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7、水到渠成 ...

  •   “上次打工,许叔叔给了我一千块,我买了点小饰品和零食,就花得差不多了。”方旻苦着脸,“我的同学给我看了她的一个书包,迪斯尼乐园买的,要好几千块,我想多赚钱。”
      
      “你的任务是好好学习,别想那么多。”苏梅苦笑不得。
      
      “为什么要好好学习?”方旻叹了口气,“不就是为了找个好工作,嫁个好老公,能花钱自由吗?”
      
      “等你眼界高了,自然就会改变想法。”苏梅点头,“现在别急,先当个快乐的小孩吧。”
      
      “我一定要去。”方旻抿着嘴唇,神色坚定。
      
      “好,要是不想去,一定告诉妈妈。”
      
      对孩子,苏梅从小就没办法,她就算气急了,也就是骂两句,从来没动过手,亲子关系还算融洽。
      
      第二天早上七点,司机送方旻上课,又带着他俩去找许懿。
      
      工地就在市中心的一清湖旁边,相传以前皇帝经常到这里游玩,还住过几个王爷,算是一方风水宝地。
      
      三十套中式山水小院,错落有致,样板间正在收尾,装饰秀美,花窗灵动,形态各异的太湖石,摆放在一泓池塘的中央,彩色的雨花石,铺出福字和吉祥花纹,三步一景,五步一画,着实花了大心思。
      
      许懿匆匆走来,身上灰扑扑的,“方进,你不是想帮忙吗?来学怎么铺石子吧。”
      
      他叫起一个工人,“这是我儿子,你好好教,晚上我验收,他要是学不会,我可要扣钱的。”
      
      “好的老板。”工人连忙点头。
      
      苏梅被我儿子这三个字惊着了,但她没法解释,只好郁闷地保持沉默,
      
      “股票可以出手了。”许懿笑了笑,“这里的房子你喜欢吗?买一套吧。”
      
      “别逗了,首先我买不起,买得起也装修不起。”
      
      “剩下的钱我帮你添上。”
      
      不知是因为天气热,她晕了头,还是因为许懿的笑脸着实可恶,苏梅再也忍不下去,她直视着对方,“对不起,许先生,我不能嫁给你。”
      
      许懿的笑容渐消失,“我再原谅你一次,以后不许再跟我这么说话。”
      
      “我真得不能嫁给你!”苏梅坚决地盯着他的眼睛。
      
      “好的,我知道了。”许懿没有任何表情,他转身离去,身影有几分落寞。
      
      苏梅心跳极快,她一时冲动说出了心里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糟糕的事,管他呢,人生只有一次,发生什么,她都认了。
      
      她下意识拨通蒲浩的号码。
      
      “我说了。”电话一接通,苏梅就说了三个字。
      
      “我也是。”蒲浩噗嗤一笑,“我有个好消息,还有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都行。”
      
      “好消息是,有人愿意帮我还账,坏消息是,恐怕我得忙碌很长一段时间。”
      
      “忙碌算什么坏消息?”能和蒲浩通话,她就喜滋滋的。
      
      “不是在本地。”
      
      大起大落,她的小心脏差点不行了,情绪骤然低落,
      
      “你要去多久?”
      
      “听我说,有人投资我开店,我必须离开本市,估计怎么也要三四年,我知道你不能离开,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沉默,无止境的沉默。
      
      “当然还债最重要。”苏梅整个人分成了两半,一边心痛,一边嘲笑自己舍不得五百万,就算她很喜欢蒲浩,也做不到帮他还债,这也算爱情吗?她苦笑。
      
      “我知道你会理解,你有假期可以去找我。”
      
      “什么时候出发?”
      
      “今天刚谈好,出发越快越好,我刚想通知你,电话就进来了,你今天有时间吗?我想见你。”
      “有。”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
      
      “你来找我吧,我在家。”
      
      方进正在骄阳下铺着石子,满头大汗,脸上黑乎乎的,苏梅实在心疼,“儿子,要不算了吧。”
      
      “不行,我要工作。”
      
      苏梅赶紧找到梁工,让他帮着看一下孩子,说她有事,梁工应允下来,又叫住她,“小梅,你和许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尊敬他。”
      
      “你好好考虑一下,嫁给他是个好选择。”
      
      她嘴里应和着,心早就飞到蒲浩家了。
      
      满心都是她穿得太简单,怎么没穿裙子没化妆,应当好好打扮,蒲浩会不会嫌她丑。
      
      苏梅就像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一样 ,失了分寸。
      
      路上的时间无限漫长,红灯,加塞的车,不紧不慢的司机,天上的流云,广播里的老歌,她坐立不安,双手紧紧攥在一起,怎么坐着都别扭。
      
      她不停得拿起手机,上午十点多,午饭吃什么,如果他明天就要离开,是不是要吃点好的?
      
      蒲浩住在一栋普通的六层居民楼里,五层,没有电梯,苏梅什么都没注意,什么都没看到,一口气爬到五楼,一点都不累。
      
      深蓝色的不锈钢门上,插着一束艾草,苏梅按响门铃。
      
      “你来了。”蒲浩露出半张脸,“家里比较破,别介意。”
      
      “不会的。”苏梅笑了笑。
      
      他往边上闪了闪,像是故意,只留下了刚好够一人侧身过的通道。
      
      苏梅低着头,往前挤过去,她庆幸瘦了,要不然绝对过不去。
      
      “躲我吗?”蒲浩往前一步,单手撑在墙上,拦住她的去路。
      
      苏梅后背紧贴着墙壁,汗毛倒立,就像中了定身法,连眼珠子都凝住了。
      
      “你要做什么?”她的声音颤颤巍巍,说出这几个字,用尽了全身力气。
      
      蒲浩把头埋在她耳边,深吸一口气,轻笑道,“竟然喷了香水,看来你是有备而来。”
      
      “胡说八道。”苏梅恼羞成怒,抬手就打了蒲浩胸口一圈。
      
      “原来你是暴力女,我喜欢。”蒲浩捏住她的手腕,她浑身发软,没有一丝力气,只看到他的脸越贴越近。
      
      大脑过热,细节卓显,她又闻到了熟悉的须后水味,眼前薄唇轮廓清晰,青色的胡茬,下颌线笔直,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摸上去。
      
      理智告诉她,不应当继续,感性却劝她跟着感觉走,还能有什么损失吗?
      
      门在身后关闭,蒲浩像是故意逗弄他,“热不热?想不想凉快一点?”
      
      夏日炎炎正好眠,苏梅的被他的气息,撩拨的双颊绯红,汗洇透了衣服,
      
      “我有个方法降温。”他附身吻住她的唇。
      
      唇齿相交,苏梅心神一散,她的心发出狂野渴望,多一点,在多一点,她想要!
      
      像是一艘在惊涛骇浪中漂浮的小船,她怎么也靠不了岸,耳边只听得蒲浩温柔的声音,“别害怕,放松一点,可以吗?”
      
      “不要...”她呜咽一声。
      
      “看着我的眼睛。”蒲浩捏住她的下巴。
      
      她依言睁开眼,汗珠从蒲浩脸颊流下,他的眼神恶狠狠的,“跟我走?好吗?”
      
      暴风雨太强烈,船要翻了。
      
      恍恍惚惚,阳光从窗帘缝隙间洒落,光斑不停摆动,她福至心灵,突然庆幸没有答应许懿。
      
      理性再次降临,苏梅腾地坐起身,手指轻碰唇瓣,“你...我...”
      
      “水到渠成,自然而然。”蒲浩揽住她肩膀,“我们挺合适的。”
      
      “不要脸。”苏梅脸红透了,“我的衣服呢。”
      
      “诺。”蒲浩指指门外,“都在地上扔着呢。”
      
      “怎么会在地上?”苏梅嘀咕,她试图装作不记得,但记忆偏偏不放过她。
      
      刚才的事,一股脑地涌到眼前,历历在目,实在没办法把责任推到蒲浩身上。
      
      因为她比他,还主动,还热情似火,是她从没见过的自己。
      
      “怎么?对我不满意?”见她走神,蒲浩惩罚般地捏了一下。
      
      好不容易恢复原色的脸,又红了,他到是放得开,手臂揽在她肩上,一条腿大喇喇地压着她,手指卷着她的头发。
      
      “想吃点什么吗?”他随手递给她一件大T恤。
      
      “我不饿。”穿上衣服,她松了口气。
      
      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一套两居室,黄色花纹地板砖,有两块已经有了裂纹,床,衣柜,两个边桌,打扫得很干净。
      
      灰尘在阳光中跳舞,聒噪的蝉鸣声,变成了美丽的圆舞曲,闻着厨房飘来的肉香,她懒散地靠在床上,刚才的情景一遍遍浮现。
      
      她的脸热了又热,原本以为早就心如止水,甚至可以出家为尼,没想到两情相悦,如此美妙。
      
      一想到马上要面对的分离,她满心不情愿,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怎么也躺不住。
      
      “起来了。”蒲浩正在煎蛋,“还说给你把饭送到床上。”
      
      “你在做什么?”T恤宽大,苏梅探过头。
      
      “炒饭给你吃,”蒲浩笑笑,“粒粒分明,颗颗米饭裹着蛋液。”
      
      “你也喜欢看美食电影?”
      
      “恩,不喜欢看美食电影的人,不是一个好厨子。”蒲浩拧开另外一个灶头,热锅,下油,炒蛋炒饭,下火腿虾仁,玉米青豆,不时用力掂锅,食材飞到半空又落下。
      
      儿时过年的时候,她便喜欢倚在厨房门上,看着大人在厨房中忙碌,一道道美食佳肴端进端出,就像变魔术一般。
      
      “诺,请用餐。”蒲浩递给她一个白瓷大碗,油汪汪的蛋炒饭,配着卤牛肉,红彤彤的小泡菜,流心煎蛋,苏梅不由得咽下口水,肚子也咕噜一声。
      
      “体力劳动辛苦了。”蒲浩挑眉,他穿着T恤短裤,肌肉线条明晰,懒洋洋的怀模样十分招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