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初遇 ...


  •   在原主进宫的前一晚,那位神秘的姑姑曾让她熟记宫中的各种礼仪,以及阮喜周围的人际关系。

      如此庞杂的信息量,很难在极短时间内完全掌握。

      可那位姑姑眼冷心狠,原主每记错一处,就用戒尺狠狠抽打她的小腿肚。

      此部位隐秘不外露,即便被抽得血淋淋,也不会被人轻易发现。

      挨了整宿的打,那些知识已经牢牢刻进原主脑海中,以至于承继了原主记忆的阮昔在跪下行礼时,尚未愈合的伤处还在隐隐作痛。

      “就这小子?”

      阮昔听到右侧席位传来粗声粗气的询问。

      “不错,三王子,待会儿你可要有眼福了。”殷承景经过酒的嗓音很迷人,其中还夹杂着些许笑意。

      宫宴的气氛凝重无比,也就他一人笑得出来。

      “好,那小王就拭目以待!”巴满拿出看好戏的架势:“哎,鹦哥儿,你待会争取在笼子里多蹦跶会儿啊!别死得比那几个瘟鸡崽子还早!”

      鹦哥儿……

      阮昔低头看看自己这身花花绿绿的烂布条,倒真和那鸟儿差不多。

      “三王子慎言!他们是死囚,却也曾是谷圣国的朝臣……”一阵中气十足的苍老声立刻驳斥。

      巴满冷嗤:“唉唉,太师可别跟小王咬字眼儿!在乌鞑,胆敢触怒王威的逆贼,除了‘死鬼’还能有啥别的身份?怎么,谷圣国的规矩不一样?”

      太师“你”了几次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索性狠甩官袍,不再理他。

      “说的好!”头顶上方的狗皇帝对此言很满意:“三王子快人快语,正对孤的脾气!来,再饮一杯!”

      阮昔听着这些人你来我往的吵,跪得膝盖都疼了。

      奶奶个腿儿的,扯舌之前能不能让她先起来!!

      “来人,送他入笼。”

      殷承景喝完那樽酒,像是才想起阮昔的存在,甚至没宣她回话,直接就下了令。

      阮昔:…………

      “陛下!”

      在侍卫过来拉扯自己之前,阮昔忽然抬起头,直视龙案后那人的双眼。

      原著中,先皇因病骤然驾崩,殷承景少年登基时,只有十七岁,正是少年郎的好时光。

      不得不承认,她还从未见过如此俊美的男人。

      暗沉的黑色眼眸因沾染了酒气而略显迷离,薄唇湿润,如墨黑发并未完全竖起,而是经过精致梳理后自然垂下。

      阮昔在历史书上,从未见过帝王有这等闲散发式。

      殷承景剑眉微挑,沉默地打量着匍匐在地的小太监。

      胆大包天。

      阮昔明白,只要皇帝轻飘飘的一句话,自己就会死得比那三名囚徒更惨。

      可即便能多百分之一生存的可能,她都要尽力去争取。

      “在小人表演时,能否请廊下的张乐师在旁伴奏?”

      阮昔神态恭敬坦荡,不似那些自小便在皇权淫威欺压下长大的宫人,回禀帝王时,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利索。

      大太监周福海心中一惊,刚想大声呵斥,却瞧见了皇帝做了个“无妨”的手势。

      殷承景挺起靠在椅背上的身子,让人捉摸不透的目光盯着她。

      虽一言不发,却有种比那白虎更加恐怖的威慑力,让人下意识想要逃避。

      阮昔身体微颤,却还是不卑不亢地抬着头,承接他的审视。

      殷承景修长的手指轻轻点着桌面。

      普天之下,骂他、恨他、要他命的人何其多。

      可胆敢把“不服”两个字明晃晃写脸上的,自继位后,就碰着这么独一份。

      偏偏有此骨气的,还只是个比蝼蚁更加卑微的小太监。

      无情的薄唇终于开启,阮昔紧张得手心都是汗。

      若真难逃一死,她定要牢记这男人的样貌……

      等变成厉鬼后,天天站在他床头,吓也吓死这个王八蛋!!

      “准奏。”

      不过轻轻的两个字,却如同震耳雷鸣般,由鼓膜贯穿了阮昔的心脏,随即又无可抑制地蔓延到了全身。

      这是殷承景,这个掌握世人生死的绝对权威者,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得了令被拎上殿的张乐师站都站不稳,经过虎笼时一趔趄,险些直接摔倒在地。

      “有劳张乐师,就按照咱们之前聊过的那般,演奏一曲。”

      阮昔请求时,尽量无视对方杀人般的目光。

      其实方才在等待上场时,阮昔为了得到更多的情报,和那些八卦的乐师们聊得很火热。

      其中这位张乐师年纪最轻,容貌清朗又平易近人,和她颇为合得来。

      天子面前,张乐师哪儿敢和她龃龉,只得憋着气,将尺八凑到唇边。

      少顷,悠扬的柔缓曲声便如醉人的玉酿般流泻而出。

      阮昔用手势将曲子的快慢调整得更为适宜,心中默念两遍“我叫不紧张”,随着音乐,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起舞。

      作为舞蹈学院的高材生,阮昔不敢说自己的造诣有多深,功底有多扎实,起码上台表演是不怯场的。

      她的恩师特别注重学生的临场应变能力,每次随堂测验,都会随机放一段音乐,让大家轮流上台表演。

      风格随便,只要你敢跳,能跳,就算动作不达标,甚至步法有错误,老师也不会太生气。

      唯有那些一脸懵逼,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的害羞鬼,才会让老师勃然大怒。

      在舞台上,不要脸就是要脸,要脸就是不要脸。

      这句至理名言,在挨过大学四年的摧残后,已经深深印进阮昔的DNA里了。

      张乐师演奏什么曲子都无所谓,阮昔只有一个要求——安静、不激昂。

      就连曲子的节拍,经她调整过后,也最贴合安眠曲的。  

      音乐对生物的影响没有界限,长期听,甚至还会对植物的生长速度产生作用。

      用来安抚老虎的情绪,应该也会管用。

      在一场完美的表演中,舞者的动作应该要和服装、音乐完美贴合。

      既然她穿的是夸张的小丑服,表演太华丽的优美招式反而会显得不伦不类。

      阮昔索性故意做出几个险些摔倒的动作,随即又凭借超高的平衡能力,将肢体扭转回来。

      由于这衣服相当宽松肥大,她像只滑稽怪异的飞鸟,完全脱离了地心引力,可笑却轻灵地朝那虎笼慢慢靠近。

      张乐师心里的那点气消了不少。

      他不是个古板的人,懂得变通,索性偶尔再吹出几个俏皮的滑音来,搭配阮昔的动作。

      宴席上议论声四起,在礼制森严的皇宫内,谁曾见过如此怪异的举动?

      白虎死死盯住舞到笼子前的阮昔,粗壮的四肢踩在恶臭的血水,跟着她缓慢踱步。  

      那是充满敌意的眼神。

      经过最初的慌乱后,阮昔的思维逐渐变得清晰。

      眼前的白虎体积虽大得惊人,但胃口怎么着也不会太夸张。

      三名死囚,怎么算也有三百多斤了,足以填满它的胃。

      之所以这猛兽对她敌意满满,大概只是在尝了血腥味后,激出了兽性,下意识想咬死贸然靠近笼子的侵略者。

      毕竟现在,那里是属于它的领地。

      阮昔刚试着靠近了些,那虎便猛然扑向笼壁,发出极具威胁的怒吼。

      张乐师就站在她不远处,吓得气息不稳,音色猝然尖锐了三分!

      阮昔心脏狂跳,在众朝臣和后宫女眷们抑制不住的惊呼声中,强迫自己稳住心神。

      不要慌,镇定!

      她借势做出个险些摔倒的搞笑姿势,转变舞步,不动声色地引白虎离开血腥气浓重的残肢旁。

      张乐师浑身冷汗不止,就算孤身犯险的人不是他,可眼瞧活生生的人在那嗜血猛兽前不断作死,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儿。

      作为乐师,他隐约知晓自己的职责,就是用曲声安抚猛虎。

      稳住气息,哪怕只能帮上一点点忙,他也要竭尽全力!

      笼外,觉得火候差不多的阮昔屈下右膝,朝白虎伸出手,仿佛要让这猛兽搭上自己毛茸茸的爪子,与她共舞一曲。

      白虎骇人的兽眼不断在笼子上的锁和阮昔之间打转儿,随后看向不远处吹八尺的张乐师,最终落到站在虎笼旁的万侍卫身上。

      方才打开笼锁放囚犯进来的,就是他。

      就在阮昔以为白虎的情绪能稍微平和些时,这猛兽忽然张开大嘴,再次发出愤怒的嘶吼!

      没用……

      周围惊呼四起,张乐师手抖得都快拿不住八尺了。

      “皇兄!”

      席间忽然站出位穿青袍的英俊男子,双手抱拳对殷承景朗声开口。

      “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小太监并未犯错,若单单只是为了玩乐,就将他送入猛虎口中,不仅太过残忍,更有碍皇兄仁德圣名,不若就此作罢吧!”

      阮昔回过头去,看着那人略清瘦的背影,眼角有些发酸。

      自打她到此陌生国度后,这男子还是第一个在乎她性命的人。

      “哈哈哈!小王早就知陛下方才在说笑!普天之下,哪儿有人敢手无寸铁与那猛虎同笼?”

      巴满朝皇帝拍案大笑,虽一副爽朗做派,言语中的刺却扎得众臣子如坐针毡。

      君无戏言,如今反悔让阮昔下台,简直就是把皇帝架在火上烤!

      “老七,你这话可不对。”

      殷承景虽在微笑,眼底却浮现出丝冷意:“是这小子亲口对孤承诺,自己有驯虎之能。若他不中用,那便是欺君,何来无辜之说?”

      老七……

      阮昔在心中默念这两个字,看向那为自己出头的男子,忽然瞪大双眼。

      原来是他! 

  • 作者有话要说:  阮昔:狗皇帝闭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