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豪门贵公子5 ...

  •   贺母放下狠话之后,又找了阳焱的父母,不过很可惜一点用也没有。
      
      慕怀作为慕氏企业的前任总裁,考虑事情的角度与阳焱一致,甚至都没有问他,直接就给回绝了,说自己已经退了下来,公司的事情全由长子作主。
      
      刑慧说话要婉转一些,但是态度是一样的,公事去找她家大儿子。
      
      不过她却打了电话来询问,话里话外都在打探这个叫做杜云心的女人跟儿子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保她?
      
      阳焱也是无奈了,斩钉截铁地保证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都是出于商业目的,才终于令她放弃了追问,不过挂电话的时候他发现妈妈好像并不欣慰,反而有点失望似的。
      
      他也没多想,这时候贺母黔驴技穷,找了贺父出面,来与他谈判。
      
      与慕怀见长子有能力挑起整个集团就放手不同,贺父的权利欲显然更胜一些。
      
      贺子默比阳焱还要大两岁,还在大学期间就开始进公司学习,到如今也只是总经理,最大的权利始终握在贺父手中。
      
      贺父没有像贺母一样没品地到他用餐的地方堵他,直接叫秘书打到了慕氏的秘书处,说是想跟他见上一面。
      
      虽然两家私底下龉龃不少,但表面上还是一派和睦的,阳焱不至于这点面子都不给他,看过了自己的行程之后,留出了一个小时时间给他。
      
      会面的地点在慕氏的办公室,贺父掐着时间过来,身后跟了五六个助理,一看就叫人知道他身份非凡。
      
      杜云心一见他就脸上一白,她在贺氏做了半年多时间的总经理助理,自然不可能不认识贺氏的总裁,况且她与贺子默关系不一般,下意识地就会关注他的家人。
      
      她的心里惶恐不安,不明白他为什么出来到这里,难道是为了她?
      
      不可能的,很快杜云心就在心里安慰自己,她只是一个小人物,哪里值得贺氏这样大一个集团的总裁为她兴师动众?
      
      听说贺慕两家有生意往来,贺总过来肯定是为了谈生意!
      
      杜云心好不容易说服自己不要去多想,但很快又就被吩咐去总裁办公室给客人茶水,她的心顿时再次提到嗓子口。
      
      作为秘书处新人,端茶倒水的工作肯定是落在她们头上的,如果是平时她不会有什么感觉,但对方是前男友的爸爸,就由不得她不多想。
      
      可是杜云心没有拒绝的权利和借口,只能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进去,之后她极力地保持淡定,可总觉得有视线若有若无地落在身上。
      
      但没并有发生她所担心的质问和刁难,就像平常端茶递水一样,客客气气地为两人放好,她就安全地退了出去。
      
      合上门的时候,她情不自禁地捂着狂跳的胸口长舒了一口气,自嘲自己想得太多,疏不知等她离开之后,办公室内正进行着围绕她展开的话题。
      
      “这就是慕贤侄所说的打算重点培养的人才?以后的骨干级人物?”贺父眯起眼睛,“用端茶递水的方式来培养人才,活了几十年我还是第一次见。”
      
      “的确是个人才,而且很快就可以为公司带来不菲的利益。”阳焱若有所指地说道。
      
      “年轻人……”贺父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随后不轻不重地放下,杯子与杯盘磕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音。
      
      他意味声长地说道:“做事情目光要放长远,不要只看眼前的利益。”
      
      “贺总说笑了,”阳焱一点也没有受他刻意营造的气氛影响,淡淡地说道,“连眼前的利益都捞不到,还谈什么长远呢?”
      
      贺父眼中暗了一下,手指在桌面上点了点,道:“商业街那份合同我签了,条件就按你们拟的来。”
      
      “不巧了贺总,”阳焱面带愧色地说道,“那份合同在拟定的过程中计算错误,利润高算了5个百分点。”
      
      “如果按那份合同来的话,慕氏非但没有赚,还可能陷入亏损,所以我正准备派人和贵公司接洽稍作修改。”
      
      贺父搭在椅子扶手上的指尖颤了颤,眼中开始聚集怒气:“慕贤侄,做事情不要过了火,胃口这么大,也不怕撑死?”
      
      “我也是没办法啊贺总,”阳焱丝毫不惧,笑吟吟地说道,“慕氏上下几万人都张着嘴要吃饭呢!我总不能做亏本买卖吧?实在不行,我也只好放弃这次合作了。”
      
      贺父想了想,说道:“再让利一个百分点给你,不能更多了。”
      
      阳焱摇头没有答应,咬死要五个点,两人扯皮了半天,最终定在三个点,与他预计的数字一样。
      
      谈好之后两人当场签了合同,达到目标的他自然是心满意足,可是贺父却脸色很难看:“以后有关那个人的事慕贤侄可千万不要插手,否则别怪我以大欺小。”
      
      “贺总的担心太过多余了,”阳焱被威胁了仍旧笑吟吟的,“做生意以诚为本,我是个生意人,做不出不讲信用的事。”
      
      贺父现在看了他这张笑脸就头痛,沉着一张脸拂袖而去,在门口正遇到接完水回秘书室的杜云心,不由地瞪了她一眼。
      
      都是这个害人精!如果不是她跟儿子不清不楚的,他用得着舍出那么大的利益将她弄走?
      
      如今与张家的结盟正进行到紧要时刻,两家联姻势在必行,只要成功的话,贺家就可以更进一步,成为四大家族之首,他绝不允许在这个时候出现意外情况!
      
      杜云心被他几乎要吃人的眼神吓得连退两步,正惊魂未定的时候却发现人已经走远了,她猛地按住胸口,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的感觉没有错误,当天下午便有电话通知她到人事部,人事经理以不适合公司为由请她离开,因为还在试用期,甚至没有补尝。
      
      “怎么会这么突然?”杜云心不信他说的理由,“我在秘书部做得好好的,所有的工作都能胜任,是不是有人给公司施加了压力?”
      
      “根据部门的反馈,你无法融入公司的集体,总裁秘书部是一个极需要团队协作的地方,”人事经理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也是做过总经理助理的,与同事相处不好会造成什么结果,相信不用我说明吧?”
      
      杜云心想到始终对她颇为冷淡的同事,一时间无言以对。
      
      人事经理见她已经接受了事实,递过来一张纸,公事公办地道:“杜小姐,请你先填好这张表格。”
      
      杜云心无奈,只能默默地填好表格交回去。
      
      “可以了,因为是试用期所以不用等人接手,明天你就可以不过来了,这段时间的工资我们会打到你的卡上。”人事经理点点头,伸出手道,“祝你在新的工作中前程似锦。”
      
      杜云心苦笑了一声,和他轻轻地握了下手,转身上楼去收拾私人物品。
      
      秘书办的老员工习以为常,连一个眼神也懒得奉送,倒是和她同一天来的几个新人讶异地看过来,当然也免不了有幸灾乐祸的。
      
      “呀!这么快啊!”第一天就出言嘲讽的那个长相平凡的女孩,走到她面前故作惊诧地说道,“我还以为你能多坚持几天呢!”
      
      她从一开始就看杜云心不顺眼,长了一张狐媚脸,还做出一副清高的样子,实际上还不是一个想靠身体往上爬的绿茶?
      
      可惜男人还就吃她这一套,她的前男友就是被一个和她一样的女人勾去了魂,还为了那个剑人坚决地和她分手。
      
      不过那个男人也没有讨得好,人家只不过是把他当成备胎罢了,等到钓到了金龟婿就一脚把他踹开了,甚至因为他不甘心地纠缠,连工作都被剑人的新男友给弄没了。
      
      “你够了!”杜云心本来就心情不好,被她这么一刺激再也受不了,冲她大吼道,“你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要能力没能力,要长相没长相,说话还尖酸刻薄惹人生厌,说不定下一个走的就是你!”
      
      女孩被吼得一愣,随即就更生气了:“我再不好也是脚踏实地地工作,不像你满脑子只想着勾-引男人!”
      
      “你哪知眼睛看到我勾-引人了?”杜云心崩溃地哭出来,“我不就是想为自己的错误道个歉吗?怎么到你们嘴里就变得这么不堪?”
      
      女孩丝毫没有被她的哭声打动,反而鄙视道:“你不是不想,只是没机会而已,要不是慕总……”
      
      “够了!”秘书长恰巧回来看到了这一场闹剧,厉声打断了她的话,“吵什么吵?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众人顿时集体噤声,就连杜云心的哭声也是一滞。
      
      秘书长严厉的眼神在她们身上一扫:“工作都做完了?还有心情在这里看热闹,是不是想集体加班?”
      
      没人敢和她呛声,大家都开始各做各事,一副很忙碌的样子,秘书长这才满意地回了自己的办公间。
      
      而似乎被人遗忘了的杜云心渐渐收起了眼泪,默默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没有再看那些曾经的同事们一眼,轻轻地拉上门离开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