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留下的理由 ...

  •   有一种玄之又玄的力量,叫做说曹操,曹操就到。才幻想过生理期来了该怎么办的李之星,第二天就不得不迎接这位亲戚上门。
      
      这天清晨,还在睡梦中的李之星突然被坠胀的小腹唤醒,警觉的她立刻掀被子起床,满屋乱转东奔西跑找东西。
      
      “宝宝,你要找什么?”从卧室出来的李妈妈看着有些慌乱的女儿,关切地问道。
      
      “妈妈,家里有那个吗?”李之星悄悄问道,声音低得李妈妈差点没听清。
      
      啊?李妈妈满脸迷茫,下意识问道:“哪个?”
      
      “就是那个啊,”李之星满脸通红,语焉不详地说道,“就是那个,生理期用的那个。”
      
      终于搞清楚的李妈妈“噗呲”一声笑出来:“我当是什么呢,不就是卫生棉吗,跟妈妈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你就告诉我有没有,在哪里就好了嘛。”李之星似嗔似怨的说道,被手捂住的小脸几乎要烧起来。
      
      “有有有,”虽然不知道宝宝说起这个怎么脸皮这么薄,羞涩脸红的样子也超可爱,李妈妈还是没有继续逗她,爽快说出答案,“才给你买了一箱,放在衣帽间最下面的柜子里。”
      
      话音刚落,李之星就像兔子一样一溜烟儿跑了出去,留下身后滚滚烟尘。
      
      “噗!”李妈妈喷笑,摇摇头回去洗漱。
      
      成功找到学名卫生棉昵称小面包的东东后,李之星仔细看了下使用说明,用研究学术的认真态度给……自己,用上了,顿时松了口气。
      
      精神放松后,原本被压制忽视的疼痛慢慢涌上来。并不剧烈,但一阵阵的,也叫人忽视不了。尤其是腰部,那种酸,叫这常年带伤跳舞的真汉子都受不住。
      
      才活跃了几天的李之星,再度萎靡起来。像只咸鱼,在沙发上一躺就是一天。明明是烈日炎炎的夏天,愣是手脚冰凉得吓人。
      
      “囡囡,过来,过来爷爷给你把把脉。”
      
      李爷爷看着心疼得紧,在他身边的时候,这孩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罪?才去了韩国几年,回来又是割腕又是这痛那疼的。
      
      没错,李家的长辈至今仍不知晓自家孩子真正的自杀原因,只以为她是在国外过得不好,或是受了欺负什么的。
      
      孩子还没醒过来,公司打了电话过来催,说是请假时间到了,怎么没有回来?
      
      李爸爸虽然悲伤愤怒,但也没有无凭无据就迁怒冤枉别人的意思,更不想将孩子自杀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
      
      万一她以后还是想做个公众人物呢?这样岂不是授人以柄,惹人非议?
      
      种种原因下,李爸爸给孩子报了重病,说是医生说心理压力也很大,请公司那边帮忙照顾一二,有没有什么排挤欺凌的事。
      
      李之星是在大boss那里挂了名字的人,以她的条件,随便哪家娱乐公司任她挑选,只有她不想没有别人不收的理。和S.M也是互惠互利,还真说不上谁依赖谁。
      
      练习生主管不敢大意,立刻就把消息报了上去。因此导致了几个欺软怕硬、拉帮结派的练习生被清退,风气顿时为之一清,那就是李爸爸等人不知道的了。
      
      再说李之星,有了李爷爷这个老中医的加持,终于顺利地度过生命中第一次生理期。
      
      “我给你开几服药,带……带到那边去也要记得吃,下次见面我会好好把脉的。”李爷爷没好气地说到。
      
      就在两天前,李爸爸在晚餐时提出了关于李之星要不要继续做练习生的问题。
      
      全家四口人,李爷爷和李妈妈两人都不太同意,李爸爸没表态,李之星则是陷入沉思。
      
      她喜欢舞台,继续留在舞台上当然好。至于,要不要继续练习?说实话,以她曾经三十年的舞台经验,没这个必要。
      
      她自己能写、能唱、能跳还能演,送上门能下金蛋的母鸡,谁会拒绝?根本没必要浪费时间去做练习生。
      
      但是……凡事都有个但是。李之星之所以迟疑,也是因为舍不得。
      
      她曾在那里奔波几十年,新朋旧友、喜怒哀乐……种种都与它息息相关。重来一次,那些依然有着深厚缘分的旧人旧事,她还想再与他们相遇、相识,一起挥洒汗水,一起成为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我决定了,继续留在那里。”李之星说的很坚定:“我知道你们担心我,但是事情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会想岔跟在韩国的经历一点关系都没有。”
      
      骗人,其实还是有点关系的。
      
      一个女孩,还是一个超乎寻常漂亮的女孩,独自留在异国他乡,怎么可能没点艰难。S.M虽然管理严格,练习生私下里也难免有些摩擦。
      
      不过,对如今的李之星来说,那都不算事儿。
      
      她吐了吐舌头:“反正也是要过去上完大学的,就先这样吧。”
      
      高二就过去韩国的李之星,今年三月正式进入庆熙大学音乐系,如今是一名大一在读生。
      
      嘛,这也是一个她非常熟悉的专业,前世在后现代音乐系拿到硕士学位的李之星完全不怵。
      
      “你要是不愿意待,大可回来复读重新高考,又不是考不上。”李爷爷还在愤愤不平,觉得孩子还是留在身边看得着的地方比较安心。
      
      李爸爸淡淡的问:“决定了?”
      李之星不敢马虎,重重点头:“决定了。”
      
      “类似的事,我不想见到第二次。”
      “我保证,不会再有。”
      “好。”
      
      见这父女俩就这么三言两语将事情定了下来,李妈妈很是不满:“我说了,我不同意。”
      
      作为家里唯一看到过孩子寻短见现场的人,她收到的冲击最为严重。平日里最是尊重孩子意见的人,此刻也表现出难得一见的强硬姿态。
      
      “妈妈,我……”李之星话没说完,李妈妈便起身走人。
      
      她并不是个心硬的人,知道自己再坐下去,被孩子说服是迟早的事,索性走人,不听不看。
      
      李之星伸着尔康手,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爸爸,你干嘛阻止我?”适才她正要再度开口,但是被李爸爸半道拦下了。
      
      “你妈妈就是嘴硬心软,别跟她较劲,接下来的事交给爸爸吧。”
      
      李爸爸拍拍女儿的肩膀,跟在李妈妈身后施施然离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