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4、故人远去(加更) ...

  •   “蒲浩是我的朋友。”
      
      “朋友?”许懿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你对他现在的状况了解多少?”
      
      “父母投资失败,他把店都卖了,房子也卖了。”
      
      “那你知道他还欠多少钱吗?”
      
      “不清楚。”
      
      “五百万,刚好是你手里的数字,你愿意都拿出来给他还账吗?”许懿双手环胸,“如果你愿意,我就相信世间有真情在。”
      
      苏梅梗住,这笔钱关系到孩子和她的以后,甚至包括她的养老费,实在是太重要了,她真是舍不得拿出来。
      
      “看,你的爱情不值五百万,那算什么爱情?”许懿摇头,“三十岁的人了,还像小女孩一样单纯,你让我说什么好呢?”
      
      “我得好好想想。”苏梅心情比天气还糟。
      
      许懿真是一针见血,如果用钱衡量她的爱情,最大她能接受的数字,也就是五十万。
      
      “趁有时间,赶紧把车学了,顺便做做医美。”许懿掏出手机,按了几下,“我转过去了二十万,不够再说。”
      
      “做医美干嘛?”苏梅心里还在加加减减。
      
      许懿笑了笑,“天要下暴雨,我先走了。”
      
      住在梁家倒是有很多好处,家里有了杜姐和梁阿姨,她不担心孩子没人看,就去放心学车,报得是最贵的班,一周便学完了车,考过了理论,就等待路考了。
      
      也差不多该去看宁朝暮了,苏梅买了一些水果和婴儿用品,打车来到了她家,她住在一栋公寓楼的十层,两室一厅,东西堆得满满当当。
      
      “哎呀,稀客啊,快进来。”袁鹏迎了出来,他的大肚子消失了,发际线比第一次见的时候,后退了不少,夹杂着不少白发,看上去就像个普通中年男人。
      
      “快坐下,我正做饭呢,肯定跟你的水平比不了,凑合吃啊。”
      
      “不要麻烦了。”
      
      “你和暮暮好久没见,专心聊天,什么也不用管,”袁鹏把她带到卧室门前,“锅上还炖着鱼,我得去看看。”
      
      推开卧室门,阳光透过窗帘洒在床上,房间里一股淡淡的痱子粉香气。
      
      宁朝暮侧身躺着上,双眼微闭,眉头微微皱在一起,整个脸庞散发着母性的温柔。
      
      “宁朝暮,醒醒。”苏梅轻轻推了她一下。
      
      “你来了。”宁朝暮揉了揉眼睛,“我等着等着你,怎么就睡着了,现在真是,没事就犯困,和冬眠的熊一样,老也睡不醒。”
      
      “几个月了?”苏梅看着她凸起地小腹,就算她生过孩子,仍然觉得生命的孕育真是奇妙。
      
      一颗小小的种子,会在女人的腹部,长大成熟,变成你我,创造整个世界。
      
      “刚过三个月,就告诉你了。”宁朝暮笑眯眯地说,“累死我了,要是我知道怀孕这么辛苦,我就不要孩子了。”
      
      “忍一忍就好了,时间很快的。”苏梅拿出个橘子,“我怀孕的时候,就喜欢吃橘子,给你剥一个吧。”
      
      宁朝暮吸吸鼻子,神情烦躁,“是不是又炖鱼呢?一闻就想吐,他还非说有营养,好痛苦啊。”
      
      “都快当妈了,还叫来叫去。”苏梅递给她一瓣橘子,“现在就受不了,生孩子的时候怎么办?”
      
      “别提了,我可不敢想。”宁朝暮愁眉苦脸,“不提这个了,说点别的分散下注意力,你真要跟许懿分手?”
      
      “我没跟他在一起过,怎么能说分手呢?”
      
      “我知道你很清白的。”宁朝暮坐起身,把橘子拿了过去,撕了一瓣塞到嘴里,“清白是良家妇女最好的嫁妆,哈哈。”
      
      苏梅皱眉,“看你还不够难受。”
      
      “拖到你觉得钱赚够的那一天,”宁朝暮揉了揉腰,“你就跟他直接说,许懿不会为难你的,他很大方。”
      
      “他有很多女朋友吗?”
      
      “不算多,长期的,也就那么四五个,这几年,似乎只有一两个了。”
      
      “看不出来啊。”
      
      “你要求他专一?”宁朝暮摇头叹气,“有钱人怎么会只找一个女人,你爱情小说看多了吧。”
      
      苏梅沉默,许懿向来神态严肃,连笑容都很少,怎么会需要那么多女人?
      
      “来吃饭了。”袁鹏戴着个花围裙,笑眯眯,“昨天你不是说要是糖醋鱼吗,炖好了。”
      
      宁朝暮叹了口气,“鱼鱼鱼,腥死了,闻着就想吐,我一口也吃不下去。”
      
      “早上你还说要吃鱼呢,不想吃鱼,也没关系,我再做点别的。”袁鹏一点也没生气。
      
      “不想吃,没胃口。”宁朝暮扯过被子,盖上头。
      
      “哎,天天哭闹着吃饭,做好了又不吃。”袁鹏冲苏梅挤挤眼睛,“苏梅,你帮我好好劝劝她。”
      
      等他离开,苏梅揭开被子,“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小馄饨。”宁朝暮笑道,“我想吃了好久,可就是不好意思跟你说。”
      
      “不早说。”苏梅连忙站起身,“我直接把菜买上来多好。”
      
      “家里什么有,你去看看,要差什么,让袁鹏去买。”宁朝暮语气谄媚。
      
      打开冰箱,里面塞满了塑料袋,乱七八糟,苏梅看得头疼,“你家也太乱了,馄饨馅料在哪?”
      
      “我记得在这里。”袁鹏把冰箱里的东西全拿出来了,翻了一遍,才找到了肉馅,鲜虾,马蹄,馄饨皮。
      
      到了厨房,更是一切都乱七八糟,锅碗瓢盆,全用了一遍。
      
      “你别管,我来刷。”袁鹏稀里哗啦,弄得一地水,苏梅忍了半天,等他出去,又把切菜板刷了一遍,稍微收拾了一下,保持干净整洁就那么难吗?她一边包馄饨一边想。
      
      “以前我还想让你当我家厨师呢。”袁鹏把鱼裹上保鲜膜,放在一边,“风水轮流转,没想到我会落到这个境地。”
      
      “生意有风险。”苏梅随口应和。
      
      “困难只是暂时的,我相信,我很快就会东山再起。”袁鹏神情激动,“一定让孩子过上好日子,顺便谢谢你帮忙。”
      
      苏梅把馄饨码得整整齐齐,“我困难的时候,也是宁朝暮伸出了援手,互相帮助是应当的。”
      
      “你能帮我跟许先生说一下吗?”袁鹏试探着问,“我知道他正做个新项目,能不能介绍我去?现在没收入,坐吃山空,我心里不妥当。”
      
      “我在许先生面前说不上话。”苏梅手停了一下,“他独断专行,怎么会考虑我的想法?”
      “也是。”袁鹏苦着脸,“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苏梅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端到床边,宁朝暮又睡着了,她闻着香气睁开眼睛,“馄饨,我要吃。”
      
      一大碗馄饨吃得干干净净,她意犹未尽,“太好吃了,我还能再来两碗。”
      
      “等我回去,给你包点送过来。”苏梅拿出手机,“我转二十万给你,十万块是你借我的,另外算我借你的,有钱你再还我。”
      
      “哇,你真是有钱了。”宁朝暮长长叹了口气,“本来买房我也跟着赚了钱,要不是袁鹏,我现在也是小富婆了。”
      
      “钱都没了,你说什么,”苏梅握住她的手,“我也真没料到,你会这么大方,会把老本都拿出去。”
      
      “一时冲动,早知道有了宝宝,我一分钱也不给他个,爱死死去。”宁朝暮仰面朝天,“这钱你别给我,要是许懿让你投资,你就把十万块当做本钱入股,赔了算我的,就当我最后的傍身钱,他现在一门心思要东山再起,都要走火入魔了,钱到我手里捂不热,就被转走了。”
      
      苏梅心中诧异,但她只是点点头,“好吧,等你需要的时候告诉我。”
      
      “哎,我算是知道,女人怀孕生孩子有多痛苦了。”宁朝暮哼哼唧唧,“不行,我得去洗手间。”
      
      “那我先走了。”苏梅顺势起身,“你好好休息,有事给我打电话。”
      
      宁朝暮用力地抱了她一下,“放心吧,我是苦孩子,会熬过去的。”
      
      离开她家,苏梅松了口气,至少宁朝暮状况还不错,熬过这几个月就好了,但愿袁鹏靠谱点,别再想什么大业,踏实地找份工作,老老实实养家就好。
      
      手机又响了,方行简来电,她心头一凛。
      
      “喂。”她总感觉不对劲。
      
      “我妈过世了,你回来看看吧。”
      
      “啊?什么时候的事?”苏梅骤然停住脚步,后面的人一下撞上她的后背,肩膀一阵剧痛,对方骂了两句。
      
      “昨天晚上,她哭了半夜,早上起来我一看,她就...”
      
      方行简声音哽咽,“医生说是心梗...”
      
      “孩子爷爷呢?”
      
      “自从出了事,他就一直没回家。”方行简似乎慌了神,“苏梅,你来帮帮我,我处理不了这么多事。”
      
      “严翘呢?”
      
      “她把孩子改了姓,只劝我节哀顺变。”
      
      严翘还是比她狠多了,苏梅差点鼓掌,可她只是叹了口气,“我先把消息告诉孩子们,看看他们的意见。”
      
      “他们必须回来。”方行简提高声音。
      
      “你要处理阿姨的丧事,哪有时间照顾孩子。”苏梅说,“孩子也需要时间接受。”
      
      “你不打算回来?”
      
      “葬礼那天,我会去的。”
      
      “苏梅啊苏梅,你可真是蛇蝎心肠,无论我怎么对不起你,我妈可是帮你带大了两个孩子,你竟然连这点小忙都不帮。”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