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人渣来电 ...

  •   心碎离开的李之星,一时想不开,就这么在家中浴室割腕自杀了。
      
      鲜艳的血水从浴缸里蔓延而下,捧在手心的孩子就这么人事不知地躺在里面,在黑发雪肤的映衬下,整个人好像都在慢慢褪去色彩,走向另一个世界再也不回来。
      
      临时回家给女儿送吃的李妈妈,在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几乎魂飞魄散。
      
      “宝宝!”她悲呼一声,娇小的身躯里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将女儿从浴缸里抱出来。
      
      一边勒紧手腕帮忙止血,一边拨打急救电话,这才勉强挽回李之星一条小命。
      
      事实上,在送去医院的路上李之星有好几次心脏停跳,真正的她在那时便已经消散。
      
      也许是临死前对父母亲人的那份担忧不舍愧疚,跨越时空间的距离,将异界的李知行牵引而来,在她的身体里苏醒。
      
      两个相似又截然不同的灵魂,在短暂相会后又各自分别,背道而驰。
      
      次日清晨,李知行坐在床上捂着没休息好有些沉闷的脑袋发呆,昨日心里的不解一扫而空,剩下的只有满满的怜惜与恨铁不成钢。
      
      如果,他梦到的那一切是真实存在的话。
      
      因为男女体制的差异,比他更感性更敏感的之星,被斩断救命稻草信仰倒塌的之星,以为伤害自己就能让别人伤心愧疚的之星……
      
      可怜这个还未长大的小女孩,可怜痛失至亲的爸爸妈妈和爷爷。
      
      真实年龄做之星爸爸都绰绰有余的李知行,难得被激起怒火。在他看来,再没有什么比靠欺骗他人感情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更卑劣的了。
      
      纪文博是吗?小小年纪,花花心思倒是不少。还有那个假作不知,坐享其成的什么雯雯。
      
      你们且等着,来日方长,总有让你们后悔莫及的时候。
      
      伤口拆线后,之星终于被医生和父母允许出院。当汽车缓缓开进那栋熟悉的园林别墅,前世今生别无二致的一草一木让李之星双目微红,差点落下泪来。
      
      对他来说,这里早已不仅仅是一栋屋子,更是他从孩童到中年,一生所有记忆与情感的载体。
      
      尽管后来爷爷与爸爸妈妈先后离去,只剩下他一个人在世上孤独生存,他依然不舍得这个家就此烟消云散。
      
      去世前他曾立下遗嘱,将房子赠与族人,也不知他们有没有好好维护爸爸的心血之作。
      
      “之星,你还好吗?”李妈妈揽着女儿的肩膀,满怀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李之星摇摇头,“只是,感觉好像很久没回来这里了。”
      
      “不管多久,这里都是你的家。爸爸妈妈和爷爷,总会在家里等你回来。”所以,再也不要丢下我们,之星。
      
      仿佛懂了李妈妈话中的未尽之意,李之星拍拍她的手,郑重地点头:“我会牢牢记住,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永永远远,都要和爸爸、妈妈、爷爷成为一家人。”
      
      虽然回了家,但李之星并没有回到自己的二层小楼,而是被李妈妈留在身边,美其名曰方便就近照顾。
      
      李之星能体谅妈妈的担忧,并没有坚持独住。这也导致她在很久之后才发现,爸爸竟然在她住院期间,将小楼所有卫生间里的浴缸全部拆除。
      
      至于她的主卧室,不仅是浴缸,竟然所有装潢都换了一遍,唯恐孩子触景伤情,再有点什么不好的想法。
      
      细致入微到这个地步,该说不愧是爸爸吗?
      
      虽然不被允许独自居住,平日里李之星依然会过来小楼这边,或是看看书,或是跳跳舞,只是身后总免不了跟着一个尾巴。
      
      “阿嗲,我真的没事了,您去忙自己的吧。”看着身后寸步不离的李爷爷,李之星无奈扶额,既开心又不免头疼得紧。
      
      “我有什么好忙的,”老爷子眼珠一转,开始卖起惨来,“可怜我老头子,一把年纪,医生当不了,如今还要被孙女儿嫌弃,真叫人心寒呐~”
      
      最后一个字说的那叫一个一波三折,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唯一的观众李之星,这下嘴角都开始抽搐起来。
      
      “阿嗲~”
      
      才叫出口,他就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脸颊像被染了胭脂一样,由内而外透出可爱的红晕。
      
      李之星差点晕过去。
      
      为什么?这是为什呀?
      
      她明明只是用了跟以前一样亲近的语气,为什么听起来甜度超标齁死个人的样子?
      
      反观李爷爷,被孙女这一声叫得熨帖得很,终于松口:“咳,囡囡自己玩会儿哈,爷爷去楼下喝杯茶。”
      
      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哄的是什么幼稚园的小女孩儿呢。
      
      说完这句话,老爷子就背着手一摇一摆地走了。整个背影从上到下,从头发丝儿到后脚跟都散发出愉悦的气息。即使是震惊中的李之星,也被他这副样子逗乐了。
      
      老爷子离开后,李之星原本准备换套练功服下楼跳舞的。
      
      上辈子去世时已有近五十岁,虽然保养得宜身材没一点走形,可是古典舞这样对核心肌肉群要求很高的舞蹈,有许多动作他已经力不从心做不出来,即使勉强一试,动作也难免变形,不复原本美丽。
      
      如今重归年少,原本沉疴的病体轻盈得好似可以飞上天去,她已经迫不及待想去练功房动一动了。
      
      就在这时,梳妆台上的手机突然开始嗡嗡作响,李之星出门的动作一顿,脚步一转重新走回来。
      
      “文博”两个大字跳跃在手机屏幕上,很是显眼。
      李之星双眸微眯,嘴角轻轻勾起,带着这丝笑意按下了接听键。
      
      “是我,纪文博。”对面传来年轻男孩特有的清润嗓音,听起来倒不像他做事那般无耻。
      
      “我知道。”李之星淡淡的回了三个字。
      
      她不知道原本那孩子是怎么与他相处的,但经过这么一遭,想不可能再有什么交集,索性按照自己的方式来。
      
      对面那人不知是没察觉到不妥还是怎么的,踌躇过后,突然抛出一句话,引爆了李之星积蓄已久的恶劣情绪。
      
      “我听说,你割腕自杀了?”
      
      不等李知行回答,他又急吼吼地接着说道:“多大点事儿,别动不动就拿自杀吓唬人。我跟你说,不管你做什么,事成定局,不会再有更改,别做多余的事。”
      
      那种明明心虚却又故作冷静,急着将事情与自己撇开关系的样子,被他短短几句话表现得淋漓尽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