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据说我是豪门小可怜3 ...

  •   瞧瞧齐整切割的刀法,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农田美学,再瞧瞧那少年显然不大的年纪,这简直是高手出民间啊。
      
      几人惊叹,江博涵走上前询问:“这位小兄弟,你知道云家怎么走吗?他们家中是一对老夫妻和一个孩子。”
      
      这里到处都是农田,房屋低矮,还没有门牌号,他们迷路了很久,不得已只好找人问路,可前面几个村民叽里呱啦,说得唾沫横飞,偏偏是方言,听得他们一脸茫然。连爱子心切的付美瑕,在这一通折腾下,都莫名产生了一种“近子情怯”的情绪,脑海里浮现一个农村少年也冲她叽里呱啦说话的画面。
      
      不行,到底是她的亲生骨肉,流落在外也不是对方愿意,她这个做母亲的怎么能嫌弃自己的孩子呢。付美瑕摇头,晃去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听到人声。
      云桑一扭头,看见江家人:“你们找我爷奶做什么?他们前年已经过世了。”云桑平时说话用方言,但因为江家人问话说的是普通话,他下意识回的也是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他还不知道,他一个平平无奇的转身,语气也淡然,却留给江家人多大的震撼:眼前这个手持镰刀的少年很瘦,手脚细长,肤色暗黄,但那双眼睛却漆黑明亮,眉眼利落,五官也和江博涵极为相似。要知道,江博涵年轻时在上流圈里可是引群芳倾慕的美男子。
      
      几乎只消一眼,江博涵就能确定,眼前这个干农活的少年就是自己的儿子。他本以为大儿子江晏淮与自己已足够相像,没想到小儿子才是一等一遗传了自己的相貌,血缘的奇妙性让他本来没有多少期待的心重重一跳。
      
      付美瑕也很激动,这就叫做什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丝毫不畏惧云桑手中的镰刀,上前就想把人拥住。
      
      “宝贝,我们找的就是你,你是我们失散多年的孩子!妈妈找了你好久。”她的语气已然带上了哭腔,她此刻心目中再无大儿子和养子,满心满眼只有这个骨瘦如柴的小儿子。
      
      可此话一出,云桑眉头却皱得很紧,似乎对于自己突然冒出了一对父母感到匪夷所思。
      
      他的心中并无喜悦,但他此刻的模样连累了他,他穿着干农活的旧衣服,嘴角虽是下撇,但脸颊却是红的,看着并无疑惑,反倒显得几分可怜。
      
      江博涵长叹了口气。
      在大太阳底下叙旧到底不是事,一行人前往云家。江博涵和付美瑕是成年人,见识过不少场面,面上毫无显露。但江晏淮和江听两个大少爷,却被眼前这摇摇欲坠的小破房给惊住了。
      
      他们不是没见过穷人,但没见过这么穷的!
      
      屋内就一单人床,一个板凳,一张桌子,柜子里放着几个碗。板凳给了江博涵后,他们只能心惊肉跳地在床沿落座。
      
      桌子上有一个边缘微锈的搪瓷杯。云桑还是很有待客之道,他拿起搪瓷杯,去角落拿起保温水壶,倒了杯温开水递过去。他表示虽然没有杯子了,但柜子里有碗,可以用来喝水。
      
      江博涵和付美瑕欣然接过,可两个少爷明明路上都喊着口渴,此时都诡异地沉默了。
      
      江晏淮走到柜子前,看着缺了一根但同样发霉的筷子,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他不知道另一根筷子哪里去,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破地方和云桑的嫌弃。
      
      江听也委婉地拒绝了,他眼底深处再无父母会移情的忐忑和恐惧。他很聪明,知道在这样环境长大的孩子一定小家子气、蠢笨愚钝,无法跟大城市接受精英教育的孩子相比,而云桑今年十六岁了,性格早已定性,怎么可能比得过他。
      
      打量着周遭的这一切,江听脸庞甚至微不可查地对云桑浮现出一股怜悯,看来他还是幸运,这山村里的日子比他想的可要糟心多了!
      
      所以说会投胎又怎么样,投胎只是第一道门槛,投胎后的运气也很重要,而他就是一个极幸运的人。
      
      云桑还不知道这群客人在想什么,他倒完水,付美瑕看着墙上照片,眼泪流了出来,说“感谢两位老人把你抚养长大”,顺便陈述了他之所以会失散的往事。原来当年江家的保姆背叛,故意在医院把他和江听调换。而江听的母亲是一个道德低下的工厂女职员,她无力也不愿抚养孩子,便花一笔钱,将孩子送回老家简单打发了。
      
      因为母亲的敷衍,孩子在农村老家没有得到精心看顾,自然而然也发生了被人贩子拐走的事。
      
      从此女工的儿子江听就阴差阳错地成了江家少爷,直到几个月前体检报告出来才暴露,而江家的真孩子云桑则被拐卖到高原省这个小山村,一生活便是十多年。
      
      从环境来看,云桑确实过得很惨。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老是沉湎过去也不是事,人应该把握当下。
      
      江博涵想了解儿子的情况,便问:“可有在读书?”这小屋子里,灰扑扑的几面墙上贴满了奖状,有数学竞赛、作文比赛、体育赛跑、优秀干部等,从小学涵盖到了初中,金灿灿红火火的极为醒目。虽然这里的教育资源落后,奖状含金量太低,但能得到这么多,他难免对儿子的学业产生了一丝丝期待。
      
      可云桑的回答却让他皱起了眉头。
      
      “我初中辍学一年了。”云桑喝了口水,语气平静道:“爷奶去世后,家里没有多余的钱了,我也必须耕地。”不然田地荒废了没有产出,谁来养活他,生存和读书之间,三岁孩童都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听到儿子因为没钱交学费导致辍学,付美瑕不敢置信地捂住嘴啜泣。
      
      两个大少爷的目光却微微一变,在云桑身上扫射的目光更显诡异:连学都不上,这样只知耕地目光短浅的人,以后真的会有出息吗?
      
      江博涵理解现实原因,虽然他觉得,如果云桑真是他儿子,遗传有他的聪明才智,不该这么平庸,被困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成日与农田为伍,应该有更出色的表现才对。
      
      他虽失落,但嘴上还是安慰道:“没关系才耽误一年,等你回A市爸爸带你继续上学。”
      
      他还没说出口,云家的房门就被人敲醒了,有人高声道:“云娃儿在不在,有好事找你——”
      
      这是谁,江家人都很疑惑,云桑起身接客。原来是小山村的村长,一大把年纪了腿脚不便,但还是走了两公里路过来,踏进云家砖瓦房时一脸激动。
      
      他身后跟着两名身材挺拔的警员,不会辨认错对方身上那威严的制服,江博涵和付美瑕都紧张地站了起来,“小桑,怎么回事?”
      
      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怎么跟警察局扯上关系了?江听也吓了一跳,心想这个还没被认回江家的云桑,难道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了?一时间,他也说不出是惊吓多一点还是什么滋味多一点。
      
      可惜没人回答他们的疑问。
      
      见云桑来迎,老村长忍不住抓住他的手,上下摇晃道:“桑娃儿,你不愧是我看大的,愣是能干!警察夸你捣贼有功,来给你颁奖旗咯!你是咱们村里的荣光!”
      
      话音刚落,其中一名女警员眼带笑意,也当真递过来一面红色镶黄色流苏的锦旗,上面有字“赞少年英雄,见义勇为,不畏艰险。傲如白雪,正义长存心间。”
      
      这些字眼可全都是溢美之词,付美瑕无法掩饰自己吃惊的情绪:“小桑,你做了什么?怎么上面说你见义勇为?”
      
      见她一脸茫然,女警员虽然不知道她和云桑是什么关系,但还是耐心解答:“云同学的邻居暗地里行拐卖人口、绑架勒索之事,对方是逃匿多年的江湖绑匪,我们警方一直想要抓捕却找寻不到的人物,云同学无意撞见后,毫不犹豫就出手相助,大胆救出了两位人质,协助我们警方成功破案,这是A市警察局和我们当地警察局联名给予的表彰。请收下。”
      
      拐卖、绑架和勒索这都是何等可怕的字眼,竟都和云桑扯上了关系?
      
      在女警员短短几句描述之中,付美瑕已经脑补出了一个个惊险万分的画面,想象着儿子是如何与绑匪们斗智斗勇,忍不住道:“小桑,你居然做了那么危险的事!”
      
      听着这故事,饶是江博涵也无法镇定,他不得不重新刷新对小儿子的看法:这哪里平庸了,这分明沉着冷静、还身体素质强韧,不然怎么会出现一个大半小子把两个成年人打倒的事。
      
      江听倒是很失望,这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收下锦旗,客客气气地送走村长和警员后,江家人重新坐下,屋内气氛有些诡异。江博涵打算话题重启,毕竟一次见义勇为只能在人生履历上增光,又无法彻底改变命运,他正欲开口,突然门外又有人敲门。
      
      原来是激动的老村长再度卷土重来,这次话语内容却变了:“桑娃,你救的那两家人来道谢了,说你救了他们家的娃儿,你是他们家的救命恩人,要给你送礼送钱,要资助你上大学——”
      
      江博涵刚酝酿的话才浮现嘴边,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随着这几个人轮流拜访,江家一行人的心情跌宕起伏了好几个来回。江博涵感受最深,他每次刚对这个小儿子做出评价,总有人立刻上门来打破他的印象,这让他心情很是复杂。
      
      听到云桑能打,江晏淮打量云桑的目光也稍微发生了点变化,像是发现了什么稀世奇妙物种。而听着众人夸赞云桑,争相跟云桑激动握手,礼物一箱一箱填满这小屋子,一向习惯了是人群中心的江听笑意有些许勉强,眼底再也无法浮现先前对云桑的怜悯。
      
      付美瑕倒是从吃惊到自豪,心想云桑不愧是她的孩子,虽然一出生就流落在外,生长环境恶劣,但还是长成了一个很好的人呢。
      
      “小桑,你愿意跟我们回家吗?”只是短短几个照面,付美瑕看得出这孩子心有沟壑。
      
      “回。”云桑这次没有犹豫。
      
      如果没有江家人来认亲,他本人也不会在小山村久待,再过几月一定会下山去。江家人的到来,只是加速他出山的进程而已。

  • 作者有话要说:  付美瑕:小桑!小桑!
    云桑:总觉得在骂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