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棘很会聊天的 ...

  •   夜幕降临,很多潜伏在暗处的生物都在伺机而动。
      
      胖达约的地方在护城河郊旁的一家古玩店。
      
      古玩店是禅院家开的,平常也没什么人来,安静得很,战斗起来也不用担心会波及普通民众。
      
      三人潜伏在隐秘的角落,谁都没有现身,他们在等待对方出现。
      
      但约定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还是什么人影鬼影都没见着。
      
      “没找到地方吗?还是也跟我们一样藏在哪里?”禅院真希腹诽着,“没有任何咒力波动吗?”
      
      胖达悄声说:“没有。”
      
      按道理说如果是咒灵或者术师的话,在一定范围都会产生大小不一的咒力波动,禅院真希没有咒力无法感知,但是熊猫和狗卷都没反应,那就没什么说的了。
      
      真希又问狗卷:“对方有发什么消息吗?”
      
      狗卷抽空看了眼手机,摇头。
      
      “胖达,你去。”真希推推熊猫,“对方可能也在等着我们现身呢,你先去探探,出什么事我和棘支援你。”
      
      胖达去了。
      他刚从阴影处走向店门口没几步,余光便瞥见一道金色剪影忽闪而过,伴随“咔嚓”一声像是枪上膛的声音,速度快得让人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
      
      就连藏在暗处的两人都没来得及看清,狗卷只好立刻下咒:“住手!”
      
      “!”
      
      言咒的力量让准备给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的森茉莉硬生生卡在半路,惯性的驱使让她无法控制地往前摔去,然而那道已经刻入DNA的声线让她迅速对情形作出了反应——
      
      是狗卷学长的声音!
      
      意识到这个事实后她在最后零点几秒调整了摔倒的姿势,即便是翻车也要以最美的姿态翻过去!
      
      于是狗卷棘和禅院真希跑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身材窈窕的金发少女扶风弱柳地斜腿趴在熊猫肚子上,裙子缩到了膝盖上十公分处,露出一双纤细的长腿。
      
      禅院真希脸一红:“胖达!”
      狗卷棘:“大芥?”
      胖达:“……哦呼。”
      
      森茉莉淡定地拿出手机拨电话:“喂,警察吗?有国家保护动物从动物园跑出来了。”
      
      “……”
      
      ·
      
      印象深刻的初次照面之后,几人到附近一家烤肉店坐下来,“心平气和”地以请学妹吃晚餐的方式将双方的误会好好理清了一遍。
      
      “抱歉啊,因为我们最近一直在调查魇梦的事情,有点神经紧张,判断失误,让你受惊了。”禅院真希夹肉上架烤,期间瞪了肇事熊猫一眼。
      
      森茉莉差点在前辈面前出丑,此时已经基本恢复了状态,只是依旧觉得坐对面还在飘花的熊猫及其碍眼,从此以后对毛茸茸有了阴影。
      
      不过能像现在这样和狗卷学长坐一桌,她倒是心里平衡一些。
      而且经过相互介绍,她了解到熊猫不是熊猫也不是人,只是夜蛾校长制作出的咒骸。
      想想也是,日本怎么会有活生生的熊猫呢?如果有那还不得供着,还让他来当咒术师?
      
      森茉莉心里骂骂咧咧,嘴上乖乖巧巧:“没关系!是我唐突了,谢谢前辈们!”
      
      禅院真希这才开始细细打量她。
      虽然中午才匆匆见过一面,但现在近看才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女,外形条件实在太好了。
      在这个男女不平等的咒术界,男术师奉行实力至上主义,对女术师的要求就苛刻不少,她双胞胎妹妹真依整天把“完美”挂在嘴边,说女生的实力和长相缺一不可,因为女性中数十倍要求的不是实力,而是完美。
      
      而面前这位新来的学妹……不说刚刚那一闪袭若不是狗卷及时下咒,可能熊猫就得挨揍,实力窥见一斑,更重要的是这学妹大概就是真依口中的“完美长相”。
      明明才十五六岁的年纪,五官还未脱青春稚气,可就是这种稚气,使她明艳夺目的美貌多了丝令人心动的纯真,再加上笑起来还有两颗调皮的小梨涡,连真希自己作为女生都不由暗自惊叹。
      
      “我们今天听校长说了,说你也是咒具使用者?”禅院真希问得有些委婉,其实根据校长跟他们提到的,这个女生和她一样是没有咒力的,但是拥有些其他力量,让人挺好奇。
      
      “我是来自横滨的异能者。”森茉莉乖乖回答前辈的话,“因为曾经差点被咒灵所害,当时幸亏学长相救,从那时起我就立志成为咒术师,把那些害人的丑八怪全都祓除!所以就来啦。”
      
      说完后,她暗自松了一口气。
      她不是容易紧张的类型,但大概是因为在狗卷学长面前,第一次正式认识,名正言顺坐一桌,第一印象很重要!
      于是她跟来联谊一样,坐上榻榻米的时候刻意凹了姿势,管理了表情。因为餐桌很矮,所以她连双腿怎么放最好看都不动声色地调整过。
      她不知道狗卷能不能发现她的内在美, 所以外在美总要明明白白摆在他面前。
      
      想到这,她终于忍不住心痒难耐,装作不经意地去瞄斜对面的银发少年。
      
      他依旧高领遮住半张脸,只留一双眼睛,眼皮微微耷下,看起来温和无害又睡意朦胧的样子,静静坐在那儿,也不说话,乖巧极了。
      
      好可爱
      近距离看更可爱了……
      
      森茉莉一时盯得出神。
      
      不知是不是她的视线过于灼热,狗卷棘的眼皮忽然动了动,目光对上了她。
      
      偷看被抓包,森茉莉不由自主地慌乱,抓起筷子就去夹肉。
      
      斜对面却伸来一只手,挡住了她的手腕。
      
      “腌高菜!”
      
      森茉莉倏地抬头,对上少年灰紫色的眼瞳。
      
      禅院真希在旁边笑着解释:“肉还没熟呢!”
      
      森茉莉从没自己烤过肉,也不知道怎样才算熟。
      她还来不及窘迫,碗里便放来了一块烤好的肉。
      
      “鲑鱼。”
      
      森茉莉望过去,看到的是狗卷棘收回的手。
      
      她低下头,看着碗里的烤肉,眨了眨眼睛。
      心想,完了,完了。
      狗卷学长不仅可爱,还细心,又体贴。
      她觉得自己真要栽下去了。
      
      “所以你是找五条老师要的棘的电话,想当面跟他道谢,感谢他上回救了你嘛?”胖达突然憨憨地问了一句。
      
      森茉莉睁着眼睛说瞎话:“是啊,上回太匆忙了也没来得及说话,没想到居然引起误会了……”
      
      胖达开启了回忆:“去年七月份啊,我记得那个时候……”
      
      真希问:“你见过你同级生了吗?两个月后有和京都高专的交流会,我们最近在帮他们特训,你明天开始也一起来吧?”
      
      ……
      
      餐桌上主要都是胖达和真希在跟少女说话,然而少女的注意力却一直放在安静的少年身上。
      
      尤其在他拉下衣领,准备吃烤肉的时候,森茉莉更是连呼吸都忘记了。
      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拉开拉链,如同揭开神秘的面纱,高翘的鼻梁和分明的下颚线一点点显露出来,唇畔的绮丽印记随着嘴唇的微张轻轻蠕动,仿佛黑色的游鱼。
      
      狗卷棘夹起烤肉的时候,再次有所察觉地往少女的方向抬眼看去。
      
      少女咬着果汁的吸管,直勾勾盯着他瞧,一双绀碧色的眸子泛着细碎的光亮,仿佛在说话。
      
      狗卷棘筷子一松,烤肉掉回碗里。
      心里莫名一股紧张,他快速拿起桌上的果汁吸了一口。
      
      “咳咳咳……”
      
      “怎么了?”胖达不明所以地替他拍拍背。
      
      “鲣咳咳……咳鱼……”银发少年遮着嘴咳个不停,话说不完整。
      
      “学长,我这里有纸巾!”罪魁祸首十分自觉地立刻递上纸巾包。
      
      狗卷棘还在咳着,看了眼少女递来的纸巾,点头表示感谢,伸手抽了一张,打开,印花的,亲肤,还很香,盖在脸上像被少女的手柔软地贴着。
      ……他一开始是要干什么来着?
      哦,吃烤肉。
      他缓过来,看着碗里的烤肉,却突然觉得不香了。
      
      “说起来…”禅院真希一直观察着他们,女生细腻的心思很快发现了某种猫腻,“森学妹会来高专还是托棘的福呢?”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棘,你当初救了学妹,还记得人家吗?”
      
      森茉莉耳朵立刻竖了起来,心说学姐我太谢谢你啦!
      这事她也超想知道。
      她虽然对自己的魅力还是有自信的,可咒术师救那么多人,不可能每个都能记得吧?
      就像黑手党不会去记自己杀的每一个人。
      
      狗卷棘看向少女仿佛闪烁着期盼的眸子,很快移开了。
      “鲑鱼。”他闷闷道。
      
      森茉莉露出困惑的表情,胖达替他解释:“意思就是他记得你!”
      
      “鲑鱼…?”森茉莉内心雀跃一瞬,很快就被另一件在意的事情夺去注意,“从刚刚开始,狗卷学长就一直在说食物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胖达说:“棘是只用饭团馅料说话的啊,一开始没跟你讲嘛?”
      
      森茉莉微愣,然后肯定道:“没有。”
      任何关于学长的事情,她都绝不可能遗漏。
      
      禅院真希接着解释:“因为棘的咒言术是无法自己控制的,说出口就有强制性,出于安全考虑平时只用各种饭团馅料名代替日常对话。”
      
      森茉莉认真听着每一个字,内心巨浪四起——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信息当初调查的那些家伙没告诉她?!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情报都能遗漏?!
      …她还以为,咒言是可控技能,只是学长不善言辞。
      
      森茉莉忽然很愧疚,学长不能随便说话,她之前却还擅自给学长打电话……一定让他很困扰吧?
      没能顾虑到对方的难处,还信誓旦旦说着喜欢。
      她放下筷子,忽然没胃口了。
      
      禅院真希不知道她怎么突然拉下了脸,以为是哪句话让她不开心了,于是说:“对了,大家以后都是同学,加个Line吧?”
      
      禅院真希是个好学姐,主要是让学妹加上狗卷棘的Line好友。
      
      “棘平时没法说太多话,你们可以打字聊。”
      “棘很会聊天的。”
      “表情包超多那种。”
      
      “鲣鱼干…”狗卷棘拿着手机坐在那儿,表情恹恹的,看着有些哀怨。
      
      请求通过后,森茉莉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笑容憨厚的卡通狗狗头像,极力控制嘴角的上扬。
      公开场合,不能太放纵。
      她动动手指,快速备注了昵称。
      
      同时狗卷棘也盯着手机上的ID名看。
      
      [爱狗…的茉莉……卷?]
      
      他喉头微动,眨眨眼,抬头看了眼少女。
      底下的手指动了动,锁定了屏幕。
      
      边吃边聊一顿饭的时间很快过去,几人出了烤肉店,准备回高专。
      禅院真希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她抬头看,发现月色不错。
      
      “对了,我和胖达突然有点事,”她说。
      “棘,你送学妹回去吧。”

  • 作者有话要说:  胖达:???我什么时候有事了?
    茉莉:学姐我爱你!!!
    ps:Line加好友面对面摇一摇就能搜到了。
    感谢投出地雷和营养液的小天使:温稽夏青 1个+5瓶!啾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