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一点半,舒淮挎着书包下地下车库开车。
      这回舒淮可长记性了,等到红灯变绿灯,他没有像上回那样“嗖——”的一下冲过去,而是挂了个中档稳稳当当的开了过去。
      到班门口的时候,大家正在奋笔疾书抄作业。
      郭晓然:“快点秦慕!我就差数学大题了!”
      秦慕:“别催别催,马上好马上好。”
      杨恩刚把化学补完,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舒淮慢悠悠的走了进去。
      “我去!淮哥你能不能留条命给我,吓死了!”
      “要死啊?这么吓人的吗!哎淮哥!”
      “淮哥。”
      “淮哥早。”
      ......
      舒淮坐回了座位。
      杨恩把身子向后靠住舒淮的桌子,“去哪儿野了,两天美好时光怎么能在医院度过呢?”
      “滚蛋,就一个小意外。”舒淮把书包挂到桌兜旁边的挂钩上。
      住院第二天,出租车司机来找过舒淮。虽然舒淮超速过马路是有一部分责任的,但归根到底,司机红灯时还拐弯的责任更大一点。舒淮也没为难那个司机,让他直接走了。然后司机又去找莫笙,莫笙也同样,说了句没事就放走了。
      “你还是转回去吧。”舒淮说。
      杨恩咂咂嘴,转了过去,“现在这个点还......陈哥!哈哈哈,早呀陈哥!”
      陈远站在杨恩旁边看着他。
      “这个点怎么了?你们继续聊,我就想听听聊的啥。”陈远笑着看他。
      “哈哈哈...这个点还早...我就问舒淮一道数学题。”杨恩默默拿起了桌上的卷子。
      “呦,咱们杨恩同学现在可不得了了,知道问题了,来,咱们大家给他鼓个掌!”陈远还在笑。
      “噼里啪啦——”班里同学大笑着鼓掌。
      杨恩:“......”抬头看着陈远,“陈哥我错了,我不该早读的时候闲聊。”
      “行了,该干啥干啥吧都。”陈远大声道,然后使劲拍了拍杨恩的肩走到了舒淮的桌前,“舒淮,出来一下。”

      “这两天去哪儿疯了?”陈远站在走廊的栏杆旁,对面站着因为困意来袭一脸倦意的舒淮。
      “没哪儿,家里有点事。”舒淮慢悠悠的说。
      “你小子,我还不了解你。行了行了,问了也是白问,我不是跟你说这个的。”
      “你最近学习状态怎么样?”
      舒淮被风吹的有点冷,伸手拉了拉校服外套,“还行,就那样。”
      “你这成绩不能一直停在中上游啊,要上咱就一直上,真上不去我明天就给你安排个好同桌,你介意不介意?”
      “我介意不介意他不都得坐我旁边,咱班还能找出第二个位置?”
      陈远笑着骂了句臭小子,“我这不提前通知你吗,那小子医大附中的种子选手,成绩老牛逼了,让你沾沾仙气。”
      “不是陈哥,你的得意学生舒淮我,现在在你眼里都得靠仙气上分了?”
      陈远笑着打了一下舒淮的肩,“去去去,回去上早读去,还给便宜不要了。”
      舒淮朝教室走过去,边走边说:“行吧,给陈哥个面子,我回去准备一下看看该怎么个角度完美吸收仙气。”
      下午的课总是过得很快,一眨眼间窗外的天都黑了,教室里灯火通明,笔尖擦过纸的声音里夹杂着许多窃窃私语。
      杨恩往后一靠:“晚上啥安排啊淮哥。”
      “回家睡觉。”舒淮合上刚写完的数学模拟卷,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打算玩一把贪吃蛇。
      “太无趣了你,今天给你整个搞头。”
      “?”
      “老秦生日忘了啊?我说淮哥,就你这记性咋考的六百七。”杨恩没好气的说,“晚自习下课就过去,新大陆,我们几个刚发现的好地方。”
      “新大陆?KTV吗。”
      “nonono,你还是太小瞧我们几个了,老秦破蛋日,咱们几个当然要一醉方休了。”
      “算了吧,我不喝。”
      “别介呀,我跟你说,新大陆简直是个天堂,不瞒你说,美女如云简直就是专门形容那儿的。”
      “不去。”
      秦慕正好经过后排,“聊什么呢?”
      “你亲爱的淮哥表示,他不去美女如云的新大陆,果然单身都是有理由的。”杨恩说。
      “不是吧淮哥?!我生日哎,所以爱会消失的对吗?”秦慕小声道。
      舒淮看了他一眼:“酒品差到三杯倒,就不去给你们丢人了,生日快乐老秦。”
      “.......”
      最后舒淮还是被嘴里说着“没事淮哥,关键不是喝多少,人到就行,你就喝几口意思一下”的杨恩强行拉了过去。
      新大陆果然没辜负杨恩的描述,一眼望去,全是美女,舒淮觉得这些美女的衣服少的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秦慕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中等卡座,然后招了服务生上了两打冰锐,几瓶野格和一箱动力火车。“我说一句哈,今天是我秦慕十七岁生日,咱们能来的都是我秦慕最好的朋友,感谢大家!认识你们很高兴,能玩到一起都是缘分,咱们今天不醉不休,放开喝,我买单!”
      杨恩开了瓶冰锐,“生日快乐啊老秦,难得你有这么大方的时候,大家都别干瞪着眼了,整起吧。”
      李慧慧灌下两口:“我说,咱们就这么干喝啊?来点有意思的,酒桌游戏都会不会?”
      “那必须会呀,你们呢?会不会?”
      “会。”
      “咱慧姐都会我还能不会?”
      ......
      舒淮被迫参加游戏。
      “星期天。”
      “逛公园。”
      “逛什么。”
      舒淮:“......逛什么?”
      大家都笑起来,秦慕一把捞起一瓶冰锐放到舒淮面前:“赶紧吧淮哥,接受世俗的惩罚。”
      “......”
      最后一圈下来,酒喝的差不多,人也倒的差不多了,舒淮被坑爹游戏硬是搞的喝了五瓶冰锐和半瓶野格。
      舒淮确实没骗人,红着脸醉醺醺的往厕所准备吐。
      等舒淮把肚子吐干净了,那股子醉意也只消散了一点点,舒淮站起来去洗手池洗脸。
      冲完脸抬头看镜子,舒淮竟然从镜子里看到了两个自己。“你真帅。”舒淮深情看着镜子里另一个男人说,然后边说边朝那边走了过去。
      “哎你不是那个什么陌生人吗?你怎么也来喝酒了?”舒淮晕晕乎乎的站在莫笙面前。
      “舒淮?你喝多了。”莫笙轻轻了扶了扶看着快要躺地上的舒淮,“这是喝了多少啊,成这样。”
      舒淮借着莫笙扶他的这只胳膊摸上去,然后倒在了莫笙怀里,手慢慢往上伸,搂住了莫笙的脖子。“我可没喝多,那天晚上我借你的安全感,这次可以还了,别总想着见不到面了就可以欠我一辈子不还了......”
      如果舒淮不提,莫笙都差点忘了自己那天晚上做的愚蠢事。平时的时候莫笙晚上也会这样,一直抱的都是床头的抱枕,这次突然到来的住院倒让他换了个东西抱,只不过这个东西碰巧是个人。
      莫笙低头看着怀中人的头发,上手摸了一下,还挺软。
      然后想挣脱他箍着他脖子的双臂,奈何舒淮箍的实在是太紧,莫笙没办法,低头把他双脚腾空抱起,抱着他出了厕所回到自己的卡座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