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枝 ...

  •   年关刚过,还有四天便出了正月,前夜下了一场大雪,郡主府还没来得及将雪扫干净,因为今日长安郡主要会客,所以下人们只先将门口到正堂清理出一条道来。

      “表姐,我来晚了!”一个身穿红色小袄,外面披着狐裘大氅的身影飞快跑进屋内。

      外面天寒地冻,屋内因烧着地龙而温暖如春,里面四个少女在一个方桌围坐,正在打牌。

      萧惋的视线从牌面上移开一瞬,看了一眼正在将大氅脱下交给丫鬟的纯阳公主,又飞快回到牌面上,“来晚了,待会儿罚酒。”

      纯阳公主身后一个软软的声音说:“表姐,我不会喝酒,可以罚些别的吗?”

      说话的是纯阳公主的妹妹,平阳公主,因为一直追着姐姐纯阳,跑了一路,此时说话还有点喘。

      萧惋摸了一张牌,粲然一笑,“我赢了,快给钱!”

      其他三位少女纷纷叹气撂下手中的牌,今日萧惋手气太好,几乎没输过。

      纯阳和平阳两位公主走近,除了萧惋之外,所有人起身行礼,“两位公主安好。”

      “都起来吧,又不是在宫里,无须这么多规矩。”纯阳摆了摆手,坐到萧惋身边,平阳紧随其后。

      萧惋将赢的钱收好,终于腾出目光看看身边两位表妹,笑着说:“平阳,你年纪小,让你二姐替你受罚。”

      “表姐,平阳才比我小一岁,凭什么我替她受罚?”纯阳一脸不乐意。

      这时,萧惋身边的大丫鬟画扇端上两杯热茶,让两位公主暖身子,大将军之女王若筱边洗牌边说:“惋惋哪里舍得罚你们,不过玩笑话罢了。”

      两位公主能出宫,定是得了皇上允许的,要是回宫时喝的一身酒气,恐怕皇上饶不了萧惋。

      萧惋也知道这一点,罚酒之说不过逗逗两个表妹,作不得真。

      “就知道表姐对我们最好了!”纯阳歪头靠在萧惋肩膀上。

      萧惋自幼被太后养在宫中,和两位公主一块儿长大,关系好得跟亲姐妹一样。

      牌洗好了,纯阳看了一圈儿问:“表姐,你们玩儿了多久了?”

      刘茵茵笑着起身让出座位,“我玩儿了好一会儿了,公主替替我吧。”

      丞相之女郑茗薇也起身,“出门之前,和我娘说好来找惋惋一起做女红的,两位公主来的正好,我得空绣点东西,回去好交差。”

      纯阳和平阳欢欢喜喜坐下,萧惋视线从郑茗薇面上扫过,没说什么,反正她牌技高超,和谁玩儿都是一样。

      一屋子女孩子中,最喜欢打牌的,就是纯阳公主,可惜她脑子不太好使,玩儿不过萧惋,每次都要输好多钱,输了之后要生半天气,气过了也不长记性,下次还找萧惋玩儿。

      “皇上怎么会让你们出宫的?”萧惋摸着牌问。

      “今日父皇要在宫中宴请温将军,我和二姐求了父皇半天,他没心思管我们,就让我们出宫了。”平阳老实回答。

      绣着帕子的郑茗薇抬头问:“这次温将军打了胜仗,皇上怎么没设大宴庆祝?”

      凡是大宴,文武百官都要带着家眷入宫赴宴。

      纯阳看着牌说:“不过是去剿匪,有什么可设大宴的。”

      去年南方大旱,颗粒无收,百姓苦不堪言,偏偏因为之前北羌入侵,为了抵御敌军,国库空虚,皇上下令加重赋税。

      结果到了冬季,南方闹了饥荒,不少人活不下去,一些人便做了山匪,到了别的城去打家劫舍,有的专门打劫从北方到南方的商户或者官员。

      地方官员无作为,事情闹到京城,皇上这才命温顾去剿匪,昨日温顾回朝,皇上很高兴。

      “温将军很厉害的,打过不少胜仗。”郑茗薇低着头说。

      这句话,有那么一丝丝驳斥纯阳公主的意思。

      温顾,少年将军,一战成名,十岁便敢斩敌人首级,十四岁战场上连斩十人,十六岁开始带兵击退北羌,二十岁嘉王谋反,温顾带兵将嘉王及其党羽杀得一干二净,二十二岁南下夺回南齐侵占的城池,前年北羌再次入侵,温顾不仅击退敌军,还俘虏北羌太子,将其尸身挂在城墙三天三夜。

      皇上对温顾极其欣赏,御赐府宅,赏赐金银财宝无数,在其二十二岁那年封为骠骑大将军,赐爵平南侯,官位比王若筱的父亲还要高一等。

      这样的人,还不值得皇上设大宴吗?

      “如今京中有不少流民,虽然温将军剿匪有功,但皇上若是大肆宴请,歌舞升平,岂不是寒了百姓们的心?”萧惋出声说。

      “就是,父皇是天子,做事自然是为了百姓的。”纯阳瞥了郑茗薇一眼。

      后者眼底有一瞬间慌乱,差点被针扎了手,意识到刚刚自己失言,急忙说:“是我考虑不周了,公主别介意。”

      她只念着温将军,却说了不该说的话,若是两位公主将她的话和皇上说一句,即使他爹是丞相也保不住她。

      王若筱对大宴小宴的不甚在乎,倒是听闻了一则消息,此刻拿出来和姐妹们分享,“我听说,皇上有可能给温将军赐婚。”

      纯阳手一抖,瞪大眼睛问:“真的假的?”她在宫里,怎么没听说过?

      “是听我爹和同僚说的,如今温将军二十有六,因为连年打仗,一直没有娶妻,这次剿匪有功,皇上再没什么可以赏的了,没准儿就圣旨赐婚,赏温将军一个老婆。”王若筱说着,打出一张牌。

      说的人只当随便说了个传闻,听的人却各自变了脸色。

      萧惋面上不动声色,空着的手放在桌面上,食指一点一点地轻敲桌面,纯阳看着手里的牌,注意力却无法再集中,郑茗薇看着手中的刺绣,拿着针的手却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平阳年纪小,赐婚这种事与她无关,刘茵茵出身没有其他人高,真要赐婚也轮不到她。

      “我赢了!”王若筱忽然高喊,眼里冒光。

      纯阳是王若筱的上家,看了看王若筱手里的牌,气鼓鼓地说:“你不会是故意说什么赐婚的,搅乱我们的注意力,趁机赢钱吧。”

      “纯阳公主可冤枉臣女了,臣女不过是说了个八卦,您想当真,又怎么能怪到臣女头上?”王若筱乐呵呵伸手,等着众人给钱。

      萧惋无奈笑了笑,对纯阳公主说:“她就是这个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前些日子皇后娘娘赏了我一匹蚕丝锦缎,待会儿回宫你带回去吧。“

      “真的吗?去年宫里就只得了那么几匹,我母妃都没有呢,表姐真的舍得给我?”纯阳喜欢打扮,又是公主,衣裳首饰自然都是最好的,这蚕丝锦缎她喜欢的紧,还想向父皇讨要来着。

      “这有什么舍不得的。”萧惋倒是无所谓。

      王若筱输了半天,可算赢了一回,点着钱说:“以往蚕丝锦缎也不是什么珍稀玩意儿,这几年倒是珍贵起来了。”

      在座的都是京中贵女,更何况萧惋以及两名公主都是宫里娇生惯养的,旁人一辈子也见不到的好东西,对于她们来说却是寻常物件。

      只是养蚕多在南方,如今南方人连饭都吃不上,这蚕丝锦缎便越来越少。

      如今的靖国,已经呈衰败之势,屋中穿金戴银的女孩子们,哪里知道这些?

      纯阳得了蚕丝锦缎,刚刚输钱的火气灭了,转而问:“你们说,父皇真要给温将军赐婚,会让谁嫁呢?”

      这个问题一问,屋中人瞬间沉默了,就连萧惋洗牌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温顾在靖国犹如战神一般,男女老少没有人不知道的。

      只是除了打仗厉害,还有一点在百姓之间传言甚广,便是这位温将军,特别丑。

      女孩子们如花似玉,谁不想嫁给一个相貌俊朗、温柔体贴的如意郎君,虽然温将军立下战功无数,可是单就外貌一项便让女子们避之不及。

      郑茗薇将手中刺绣放在腿上,表情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其他女子都看中外表,可她不。

      她曾在宫宴上远远见过温将军一面,因为离着远,并未看清温将军容貌,唯一的印象便是,温将军长得有些黑。

      可是长相是父母给的,谁又能自己决定呢,丑又如何,人家凭借着自己才能,从一个无名小卒,成为了今天的大将军,这样厉害的人,值得天底下最好的女子。

      若是赐婚,她是丞相之女,身份绝对配得上,况且她不像其他女子一般嫌弃温将军的容貌,她从心底里敬佩温将军。

      放眼京城适龄女子中,论起身份地位才情等,有可能被赐婚的,无非也就这屋里的几个,说不准,皇上心中赐婚的人选,就是她呢。

      这么想着,郑茗薇就忍不住弯起嘴角,无意中和萧惋对上视线,连忙收敛表情,拿起茶盏喝茶以作掩饰。

      纯阳欲开口再说些什么,画扇忽然跑进来,“郡主,宫里来人了。”

      萧惋起身,走到门口就听见一个尖细的声音说:“圣旨到!长安郡主接旨!”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更新还是老时间,晚十点之前,不承诺日更。
    完结文《小娇花》,微博:是言可呀_
    截止18号,任意一章留言的读者都有红包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