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跳楼 ...

  •   “我们镇江中学,自办校以来,一直都是区里的重点中学。我校校风良好,每年往市里的重点高中送了多少优秀的学生。就在昨天,我们学校里居然有两名学生要条楼!”会议室里,镇江中学的校长郑珠正在训斥一名年轻女老师。
      女老师叫徐小英,正是昨天两名学生跳楼事件中一名学生的班主任。
      郑珠校长教书教了40多年,从班主任当到教导主任,再到如今的校长,什么学生没见过?还有几个月就要退休,眼看自己的教育生涯就要结束,该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晚年生活,却又闹出了这种事。
      学生们正在上自习课,突然听到有重物跌落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又有一个学生准备“夺窗而出”,还好身边的同学拉了他一把。如果这件事不能好好解决,她的晚年生活怕是不能好好享受了。
      晚年生活不能好好享受的原因有二:一是教书那么多年,在镇江读书的学生大多是家里拆迁的孩子,这些孩子的长辈大多是自己小时候的玩伴,万一给他们的孩子留下了“终身阴影”,自己外出时遇到童年玩伴,多少有点对不起人家。二是……
      郑珠不敢往下想,心情特别郁闷,心里一大堆火没地撒,便教育起了徐小英:“我平时是怎么跟你说的?啊?你在教学生时自己想一想,你希望你的孩子遇到怎样的老师,你就按照什么方法去教!就在昨天,你的“小孩”跳楼了!”
      “你平时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你平时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不约而同地,走廊上响起了相同的声音。
      郑珠:“……”
      紧接着,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位看起来与郑珠年龄相同的阿姨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位戴黑色眼镜的男老师,畏畏缩缩躲在这位阿姨后面,看了郑珠一眼。
      这位阿姨,就是郑珠心中的那个“二”。她感到胸口一阵刺痛,这位年轻的男老师也是惨,第一年当班主任就遇到了有些老师一辈子都遇不到的家长。如果可以她恨不得让孩子的“爸爸妈妈”跟眼前这位解释去。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徐小英,她不知什么时候移到了门口,拉起“爸爸”就往外跑,走的时候还不忘带上门。
      一瞬间,办公室只剩下两位阿姨干瞪着眼。
      “琴娟,那个。”是郑珠先开的口。这位名叫琴娟的阿姨是三年前郑珠在自家小区跑步时认识的,聊了两句发现特别合得来,就成了闺蜜。
      昨天跳楼的那个不是别人,正是琴娟的孙女。郑珠还在想怎么跟人解释,没想到她却自己找上门来了。
      “什么时候给我孙女转学。”琴娟没有提跳楼的事,避重就轻的说了这么一句。
      他们说的“转学”是指:成绩不能达标参加中考的,上一个专科学校,也可以读到本科,比考大学轻松一点,就是专业少,本科后学校会分配工作岗位。琴娟的孙女在一年前就有这种打算,学校已经决定好了,就等着郑珠帮她转学籍。
      郑珠一时没想到说什么好,凭借她对琴娟的了解,不可能……
      “你回答我啊!你看,我孙女都跳楼了!说明她内心痛苦!你懂吗?她快不正常了!你快点让她转学啊!”
      郑珠:……果然。
      “我已经在办了,这星期就可以把学籍转好,你孙女没事吧?”“没事没事,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还好她的班级在两楼,就摔断了一条腿,脑子也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还有那个男孩他怎么样了。”郑珠昨天外出办事没回学校,今天以来就听说了这件事,还没有空去了解伤的怎么样。
      “小秋也没事,太好了,孩子们都没事。”在郑珠的印象里,只要琴娟一提到她孙女,无论是怎样的话题都会提上一句“小秋”,仿佛“小秋”才是她的孙子。
      “哎,你今晚打不打麻将?我跟你说,我昨天赢了500块哦!”
      “不要,我上次输的那么惨。”
      “那你看我打?怎么样。”
      “你还是去医院看看你的孙女吧。”
      “她没事,打游戏呢!我都怀疑她跳楼就是找个理由不上学。不想上学就请假嘛,把自己腿摔断干嘛?你说对不对?”
      “……”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
      当床边的闹钟声响起,江顺秋就意识到自家的“起床三部曲”已经开始了。像是排练了好多遍,他熟练地将闹钟打到地上,仿佛是宣泄自己对它铃声的不满。他已经用同样的方式打坏了三个闹钟了,这是第四个。
      闹钟继续在地上完成它的工作,江顺秋便把身体挪到床边,伸手去捡倒在地上的闹钟,顺手关掉了它,缩回被子里,倒计时。
      江顺秋:十,九,八……二,一!
      同一秒,楼下响起了开门声,紧接着就是他熟悉的奶奶说的那一句:“顺秋!起床了!”
      隔壁房间也传来了一句:“江顺秋快起床下楼!快点!”
      这是他妈。
      今天他妈在家,他必须得早点起床,否则她就会过来掀被子。
      他冲进了厕所,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跑到楼下吃早饭。因为他作业没写完。其实他根本不用那么急,学校每天早上都有补作业的人,来的再晚都能顺利补完。但江顺秋不这么认为,他一直坚信,来得早,补的早。指不定那天徐小英早进教室,提前检查作业呢?
      万一检查到哪页没写,被罚抄的还是自己。
      他心里清楚,徐小英讨厌他。或许“讨厌”一词用的不太准确。那种感觉不是□□十年代家长没给老师送礼的那种讨厌,而是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亲不亲近。他始终不明白,一个老师为什么要跟学生亲近?毕竟他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不是吗?
      一个家庭如果有许多孩子,大人们最关心的往往是最小的,帮大人做事的可能永远是最大的,而在这两者之间孩子,如果没有什么长处,就是最容易被忽视的,江顺秋就是如此。以前的江顺秋可能没有长处,现在也没有。自前天开始,虽然根本不算什么长处,但他已经具备了吸引人的事—跳楼自杀。
      他心事重重的坐上他爸送他开往学校的车,路上他爸像很多家长一样叮嘱江顺秋认为要好好学习之类的屁话。
      他家人都不知道他跳楼的事,主要是没什么好跟家长说的。他没跳下去,也不想跳。就是脚踩在垃圾桶上把身体伸出窗外,倒是以为他要跳楼的那兄弟从背后拉住他的手往回拽,使他一下子重心不稳差点摔下去。
      至于为什么要把身体伸出窗外,是因为他看到了一个长得像在家修养那位的一个女生跳楼,想去把她拉回来,忘了他们在两栋楼里。
      前天那一跳真是把江顺秋的名气跳出来了。他有预感,他的“英雄事迹”已经通过网络传到了全校师生的眼睛里,堪称“一跳成名”。
      江顺秋没跳楼时上学,校门口门可罗雀。而现在却是:一群学生们抱团等在校门口,好奇的想看看这几天一直在说跳楼的江顺秋。
      江爸一脸不解:“你们学校是要来什么明星吗?”
      “明星本人”:“你先走吧。”随即便跳下了车。
      镇江保安室旁面有个发电站。发电站里有个铁栏杆小门。他轻轻松松就穿了过去。
      他们教室也跟别人班不一样,别人班一半人没到,他们却来了一半人,一眼望去全在抄作业。
      他们看到江顺秋来了也没搭理他--平时也没什么话可以讲。只有一个男生对他旁边的人说:“谁拦的?让他跳下去死了不挺好的吗?”
      江顺秋:下一句话是:浪费时间和生命!
      男生:“浪费时间和生命!”
      降低班级平均分!
      “降低班级平均分!”
      对不起党和人民!
      “对不起党和人民!”
      三句话结束,江顺秋才站起来,准备去倒水。
      他每天上学无非三个内容:抄作业,倒水,吃饭。
      而今天注定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只是他活了14年平安生活的延续。这时的他,还不知自己即将发生什么大事。心里想着的也仅仅是周末去看望跳楼的好朋友而已。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江顺秋便像疯狗一般冲出学校。
      这话要是被曲若续听到,那就会变成:疯狗不配!你别来看我了,我闻到了疯狗的气息!
      曲若续便是几天前跳楼摔断腿的主人公,琴娟的孙女。
      开门迎接他的是琴娟阿姨:“秋哥来了!”江顺秋感到一阵尴尬:“别那样叫我。”
      房间里面传来一声:“曲哥不行了!你快来跟我打一局!”
      琴娟:“天天就知道打游戏。”
      江顺秋:“奶奶,我先进去了?”
      得到允许的江顺秋如获大赦,飞速冲进房间,关好门。这点倒是和徐小英如出一辙。
      “我好羡慕你,这学我是一天也不想上!”“那你想干嘛?”“穿越!”
      曲若续白了他一眼,“上号。”
      江顺秋:“妈的,这破游戏天天更新烦不烦?没人反应反应吗?”
      曲若续:“他们公司董事长那个老头死了,大少爷也不知道脑子出了什么问题,谁也不认识,家里面乱成了一锅老鼠屎。”
      “开了开了,你打什么位置?”江顺秋没有回应她。
      “问你打什么位置啊!”
      还是没有人回应她,她抬起头,正打算抱怨,发现江顺秋倒在了她的床边,一摸过去,手脚冰凉。
      曲若续刚要叫她奶奶进来,却感到一阵头昏,也倒了下去。
      整个房间,只剩下游戏界面在不断闪烁。
      第二天,游戏公司宣布破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