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秘书是财务出生,试着换算了一下年龄差,面色逐渐诡异。
      
      所以早在出国前,甚至更早胡闹的时候,李相浮就已经埋好一条暗线,防止日后玩脱了被逐出家门么?
      
      他下意识去看老板的神情,秦晋微微一抬眼,目光刺得人格外有压力,秘书及时避开。
      
      司机完成倒车,车子逐渐驶向更宽敞的街道,两旁树木一闪而过,生机勃勃的画面和车内人面若冰霜的面庞形成鲜明的对比。
      
      世事每天都在变化。
      
      前一日大家的视线还集中在李相浮身上,不到一晚,就被一个小孩所取代。大部分人是抱着看戏的心态,但也不乏想在其中搅浑水的。
      
      ‘啪!’
      
      一份企划书被重重扔在办公桌上,洛安背靠转椅按揉着眉心,显然一时半会儿是没心情再去看这份企划案。
      
      部门主管站在他对面,小心问:“是不是内容需要改动?”
      
      洛安摆手,头疼道:“李相浮那个纨绔,居然早就折腾出一个孩子。”
      
      洛安和李相浮的孽缘还要从初中说起,当时两人就是同学,洛安的家境远不如李相浮,后来刻骨铭心的初恋也喜欢上他,美名曰欣赏对方探索世界的勇气。
      
      李相浮出事后,洛安明面上装出一副兄弟情深的模样,私下没少添油加醋两边搞事,悄悄买通媒体捕风捉影,暗示另一名失踪者是死在李相浮手里。
      
      然而报纸没发出,就被拦截,李老爷子还让人特意警告他一番。
      
      李相浮因为受伤和精神刺激休学了一年多,回国后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洛安则通过父母安排早早进了公司,这两年混得不错。
      
      部门主管就是靠溜须拍马上位的,算是心腹,顺着他的心意说:“老爷子愿不愿意认还是一回事。过两天是林家小儿子的订婚宴,李家和秦家都会有人去,李相浮和秦晋之间隔着一条人命……”
      
      “命个屁!”洛安直接把计划书甩在他身上:“不该说的话别说。”
      
      当初拿这件事做文章他都是暗戳戳的,依旧被逮到,如今秦晋风头正盛,他可不想因为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同时得罪两家人。
      
      眼珠子一转,洛安突然招招手,主管识趣凑过来:“您说。”
      
      “听说李老爷子最近在度假,找几个可靠的人把孩子的事散出去,捅到老爷子面前。”
      
      部门主管一脸懵逼。
      
      洛安用看蠢货的目光看他:“先入为主,把风头扭转成李相浮为了挽回父子情早早准备好这一招,目的说得越功利越好。”
      
      手指在桌面上敲了两下:“再找几个没脑子的,唆使他们故意去老爷子面前祝贺他有孙子,做出巴结的假象。”
      
      部门主管反应过来:“那老头是有名的倔脾气,可能当众说气话,比如没孙子或是甩脸走。这样一来短时间内他不会自损颜面,公开承认孩子的身份。”
      
      洛安点头:“都记住了么?”
      
      部门主管一脸佩服:“这件事我一定办得漂亮。”
      
      洛安两根手指动了动,示意他可以走了。
      
      门关上后,办公室内响起一声疲惫的叹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洛安不想和李相浮正面对上。奈何那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当初知道自己在私下搞鬼便不留情面扯开所谓友情的遮羞布,双方闹得很僵。
      
      如今李相浮回来了,必须杜绝对方接触家族权利核心的可能,不然就可能埋下一个隐患。
      
      ·
      
      人山人海,一路推着购物车走走停停。
      
      李相浮压根不知道有人正在算计布局,领着李沙沙逛超市。
      
      “请随意,看中什么零食爸爸都给你买。”
      
      旁边正吵着要奶酪棒的小孩听到后投过来羡慕的眼神。
      
      这对‘父子’诡异地用着谦词,李沙沙:“您真慷慨。”
      
      出超市时,他手里只拿着一个冰淇淋。
      
      “怎么不多逛一会儿?”
      
      “刚好像有人在跟着我们,不过现在不在了,”李沙沙面无表情地舔着上面的奶油:“我想再买几本书看。”
      
      “可以。”
      
      马路对面就有一家书店,最近生意冷清,老板看到有客人来露出热情的笑容:“给孩子买?”
      
      李相浮点头。
      
      老板:“少儿读物在……”
      
      李相浮婉拒好意:“没事,我带他转转。”
      
      李沙沙更喜欢一个人逛,奈何身高不够需要辅助拿书的,双方效率奇快,不到五分钟就过来结账。
      
      四五本厚重的书籍堆在桌面上。
      
      《M理论》、《浅谈量子力学》、《为什么磁铁有磁性》……光看名字都足够一些成年人头疼。
      
      “现在看这些可能有些早。”老板眼皮一跳。
      
      “不早了。”李沙沙有着不同于这个年纪的稳重,自己拿主意:“都是适合启蒙阶段的书籍。”
      
      老板勉强笑笑,心想连字都没认全就已经想要飞了。
      
      拎着一袋子沉甸甸的书,出门一刻两人相视一笑。
      
      李相浮:“从明天起……”
      
      李沙沙:“你抚琴吟唱,我读书品茶,无拘无束岁月静好。”
      
      李相浮弯腰伸手……啪!一大一小完成击掌。
      
      ·
      
      流言有时可媲美光速。
      
      仅用半天,孩子的消息已经过了不同男女老少的嘴,口口相传伴空气飘到了度假村。
      
      李老爷子是最怕热的,一到夏天经常会感觉喘不上气来,至少要在度假村待够一个月。哪怕小儿子回来,他也准备缓两天再回去,免得被气出病。
      
      事实证明度假也不让人省心,下午已经不止一个人提到他凭空多出一个孙子的事情。
      
      “现在外面都是怎么传的?”
      
      心爱的钓鱼竿都随便撂在一边,足见他的心情有多糟糕。
      
      保镖相当于他的眼睛,如实汇报搜集来的信息:“大家都在议论小少爷带孩子回来的目的。”
      
      李老爷子面色一沉。
      
      这世道就是再有钱也堵不住别人说闲话,下午他去餐厅用餐时,有两个靠窗坐着的人连忙闭嘴,一个颇为尴尬地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想也知道先前在谈论什么。
      
      偏有人不识趣,老爷子刚一坐下,就有才来度假的一个年轻人主动恭敬地打了招呼,提到上午逛超市时正好看到李相浮领着个孩子。
      
      “小孩子一看就基因好,长得特别可爱,大了肯定了不起。”
      
      年轻人毫不吝啬地夸奖着。
      
      李老爷子眼皮子一动,冷着一张脸:“是么?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个孙子。”
      
      年轻人一愣,尴尬地站在原地。
      
      其余人用同情又讽刺的目光看他,马屁没拍着,落了个左右不是人的境地。
      
      局促地抿抿嘴唇,年轻人神色不自然道:“您慢用,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狼狈地走出餐厅。
      
      出门走出一段距离确定周围没人,发了条信息:[ok。]
      
      转头收到对方的回复:[合同的事明天来公司谈。]
      
      年轻人笑了笑收起手机,他是洛安的主管派来专门倒是非的,至于会不会给李老爷子造成不好的印象他不在乎,反正一辈子也达不到跟对方做生意的层次,眼前的利益显然更为重要。
      
      再者说了,老人家总不至于为了点小事专门针对一个无名小卒。
      
      ……
      
      李家。
      
      张阿姨做好饭看时间差不多,询问过没有其他的要求,便拎着包回家。
      
      几年前李老爷子为了奖励她为家里工作几十年,直接在附近送出一套房子,上下班十分方便。
      
      李相浮陪李沙沙玩了会儿拼图,抬头看了眼时间。
      
      “今晚估计我大哥不会回来了。”
      
      李沙沙放好最后一片拼图:“宿……爸爸你到底是有多不受待见?”
      
      李相浮没说话。
      
      欣赏了几秒成品,李沙沙盘腿坐直身体道:“其他人不喜欢你无所谓,可他们你的亲人。”
      
      李相浮揉了下他软糯糯的头发:“血缘不能包容一切过错,耐心也总有耗尽的一天。”
      
      眨了眨眼,李沙沙对人情世故又多了一条理解。
      
      李相浮帮他把拼图挪到桌面上,压到软玻璃底下,充当装饰还挺好看。
      
      还没多看一会儿,灯光一暗,整栋别墅猛地陷入黑暗。
      
      没像一般小孩尖叫,李沙沙毫无波动:“停电了。”
      
      手机电还是满格,李相浮靠窗边坐着,不停切换app,几次进入游戏又退出来,彻底意识到自己对电子设备的爱好已经淡去。
      
      空调停止运转,房间里愈发闷热,等到仅存的凉气散去,他打开窗户。
      
      此刻外面的树就跟静止了一样,一点风也无。
      
      李相浮忽然站起身,似乎做了什么决定,回头说:“去庭院。”
      
      一轮明月下,庭院里被精心修剪过的花草闪烁着幽暗的色泽,中心区域修建着一处人工喷泉,李相浮望着里面的倒影,眉宇间闪过一丝厌恶。
      
      闷热的天气里,衬衫的纽扣系得严严实实,袖子根本没有挽起过的痕迹,服服帖帖包裹着里面的肌肤。
      
      他在女尊国活了二十多年,哪怕再离经叛道,一些规则也是不能违背的,譬如服饰,经年累月下来早就形成了习惯。
      
      深吸一口气,毅然决定从今天起,他要彻底摒弃那些陈旧腐朽的规则。
      
      同一时间,李怀尘刚去度假村接老爷子回来。
      
      远远地就望见一片黑,李老爷子皱眉:“都几年没停过电了。”
      
      高档小区在水电方面一般都有应对措施。
      
      李怀尘:“估计是突发情况。”
      
      车库打不开,车子直接停在外面,他用手机照明:“您小心点。”
      
      “我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李老爷子的实际年龄并不算特别大,头发却是过早白了。
      
      李怀尘走在前面照路:“您是因为小弟的孩子,才提前回来?”
      
      李老爷闻言冷笑一声:“他自己在外面鬼混留下的种,自己负责。孩子以后是学好还是学坏都是命。”
      
      言下之意,小孩的生活方式和成长教育他一律都不会插手,更别提上族谱的事情。
      
      屋内漆黑一片,李怀尘看到后面的门是开着的:“好像在院子里。”
      
      终归是要见上一面,李老爷子闭了闭眼,沉重地叹了口气:“过去看看。”
      
      终于起风了,庭院里李相浮站在喷泉边的石头上,手指像是黏在扣子上一般。
      
      “我可以。”他轻声下心理暗示。
      
      纽扣解了几粒,青年缓缓张开双臂,风吹得衬衫鼓动,黑色的长发在夜风中飘扬,李相浮微微仰着脸,一滴绝美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下。
      
      “舒服了——”
      
      空气中飘来的不仅是花香,还有自由的味道。
      
      一旁李沙沙没有感情地鼓掌:“恭喜爸爸,你做到了。”
      
      李相浮不知足,开始绕着喷泉奔跑,明明只是解开了几粒上衣扣子,却体会到‘裸奔’的快感。
      
      迎风奔跑了几个来回,李相浮停下俯身喘气,声线颤抖着说:“从明天起,我要穿短袖……”
      
      缓了缓张开他双臂凝视苍穹:“实现短袖自由——”  
      
      几米外,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李老爷子沉默片刻,退回到客厅,一改之前准备放养的心思,连称呼都直接变了,沉声道:
      
      “从明天起,我孙子的衣食起居,学习教育我全部要尽力安排。”
      
      他可以因为过往无数累积下来的失望,无视孩子跟着不成器的生父,但绝对不能让孩子跟着一个精神状态有问题的父亲。
      
      

  • 作者有话要说:  李沙沙:有反派想要算计我们。
    李相浮:哦,那我想办法反击。
    李沙沙:不用了,你已经反击过了。
    李相浮:???
    ·
    感谢在2021-01-20 00:04:42~2021-01-21 00:03: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赞比波比麻麻 2个;岁岁、君君臣臣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君君臣臣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定落 4个;我爱苏尔、4232815 2个;Yih、甜文它不香吗?、苏礼执、全年无休的咸鱼非、不爱吃西瓜?、番茄蛋汤是最爱、77、纳兹咩咩咩叫、夏里看花、肖肖是小月亮、藤道西风、Sonic、jiumu、惜惜、梅友不是没有、端午、彩虹熊、掰甜、奈何九九、遥遥的小心肝、未及此方、4254070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火鸡味锅巴 68瓶;定落 58瓶;我爱苏尔 54瓶;陆陆陆陆陆。 50瓶;良人未可期、王不留行 49瓶;77 45瓶;风自清扬 40瓶;嘟啊嘟 30瓶;阿巴阿巴 21瓶;扶乩、在野和猫、他们不穿内裤、lau、七七、璃子 20瓶;上善若水、这是我最后的波纹了! 15瓶;清秋 11瓶;瓶邪.、江湖、幸运从天而降!、道心不稳、阿囹、不吃早餐、想给遥遥生个寻崽、赞比波比麻麻、渡枫、拎起一只作者抖一抖、YU、呓语、溯伊、想吃小孩、醉生梦死、『研』、艾迪、我能上岸、阿沈、长亭 10瓶;柚鱼、又近黄昏 9瓶;酒肆、39299239 6瓶;万更、z、嘻嘻。、猫捡球、人生不易,盾盾叹气、长腿姑娘 5瓶;灰色溪流、叶冬荣 4瓶;吾顾盼兮、月下、醉卧挽叶修、工藤新一夫人 3瓶;.气球、灯 2瓶;献鱼、4232815、简图、深吸一口奶茶、燕凌晨、32659759、晚晚、想考第一的小苏、落羽、yunlei、安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