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梦回年少? ...

  •   2009年6月苏州
      六月骄阳似火,即使是被誉为园林城市的苏州,空气里也多了几分燥热。
      
      空调外机呼呼作响,灿烂的阳光进入病房,照亮床上少女的面容,那着实是位顶顶标致的美人。
      
      哪怕漂亮的桃花眼紧闭着,往日娇艳的双唇和瓷白的面容,均泛着病态的苍白,也无法让见到她的人昧着良心说一句不美,反倒多了几分往日不见的病弱西子之态。
      
      然而这幅模样映入床边的妇人眼里,只会越发刺痛那颗慈母之心,牵连着泪珠簌簌而下,再没有半分别的想法。
      
      “……我这一生,最遗憾的是没能谈一场光明正大的恋爱,没能有一场属于自己的婚礼……”
      
      “……抱歉,承志哥,到了这个时候还要麻烦你……不必留下,烧掉找个山青水秀的地方,撒了吧……”
      
      床上的少女眉头颦起,似乎纠缠在梦境之中,各种纷至沓来的声音在她脑子里回旋往返。
      
      就在这半梦半醒间,耳边渐渐传来若隐若现的哭泣声。那声音如此熟悉,带着阔别已久的妈妈的味道。
      
      妈妈?李知行神志陡然一清,可惜身上有些无力,努力半晌,好不容易才睁开双眼。
      
      阳光照射在脸上有些刺眼,他眯眯眼,熟悉的景物映入眼帘。
      
      是医院啊,没想到自己还能再次醒来,这次估计把承志哥他们吓坏了吧。
      
      正感慨间,突然有人扑到床边紧紧抱住了他,正是那守在床边哀哀哭泣的女人。
      
      “宝宝~宝宝你终于醒了,吓死妈妈了~”
      
      女人哽咽着吐出含糊不清的话语,一时竟没发现被自己抱住的人浑身僵硬地定在那里。
      
      李知行瞳孔不自觉紧缩又扩散,他有些艰难地转了转脖子,垂眸看去,女人白皙秀雅却难掩憔悴的脸映入眼帘。
      
      她看着不过三十来岁,此刻正满脸欣喜的看着他,眼中仍带着晶莹的泪珠。
      
      那张脸分明属于他早已逝世的母亲。一个比去世时年轻几十岁的母亲。
      
      向来信奉科学的李知行,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狠狠动摇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梦吗?还是命运的馈赠?
      
      “妈妈~”手臂颤抖着抱上她的腰,李知行嘴唇微动,一声犹带颤抖和恍惚的呼唤就这么自然的溢出嘴角。
      
      明明声音低得微不可闻,却在出口的一瞬间就被女子的耳朵敏锐捕捉到。
      
      “诶!是妈妈,妈妈在呢~”
      
      她起身按了响铃通知医生,又小心翼翼地将病床摇起喂李知行喝水,脸上的惊喜与泪痕不知刺痛了谁的心。
      
      李知行的双眼一直追随着她的身影,无论是主治医生过来检查,还是护士换药,都无法让他的视线有一丝偏移。
      
      眼中全是失而复得的惊喜与犹如梦中的恍惚,以至于忽略了许多一看便知的不同。
      
      直到……
      
      “之星没事吧?”病房门被轻轻打开,一老一少两个男人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动作虽大却悄然无声,唯恐吵到房中修养的人。
      
      李知行看到他们,眼睛一亮,透出真切的欢喜。久违了,爷爷,爸爸。
      
      ‘如果这是梦,请让我再做久一点吧。’无神论者李知行忍不住在心里这样祈祷。
      
      他真的,已经好久,好久,不曾见到这样鲜活的,至亲之人了。
      
      看到床上已经醒来的孙女,李爷爷紧皱的眉头倏然展开,心里止不住地欣喜冒出来。
      
      然而这份欣喜还不及蔓延到眼底,待余光看到她被白色绷带层层包裹的左手腕,又瞬间冷却下去。
      
      他有心想说点什么,可孩子刚刚死里逃生清醒过来,他实在不忍心这个时候说那些重话,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咽了下去。
      
      罢了,来日方长,何必急于一时。
      
      “爷爷的小囡囡,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鹤发童颜的老爷子凑到床边,满脸关怀的问道。
      
      任谁也想不到,他暗地里几经反转的复杂心情。
      
      李知行正要回答,突然意识到不对。
      
      嗯?囡囡?
      
      这个这个,虽然囡囡可以用来统一称呼小孩儿,可是在江浙沪地区,这是用来叫小女孩的吧。
      
      爷爷你怎么回事儿啊,就算你孙儿我长得再怎么精致秀气雌雄莫辩,也不能这么叫我吧?
      
      还不如跟妈妈一样叫我宝宝呢。
      
      虽然但是,心里这么腹诽着,他还是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欢快地回答:“嗯嗯,我很好,已经没事了,爷爷。”
      
      梦境里怎么会感觉到疼痛呢,不存在的。
      
      而且他醒来后一直非常小心,唯恐动作稍稍大一些,梦境就散了。
      
      见孩子虽然嗓音沙哑面色苍白,精神瞧着却很是不错,李爸爸和李爷爷放心不少。
      
      “医生怎么说?”
      
      老爷子在那边陪孩子说话,这边厢夫妻俩悄悄走到边上说话。
      
      “医生说,人醒过来就没事了,只是以后左手不要经常提重物才好。”
      
      李妈妈嘴上回答着李爸爸的问题,眼神却依然黏在床上的李知行身上。
      
      她是真的怕了。
      
      一个疼爱孩子的母亲,看见自己的孩子躺在血泊里生命垂危是什么感受,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体会。
      
      那天看到的一切对李妈妈来说就像一个血色的梦魇,直到这一刻孩子醒来,她才走出来,如梦初醒。
      
      “没事的,难道我们以后会让囡囡靠苦力吃饭不成?都过去了,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
      
      “嗯。”
      
      李妈妈在丈夫的安慰下情绪慢慢平静下来,也凑过去陪着李知行聊天说笑,谁都没察觉到异样。
      
      直到夜幕降临,李妈妈拿着防水胶带给李知行缠好伤口,让他去洗漱。
      
      “虽然妈妈每天都有帮你擦洗,可现在毕竟是夏天,既然醒了还是去洗洗比较好。”
      
      李知行无有不应,几乎快要化身点头机器人,不管李妈妈说什么,他都是要点头答应的。
      
      心里却忍不住嘀咕,这个梦境这么长的吗?
      
      然后,这个他认定的所谓梦境,在他踏进浴室,看清镜子里映出来的那个人时,轰然倒塌。
      
      这是,我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