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8、大结局 ...

  •   “胡说什么。”苏梅嗔怒,她一把拿过盘子,“我可什么都没做。”
      
      “我自言自语呢。”蒲浩揉了揉腰,“腰疼,得好好补一补,晚上去吃烤肉好不好?”
      
      “好..”苏梅把剩下半个字咽了回去。
      
      理智占了上风,她只觉得过了二十分钟,结果已经下午两点了,孩子还在梁工那,她得赶紧走了。
      
      “吃完饭我们去泡温泉。”蒲浩快手收拾厨房,把一切刷得干干净净,端着盘子,往嘴里塞了一口饭,“味道棒极了,你不吃吗?”
      
      “我尝了,味道很好。”苏梅又吃了一大口,想到要走,境随心转,手里的饭马上不香了,胃里也堵得慌。
      
      “怎么刚才那么开心?现在又不高兴了?”蒲浩接过她手里的盘子,推开另一间房,沙发餐桌电视,灰色地毯上放着两个游戏机。
      
      “过来。”他随手把盘子一放,坐在沙发上,用力把苏梅拉到膝盖上,双手包住她的手,“你的手和我一样,伤痕累累,不是烫伤就是刀伤。”
      
      苏梅拿起他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圆润,指甲剪得极短,手背上有几道发白的伤疤,靠近左手虎口的地方,有一道深深的伤痕。
      
      “怎么会切到这里?”苏梅摸了摸。
      
      “这不是切的,是我小时候调皮,不知怎么想的,非要用剪子开罐头,用力过度,一下扎了过去,就留了这么个口子。”
      
      “没想到你小时候还挺调皮。”
      
      “当时我父母,觉得我有多动症。”蒲浩伸手拿起一盘饭,舀了一勺,送到苏梅嘴边,“肚子咕咕叫半天了,别说我虐待你。”
      
      苏梅也真是饿了,她吃了一口,就接过盘子站起身,“这么吃饭太不舒服。”
      
      大口吃完饭,肚子里有了食物,心情好了许多,她主动拿着盘子去洗碗,蒲浩高声说,“冰箱里有樱桃,洗几个,顺便拿罐苏打水过来。”
      
      她拉开冰箱,巧克力,彩色软糖,奶片,甜食堆了半个冰箱,顺手捏了块巧克力放到嘴里。
      
      “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吃甜食。”
      
      “我原来很喜欢吃,后来医生说我再吃就会得糖尿病,就放弃了,不能吃,看看也是开心的。”
      他吸吸鼻子,眼睛一亮,“我好像闻到了巧克力的甜味。”
      
      “我吃了一块。”苏梅随口说。
      
      “太好了,那我就不算犯戒了。”他站起身,抄起苏梅,往沙发上一扔,“吃巧克力喽。”
      
      这一吃,四十分钟又过去了,苏梅仰着头,喘着粗气,只觉得浑身都虚脱了。
      
      心里苦啊,也许蒲浩去外地也不是坏事,要是天天这样,真是受不住啊。
      
      “怎么?腿软了。”蒲浩抄起她,“全身是汗,洗个澡吧。”
      
      “我自己洗。”苏梅踉跄起身,“你别过来啊。”
      
      “你怕什么?还有什么地方我不了解?”蒲浩倒像没事人一般,捻了个樱桃放在口中。
      
      “真不用。”苏梅扶着墙走到浴室,迎面一面大镜子,吓得她一捂,又觉得不对劲,走到镜子面前放下手,红色痕迹真是不少,她脸刷得红了,实在是太过分了,她怎么能这样!
      
      两人都洗得清爽,苏梅咳嗽一声,“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蒲浩正用大毛巾擦着头发,他抬眼,满是委屈,“不是说好去泡温泉吃烤肉吗?原来我就是你的工具人。”
      
      “咳咳,”苏梅捂住胸口,“什么叫工具人?”
      
      “用完即抛...”蒲浩凑了过来,可怜巴巴看着她。
      
      “孩子有事,我必须走。”苏梅往后退了一步,生怕他又动手。
      
      蒲浩噗嗤一笑,“走吧走吧,瞧把你吓得,以为我是什么吃人的怪物呢。”
      
      离开他家,阳光依旧猛烈,晒得她头重脚轻,双腿十分别扭,每一步都让她面红耳赤。
      
      直到见到孩子,她才平复下来,儿子累坏了,变成了个土猴,坐在阴凉处喝水。
      
      “儿子,累不累?”苏梅努力绽出笑颜,实际上,她只想找张床,好好躺一会。
      
      “妈妈。”方进突然扑倒她怀里,哇哇大哭,“实在是太累了,还把手弄伤了,我再也不想干体力活了。”
      
      苏梅心疼地拿起儿子的手,小手指的指甲裹着个创可贴,“这是怎么了?”
      
      “不小心被锤子砸到了。”涕泪交加,方进变成了个小花脸。
      
      “那你就休息几天。”苏梅吹了两下,“走,妈妈带你回家。”
      
      “不行。”许懿走了过来,“当时我问你,能不能吃苦?你说可以,然后我怎么说的?”
      
      “必须坚持到今天下午五点。”方进抽泣两下。
      
      “那你说话算数吗?”
      
      方进瞟了一眼苏梅,放下矿泉水瓶,又跑到阳光下继续干活。
      
      “许先生,我想了想,我的孩子,可能没福气过这么好的生活。”
      
      “你做什么去了?”许懿的眼神停在她的脖子上,“看来这几个小时你过得很愉快。”
      
      “大概是做我自己喜欢的事了,自然很愉快。”她突然有了跟他对抗的勇气。
      
      “好。”许懿并未发火。
      
      ‘许先生,宁朝暮的房租是多少,我付给你。”
      
      “要划清界限,不错。”
      
      “我会带着孩子搬回梁工家,那套房子你收回吧。”
      
      一直站在阳光下,许懿眼角的皱纹更深了,他皱了皱眉,走到阴凉处,“你真得考虑好了?不想知道应当在哪买房了?”
      
      “我很感激你帮我走出低谷。”苏梅放缓声音,“可我不能以身相许,因为感情是骗不了人的。”
      
      “那好,我尊重你的意见。”许懿微笑,“房子你先住着,我和梁工还要合作,就算你帮我忙,宁朝暮的房子不值钱,是我一个朋友的空置房,钱如果想给,你就捐给公益组织好了。”
      
      苏梅没想到许懿如此通情达理,她原以为他会说钱的事,没想到他连提都没提,这倒让她隐隐敬佩。
      
      “那许律师,孩子我带走了?”
      
      “做完今天,对他会有好处的,反正也只差一个小时。”
      
      许懿伸出手,“苏梅,很高兴认识你。”
      
      “谢谢你。”这句话,她是真心的。
      
      “那个,买哪的房?”
      
      “你呀。”许懿摇头,“上品嘉俊。”
      
      苏梅找了个阴凉的石凳坐下,拿出手机,给蒲浩发了条信息。
      
      “在干嘛?”
      
      “回味。”
      
      “说正经的,你到底什么时候走?”
      
      “明天早上的飞机。”
      
      “这么快?”
      
      “要不我也不用那么用功,现在腰还疼呢。”
      
      “什么时候回来?”
      
      “你不是答应跟我一起走吗?明天早上我去接你。”
      
      她想了良久,慢慢输入一行字,“祝你一路平安,有机会,我会去看你的。”
      
      放下手机,她呼出一口长气,自由,是年轻人的特权,她不可能抛下孩子,去追求爱情。
      
      人生有得有失,每个选择都有两面,人不能贪心,拥有过,就足够了。
      
      方母去世,方行简颓废,孩子只能跟着她,最开始的计划已经面目全非,这就是人生吧。
      
      好在她的视频直播,能有点收入,不行就在学校附近,找个餐厅兼职,赚点是点,手里的钱多为孩子以后准备。
      
      她越想未来越清晰,放弃了大平层,的确可惜,可她明白自己几斤几两。
      
      有些事,她必定做不好,已经吃过一次爱面子的苦,她绝不想受二茬罪,也许未来某一天,她会后悔今天的选择。可世上哪有无悔的人生,后悔就后悔吧,大不了多哭几场,被人笑笑,也就过去了。
      
      卸下重担,带着孩子回到家,她哼着小曲准备晚饭。
      
      “你脸色很好,眼睛发亮,是不是终于想通了?”杜姐凑了过来。
      
      “是啊,想通了。”苏梅把排骨倒入锅内。
      
      “许先生会对你好的。”
      
      “不,我是想通不嫁给他了。”
      
      “啊,你不是疯了吧?”杜姐讶然,“世上还有比嫁给许先生更好的事?”
      
      “多着呢。”苏梅吸吸鼻子,“这锅排骨就不错。”
      
      ——————————————
      四年后,一家名为朝夕的日料店,客满。
      
      苏梅把寿司递给坐在吧台的客人,“半熟金枪鱼寿司好了,您慢慢品尝。”
      
      门开了,卷进片片雪花,宁朝暮拖着个洋娃娃似的小女孩,抖了抖身上的雪,“哎呀,又一年了,雪好大。”
      
      “坐这边。”苏梅拿下吧台角落里“已定”的木牌,笑眯眯地盯着小女孩,“晨晨,想不想阿姨啊?”
      
      “想,苏阿姨好,”小女孩鼓着张脸,大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我要吃牛肉盖饭。”
      
      “来份牛肉盖饭。”苏梅冲厨房喊。
      
      “生意不错啊。”宁朝暮脱下白色羽绒服。
      
      “压力大,一睁眼就是房租水电人工。”苏梅叹了口气。
      
      “啧啧。”宁朝暮笑道,“许懿再婚了,孩子生了两个,才正式宣布结婚。”
      
      “恭喜他。”苏梅是真心的,“还是鳗鱼饭?”
      
      厨房帘子掀开,走出一个壮实的少年,黑色的厨师制服一尘不染,“妈,牛肉盖饭好了。”
      “是晨晨妹妹的。”
      
      方进脸一红,低着头把饭放到小女儿面前,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宁阿姨好。”转身就回了厨房。
      
      “真是长大了。”宁朝暮盯着方进的背影,“他放假了?”
      
      “是啊,反正在家呆着就是打游戏,不如来帮忙。”苏梅看了眼菜单,“快点,三号桌的寿司还没上。”
      
      “方旻呢?听说进了少年班?”
      
      “她我可管不了,现在主意大得很。”提起女儿,苏梅不由得笑得骄傲,“在三中吃了几年苦,还真熬下来了。”
      
      宁朝暮一边给女儿喂饭,一边说,“转眼认识你二十年了,再过二十年,你就当奶奶了,想想就觉得期待呢。”
      
      “蒲烧鳗鱼饭,请慢用。”
      
      宁朝暮抬头,米饭晶莹剔透,鳗鱼泛着酱油色的油脂光芒,透过冉冉升起的热气,她盯着微微飘起的厨房门帘,是谁在后厨掌勺?蒲浩吗?
      
      苏梅低着头和一位老客聊天,笑容自信温柔,这就足够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生活很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困境,希望大家能够爱自己,帮助自己,找到通往幸福的那条路。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