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替班 ...

  •   一个黑影骑着自行车在街道窜着,突然在一 家名叫“衣冠禽兽”的咖啡厅停了下来。

      他身穿清新的白色衬衫搭配黑色西装裤,脸上带着一个黑色的口罩,看上去年纪不大。

      里面一个年轻的服务员看见了,比了个手势指了咖啡厅的员工休息室。这位小年轻明白了他的意思,去到了休息室,接着服务员也跟着进来了。

      “小泽羽难为你了……看你这皱眉,知道了,叫泽羽行了吧。”服务员说。

      那位叫泽羽的小年轻把口罩摘掉,露出俊秀的脸,但从服务员开始说话时,他那好看的柳叶眉就一皱,有点不满这个小字。

      “嗯……说吧店长找我什么事。”

      “就是……阿希的父亲出车祸,现在在医院里进行抢救,阿希已经赶到医院去了,在电话里说是没什么大事,应该过一段时间就回来,但今晚缺人,只能叫你过来替个班。”

      这时金属撞击发出的哐当声徐徐传来,服务员没听到,继续说:

      “你先换衣服吧,我跟琼姐说一下你来了。” 这时尤泽羽挑了挑眉,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辰琛,你找我?”

      那个叫辰琛的服务员听了吓得别过头来,对着一位女子说:“姐头你来了啊,泽……泽羽刚到了,小的我刚想通知你呢!”说完小声的骂了个艹。

      那女子留着黑色长发,并且耳旁边染着几缕奶奶灰,身着黑色休闲服,裤子上还挂着个金属铁棒。

      “店长。”尤泽羽对着若琼称呼了下。

      若琼听了尤泽羽对她的称呼,点了点头,随之反手一拧,揪住了辰琛的耳朵。

      若琼的个子本在女生中算是高挑,今儿又心情好穿了双增高的马丁靴,个头就比辰琛和尤泽羽矮了半个头,使她揪辰琛的耳朵着实容易。

      “艹!你这个母老虎,上啥手,就叫了声琼姐至于吗?要不是你和莫晗冰在一起了,我都以为你这暴力女要孤老终生……嘶嘶,疼……放手……我耳朵要掉了!”辰琛的话好像激怒了若琼,她用鞋子踩了踩辰琛,疼得辰琛直叫:

      "你他妈的……穿毛增高……我艹!”

      “你有意见? ”若琼没有继续踩他,反而用另一只手把她挂着裤管上的金属铁棒摘了下来,对着辰琛右臂打了一下,说:“叫琼姐短琼姐长的,喊得跟穷姐似的,我和你同岁……艹!我咋就孤老终生了,我至少还有男朋友,而你呢,连个女孩子的身影都看——不——见。”

      “艹!你有必要把莫晗冰给你的防狼武器拿出来吗?就你还防什么狼,杀狼吧你】我去,你还打!泽羽救我!”

      尤泽羽看了一眼辰琛没有理,直径去他自己的柜子里拿出工作服去更衣室里换了。

      “我艹!泽羽,你好无情!哎呀,别打了!我好歹是你员工,店里的门面!我还要工作,去帮客人点餐呢!到时被你打丑了……还怎么帮你营业!”

      “哟!门面?自封的?脸呢?在哪,我帮你捡起来给你安上,保证灰头土脸,顺便带——点——残!”若琼抬起腿对辰琛来了一脚。

      “掉娘胎里了!我去!踢我!”辰琛拍了拍自己的工作服,这时尤泽羽已经从更衣室出来了。

      咖啡厅里工作服都是量身定做,每个人的款式都不一样,尤泽羽这套属于比较禁欲系,有利于帮他掩盖他还没有成年的事实。

      “你看我们家阿羽,再看看你!谁给你的自信当门面!呵!行啊,门面!我放过你,今天拉客没有过百,我就真的让你当——门——面”。”若琼松了松手走了。

      “过百!妈蛋的臭婆娘。”辰琛小声骂到,唯恐被那暴力女听到,回头看着她离开的身影,松了口气。就在他松完气后,若琼的声音远远飘来说:“别以为我没听到啊!”

      “giao!艹他妈的!”辰琛被吓了个激灵,但他很快调整了一下心情,将他刚被若琼打的可怜样子收起,露出上班该有的A气,离开了休息室,去款待他刚才服务的那桌小女士。

      “唉,Chen,刚才进来的帅哥是你们的新员工吗?”那桌的一个女孩问。

      “不是哦,怎么……小女士看上了?要不要我帮你找机会呢?”辰琛看着小女士露出了微笑。

      “不是不是……就随口问问。可是你们的休息室不是只有员工才能进去吗?”小女士的脸红了。

      “哦,那是Feather朋友,刚才是去找Feather。”

      Feather就是尤泽羽,员工在这里打工是允许用别名。尤泽羽只是不想被老师和同学发现,被叫去谈话。而辰琛取这个单纯为了好玩……

      “Feather有来啊!我今天都没看到他,我还以为他生病了呢!”同桌的另一个小女士问。

      “嗯对!Feather生病了,刚才在休息室里睡觉,他朋友刚好在医院工作,就顺便帮他送了药。”

      辰琛话刚说完,尤泽羽就从休息室走出来。尤泽羽把他那略微过眼睛的刘海掀起,用发胶定型,耳朵上戴了两个金属银环,脸上照样带着那黑色口罩,朝后厨走去了。

      "Feather这就出来上班了啊!不知道感冒好了没?好心疼!唉,可惜Feather是饮品师,很少出来端餐。”那桌小女士一个个眼睛都离不开尤泽羽。

      "我长的不好看吗?我妈给我的基因可不是白给的呢!怎么就不看看我呢?”辰琛问。

      哎,长得好看就是好!人比人,气死人啊!

      “好看!你很好看!”那群小女士笑嘻嘻地说。

      “这还差不多,今晚的你们也打扮得很漂亮呢!”

      尤泽羽在后厨调制饮品,全然不知辰琛说他什么。

      “泽羽,你去楼上找莫晗冰要焦糖,我们的焦糖快没了。”阿慕斯说

      “嗯……”

      莫晗冰是楼上“Love to be drunk”的酒吧老板,因为和若琼是男女朋友关系,就经常上下楼帮忙。

      尤泽羽洗了洗手,走出了咖啡厅的大门。咖啡厅旁边有个露天的楼梯,那是直达楼上的唯一通道。

      尤泽羽走上了楼梯,推开那上面写着“Love to be drunk"的用大理石雕刻大门。

      酒吧风格属于欧式宫廷,颜色偏白金,和楼下的日式风格有点走两极。

      尤泽羽一进门,就看见了坐在吧台的莫晗冰,他走了过去叫道Cold(Cold是莫晗冰的英文名)。

      莫晗冰抬起头,看到是尤泽羽说:“Feather,你还是未成年人,上来干嘛?”

      “楼下的焦糖快没了,阿穆斯让我上来拿。”

      “阿穆斯是不是忘了你是未成年人。算了,那个人的思想经常不在线,也不知道快2米的个是怎么长的……去拿吧,就在仓库里。”

      莫晗冰把一杯鸡尾酒和一张账单递给尤泽羽说:“顺便把这杯酒给18桌的客人送去。”

      “……”尤泽羽无奈的点点头。

      尤泽羽接过酒和账单,账单上写着“18号桌……浪愁(小杯)40元。”

      尤泽羽寻找着18号桌,看到一个身材修长,身穿简单黑色衬衣的年轻男子坐在那里低头玩手机。

      尤泽羽走了过去,把酒放在桌上并用他那清冷的声音说:“先生,你的‘浪愁’,请慢用。”

      那位年轻男子抬起头来,他长相英俊,耳朵上带着一个十字架的耳环。年轻男子对着尤泽羽笑了一下说:

      “谢谢!”

      “滴滴……滴……”男人的手机来了电话。

      “喂,别来找我!不用看都知道是你!”男人直接接起电话。

      “C姐……你在哪?我……来找你!”

      “你在疯哪出?你在哪?”

      “我……在……大排档呀!”

      “哪个?经常去的那个?你……醉了?喝醉了的话自己拿个麻袋叫顺丰快递把你送回家去。”

      “我……没……有,C姐,你在哪呢?”

      我信你个鬼!酒鬼喝醉了当然说没醉,就好比神经病说自己没病一样!

      “我他妈的!服务员,醒酒汤来点,我带一个逼过来!”那男人也不假装端庄了,对着尤泽羽说了一句,自己就出去了。

      “……”

      “cold,18号桌要醒酒汤。酒,我就放冷藏室里了。”

      “啊……啊……哦!有人醉了啊?”

      “嗯”

  •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在改文!没往后更,抱歉啊!不知道大家喜欢新剧情还是原来的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