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2、营救 ...

  •   “怎么样?好点没有?”黄志诚递了杯热可可给她。
      
      子兮心有余悸,捧着那杯温暖小啜了一口,点了点头。
      
      她望了望办公室外陆陆续续忙着的警察,压低了些许声音,“黄sir,不好意思,这么晚让你回来,但是我实在找不到其他的人帮忙。”
      
      “没关系!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儿子被人绑架了。”
      
      黄志诚一惊,“你儿子?靓坤的儿子?”
      
      子兮眼睛一转,思索了半秒种点点头,捧着可可又喝了一口,“对。”
      
      “知不知道被什么人绑架了?”
      
      “我知道在哪里!”她将关于王子那个别墅的地址告诉黄志诚,并没有说绑架王子的是什么人,她的笃定让黄志诚觉得有些蹊跷,“你是不是还知道些什么?”
      
      “没有了。”她理了理情绪,尽量不心虚地直视着黄志诚,她不想说,黄志诚也没多问,“那好,明天一早我就申请搜查令。”
      
      “不行!”子兮怕夜长梦多,一个晚上能发生多少事谁也说不清楚,倪永孝今晚有些不对劲,她又砸伤了他,万一他发起疯来,会不会连夜将王子带走?子兮眼下有些急燥,不顾仪态地抓住了黄志诚的手,“黄sir,我知道这不合规矩……这次当……我私人请你帮忙,只要找得到我儿子,我……”她窘迫得找不到说服他的理由。
      
      “你不要再说了。”黄志诚拉着她的胳膊带着她出了警察厅,她以为他拒绝了要赶她走,心下泛起一阵绝望,她跟着他踏了出来,打算厚着脸皮再哀求他一阵,谁料他径直将她带到了车子旁,拉开车门将她塞进了副驾。
      
      “黄sir……”
      
      他没出声,直接打着方向盘,到了目的地又将她拉了出来,这不是大屿山关王子的地方,这是一幢民居,他一手拉着她,另一只手掏出钥匙熟练地开门上楼,子兮不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条件反射地微微挣扎着,她搞不清楚黄志诚的用意不敢太明目地反抗,只焦急地问他,“黄sir,你要到我去哪里?”
      
      他停在一扇门前,钥匙插进匙孔,终于是应了她,“去我家。”
      
      子兮心底一紧,下意识地想甩掉他的手逃跑,她刚刚才从倪永孝手里跑掉,怎么能又掉进一个贼窝,门开了,她还未开始逃就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爹地!”
      
      十年前那个小姑娘已经长大了,明眸皓齿,灿若明霞。她青春的身影雀跃地迎到门口,看到子兮徒然变了脸色。
      
      “进来吧。”黄志诚招呼着子兮,“我怕你回去不安全,今晚你先呆在这里,我去找孩子。”
      
      “黄sir……”子兮简直有落泪的冲动,她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表达心底的感激与歉意。
      
      “等我消息。”他温柔地嘱咐,又自然地交待了囡囡一声,“照顾妈咪。”
      
      他掩上门退了出去,剩下囡囡满腔怒气没地方发,“我妈咪早就死了!”她敌视着子兮,将没对黄志诚说句的这句话送给了她。
      
      “囡囡,你还认得我吗?”子兮问她。
      
      “认得。怎么会不认得呢?”她双手交叉着抱在胸前,有些趾高气扬,“你是我爹地钱包里那个女人嘛!”
      
      “我叫王子兮。”
      
      “你叫什么关我什么事!”她带着凶狠的眼光直直瞪着子兮,像头小兽,“你离我爹地远一点!”
      
      这份感觉子兮太熟悉了,说感同身受不为过,曾经,她的母亲过世之后,她对王志成身边的一切女人都有过同样的眼光,“你很害怕你爹地被人抢走吗?”
      
      囡囡被她噎了一下,小脸红得像要滴出血来,她嘴硬着转过头,不让子兮看到她脸上的窘态,“你胡说八道!”
      
      子兮微微一笑,“囡囡,你今年多大了?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十五……”
      
      “关你什么事!”她被人戳了心事不高兴,想作出生猛些的阵势来反败为胜,“现在我问你!你跟我爹地是什么关系?他的同学?同事?朋友?”她定了一下,又加多了一个选项,“恋人?”
      
      “朋友。”子兮老老实实地回答她。
      
      “朋友?”这个答案显然在她意料之外,她稳了稳心神,继续问,“你这么多年都不见人,现在回来干什么?”
      
      “我儿子走丢了,想请你爸爸帮个忙。”
      
      “儿子?你有儿子了?你结婚啦?”小女孩的雀跃,子兮点了点头,“对,我结婚了。”
      
      “那你先生呢?”
      
      “他……已经过世了。”
      
      囡囡又不高兴了,“那……你还会结婚吗?”
      
      “不会,我找到我儿子就会带他离开香港,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真的?!”她的热情回来了,虽然有些警惕却亲昵地拉着子兮的手,“阿姨,今天你就睡我的房间,你放心,我爹地是个超级英雄,他一定会为你找到你儿子的。”她拉着子兮进自己的房间,将这一块私人的地方完全都交给了她。
      
      “那你睡哪里?”
      
      “我……”她咬着嘴唇笑,“我去我爹地的房间睡。”
      
      子兮哪里睡得着?倚在囡囡的床边脑袋里面乱糟糟的一团,这一晚她想起了很多人、很多事,像是将她这半世都回忆了一遍,突然放下了心底一个执念,她现在别无它求,只愿能带着王子顺顺利利地离开,像她自己说的,以后再也不踏足香港一步。
      
      黄志诚天亮才回来,子兮没睡,听着钥匙声拉开了门,囡囡还在睡,她怕吵醒了她,和黄志诚打了个眼色去了楼下的茶餐厅。
      
      “怎么样,黄sir ”她的焦急溢于言表。
      
      黄志诚摇了摇头,“我连夜去了你说的那个地址,那里确实有幢别墅,但房子是空的,里面连件家私都没有,更别提你的孩子。”
      
      “怎么可能?”子兮算了一下她从倪永孝那里逃出来到黄志诚去营救王子,这短短的一个小时都不够的时间,倪永孝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搬空那幢房子,“黄sir,你找清楚没有?或者,你是不是找错了地方?”她的脑袋里越发的乱了。
      
      “我确定是你指的那个地方,那里只有那一幢别墅。”
      
      “我不相信……”她坐定不安,“我要自己去找!”
      
      黄志诚不放心,自己开着车,带着她再去了一次,确实,一个人都没有。
      
      她像有着诡异的错觉,但是,这确实是DV里那幢别墅,每个视角看出去,外面的山峰都是一样的,还有那个游泳池,防滑地砖的颜色排列都一模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她的头很疼,这段日子像是做过的一段虚幻的梦,她狠狠咬了自己一口,嘴唇都流血了,疼,确实都是真的。
      
      “你没事吧?”黄志诚见她站不稳,扶住她递了张纸巾给她,她拭着唇上那些血,有些欲哭无泪。
      
      “你是不是一晚没睡?”他看了看手上的腕表,“这个钟数囡囡该去上学了,不会很吵,我送你回去休息一会儿先。”
      
      “不用了。”她从他身上撑了起来,警觉让她清醒了一些,她不想跟黄志诚回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也不想再跟任何单身的男人拉上关系,让她的生活节外生枝,她跟黄志诚之间,有一种形容不出来的、极其诡异的暧昧。
      
      “黄sir,麻烦你送我回我自己的家。”
      
      “你那里太危险了,我不能送你回去。”
      
      “我……”
      
      “如果你觉得去我那里不方便,我在楼下酒店给你租间房,好吗?”
      
      子兮脑袋很空,已经无力再去反驳他,点了点头,“那我回去收拾点东西。”
      
      黄志诚送她回了家,他在客厅里坐,她在卧室里面收拾着,顺手点开了电话留言,都是些无聊的垃圾信息,要么是靓坤那些仇家威胁恐吓她的,要么就是问她死了老公寂不寂寞,黄志诚顺着那些声音往里望,她面无表情地收拾着行李居然无动于衷。
      
      她随意收拾了些东西,正准备关掉电话,赫然听到了小曼的声音,“兮兮,打你电话一直没听,听到留言给我复个电话,王子到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她手里的行李包掉在了地上,黄志诚也听到了,顺势起了身,不避嫌地进了她的卧室,“是你的儿子吗?”
      
      她总有些后知后觉,这才抓起电话拨了个长途,王子确实在小曼那里,“昨天早上到的,送来的人说你很快会过来。兮兮,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问王子他什么也不肯说……”
      
      “我知道了,小曼。”她轻轻挂上了电话,眼睛就对上了黄志诚,“黄sir,倪永孝他是不是出事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