要不是靓坤反应快,他现在估计得为子兮设灵堂了。
      
      这该死的瓶子,敲下去竟然没有碎,他手起手落,一下又一下,头上汗都砸出来了,那瓶子就是不破。
      
      那下手,早前已经是胆颤心惊了,现在头上砸穿了几个洞,热血流得满脸都是,压根不敢动一下,这个靓坤,丧起来简直不能用‘人’的思维的定义,他清楚地知道,他敢动一下或是敢吭一下,他今晚非得让靓坤玩死!
      
      “□□妈!不破呐!不破呐!”靓坤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两只手握着瓶口,这一下砸下去,那下手摇摇晃晃脚下一软,瘫在了地上,操,这瓶子居然还没破!
      
      他又是要上前,被傻强拉住了,“坤哥,再打出人命了!”
      
      “他不死都没用了!”靓坤没好气。
      
      “是,他是该死,你别让他死这里啊!”傻强劝着他,对旁边另外两个快吓破了胆的下手打眼色,“还不快拖出去?!”
      
      靓坤扔了手里那只瓶子,狠甩在地上,操,终于是碎了!
      
      他歪歪斜斜挂在沙发上,点了一支烟,现在,他冷静地思考着整个事情,子兮到底和谁有这么大的仇口要被人放火烧了家?那晚他要是没把她留在身边,说不定连她都葬身火海了!
      
      靓坤不会就这么轻易背上这个黑锅让真正的凶手逃之夭夭的!
      
      可是,会是谁呢?那丫头人畜无害,她那个爸爸更是老实巴交的,他们肯定是不会有仇人的。
      
      只是‘放火’这种事……
      
      就算真的有人要王子兮的命,也不会自己亲自下手……
      
      靓坤突然想到了点什么!
      
      他洪兴都是些三教九流之徒专门帮人解决这种烦恼,如果真的有人刻意想放火,那找他洪兴人代劳的机会至少占了七成!
      
      他掐了手里的烟,正经异常,交待了傻强几句,“你去查查下面各个堂口,最近有没有人接过私活?”
      
      “坤哥,你怀疑放火的人是我们洪兴的?”这就是傻强,生活中傻乎乎,做起事来却丝毫不含糊。
      
      “留意那些眼生的,刚刚进社团没多久的。”这种不起眼的人,才是最有机会下手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