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绝不上当 ...

  •   苏梅想得入神忘了时间,听到声音才抬起头。
      
      对面的女孩大概比她小个两三岁。
      
      穿着灰色的羊绒大衣,黑筒靴,戴着一顶贝雷帽,小巧的耳垂上,挂着一副精致的珍珠耳环。
      眼睛不大,鼻梁小巧,唇边挂着一颗红色小痣,微笑的脸庞有些僵硬。
      
      苏梅看人喜欢看手,严翘十指纤细,涂着淡淡的肉色指甲,双手紧紧捏在一起,指节发白。
      
      “我是,请坐。”其实应当横眉冷对,可是服务业做久了,不由自主就会冒出这种客气话。
      
      她努力才把冒到嘴边的,“您想吃点什么?”咽了回去。
      
      严翘点了一杯摩卡,想了想,又加了两块蛋糕,一个果盘,等到服务生走得远远的,才开口。
      
      “我思考了很久,还是想跟你谈一谈。”
      
      苏梅沉默。
      
      “看你的表情,应当知道我的意图。”
      
      苏梅沉默。
      
      “我和方行简已经认识一年多了。”
      
      苏梅的眼神略有诧异。
      
      “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出于责任感,他不忍心跟你离婚。”
      
      起司蛋糕十分精致,圆形的浇面上镶嵌着一朵黄色的糖霜花,摆在一个满是绿色草叶的盘子上,银色的叉子,精致小巧,就是不知道味道好吗?苏梅想试试。
      
      除了她,方家人过生日的时候都有蛋糕,似乎他们达成了共识,她不配得到他们的祝福。
      
      只有女儿总会偷偷塞给她一张自制贺卡,画着桃心和小人,祝她生日快乐。
      
      苏梅特别珍惜贺卡,把它们放在床头柜的最低层,没事就拿出来看看。
      
      有一天她心情不好,打开抽屉,却发现贺卡不见了。
      
      她跑去问婆婆,只得到一句冷冷回答,“家里小,放不下那么多没用的东西,我给扔了。”
      
      苏梅越想越生气,越生气就越大口吃蛋糕。
      
      三下五除二,蛋糕下肚,糖和奶的安慰,让心情平复不少。
      
      “你有什么条件?我们可以商量。”严翘盯着她吃蛋糕,眉头微微皱在一起。
      
      “结婚十年,有两个孩子,我现在靠打零工生活,严小姐,看你像是好人家的孩子,如果你的父母遇到了这样的事,你会开心吗?”
      
      严翘的脸腾的红了,漂亮的眼睛蓄满了泪水,声音微微发颤,“我知道对不起你,可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我没有他,他没有我,我们两个都无法活下去,求求你,成全我们。”
      
      她的眼泪滚滚而下,抽着鼻子,像一只可怜的小羊羔。
      
      那你们两个可以一起去死啊!苏梅心中暗想,但她只是喝了一口茶。
      
      “你别哭了。”苏梅递给她一张纸巾,严翘好像就在等这一刻,顺势捏住了苏梅的手,“姐姐,我求求你了。”
      
      苏梅轻轻抽回手,看着窗外行人匆匆,叹了口气。
      
      “我认识方行简的时候,也是个水灵灵的小姑娘,”苏梅摸了摸脸,触手粗糙,不知是手指还是脸皮,“没想到现在会成这个样子。”
      
      严翘紧抿着嘴唇,双眼越过苏梅,落在虚空中的某个地方,像是在下重大的决心。过了几秒,她的手把餐巾纸用力捏成一个小团。
      
      你别说,她的手还挺巧,纸团圆滚滚的,像个弹球。
      
      “这里是十万块,”严翘从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信封,“我的银行卡和密码都在里面,只要同意离婚,这笔钱就是你的。”
      
      苏梅盯着信封看了好一阵,嘴角微弯,“我不要你的钱。”
      
      “你别误会,方行简不知道这件事,都是我的私房钱。作为女人,我对不起你,希望你能接受一点补偿。”
      
      伸手拿过信封,苏梅微微捏开了一个口,里面放着一张蓝色的银行卡,和写着密码的纸条。
      
      见苏梅拿过信封,严翘的眼中掠过一抹喜色,毕竟还年轻,压不住心情。
      
      “我不能要。”看完之后,苏梅把信封推了回去,“这件事与你无关,应当是我跟方行简之间的事,要给我钱,也应当是他给。”
      
      “可是,”严翘似乎没料到苏梅会说这样的话,脸色由红转青,半张着嘴,突然掩面哭了起来。
      苏梅不明所以,严翘到底在哭什么,出轨用得着这样吗?
      
      搞不清楚的人还以为她是小三,严翘是正主呢!
      
      严翘面前的那块巧克力熔岩蛋糕一口没动,要是就这么浪费了,实在可惜。
      
      苏梅伸手端到面前,面无表情地吃了起来。
      
      哭着哭着严翘站起身,犹豫一下还是拿起了桌上的信封,“你放心,我和方行简,一定会稳妥安排你离婚后的生活。”
      
      “别忘了结账。”刚才看过菜单,这点甜点和茶,加起来最少二百,苏梅可不想当冤大头。
      
      严翘的脚步停顿了一下,改变方向去了吧台。苏梅盯着她结完账,才慢悠悠地喝完最后一口茶。不错,这家店的蛋糕真材实料,今天没白来。
      
      拿出手机,打开苏梅最爱看的农村美食视频,她迅速把严翘抛到了脑后。当然她是有素质的,肯定不会开外放。
      
      没看两分钟,短信来了。苏梅的老父亲最近对她十分热络,继母的儿子和她儿子同岁,没两年就要上中学了。公公所在的中学是市重点,他又是副校长,多少家长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但凡是个节日,远亲近邻一一上门,常常从早到晚不得清闲。不过公公意志极为坚定,来聊天可以,礼物一概带走,这点她还真挺佩服他。苏梅常想,怎么方行简越活越差劲呢,真不知道随了谁,莫非跟娶错了人有关系?
      
      老父亲想下周找一天时间请公婆吃饭,让她联络一下,苏梅嗤得一笑,男人,总是把自己想的特别重要。把原配气死,三个月之内把继母娶进门,女儿出嫁一分不给,怎么还能有脸让她做事?
      真是想得美,别说方行简正跟她闹离婚,就算夫妻和睦,她也不会帮忙。
      
      想了想,苏梅嘴角一勾,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过去,“方行简要跟她离婚,我帮不上忙。”
      
      老父亲的电话马上追了过来,她穿好大衣,裹得严严实实走到门口,才按下接听键。
      
      “怎么回事?方行简要跟你离婚?”
      
      “对啊,他有外遇了。”
      
      “没有回转的余地了?那可麻烦了,你弟弟就想上一中,这可怎么办?”
      
      “十万块,我帮你想办法。”
      
      “十万块?我可没有那么多钱。”
      
      “一分钱都不想掏,人家凭什么给你办事?”
      
      “真得行?”老父亲有些犹豫。
      
      “信不信由你。”
      
      “你说说你,生了两个孩子,连老公都看不主,我告诉你,打死也不许离婚。”
      
      “不离婚等着得癌吗?”苏梅淡淡地说。
      
      老父亲直接挂断了电话,苏梅不知为什么突然笑了起来,越笑越开心,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冷空气呛入了嗓子,咳嗽地满脸都是泪水。半天才她直起身子,摸出电话放到耳边。
      
      “你怎么不接她电话?”方行简气势汹汹。
      
      “刚下班,没听见。”苏梅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一个保安和她目光相对,见她没事便往另一边走去。
      
      “哦,你赶紧回来,今天妈不舒服,你好好照顾她。”他的语气吞吞吐吐,半天才说出一句话。
      
      “我知道了。”挂了电话,苏梅想他俩肯定通过信了。方行简本想等她先戳破这件事,没想到她什么也没提,他一下慌了神,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才找了个借口,匆匆挂了电话。
      
      苏梅看了看时间,女儿上午是舞蹈课,下午是素描课,现在差不多该下课了,她干脆去学校好了。
      
      她给公公拨了个电话,他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学校门口已经站满了接家长的孩子,大多都是中等偏上的小汽车,也有零散几个骑电动车的家长,都像不好意思一般,躲在离学校远远的地方。
      
      女儿和小伙伴出了门,她四处张望,犹豫地拿出手机,苏梅冲她挥挥手,大喊,“小旻,妈妈在这里!”
      
      她听到苏梅的声音,眼睛一亮,和小伙伴说了两句话,便几步冲了过来。
      
      “妈妈,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接我?”
      
      “想你了啊。”苏梅把女儿的衣服整理好,生怕有一丝风灌进去。
      
      “我今天测验全班第一!”女儿在她身上蹭来蹭去,苏梅心里一阵酸楚,大人之间的问题,孩子却要承担后果。
      
      只要不跟方家人在一起,女儿就特别腻,话也很密,要不是她,苏梅可真撑不了这么多年。
      
      “想吃什么?汉堡炸鸡,还是比萨?”苏梅亲了一口她的脸,她咯咯笑了两声,“吃比萨吧,她喜欢吃起司。”
      
      方旻突然皱眉,犹豫着说,“要不还是回家吃吧,在外面吃又要花钱。”
      
      苏梅鼻子一酸,“没事,老板刚给我发了奖金,足够带你吃大餐的。”
      
      女儿这才点点头,“那好吧,她就吃一个小比萨就够了,不过千万不能让奶奶知道,她最讨厌西餐了。”
      
      方行简他妈就是这样,她的小宇宙是世间唯一的真理。比如早上起来要喝一杯温水,比如西餐对身体不好,比如吃饺子只能吃茴香馅的,比如孙子学习不好是因为继承了我的基因,孙女学习好是继承了她家的基因。只要你不按照她的想法去做,她就会无休止的抨击你,直到你屈服为止。
      
      下午餐厅里人不多,苏梅点了女儿最爱吃的夏威夷比萨,又点芒果汁,和烤鸡翅。
      
      方旻看看披萨,抿了抿嘴,“要是奶奶看到了,肯定要骂人。
      ”
      “反正她不在,我们一会回去就说一人吃了一碗馄饨,好不好。”
      
      “恩。”她拿起一块比萨咬了一大口,像只小猫一样眯着眼睛说,“真好吃。”
      
      “妈妈,你怎么不吃?”她拿起一块递到苏梅面前。
      
      苏梅中午吃了两大碗饭,下午又吃了两块甜点,胃里是一点缝都没有,但看着方旻殷切的目光,还是大口吃了起来。
      
      吃着吃着,方旻突然放下比萨,愣愣地看着她,“妈妈,爸爸是不是要跟你离婚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