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 ...

  •   舒淮醒的时候天已经亮透了,阳光刺得舒淮眼睛眯了半天才睁开。
      伸手摸了摸身侧,摸到了手机。
      这一觉一下子睡到了十一点半,手机上是班级群的信息,管家的信息,还有杨恩发来的小问号。
      杨恩:?
      杨恩:你人呢?
      舒淮:医院。
      杨恩:我去,你不会又翘课打架去了吧?
      舒淮:是我躺床上。
      杨恩:卧槽,谁的局把我淮哥弄床上了。
      舒淮:滚。
      杨恩:有事没啊?啥时候回来?陈哥都担心死你了。
      舒淮:明天。
      杨恩:好的淮哥,等你哟~
      舒淮放下手机做起来伸了个懒腰,一回头,床头柜上放着一碗粥和一个鸡蛋。
      莫笙的床空着,被子叠的工工整整。
      舒淮决定暂时忘了昨晚的事,先把自己的肚子填满。
      舒淮吃完饭也才九点半,拿着手机玩了会贪吃蛇,四十八万米的时候死了,舒淮实在是不想看那个智障小视频了,于是退出了游戏,漫无目的的翻着手机消息。
      (理一小社会)
      秦慕:真的来啊?什么时候?
      李慧慧:好像说来的时候出了点意外,本来是今天就来的。
      郭晓然:男的女的?!帅不帅?!
      李慧慧:陈哥说是男的,还是个学霸呢,医大附中转过来的。
      徐冉:我去仁襄市的,怎么转五岭了?
      秦慕:@郭晓然你就别打人家学霸主意了,倒数第五。
      杨恩:别聊了别聊了,陈哥马上到!
      转校生?我不来发生的事还真多,舒淮心想。看来我要有同桌了。
      舒淮刚来上学的时候,翘课打架,通宵网吧,什么问题少年该干的他都干过,老师叫过无数次家长,但每次打电话不是没人接就是他爸爸“打人要赔钱吗?五十万够不够?只要他不放火烧学校就没什么大事。”的揶揄话。
      后来老师也不愿管,同学也不敢惹,班里唯一的空位就是他旁边的桌。
      舒淮第一次发现自己可以这么无聊,他看着莫笙的床发呆了一会,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浪费时间。于是起床穿了个外套拿上手机出门了。
      度城的中心医院为了让病人们更好的休息,在院里植了很多花丛,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大花园。舒淮就躺在树底下的草坪上闭眼晒太阳。
      其实闭上眼可以想很多事,比如昨天晚上和他亲密无间的莫笙。
      舒淮难得遇见一个和自己颜值不相上下的男生,而且看起来那么的疏远,就好像全世界都与他无关似的,也不知道他昨天晚上到底听到了没。
      舒淮正想着,隐约听到了一点点熟悉的声音。于是睁开眼,寻找这点声音的出处。
      莫笙正站在一堆小草丛里和一个中年男人讲话。
      长着大胡子的中年男人大着嗓子对着说:“他娘的,差点给那酒鬼撞死,现在还躺到医院里,破医院张口闭口要十万,小莫你也知道你舅舅我,工作和老婆都没有,就靠着那么点养老金过了,这十万就当是舅借你的,等舅回头把那破房子买了再给你补上。”
      莫笙没回话,就那样站着,脸上依旧是平常的那副生人勿近。
      大胡子等莫笙回话等了半天,看莫笙一直没张嘴,有点急了:“你这兔崽子,当年你爸妈都死了,是谁养你养到现在,怎么现在连舅舅的忙都不愿意帮呢!”
      莫笙平静的开口,声音冷到极致:“你那也叫养?”
      大胡子摸了一把胡子,眼睛瞪得极大:“臭小子!我看你是翅膀硬了翻脸不认人,你个没良心的,不是我收养着你你当年早就跟你爸妈一起去见阎王了!赶快拿钱。”
      “给你钱再去花天酒地?”莫笙整了整领口,“卖了房去找张艳住吗?”
      大胡子惊愕。
      “赔别人两万然后剩下的八万都去哄那张艳是吧?你是真把我当傻子了吧。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
      “两万晚上打你账户上,以后别来找我。”
      莫笙把话平静的叙述完,转身离开,留下了没来得及插一句嘴待在原地的大胡子。
      “?”刚走出小树林,就看见了还没来得及撤退的舒淮。
      “嗯...我来散散步...这么巧啊...哈哈哈...”舒淮没太敢看莫笙,毕竟听到了人家的家事,有点心虚,随便编了个理由就打算找借口脱身,“那啥...我去吃个早饭,回见。”
      “你没吃?”
      “啥?”
      “早饭。我放你床边了。”莫笙从口袋了摸出了一盒烟。
      “啊,那我应该是吃了,哈哈哈,谢谢啊。”舒淮尴尬的转过身。
      “走吧。”莫笙往前走了一步,跟他并排,“回去吧。”

      医生下午来了病房一趟,给莫笙和舒淮安排了一下明天早上的出院时间和出院后的注意事项,又给他们做了几项出院检查,都弄完已经是下午七点了。
      舒淮有点饿了。
      医院什么都好,就是饭不好。可能是为了让病人更好的调理身体,医院食堂全是清一色的浅色食物,像什么白粥,馒头,舒淮看着就头疼。
      顺手点开了手机上的外卖软件。
      领完外卖回来已经八点了,舒淮把病床上的桌子支开,把外卖盒子拿了出来。
      麻辣花甲、麻辣小龙虾、麻婆豆腐...还有一瓶芒果奶。可能因为两天没看到红色菜,舒淮简直可以说是胃口大开,菜被他吃的只剩下了一些残骸。
      “...好吃吗。”莫笙看着正在收拾烂摊子的舒淮问。
      “说实话,真没多好吃。花甲盐放少了,小龙虾少个火候,就那豆腐还凑合,但要是麻油在放少点味道会更好...”然后低头看见自己吃剩下的只剩下汤的盒子,“我主要是饿了。”
      莫笙嘴角勾了一下没再说话,转头玩起了手机。
      舒淮也从口袋拿出电子烟玩着手机抽了起来。
      第二天上午走的时候舒淮和莫笙坐的一趟电梯,也许是因为要走了,舒淮还好心情的问莫笙叫什么名字。
      “莫笙。”莫笙左手掂着一箱顾皖来看他的时候买的奶,站在电梯角落。
      “你这名字挺洋气啊,陌生...”
      “我姓莫,单字一个笙。你很傻么?舒,淮?”
      舒淮惊愕的看了莫笙一眼。
      “收回刚刚的么,你就是很傻,病例上有名字。”
      “叮——”说话间电梯就到了,莫笙走出了电梯。
      舒淮:“......”行吧,我是个傻子,我不看别人的病例。

      舒淮到家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饭时间,五岭市的这套别墅是舒城专门给他买的学区房。四层洋楼,高档家具,一切都是那么的奢华,只可惜没有人气。
      舒淮简单的整了整下午回学校要带的东西,然后下楼打开冰箱。
      冰箱里还是上次舒淮做菜剩下的材料,舒淮给自己煎了块牛排,煮了份意面。食材很简单,做出来的味道却是意外的美味。
      舒淮觉得这可能是自己一个意外的天赋,从小就对食物很敏感,大概是因为挑食,舒淮把自己能吃的东西做到了精通的地步。甚至中考前有人问他没考上高中准备去哪儿,他毫不犹豫的说那必须去新东方啊,我绝对是他们的得意学徒。
      吃饱饭了,舒淮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芒果奶到房间,边喝边玩着贪吃蛇。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