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月上中天,落英院里却亮如白昼,下人们忙的脚不沾地,脸上都带着惶恐的神色。

      “老爷,小姐她...”

      身量高大却面容苍白的男子撑着桌子,不等那人说完,便大吼道,“一定要救回菲儿,不然老子要你们全家性命!”

      小丫头吓的腿都要站不稳了,大夫也是满眼惊慌,满头大汗的用尽了全力去施救。

      只是看着洇透了一大片的血迹,怎么看都觉得恐怕只有神仙才能让陶小姐死里逃生。

      落英院里所有人都希望今夜能有过路的神仙来施个法,让小姐活过来吧!

      然而床榻上纤细瘦弱的人并没有像大家期盼的那样被救回来,反而呼吸渐渐停止,‘她’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微笑,仿佛解脱了一般。

      “小姐!”大丫鬟春芝感觉不到少女的呼吸,大声呼喊着,希望能唤醒少女,眼泪却大颗大颗的掉落下来,视线一片混沌。

      一时间,满屋子的人都在喊小姐,他们是那么的悲切,呼唤之中还带着绝望的哽咽。

      陶飞飞是被一声高过一声的哀嚎吵醒的,因为那嚎叫声实在太过悲凉绝望,他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低不可闻的说了一句“别吵。”

      “小姐活过来了!”

      “小姐活过来了!”

      “小姐活过来了!”

      陶飞飞纳闷,小姐是谁?为什么在他耳边喊?

      他努力睁开眼睛,只看见好几张人脸怼在眼前,还没来得及问出声便又睡了过去。

      他实在太困了,感觉浑身都冰冷的要命,眼睛也睁不开,手腕更是没有知觉一般,但隐约又能感觉到一丝丝的疼。

      大夫赶紧上前,仔细的把过脉之后,他提着的心放了下来,“侯爷,小姐吉人天相,已经无性命之忧,只要好好养身子,相信很快就能健康起来。”

      头顶悬着全家人的性命,这种压力让大夫忽略了不合理的地方,确定了忠勇侯的嫡小姐还能活着让他喜笑颜开,赶紧给忠勇侯报喜。

      忠勇侯强撑着桌子,面色青白,急切的询问着大夫女儿的状况,直到再三确认女儿救回来了,一直死死扣着桌子的手才松开。

      “侯爷!”周围的下人惊喊出声,下意识的扑过去垫在昏迷的忠勇侯身下,手忙脚乱的将人抬到床上去。

      “大夫!快叫大夫来!”一个翠衣女子握着忠勇侯的手,急慌慌的指挥着下人。

      忠勇侯这一昏迷,便是足足七日,几度徘徊于鬼门关外,而这七日之中,忠勇侯府内各处都混乱不堪,最后竟导致家中的生意全被人翘了去。

      陶飞飞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不知道该说自己幸运还是不幸运。

      听着忠心的丫鬟将打听来的消息一丝不差的抖落出来,他只恨不得再穿回去,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是的,他,陶飞飞,一个23岁的成年男人,居然莫名其妙的穿到了一个少女...不,是一个少年身上。

      这可能是唯一的好消息了,最起码性别没有变。

      这个少年和他一样都以女装示人,但他那是个人爱好,这个小家伙可是为了保命。

      而且,这场穿越来的毫、无、预、兆!

      穿越前,他和平时一样在录制妆教视频素材,称得上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下午。

      硬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他今天觉得录教程录的有点困,于是点了一杯摩卡星冰乐,并且很过分的要了超大杯,还备注了多放摩卡酱,加冰正常糖。

      星冰乐超好喝,所以他快乐的喝了一大口,冰的有点晕......???不会是星冰乐有什么问题吧?

      早知道就换成加冰的养乐多绿,也是他爱喝的。

      不过说什么都晚了,穿都穿来了,根据他这么多年看绿晋江文的经验,肯定是穿不回去了。

      唉,想他一个前千万粉大V美妆博主、后不知名二十万粉小网红,就这么从美好的科技时代回归淳朴的古代...

      ...似乎也挺有趣的,这才是全新的开始!

      他曾趁着沐浴时仔细检查过这具身体,除了弱一点,到也没有别的毛病,就是看着年龄很小,仿佛只有十来岁。

      一看就是自小精养着的孩子,没有遭受过社会的毒打,身上唯一的伤口是手腕上深深的刀口。

      然后接收了原主的记忆,他才知道原主自杀的原因。

      只有十三岁的少年,还有大好的人生没去经历,就为了一个封建迷信的预言选择了自杀...

      太可惜了。

      陶飞飞心想,果然是被家人保护的太好了,像是温室里的花骨朵儿,经不起风雨磋磨,要是他自己,哪怕有一线生机,他也要坚持活下去。

      人死了,可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只要活着,总会有希望出现的。

      至于他是怎么穿过来的,大概是巧合?总之绝对不是玄幻故事。

      但不管怎么样,从现在开始,他就是忠勇侯府上的嫡小姐,陶菲菲,是忠勇侯府唯四的主子之一,忠勇侯是他爹,忠勇候世子是他大哥。

      不过现在,他面临着一个烂摊子,因为原主的自杀,忠勇侯强行从病床上起来,导致病情加重,昏迷不醒。

      他还有一个哥哥,重伤难治,只能卧床修养。

      忠勇侯父子两人今年三月初,在返回上京的路上被一群死士偷袭,两个人都受了伤,死士的武器上涂了毒,虽然保住了性命,但都要卧床修养,继续治疗。

      果然,一家人受伤都要整整齐齐的。

      其实一开始是哥哥伤的更严重,几乎是在死亡线上反复挣扎。仔细将养到现在,每天也只有一个时辰是清醒的,在这种特殊时期,勉强维持住侯府的正常运转。

      外面的生意却是无暇顾及了,原本也没什么,有各个铺子的掌柜在,一时半会儿也出不了什么岔子,再说还有管家能打理,倒也不必担心。

      陶飞飞回忆起父亲和哥哥对原主的关爱,他脸上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虽然不赞成原主自杀,但不得不说如果他也有这样的父亲和兄长,必须以自己的命来换取两人活下去,那他觉得换了也值得。

      “我娘呢?”

      陶飞飞突然意识到,以后陶家人就是他的亲人了,忠勇侯是他爸,世子是他大哥,他也是有人疼的孩子了,不由得喜悦起来,下意识问了一下存在感很薄弱的另一个亲人。

      丫鬟顿了一下,似乎难以启齿,思索了半天,说了一个相对比较好听的说法,“夫人一直在照顾老爷和大少爷。”

      陶飞飞脑海里回忆起这位侯夫人,然后露出一个难以形容的表情,非要形容的话,大概是‘这是什么玩意?’。

      这位忠勇侯侯夫人娘家姓李,单名一个蝶字,原是西北边城一个小商人的女儿,长相秀美,只是运气有点差,订了婚没多久男方便出了事,一蹉跎就过了最好的年纪。

      不过她很快就以十九岁的‘高龄’嫁给刚到西北守疆的忠勇侯做填房,也算得上是麻雀变凤凰了。

      李家借着忠勇侯的名声,生意做大了不少,最后一家人也从西北边城来到了京城定居。

      按理说商户的女儿,耳濡目染的也该懂一些经商之道,明白黄白之物的重要性,但这李蝶不能说是完全不会,只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这也就罢了,她连如何管家都不知道,甚至也不想学着管家,十几年来每天都在伤春悲秋,矫揉造作的,仿佛风一吹就倒。

      这是忠勇侯父子俩不在的时候,要是父子俩在,这李蝶又仿佛化身痴女一样,日夜纠缠着忠勇侯。

      明明亲生‘女儿’都十三岁了,她还打扮的像个未出阁的娇弱少女一样,粉粉嫩嫩的着装,追着忠勇侯屁股后面跑。

      再不然就是去讨好忠勇候世子,弄的他大哥烦不胜烦,白日里都不敢在家中逗留。

      而他这个亲生‘女儿’却一点都不受李蝶的重视,母女俩明明一直在侯府,感情淡的像是白开水一样,要不然也不会发现不了‘女儿’的一些小马脚。

      回忆起原主每次给李蝶请安时,李蝶的表现,陶飞飞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身为女人却瞧不起女人,身为母亲却瞧不起女儿,这是脑子有病吧。

      “娘要照顾父亲也是正常的,怎么见你这般气愤?”

      陶飞飞有些纳闷,李氏一直都是这样的,他爸只要在家里,李氏一定死命的缠着他爸,仿佛看见了骨头的哈巴狗儿一样...虽然比喻难听了一点,但李氏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丫鬟春芝更气愤了,“小姐你不知道,咱家的银楼被夫人送给了李家,一分钱都没要不说,夫人明知道那是老爷给小姐预备的,竟然说不都说一声就给了,还有!”

      “那李家往日里就经常来打秋风,这次更是趁着老爷和大少爷病着,将咱们府上最赚钱的铺子都要走了!”

      陶飞飞无语,想起大夫交代的话,父亲和大哥不但要仔细养着身子,余毒也要服用解毒剂清理,不然会对寿数有碍。

      伤药家里有,但解毒的药得另外去配,其中好多药材都是高价的,一副解毒剂估计要一百两。

      陶飞飞皱起了眉,他曾在网络上看人家知识博主科普过,古人的平均寿命比较低,虽然是因为夭折幼儿也算进去了,但古代的医疗技术终归是差点事。

      他现在的爸爸今年才四十岁,正值壮年,哥哥也才十九岁,在现代算的上是少年英雄了,可别因为医疗技术不够发达...

      呸呸呸!厄运退散!

      陶飞飞赶紧住脑,不再想下去,爸爸和哥哥一定会好起来的!

      “家里现在到底还有多少钱?够不够给父亲和哥哥买药的?”

      丫鬟春芝摇摇头,“小姐,这个奴婢也不知,得叫管家林叔来。”

      “那就去叫林叔来。”

      管家很快就来了,只是他眼前带着乌青,眼袋都快耷拉到脸颊上了,眼睛里充满了血丝,面色蜡黄,一看就是忙昏了头的样子。

      “小姐,唤奴来可是有什么事?”

      陶飞飞这几日一直养在落英院里,直到前天才能下地,也只是在他这个小院子里转了转,一直在慢慢接收着原主的记忆。

      此时,他对管家林叔已经没有了陌生感,自然的用着原主的语气和方式对老管家说话。

      “林叔,如今府上的银钱还有多少?可够阿父和兄长的药钱?”

      老管家的脸色更加暗淡了,看着自家小姐稚嫩的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他怎么敢让小姐再担心府上的事呢?

      “小姐别担心,奴会安排好的。”

      林叔想好了,只要夫人不再将自家的产业送人,他去库房里找几件老玩意儿卖了,这个难关肯定能过去。

      等侯爷和大少爷身子好一些,外面那些牛鬼蛇神就不敢欺负他们侯府了!

      正在此时,管家的小儿子急急忙忙跑过来,“爹,李老爷又带着人来看夫人了!”

      “什么?!坏了坏了!”林叔顾不上和小姐交代清楚,赶忙跑去阻止夫人。

      陶飞飞的大丫鬟春芝心直口快,“遭了遭了,小姐,夫人肯定又要把咱们侯府的铺子送人了!”

      陶飞飞一个头两个大,这个李蝶是脑子进水了吗?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敢当散财童子?!

      “春芝,我们去正房!”

      “可是小姐的身子...”

      陶飞飞深吸了一口气,“我心里有数,走!”

      他眼睛里燃起了熊熊的斗志,现在这里是他的家,他不会让外人欺负他家里人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啦,这次长发发有30章存稿,大家可以放心的入坑
    长发发的老规矩:新文前三章下面留下你的2分评论即可获得小红包一份~
    PS:本文比较慢热,但是主cp保甜!不甜你就来踢踢我!
    ——————————————————————————————————
    9月17日凌晨一点钟,长发发正在勤奋的码字,基友突然跟我说,你怎么不捉虫?
    长发发:啊?我抓了呀,抓完才放进存稿箱的。
    基友:这一行最后两个字,视线一片混沌
    基友:你写的混蛋
    基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长发发:啊这...(迅速打开后台改掉)
    长发发这算不算社死当场,啪啪打脸了...可是我寄几真的没注意到这个错别字,我的妈呀,她还嘲笑我!╭(╯^╰)╮
    看在她提醒我的份上,笑就笑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