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竹林清幽,风的方向仿佛都在随着琴音流动,雏鸟抖抖脖子上的毛,一点点地努力张开翅膀,开始生命中的第一次飞行。
      
      曲终,风停。
      
      有声音评价:“妙!高山流水,宿主在琴上的造诣已臻化境。”
      
      李相浮微微一笑:“及格了么?”
      
      “不是及格,是优秀!”系统逐一细数:“在过去的这些年中,宿主共取得‘第一棋痴’、‘饕餮大厨’、‘宅斗天才’、‘巧夺天工 ’……”
      
      一口气说了太多,机械音都卡壳了一下:“以及‘天籁琴师’称号,达成十项全能,完成目标改造。”
      
      李相浮轻轻闭了闭眼:“终于……”
      
      终于可以回去了!
      
      二十三年,整整二十三年!
      
      从他穿越到一个刚刚死去的婴儿身上,如今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李相浮叹道:“等我回去,会不会直接跨入中年阶段?”
      
      系统公事公办道:“依旧是宿主穿越时的年龄,二十四岁零一个月。”
      
      “……零头可以抹了。”
      
      这么多年,系统对李相浮一向刻薄而冰冷,它对自己也是一样。
      
      “还有一件事。我的工作年限已到,只剩余六十年寿命,建议宿主在离开前直接销毁,销毁程序启动密码13z2dft。”
      
      李相浮沉默了一下:“按照当初的约定,任务完成后,我有权以任何方式处理你。”
      
      他抚摸着古琴的弦,抬头缓缓对系统道:“跟我回去吧,变成人的模样,好好体验余下来的人生。”
      
      -留下来。
      -为自己活一次。
      
      漫长的生命中第一次听到有人和它说这样的话,系统纳罕地有些说不出话。
      
      而李相浮则是微微一笑:“但你得变成幼童模样,叫我爸爸。”生怕它没听清,又慢半拍重复:“叫——爸——爸。”
      
      曾几何时自己在地狱般的考核中哭着叫系统爸爸,如今终于轮到他翻身宿主把爹唱。
      
      “……”
      
      畅快的笑声过后,李相浮拿起旁边的一壶酒一饮而尽。
      
      厉河25年,名噪一时的相浮公子醉酒死于竹林。
      
      有关他的一生众说纷纭,喜欢的人评价为绝色风流才华盖世,不喜之人诟病其放荡轻佻不修德行,但无论是谁,都不可否认他的美貌和才情。从王公贵族到商贾巨甲,无数位高权重的人都曾为这位有着大厉第一美男之称的相浮公子疯狂过。
      
      野史有评:人美,路子野。
      
      ·
      
      Y国。
      
      距离穿越回来已经过去好几天,一切刚好卡到穿越前的节点:才领完毕业证书不久。
      
      穿越时修得的技能、气质全部延续了下来……好在他从前也是长发,不至于纰漏太大。
      
      李相浮收拾好行李,斜眼瞄着那边的系统:“好了没有?”
      
      系统如今变成了一个六岁孩童的模样,包子脸上尽是冷淡的表情:“资料已经建好,从今天起,我是你收养的孩子。”
      
      “李沙沙。”李相浮看了眼他准备好的资料,蹙眉:“你这名字取得……算了。”
      
      检查了一下护照,带上墨镜:“走吧。”
      
      正值夏季,国内外人审美不同,但李相浮在看不清脸的情况下,凭借着出众的气质和一头飘逸的黑色长发,在街上回头率可谓是百分之百。
      
      飞机上,有空乘多打量了一眼这位美男子。
      
      比起美貌,他的穿着也很有趣,衬衫配黑色长裤。炎热的夏天,一般人多少会露出点锁骨,这人的衬衫扣子却是一丝不苟系着,连最上面的一粒都十分严谨地扣好。
      
      李相浮:“白水。”
      
      空乘后知后觉在这里停留的时间略长,歉然一笑,放下纸杯后继续走去下一个座位。
      
      历经十几个小时的航班,到达时故土正好下午,透过窗户望去,天空阴沉沉的,乌云密布,仿佛随时会有一场暴雨突至。
      
      李相浮不知想到什么,扯了下嘴角:“不知道今天会是谁来接我。”
      
      他回国的消息早在两天前就已经传回去,温度最高的季节,想必给人带去的只有烦躁。
      
      系统,也就是如今的李沙沙只听李相浮提起过一次从前的经历,据说早些年因为闯祸在圈子里人人喊打,最后被家里的长辈扔去国外。
      
      它和李相浮的相遇颇有几分命中注定的味道。当时系统急需完成业绩,培育出一名十项全能宿主。恰巧李相浮在国外碰上枪战狼狈逃命,为了活下来双方一拍即合。
      
      成为宿主后,李相浮重新在女尊国活了一回,一周前才穿回来。
      
      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但不会让一个不受待见的人变得被认同。
      
      李相浮领完行李,牵着李沙沙往外走。
      
      外面接机的人有很多,其中一个正心不在焉举着牌子,心中暗暗叫着倒霉。这人叫赵开,是李家大少爷李怀尘的秘书,被派来接人。
      
      李相浮恶名在外,他是如雷贯耳,既看不上又不想招惹,无奈上司亲自交代的工作,不得不做。
      
      一边举着牌子,赵开边不耐烦地伸长脖子在人群中找人,突然眼前一亮……巨美!
      
      宽肩窄臀细腰,黑发称得皮肤更加白皙,当然不会有任何人错认性别,不提喉结,他的瘦是精瘦,衬衫都掩盖不住胳膊肌肉流畅的线条
      
      生意场上混得久了,什么没见过,赵开向来荤素不忌,这一刻突然感觉到心噗通狂跳……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么?
      
      似曾相识却又从未见过。
      
      这时长发男子正好站在他身前。
      
      如同置身在电影里的桥段,赵开轻喃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赵秘书,”李相浮摘掉墨镜,淡淡道:“好久不见,我大哥让你来的?”
      
      大哥?
      
      赵开愣怔,好半晌才找回声音:“你是……相浮?”
      
      也不能怪他认不出来,李相浮出国是四年前的事情,只在过年时会和家里人发简讯。四年前,李相浮闯祸不少,很多时候都是赵开帮着处理,那时候的少年也是长发,但喜欢把头发染成奇怪的颜色,经常落下学校处分,整个就一非主流小混混。
      
      别说气质,十米外开都能闻见股流氓气息。
      
      然而现在……
      
      赵开惊讶道:“你整容了?”
      
      李相浮微微勾唇:“车在哪里?”
      
      赵开意识到问了不该问的,忙准备去开车,突然脚步一顿。
      
      先前的注意力全被李相浮吸引,这会儿才看到他还领着一个小孩。
      
      “这是……”
      
      “李沙沙。”李相浮平静道:“我儿子。”
      
      李沙沙脸皱了下,遂即一脸冷酷。
      
      赵开背对着他往前走,沉默地倒吸一口冷气,李相浮才大学毕业,这孩子瞧着六七岁,那岂不是他成年没多久就……
      
      都说李家小少爷蠢,原来是最会未雨绸缪的,出国前便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当初配合去留学恐怕另有隐情。
      
      “我领养的。”李相浮多说了一句。
      
      赵开不信,哪有领养的孩子长得那么像,瞧那眉眼间流转的神韵,简直一模一样。
      
      喉头一动,赵开收起牌子,走出门的时候险些同手同脚……这一天的刺激受得够多了。
      
      他来是开得是上司的私车,低调奢华,只是皮质座椅在夏天不大适合。
      
      李相浮给李沙沙系好安全带:“走吧。”
      
      路上赵开不时透过后车镜偷瞄,再次认定了是亲生的事实,所谓的领养恐怕只是一个幌子,年纪大了都是隔辈亲。等培养出感情了,说不定老爷子脑子一热,真的会把一部分产业留给孙子。
      
      手机震动音打断了赵开的胡思乱想。
      
      李相浮接通,那边传来一道自来熟的声音。
      
      “相浮,是我,刘宇,听说你回来了,哥几个特地组织了一场派对。”
      
      李相浮嗤笑一声,接风洗尘是假,大概率是为了试探和看好戏。
      
      “好意心领了,”他靠在真皮座椅上,眯着眼:“我想先回家收拾一下。”
      
      ‘家’这个字说出时,稍稍停顿了一下,感觉有些不适应。
      
      “没事,我去找你也行,好久没见了。”
      
      都是些不着调的富二代,但怕长辈,李相浮转念一想便明白了,敷衍地说了句‘随便’,挂断电话问:“我爸今天是不是不在?”
      
      赵开点头:“老爷子在度假,过两天才能回来。”
      
      至于剩下的几位早就自己买了房子,各有事业,除了李怀尘,一个月最多回来两三回。
      
      “难怪,”李相浮弯弯嘴角:“我的好朋友会想要上门拜访。”
      
      听出他言辞间的讥嘲,不确定矛头指向得是朋友还是家人,赵开不好接话,放了首轻音乐专心开车。
      
      酒吧。
      
      天气不好,似乎随时有瓢泼大雨来临,酒吧生意一般。
      
      包厢里,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见刘宇结束通话,心思表情各异。
      
      “真回来了?”
      
      刘宇点头,耸拉着眼皮,低头状似不在意地盯着杯子里的波纹,心想着今晚要好好试探一下。
      
      李相浮如今是个什么性子?是不是还像四年前一样任人拿捏,好哄骗。
      
      对面坐着的人玩着手机说:“就凭他从前做得那些蠢事,以后家产也分不了多少,李老爷子不在,如果家里没其他人给办接风宴,以后就没有接触的必要。”
      
      李相浮在他们看来就是愚蠢的代名词,何况因为当年的事这人后续的麻烦势必不少,还是疏远点的好。
      
      见时间差不多,刘宇站起身准备离开。
      
      身后传来同伴的声音:“有什么消息及时在群里说。”
      
      刘宇背对着他们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
      
      到家后赵开帮忙把行李拎进去,顺便给上司汇报了目前的情况。
      
      很快收到一条短信:
      [别让他闹出事。]
      
      透过简短的文字都能想到上司冰冷严肃的脸。
      
      赵开叹着气收起手机,知道又要开始操着老妈子的心。
      
      当天晚上李相浮往日的狐朋狗友之一笑容满面上门,手上还提着不少礼物。
      
      生意场讲利益,年轻人闹得再狠,长辈也不会撕破脸,何况双方一直保持塑料情谊,明面上还没撕开。
      
      刘宇在见到李相浮时的侧颜愣了一下,擦擦眼睛看了好半晌,直接蹦出一句‘卧槽。’
      
      “相浮?”
      
      李相浮失笑:“在门口站着干什么?赶紧进来。”
      
      人和人之间最怕对比,站在个冷白皮神颜前,刘宇平白觉得矮了人半截。
      
      四年前的李相浮,走得是非主流风格,刘海长得能遮眼,还喜欢学人戴个无镜框眼镜,正常人都不想多看一眼。
      
      颜值被发型和眼镜封印还说得过去,形象变好个子窜高也能理解,但气质为什么会发生变化?
      
      “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惊讶过去,刘宇主动拉开话题:“没有你在我们别提多无趣了。”
      
      文化博大精深,关系好坏听到这句话的意思截然不同。
      
      “还行。”李相浮淡淡道。
      
      刘宇把礼物放下,环视一圈,除了赵开,没看到有其他人。
      
      李相浮知道他在想什么,给出明确的答案:“大家工作都很忙。”
      
      刘宇附和着说了几句,表示最近他家里人也忙,笑容却多出几分轻蔑,趁着李相浮去倒茶的功夫,在群里发信息:
      
      [好大一个宇宙:别说接风宴,桌子上连口热饭都没有。]
      [东方快车:可以拉黑了。]
      [好大一个宇宙:那倒不必,总之以后不要联系了。]
      [大力金刚:@好大一个宇宙,赶紧回来,我点了一瓶好酒。]
      
      ……
      
      原本只是五个人的小群,但大家各自有其他朋友,一来二去,李相浮回来李家没一个人愿意出面接风的消息不胫而走。
      
      共同认知是:这人已经没再接触的必要。
      
      李相浮放下水杯的时候,刘宇碰都没碰一下,从沙发上起身:“时间不早了,我先……”
      
      余光突然看到楼梯口站着一个小孩,瞧那眉眼不由愣了一下。
      
      “这是……”
      
      一直没出声的赵开低声道:“领养的孩子。”
      
      刘宇望着走下来的李沙沙,又看了看李相浮,这他么不是睁着眼说瞎话?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系统当时设定成人类的外表时,参考了李相浮的数据,旁人自然觉得像。
      
      李沙沙冷冷道:“叔叔好。”
      
      刘宇已经惊讶地忘了纠正要喊哥,他重新坐下来,视线不时扫向旁边的小豆丁,什么叫去繁化简返璞归真,这就是了。
      
      李家那几个没一个结婚,像他们这样的家庭,老一辈对后代看得格外重。
      
      李老爷子再不待见李相浮,不可能不待见亲孙子。只要这张牌打得好,说不准过往的混账事都能一笔勾销。
      
      群里还在催促着他赶紧回来玩,刘宇咽了下口水重新坐下,默默回了一句:
      
      [……高端的豪门之争,往往只需要最朴素的争夺方式。]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人间值得》求预收——
    白辞像是光源,吸引人无数追求者飞蛾扑火。
    同住一个小区,林云起发现凡是围在白辞周围的人,有的疯,有的死,有的破产。
    直到有一天,白辞站在他家门外告白:“我钟情你。”
    “……”
    ·
    避免步入那些追求者的后尘,林云起抢先一步装疯卖傻:“我本仙人,自蓬莱而来,百年后要去东海述职。”
    白辞:“稍等。”
    他拿出一个小本子,核对完说:“生死簿上有你的名字,你是凡人。”
    林云起:“……”
    对外宣称是神仙的凡人受X狠厉地狱判官攻。
    一个星期不见,如隔春夏四季,让我们在春天来临前再沙雕一把!
    感谢投喂和灌溉我的小天使,因为手工统计,只来得及统计霸王,我先把新文发出来,爱你们!
    苏礼执深水鱼雷X1,火箭炮X5;
    阑珊火箭炮X1,地雷X6;
    岁岁火箭炮X1,地雷X6;
    北极夜、sonoko·圆圆子火箭炮X1;
    拾夜、谜之声的二狗、五条悟、君来惊飞雪手榴弹X2;
    凤栖梧彤、向風手榴弹X1;
    姁姁地雷X3;
    30747808、阿离不知火地雷X2;
    圆又圆、熊酱、凤栖梧彤、37431685、不到一百一不改名的居、南疆快去看书!、朕真幸运、霜霜、ztcrie、
    俩扑棱蛾子、vonni、小r、demeter、云不不、白狐落叶、41177118、溯逝歌、49022655、帽子呀、临渊、靥、风筝、23637596、dese、弃武从文、umin、可爱小憨憨、糖酒粥小甜甜、
    空空、36082810、再再、青梅枯萎,竹马老去、兰燃、洛云、南风知我意、澄晴、最爱宫保鸡丁、枕头骑士、
    (¨?)、不知者、跃向大海、阿烜、长生、汽泡酒地雷X1;
    再次谢谢大家支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