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5、婚前合同 ...

  •   她沉默一阵,“是啊,我记得离婚前,她还满头乌发,天天坐在沙发上养颜美容,看起来就像五十岁,为什么还不到一年她就会过世呢?难道是我照顾得不周吗?”
      
      “你真狠。”方行简竟然无语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是他把苏梅说到哑口无言,没想到会有反转的一天。
      
      “你要是不出轨,可能她还活得好好的。”苏梅心中畅快,“作为孩子的母亲,我会带他们参加葬礼,其它的事,我真得帮不上忙。”
      
      “算我求你,行不行?”方行简似乎在哭泣,“我真得不懂啊。”
      
      “你记不记得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们两个刚结婚,”苏梅语气不急不缓,“我那时一片茫然,想让你帮忙,你怎么讲的,人死如灯灭,大家早晚都要死的,火化了就好。当时我一个人跑前跑后,忙了半个月,你连葬礼都没露面。”
      
      “你一直在等今天,好报复我对不对?”
      
      “是你主动要离婚的,我一直想得是白头偕老,”苏梅冷哼一声,“你忘了当年逼我的时候了?
      ”
      
      “现在你我都是单身,还有两个孩子,我们可以重新开始!我发誓做个好父亲,好丈夫。”
      
      “太晚了,我已经不爱你了,”苏梅苦笑。
      
      “爱可以培养的!”
      
      “结婚十年,也没培养出你的爱。”苏梅说得心灰意冷口干舌燥,“我还有事,先挂了。”
      
      不管方行简地咆哮声,她直接按断电话,整个人都被汗浸透了。
      
      蝉鸣声声,她头疼欲裂,揉着额角走到小卖部,买了瓶冰镇矿泉水,仰头咕咚咚喝了好几口,冰凉的水滑过喉咙,才缓过一口气来,
      
      这辈子,她管三个人叫过妈,两位已经去世,心里空落落的。
      
      每个熟悉的人被死亡带走,都会带走独属于你们两人的记忆,江玉平走了,她的恨意无处安放,随着一阵微风,消散了。
      
      本来想着买了车,去方家的时候,可以炫耀一番,她现在却没了兴致,就这样吧。
      
      回到梁家,她把两个孩子叫了出来,神情严肃,“妈妈跟你们两个说件事,奶奶去世了。”
      
      “别开玩笑了。”方进一脸茫然,“昨天奶奶还好好的,怎么可能去世了?”
      
      “昨晚突发心脏病,早上爸爸发现的时候,她已经过世了。”
      
      方进摸出手机,手指颤抖,快速按下了一个号码,他全神贯注地听着铃声,电话被接通的一瞬间,他满面喜色,“奶奶,你没事吧?”
      
      “我是爸爸,儿子,奶奶去世了。”方行简一边抽泣一边说。
      
      “我知道了。”方进木然挂了电话,他拿出手机,打开游戏说:“妈妈,我想回家。”
      
      “呜呜。”方旻早熟,早就泪流满面,手抹着眼角,“我也想回家。”
      
      梁阿姨站在门内,听得清清楚楚,她叹了口气,“苏梅,我这里没关系,你赶紧带着孩子去看看吧。”
      
      昨天还发誓不再回方家,今天就破了誓言,苏梅连忙换上一条黑色棉布长裙,带着两个孩子匆匆出门。
      
      刚进大门,就遇到了林阿姨,她正站在保安室和几个阿姨聊天,一看到苏梅,马上迎了上来。
      天气热得让人烦躁,
      
      “小苏,你来了,哎,谁能想到呢,方家会发生这种事!”
      
      “我还带着孩子呢。”苏梅不想多说。
      
      “对对对,赶紧回去。”林阿姨摆摆手,“需要帮忙,赶紧说话。”
      
      还没反应过来,方进就像离弦的箭一般,飞奔进单元门,苏梅连忙礼貌点头,拉着女儿紧跟上去。
      
      “爸爸,开门!”方进用力锤门。
      
      过了好一阵,门才打开,方行简胡子拉碴,醉醺醺地开了门,“儿子,你回来了。”
      
      “奶奶呢!”方进直接冲进了江玉平的房间。
      
      “奶奶在医院。”方行简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我没用啊,什么都没发现,我怎么这么蠢呢?”
      
      苏梅心中无奈,一个当爹的,关键时刻竟然腿软了,医院结账,葬礼手续,还有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你给亲戚朋友打电话了吗?”
      
      “没有。”
      
      “联系殡仪馆了吗?”
      
      “没有。”
      
      方行简听到母亲死亡的消息,直接从医院里跑了出来,给苏梅打了个电话,回家灌了十几瓶啤酒,晕晕乎乎就睡了过去,直到他们出现。
      
      “你们两个跟我来。”苏梅拿起医院的文件,带着两个孩子打车直奔医院,交钱办手续。
      
      医生严肃地批评了她,说哪有听到母亲过世,就跑了的,谁家没死过人啊。
      
      成年人,就是这么不容易,就算至亲去世,也要签完各种文件,才能找个没人的地方暗暗哭泣。
      
      她故意把两个孩子带来,想让他们看看真实的世界,别老活在家长搭建的安乐窝中,他俩倒真是都乖得不行,恨不得连大气都不敢喘。
      
      “好了,去交费吧。”医生骂够了,把死亡证明书递给她。
      
      “你们两个在门外等妈妈一下,”苏梅找了个坐在一边的家属,让她帮着看一下孩子。
      
      护士带着她进了太平间,苏梅打了个寒颤,两层靠墙的金属储尸归,闪着冰冷的光芒,这里是每个人的归途。
      
      “是她吧?”护士拉开中间靠下的格子,露出江玉平的身体,她似乎变小了许多,神态平静,面色发青,像是睡着了一般。
      
      “恩。”苏梅机械般点头。
      
      “那我就让殡仪馆拉走了,你和他们定火化时间。”护士合上柜子,面无表情往外走。
      
      忙完殡仪馆,她又给亲朋友好友打电话,每个人都长吁短叹,好几个老同事直接哭了出来,“还不到七十岁,就这么走了,原来就属她身体好!想不到啊,想不到。”
      
      带着孩子凑合吃了顿快餐,等忙完已经满天霞光,他们一句都没抱怨。
      
      苏梅想了想,给方父拨了个电话,他倒是很快就接了,“小苏,什么事啊?”听不出一点难过。
      
      “孩子奶奶的葬礼,这周六在殡仪馆举行,您有时间吗?”
      
      她不免带了点火气,自己老婆死了,还不回家的男人,到底结婚有意义吗?
      
      “我也很难过。”方父叹了口气,“我一定准时到。”
      
      本来想说几句公道话,想想又不是自己家的事,苏梅还是闭上了嘴。
      
      回到方家,酒味更浓,方行简的呼噜声震耳欲聋。
      
      “妈妈,我们还是走吧!”方进愤愤地把给他带的汉堡扔在了桌子上。
      
      苏梅也不想多呆,房间被要债的弄得又破又烂,应当是见死了人,才慌忙离开。
      
      她推了两下方行简,“葬礼周六举行,你早点去。”
      
      也不管他听见没有,她转身就走。
      
      回到梁工家,孩子们累得够呛,洗了洗就直接睡了,苏梅心烦意乱,根本睡不着,她拿了瓶啤酒,站在门外。
      
      “你吃饭了吗?”杜姐端着碗饺子,“我包的,你尝尝。”
      
      “什么馅?”她根本没有胃口,眼前全是躺在冷柜里的江玉平。
      
      “玉米的。”
      
      “我一会再吃,今天太累了。”她仰头喝了一大口酒。
      
      “我听阿姨说,你前婆婆去世了。”
      
      “是啊,她儿子不顶事,我忙了一天。”苏梅好想来根烟。
      
      “你也真不容易。我陪你聊两句?”
      
      “今天说话太多,嗓子都哑了,你去休息吧,我安静一会。”
      
      她的脑子就像个档案馆,不停地播放着江玉平的片段。
      
      十年时光,纵然不爱,两人也朝夕相处,留下了太多难以磨灭的回忆。
      
      从第一次见面,到结婚生子,再到离婚,苏梅好希望能有个删除键,把过去的一切彻底清除。
      
      “没想到还是我给你办理身后事。”苏梅嗤得一笑,“如果你有灵,是会生气还是会后悔?”
      
      “你嘀咕什么呢?”许懿突然出现,吓得她连忙起身。
      
      “还喝上酒了。”梁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
      
      苏梅笑笑,“心情不好,喝一口。”
      
      “小许,你开导开导她,现在的孩子都太脆弱了。”梁工摇摇头,直接进了房间。”
      
      “你知道了吧?”苏梅掀掀眼皮,她今天完全没心思做小伏低。
      
      “不清楚。”天太黑,看不清许懿的表情。
      
      “孩子的奶奶去世了,我忙了一天。”
      
      “正好我有事跟你说,走吧,我们出去转转。”
      
      “你说得事,肯定是我不想听的。”
      
      苏梅站起身,深吸一口气,趁着这个机会,这个心情,干脆把话跟许懿说清楚,她不能再这么不清不楚地过下去了。
      
      车开到了大平层,许懿带着她走进书房,指指书桌对面的椅子,“坐吧。”
      
      “许先生,我有话跟你说。”咖啡色的书房,墙上贴着的获奖证书,架子上的金色奖杯,卓显主人的身份。
      
      每次来到这里,苏梅就变得无限自卑,她总是幻想,如果她能顺利完成学业,是否也有机会坐上同样的位置?而不是任人挑拣。
      
      “这是合同,你要看看吗?”
      
      “什么合同?”苏梅一脸茫然。
      
      “婚前财产协议。”许懿把厚厚的合同推到她面前,“你看一下把。”
      
      苏梅一头雾水,她顺手翻了两下合同,别的没注意,只是看到了甲方和乙方的名字,正是她和许懿。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