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己悦 ...

  •   “你说是就是啊?!”靓坤有些气急败坏。
      
      “我没必要向你交待。”倪永孝反驳得如此得体,他起身轻踱,脸色冷了下来,“这场大火让子兮失了亲人,伤了双眼,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他贼喊捉贼将这个黑锅扔给了靓坤,简直让靓坤有口难辩。
      
      “这场火不关我的事!”靓坤说出口又觉得自己没必要跟倪永孝交待,“这是我和她的事,你让我见到她,自然会跟她说清楚!”
      
      “她现在情绪不太稳定,我想她不会愿意见你。”
      
      “就是说你今天怎么都不会将她还给我咯?!”靓坤没了好耐性。
      
      “李生你会不会将自己的女人送给第二个男人?”倪永孝波澜不惊地与他对视着。
      
      靓坤咬牙,饱含怨气,捏得自己的骨头咯咯响,他怒瞪着倪永孝,甩手,出了去。
      
      夜幕降临,几辆车在尖沙咀某医院外来来回回,形迹可疑。
      
      靓坤满肚子的气,白天,他被倪永孝摆了那一道,几乎倾团出动,各个关卡盯紧了倪永孝的行踪,他不肯将子兮还给他,靓坤就自己去找,现在,他肯定子兮就在里面,他的人侨装成病人、家属、清洁工,几乎将医院盯死了,只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去劫人,这次,女人倒是其次,拿回个面子才是最重要的!
      
      一声巨响,瓶瓶罐罐全摔到了地上,医院的宁静被打破了,几个护士和保镖抱头蹲在墙角被人喝斥着不敢惊叫,靓坤出得七楼电梯,双手插袋,吊儿郎当。
      
      下手们一间间病房找,他抖着腿歪在休息区等消息。
      
      “坤哥,没有。”傻强小心翼翼地报告着。
      
      靓坤脸一沉,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找清楚没有?!”
      
      “每一间都找了,真的没有。”这种时候,傻强哪里敢开玩笑。
      
      靓坤一个跨步向前,随手从墙角抓起一个护士,拎着她的领口,完全没有风度,他样子凶神恶煞,声音又哑,一吼起来简直让人毛骨悚然,“倪永孝送来的那个女孩在哪里?!”
      
      那护士被吓得发抖,“她……她……她今天早上已经出院了……”
      
      靓坤这才明白,他上当了!
      
      从他离开倪永孝办公室的那一刻开始,倪永孝已经将子兮带走了,他装作不知道被靓坤的人跟着,自然而然地上医院,为了麻痹靓坤,他甚至还留了两个保镖在这里装模作样,倪永孝简直就把他当傻子了,这会估计在远处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在捂嘴偷笑!
      
      靓坤怒火中烧,他一巴掌将那护士甩到了地上,几乎咬碎了牙,“倪!永!!孝!!!”
      
      凌晨过后,一辆捷豹才缓缓驶入远郊一座僻静的别墅,房子不大,小两层,屋内木质地板清搭着一色的美式红木家私,大气又素雅,彰显出主人低调而出挑的生活品味,房子装修以美式田园风格为主,结合后现代简结流畅的条线,沉稳中又散发出些许朝气。
      
      屋外园林草木旺盛,枝繁叶茂,繁花簇锦,静宓在皎洁月光之下。
      
      “已经睡下了。”
      
      倪永孝书房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正报告着,她叫己悦,是倪永孝这间别墅的管家,己悦身材高挑,眉目如画,是个姿色上佳的古典美人,她穿着职业性的白衬衫黑西裤,头上挽好一个发髻,一丝不乱,露出光洁的额头,浑身上下散发着知性干练的气质。
      
      己悦是倪永孝的同学,异国他乡里的青葱,或许仅仅是因为多看了那一眼,从此她的心便划地为牢,只是倪永孝这样的男人,心如浪子却背负着‘家庭’这个枷锁,一辈子如纠结在沉重的深渊里,婚姻如此、生活如此,爱上这样的男人,注定一世悲痛。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君不悦己,唯有己悦。
      
      一个女人为自己改下这个名字是何等悲伤
      
      她最多算倪永孝的半个知己,这种压抑的野兽型的男人根本不会让任何女人窥见他的伤口,她和这栋别墅一样,不过是他疲倦时一块宁静的栖息地。
      
      己悦跟了他十几年,从情人到友人,最后沦落成仆人,他给过她关怀,给过她尊重,给过她一切舒适的生活条件,却独独没有爱。
      
      没人比她更了解倪永孝的‘狠’,他的心就像一块石头,没有人能捂化,却偏偏有着让人飞蛾扑火的诱惑力,诱惑着你一步步靠近,曾倩如是这样,她也是这样,己悦搞不清楚她和曾倩如到底谁更不幸,曾倩如耍尽了一切手段,终于是如愿进入了倪家,陪在了倪永孝的身边,而己悦却知道倪永孝有多厌恶她,她曾经自我安慰般想,当年倪永孝娶曾倩文是不是因为曾倩文身上有她的影子?
      
      己悦不指望他们的人生还会有什么样的交集,他在她最风华正茂的年代都没有爱上她,何况她如今容颜渐老只是弱水三千,她偏只取那一瓢,心心念念爱了一个男人十多年,她已经没有能力再花十多年去忘掉他。
      
      她不要倪永孝为她买的那些大房子,却坚持留在他这栋房子里做个仆人照料他起居,只因为,这里有他的味道。
      
      倪永孝是不常来的,外面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日子过得多了,身心疲惫的时候才会过来小住一两天,每次都是自己来,不带任何保镖,这里是他心底深处最后安全的港口。
      
      突然接来了两个素不相识的人,是己悦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
      
      早上,倪永孝打电话来,让她去医院接两个人,这是他第一次拜托她做事,她照做了,没有问什么事,也没有问为什么,因为这都不在‘仆人’可以问的范围,只是倪永孝叮嘱她改姓庄这事着实让她吃惊不小,她看到那一老一小,一个昏迷不醒,一个双目绑着纱布,心里愈发诧异,而惊讶之余,心底更多地是悲凉,她花了十多年,仅仅只能在他的门口徘徊,而这两个陌生人却轻而易举地就进驻了他的港湾,个中伤悲不足以对外人道。
      
      倪永孝没有想过要将这两个人接来这里,实在是所有的事搅在了一起,他唯有当机立断才能确保他们的安危,靓坤不是一般的古惑仔,凭他能轻而易举解决蒋天生上位他就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古惑仔!他才上位,实际上倪永孝忙着转型,还没来得及摸清他的底。
      
      而那个女孩子伤了眼睛,另一个又昏迷不醒,不宜长途跋涉或是离开香港,所以,他只能暂时将自己这间安全屋给他们住。
      
      倪永孝看出了己悦的疑惑,但没有要跟她解释的意思,他听着她的报告点了点头,起身,“累了一天了,你先去休息吧,我去看看她。”
      
      己悦没出声,实际上倪永孝并没等她出声已经踏出了书房,她跟在他身后,没有上楼休息,停在房间门口。
      
      王子兮已经睡着了,这两天悲伤过度太累了,睡得特别沉,倪永孝进来连身都没有翻一下,她蜷身侧躺着,膝盖顶着胸口,细长的胳膊摆在同一侧被脑袋压着,她的呼吸很重,重得像叹气,不时眉头轻蹙,她身子突然一怔,手手脚脚撑开了来,像一个无助的婴儿掉进了可怕的梦魇里。
      
      倪永孝下意识地将一只手轻按在她的心口,另一只手在她脊背轻扫着,她得到了安抚,又蜷回了自己那个安全的姿势,倪永孝轻吐出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放手,退开半步,壁灯将他的影子覆在她身上,怕是突然暗了,她又不安了起来,倪永孝蹲下身,避开那些光,她才重新放松下来。
      
      她的一切都是极本能的反应,倪永孝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刚刚离开母体时极度没有安全感,经常也是这样的无措和惊恐,他是用同样的方法去安抚她的。他的心底突然泛起了强烈的父爱,这个像小猫一样楚楚可怜的小姑娘让他的心此刻无限的柔软。
      
      他打量着她,第一次近距离地、认真的打量着,她的头发很长,微卷着的褐黄色,不是染发,像是营养不良造成的,发尾全开着叉。
      
      她洗了头、洗了澡,应该是用的己悦的高级香薰,身上那些油烟味被香味盖住了,但依然不是倪永孝喜欢的味道,这个味道太成熟了,不适合这种小女孩,就像子兮现在身上穿着的己悦的睡衣一样,一样的难以让人愉悦,一个女人,如果找不到自己合适的定位比长得难看更让人难以下咽。
      
      所幸,她的五官是极其精致的,精致到足以弥补她极其恶劣的品味,她的脸很小,非常小,小得不够他的巴掌大,这么小的脸上竟然有两条粗眉,为这副柔弱的身躯添上了几分英气,她的鼻翼很高,和暖的灯光下,像被雕刻出来的瓷娃娃,如果没记错,她那双大眼睛下面应该还有一对漂亮的卧蚕,只可惜现在它们都被盖在纱布下面,只有漆黑相伴。
      
      倪永孝突然烦燥了起来,就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被人破坏了一样的愤怒!
      
      可能是他身上怒气太重,让王子兮不自觉地翻了个身,她背对着他重新蜷好,这一动,手脚伸展开倪永孝才看到,她居然满身都是瘀伤!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