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我不离婚 ...

  •   “看在孩子的面上,能不能不离”
      
      苏梅嘴角上弯,眼神诚恳,尽量语气温柔,但鼻腔粗气带出得不耐烦,还是让她隐隐懊恼。
      
      这两年,她演戏水平断崖般下降,心中早已一片冰寒,再怎么用心,也演不出柔情蜜意,也不怪他眼神讥讽。
      
      毕竟,要不是高考失利,肯定能考上重点大学的男人,没那么容易哄骗。
      
      对面一脸冷笑的男人,就是苏梅的丈夫,方行简。
      
      从名字就能看出来,他家学渊源,全家都是那种酸不溜丢的文化人。
      
      他说话头头是道,兴头上还要吟诗几句,看见花开也兴奋,落叶也激情,最爱喝茶聊天,完全跟她不是一类人。
      
      面对她的时候,他有一种绝对的优越感,在方行简眼里,她就是大字不识的农妇。
      
      这是他三个月内第五次提出离婚。
      
      他的态度已经从温言细语讲道理,变成了冷嘲热讽加威胁。
      
      当年热恋的时候,他讲过,形简来自论语里的一句话,什么之乎者也,当时苏梅记得滚瓜烂熟,现在脑中却像多了个黑洞,吸干了那些柔情蜜意,只剩下一片寸草不生的荒原。
      
      “十年,你足足耽误了她十年!要不是当年你趁我年少无知,哄骗我让你怀孕,我怎么会沦落到今天地步!”方行简脸色阴沉,似乎当年猴急哄他脱衣,许下娶诺言的另有他人。
      
      “不离。”她声音颤抖,双眼含泪,却心如止水。
      
      结婚第一年,公公给苏梅一摞名人文集,让她好好补习文化知识。她拿了两本放在床头,也想着沾染点文化气息。
      
      记得有一本是个姓沈的作家写得,老是写湖南,景色写得很美,她琢磨着,什么时候能去一次也不错。
      
      要能让苏梅一直读下去,保不齐也能热爱文学。
      
      可半年过后,一儿一女呱呱落地,娘家不给力,婆家看不上她,方行简心情好,哄哄孩子,心情不好,关门谁也不理,一切全靠自己,连觉都没时间睡,哪还有时间看书。
      
      书沾上了尿渍奶渍,皱皱巴巴的,看着心烦,苏梅干脆一股脑把它们塞到了床底。
      
      “你有什么想法可以提,夫妻十年,我不会为难你的。”方行简说话极慢,语气充满自信。
      
      岁月像是对方行简特别宽容,他三十二岁,身材修长,依旧没有一点赘肉,高挺的鼻梁上架着副无框眼镜,风度翩翩,依旧能冒充刚毕业的大学生。
      
      再看看苏梅,才三十岁,工作家务孩子忙得团团转,根本无心无力打理自己,身上套着宽大的黑色帽衫,腰上围着一圈肥肉。肤色蜡黄,眼袋青黑,乱蓬蓬的头发随手扎在脑后,鬓边已有零星的白发。
      
      不用称,她也知道体重超过了一百四,刚认识方行简的时候,体重还不到九十斤,十年的时间,她就成了这幅烂样子。
      
      岁月啊,实在对她太无情。
      
      “我就想这么过下去。”苏梅放下手中的吸尘器,给自己倒了杯水,“我不想孩子在离异家庭长大,谈婚论嫁会很麻烦。”
      
      “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方行简咳嗽两声,坐在他专属的藤椅上,眼睛瞟了她一眼,意思是他想喝杯茶。
      
      她面无表情地咽下一口水,站在原地没动。
      
      没有苏梅奉上温度适宜的毛尖茶,方行简有些不适应。
      
      他的屁股在凳子上扭了几下,左手压右手成半圆形放在腿上。
      
      看到这个姿势,就知道,他又要开始讲道理了。
      
      “孩子们有自己的未来,我们两个不开心,他们也不会幸福的。方进学习不好,又是男孩,我带着好教育,方旻是女孩,你带着比较方便,如果不想带,我父母也可以照顾她。你听过一首诗吗?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他总是这样,说起什么来,都要显示文采,即使吵架的时候也是一样。
      
      “我不离。”苏梅站起身盯着他,阻止他往下说,“你要是跟我离婚,我就去你单位贴大字报,要死要活,让你名声扫地,前途完蛋。”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方行简像被蜜蜂盯到了屁股,腾得一下跳了起来,“你怎么可以如此卑鄙下流,家庭之事,为什么要公之于众?”
      
      苏梅气得发笑,他想离婚,却说她卑鄙,简直是颠倒黑白。
      
      年轻不懂事的时候,他觉得这叫口才好,被他迷得死去活来。
      
      现在才明白,方行简自私,却没有承担后果的勇气。
      
      “我离了婚去哪住?”她把头发扎好,“我也没钱,方行简,你别忘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穿上羽绒服,戴上毛线帽和围巾,到苏梅上班的时间了。
      
      自从两个孩子上了小学,她就找了份餐厅的工作。
      
      今天是周五,下午五点才上班,可她宁愿早点去,也不愿意呆在家里。
      
      推开房门,不知道的,以为穿越到了八十年代。
      
      碎花方形地砖,褐色墙围,暗绿色的沙发上铺着绣花沙发垫。
      
      红木茶几上压着一块透明玻璃,下面放着全家福的照片。
      
      江玉平端坐在沙发上,小圆脸,眯缝眼,因为地心引力的原因,两腮下垂,变成了不规则的梯形。
      
      她头上戴着精油生发帽,按摩披肩正在不停蠕动,手中捧着本养生的书,茶几上摆着八宝营养茶,看来她的计划是活到世界末日。
      
      她抬起头瞟了苏梅一眼,“又要上晚班?孩子不知道是谁生的,就知道扔给我,钱也没看到,真不知道你是做什么去了。”
      
      “你最近做得饭菜,油盐太多,电子秤你要用好,每天不能超过5克。”
      
      江玉平,苏梅的婆婆,刚刚退休的中学教导主任,六十岁的年龄,四十岁的心态,总是觉得自己靠着保养,还能跟年轻人拼一拼。
      
      说话绝对是针针见血,绝不留情。
      
      得抑郁症的人越来越多,她应当是其中的功臣之一。
      
      “方行简今天调休。”苏梅扭过头,不想多看她一眼。
      
      “行简的工作多辛苦,每天都要替领导写稿子,好不容易休息,就应当换换精神,放松一下。”在她眼里,儿子就是文曲星下凡,肩不能提手不能挑,除了上班,绝不能辛苦。
      
      “他要跟我离婚。”苏梅气鼓鼓地抛出一句话。
      
      “你们两个本来也不合适。你怀孕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别把孩子生下来,你就是不听,你看看,又让我说准了吧!”
      
      婆婆就是家里的“先知”,一切她说得话,不是对的,就是正在正确的路上行走。
      
      如果她说错了怎么办?
      
      放心,绝没有那个时刻。
      
      “再等等,她还没死呢,谁说事情就不会变了。”
      
      “那您说怎么办?”苏梅把问题抛了回去。
      
      “行简向来听话,不是没有家庭责任的人,你们两个走到这一步,都是你的责任。”她皱着眉头,双手在眼眶上打转。
      
      同她讲话,苏梅就像考试不及格,品德败坏的落后生,江玉平打心眼里,不想多看苏梅一眼。
      
      “你瞅瞅你的样子,哪里还像个女人,洗脸还不如猫洗得干净,头发多久没收拾过了?我是他,也不想跟你生活在一起。”
      
      “我每天做饭带孩子,哪有...”
      
      话还没说完,她厌烦地摆摆手,整理了下头上的养生发帽,“哎呦,光顾跟你说话,养发帽的时间都过了,这个东西时间超时了,头发就要掉的。”
      
      苏梅不想再多说一个字,低头穿鞋走人。
      
      在婆婆眼里,苏梅烧了八辈子头香才嫁给方行简,干什么都是应当的,她才不会在意苏梅做了多少事。
      
      住着一百四十平米的大房子,方行简又一表人才,孩子有她管,苏梅只用做饭收拾屋子,还有脸敢抱怨?!
      
      要不是苏梅,方行简至少能攀上局长的女儿,早就仕途顺利步步高升了,当个年轻的局长是没跑的。
      
      关门的一瞬间,苏梅听到身后传来几个字,“我跟他谈谈。”
      
      冬天的下午太阳懒洋洋的,躲在乌蒙蒙的云朵后,像一个发着白光的玻璃球,连一点多余的热量都没有。
      
      打了个寒颤,她站在一辆漆面斑驳的电动车前。
      
      想起足足攒了两个月的工资,才买了这辆二手电动车,苏梅就一阵辛酸。
      
      好在工作的地方不算太远,二十分钟就到,优蓝购物中心五层,是一家专做炸猪排和咖喱饭的日料店。
      
      老板彭小姐比她小两岁,精明能干,小生意做得有声有色,每天的流水六千到八千之间,每月利润大概两万多吧,是苏梅做梦都不敢想的收入。
      
      苏梅没有餐厅工作经历,最开始是去厨房洗碗,过了一阵店里少人手,她就自荐去帮厨,从做配菜到凉菜,炸物,再到炸鸡排,熬咖喱。
      
      一年多的时间,菜单上的菜她都会做了。
      
      厨师休息的时候,苏梅就在厨房出菜上菜。
      
      也许是苏梅有厨艺天分,客人们从来没投诉过她的菜品,她也做得很开心。
      
      方行简明着暗着说过很多次,让她辞去这个工作,他嫌丢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