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0、点滴 ...

  •   子兮一夜没睡,天一亮就起了床,梳洗完毕拉开门,差点跟倪永孝撞了个满怀。
      
      “早。”
      
      倪永孝也没睡,听着声响从沙发上起来,迎到了门口。
      
      她没回应,别开脑袋从他身边穿过,像听不见也看不见他似的,径直去了厨房煮早餐,她看到洗碗池那碗半生熟的面条,没有动它,波澜不惊了做了一人份的量,她没有抬头去看客厅一直望着她的那个人,吃的时候她在想,或许明天,她该出去吃早餐。
      
      她不愿意给孤男寡女的两个人留下独处的机会,为此放弃了每天早上的晨跑。
      
      “兮儿。”
      
      她像个透明一样又从他身边穿回了房,换好衣服打算出门,倪永孝看着她在面前来来回回,不死心,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又唤了她一声,“兮儿。”
      
      “放手。”她冷冷淡淡,连头都没扭过来看他一下。
      
      “我带了儿子的消息过来。”她终于有了些生气,温和得连声音都变了,“在哪里?”
      
      倪永孝退回自己那张沙发,拿了个DV递给她,“本来打算昨天晚上给你的,可是你已经睡了……”
      
      子兮没有理会他那些解释,举着那个DV急急忙忙地坐在沙发上打开,看到画面里王子活泼的样子终于是松下了一口气。
      
      “你放心,儿子很安全。”
      
      她倒是不用怀疑倪永孝会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有什么不友善的举动,只是王子从小就倔,他认定了靓坤是自己的爸爸,那晚在船上又见到那些不堪,自然而然会对倪永孝有排斥,这孩子天生被放养,思想没被束缚过,自然是不懂人□□故,更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这对性格截然相反的父子相处起来,肯定会有很多不愉快。
      
      眼下看到王子的自在,她总算是放心了。这一放松,不免又多了一些思念,打王子出生以来,两母子还没这样被分开过,这次分别这么久,要说不挂心那是假的。
      
      她盯着那个屏幕心底酸酸的,还来不及吸一下鼻子,左手就被另外一只温暖的手盖住了,他盯着她,将她纤细的手拽在了手里,他摸着这只粗糙的手,眼睛里面有着无限的柔情,包含着他这些年来的爱意与欠疚。
      
      子兮一怔,条件反射将手抽了回来,她从DV里将存储条拔了出来,顺手放进自己的手袋,换了鞋子,开着车匆匆出了门。
      
      这辆车是倪永孝不在这几天她买的,暗雅的酒红色,不会太沉闷也不至于太高调,她不再是以前那个一心一意在家等着倪永孝回来宠幸的小丫头了,想法里面总是有意无意地加入靓坤,以她的性格本该是买辆黑色的车,付款的时候她想,要是靓坤在的话一定会吐槽她年纪轻轻就过上了沉闷的老年生活,于是就改了主意,挑了现在这辆酒红色,她开着这辆酒红色每天白天的时光都泡在外面,要么购物,买她一切能看上眼了,不管有没有需要;要么就去某个酒庄品几个小时的酒,实在是无聊的时候便去西餐厅自己点上一份最豪华的午餐慢慢享用,她有钱,有很多钱,以前她怀着王子的时候靓坤就每个月准时转帐给她,到这些年她带着王子四处游学,从未停止过,只不过,那些年没名没份的她从来不用他一分钱,现在,他们依然算不上夫妻,可她从心底上已经认可了他,她便将他的钱用得理所当然,老婆用老公的钱本来就是天经地义!
      
      今天,她摒弃了以往去的那些地方,去了她好久不再踏足的图书馆,她手里拽着从DV里面□□的存储卡,卡里的王子被倪永孝关在香港的某个地方,那是间别墅,她只能看到前坪的游泳池,别墅外面有些特征不太明显的山峰,她在图书馆里翻动着香港各种地理图册一一对比着,那些山峰有点眼熟,但又或者天底下所有的山峰都差不太多,她需要更多一些关于那栋别墅的资料,她只能不动声色地慢慢等,等倪永孝再带来王子的视频。
      
      倪永孝来得很勤快,带着他那台DV,子兮依然不搭理他,拿了存储卡就进房,她知道王子一切安好,便也不急于看那些视频,等天亮去了图书馆再慢慢分析。
      
      倪永孝试了各种各样的方法与她亲切,她却让他所做的一切都变成了徒劳,她一点也不care他,任由他每天晚上躺在那张硬邦邦的沙发上,他晚上睡觉着了凉,咳了好些天,她无动于衷,连床被子都没扔张出来给他,吃饭也没他的份,任他眼巴巴地望着,望了几顿后的某一晚,倪永孝倚在饭厅的门框上威胁她,“你再不煮我的饭,我就不带儿子的消息回来了!”
      
      她一点也不害怕,抹着嘴起身,轻轻巧巧地答他,“你可以不带来,我看不到儿子自然会走,王子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可以关他一辈子吗?你又能分开我们母子多久?”
      
      她现在是本事了,倪永孝那些套路学到十足十,一点也不受威胁,倪永孝心中竟泛起一阵窃喜,右手伸到另一边门框,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干什么?”子兮拿眼睛瞪他。
      
      他扬嘴一笑,回了个身,左手撑到了她身体另一旁,他没碰到她,却将她圈在了怀里,暧暧昧昧离她的脸越来越近,“你就快变成另一个倪永孝了。”
      
      “你干什么?”子兮本能地伸手挡住他的胸口,“你别过来!”手一按下去就触到了缠在他身上的纱布,他受伤了?她来不及想,倪永孝的脸已经倾下来了,马上就碰到了她的唇,她避无可避,用力在他伤口上抓了一把,倪永孝疼得脸一抽,她恶狠狠地瞪着他,“你再过来我就对你不客气!”
      
      “好啊!”他嘻脸一笑,抓着她的手往自己伤口按,弄得那条纱布被染成了梅花点,血渍斑斑,“你知不知道你很生气的样子有多迷人?”他在她的耳朵旁边吹气,让气氛愈加暧昧,他又往前了一些,几乎用身体贴住了她,“折磨我,你会不会有快感?”
      
      子兮脸都涨成了血红色,她推开了他,一边咒骂一边往外跑,“你神经病啊!”
      
      身后倪永孝无赖般地笑声越来越响,她钻进房,反锁了门,整个人瘫在门后,一颗心就快跳出了喉咙。
      
      一切不愉快就像过去了一样。
      
      如果说十七岁的子兮唤醒了倪永孝的春天,那十二年后她的再次到头则给他带来了生命的第二春。
      
      像置之死地而后生,倪永孝整个人都放得很空,简单的生活安逸得令他每天如沐春风,他将客厅那张沙发换成了沙发床,自己添了被子、小毛毯,将这个客厅变成了他的卧房,他找来了各种电器的说明书,一张张对照着学习,他能用洗衣机自己洗衣服了,在烫坏了N多件衬衫之后,终于能穿上了整齐的衣裤。
      
      他学会使用烤箱、微波炉和电饭煲之后,一切便一发不可收拾了,他写了各种各样的化学算式贴在厨房,计算着每颗米里微量元素与水份的关系,一切掌握得恰如其份,他能做出最可口的饭团,比她做的更好吃。
      
      他回来得越来越早了,在每个黄昏在厨房里跟她一起兜兜转转,她煮饭时他摘菜,她仍旧是不搭理他,他哼着小曲在她转身出门的间隙在她的翘臀上拍上一把,等她回过头上要骂人的时候,急急忙忙转过脸假意望着天花板,用眼角的余光去瞟她,更多的时候,他会被她赶出厨房,他一点也不恼,屁颠屁颠地自己跑去收衣服,将她漂亮的裙子烫得一点皱褶都没有,献殷勤般送到她卧室门口,要么举着自己按照着她样子做的饭团像只跟屁虫一样粘着她,“兮儿,你试下,真的,我不骗你,你把这个柠檬汁的量增加1个百分点,再带点柠檬皮,柠檬的层次会分明得多……”
      
      他开始习惯她冷冰冰的拒绝,他爱死了现在的生活,不管是白天、晚上,只要有她在,被她骂着也能躺下睡一觉,他知道,女人需要哄,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冰冷的人了,他愿意放下身段来哄她,他的血液是沸腾的、滚烫的,没有了算计与防范之后每一口呼吸都是甜的,他已经快五十岁了呀,为什么以前的日子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快乐是件这么简单的事?即使隔着道门,他几乎都能感觉得到她均匀的呼吸,他的心很宁静,他一想起以后的每一天都将这样度过心里便泛起无限地柔情,他学会了感恩,感恩上苍惕予他一切和并未赐给他的一切。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