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3、112 番外二之三 幸福 ...

  •   一忙起来,时间一下子就过了,转眼间就来了四月最后一星期。
      李歌最后一场出差很顺利,原定五天的行程,三天就解决了,剩下两天变成了公费放假。
      回到公司后,老板没让他回家休息就把大伙们拖出来,说是要给他庆祝,至于庆祝什么,李歌本人也不知道,但绝对不是庆祝他提交的年假申请通过了。
      晚饭吃到一半,老板突然站起来让大家放下碗筷抬头看着他,李歌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回到了高中。
      “虽然这件事应该要通过公司通告告诉大家,但我还没打好!”自己的错还能这么大大方方地讲出来,老板不愧是老板,“咱们的李歌同志,从六月份开始也是个组长了!”
      听到倒数第二、第三个字,李歌“噗”地一下把饮料喷了出来:“什么?”
      “不满意啊?在咱这公司,组长职位很高啦。”老板揶揄说。
      “我没有不满意很满意!”李歌连忙说,“谢老板!”
      老板哼笑一声:“至于为什么不是下个月开始,那就是咱们的李准组长下个请假了,可能是准备回老家被逼婚。”
      “……咳。”李歌又被呛到,幸好这口喝得不多。
      同部门的组长听见,忍不住揶揄:“逼婚哪用得着回老家,咱就成天逼他。”
      “逼什么?我有家室了。”生怕别人不信,李歌还亮出自己无名指上那个银环。
      “跟你出来这么多趟,就没见过你媳妇儿查岗。”组长哼声,“像你这种有事业的小鲜肉,是你你能放心吗?”
      李歌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查他岗还差不多,他事业比我好,肉还比我鲜呢……”更让人担心的是,罗泣的店还开在大学附近。
      “这么好那怎么不让咱见见!你们说对不?”组长起哄。
      “就是!有图有真相!”另一个同事附和。
      在他们的响应下,整桌人一下子就热闹起来,知道目的和不知道的都喊成了一团。李歌可是无奈极了,他何尝不想让大家都见见罗泣呢?
      饭吃到这时候,大家酒也喝不少了,酒劲加大喊,没过多久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自己本来在喊啥。
      为了扯开话题,李歌给每个人都倒上一杯,趁着他们换气的空挡举杯大喊一声:“走一个!”听到关键词,不清醒的大伙们都糊里糊涂地跟着举杯乱吼了一声。见有人又打算说话,李歌只得再来一回。
      就这一顿猛喝,到最后居然只剩下一个酒精过敏所以没喝酒的小伙子没有倒下。
      没错,是没倒下。
      李歌为了阻止同事问他的爱情史,把所有人类都灌醉了。小伙子可怜兮兮地哭了几声,虽然他平时也负责联络家属来接人,但没有一次是要联络这么多人的。
      小伙子从李歌口袋里摸出手机,点进通讯录。在常用联络人中,除了一看就是家人的联络人,还有一个,叫“我的”。小伙子想,这大概就是李歌常说但没人相信的那一位了吧?
      因为时间已经不早了,他想李歌的小妹估计也没办法帮上什么忙,老人家也应该在休息了,便拨打了“我的”电话。
      没嘟多少声,电话就被接通了,一把女声不等他开口就交代:“你找的人在洗澡,怎么啦?”
      小伙子愣了好几秒钟:“呃……我是李歌的同事。”
      电话另一头的人也是愣了几秒:“那你找的人也是在洗澡。”她平淡地说,“我哥是倒了吗?”
      “嗯,他喝醉了,可能要来接一下。”小伙子回答。
      “哦……那你把地址告诉我吧,他洗完澡就来。”对方说。
      不久,罗泣顶着一头湿淋淋走出客厅。洗完澡全身暖烘烘的,要不是头发还没干,他都打算直接躺下睡觉了。
      “泣哥哥你这澡白洗了。”李曲拿着他的手机走来,还带上了李默的车钥匙。
      罗泣疑惑地接过,开玩笑道:“怎么了?要赶我走啊?”
      李曲重叹一口气:“李歌醉了,要接他回家呢。”
      罗泣抿了抿嘴,绕回房间把睡裤换下:“你哥哥可真会折腾人。”
      李曲表示不背锅:“那是你哥哥。”
      李歌所在的餐厅离家不远,没过多久就到达了。推开玻璃门,罗泣一下子就看到唯一还能站着的客人,和他旁边的李歌。
      “你好,我来接李歌的。”他主动打招呼。
      小伙子听到声音回头,眼神里尽是难以掩饰的惊讶:“我刚打的是你电话啊?”
      “啊,是……他妹接的电话。”罗泣说到一半,想起李歌把他的名字设成什么了,便改口接了下去。
      “哦……”小伙子点点头,所以那“我的”不是他对吧?
      “那什么我带他回去啦。”罗泣尴尬地笑了两声,艰难地把李歌从椅子上拔了起来,“怎么醉成这样啊?”
      “大伙想知道他的女朋友长什么样呢,李歌不让,就灌醉了他们。”小伙子解释。
      “啊……”罗泣傻傻地看了他两秒,苦笑出声,“我们走了。”
      “好的,掰掰。”小伙子热情地挥着手,距离他下班又近一步啦!
      罗泣刚架起了李歌,后者猛然一抖,醒了过来。对上面前的这张脸,他迷茫地眨了眨眼睛:“啊……”
      “啊……”罗泣心道完了。虽然李歌喝酒不易醉,可是一醉起来特别难伺候,还尤其爱乱说话。
      为了不让罗泣失望,李歌眨了眨眼,突然傻笑起来:“帅哥!”
      “要不您继续睡吧?”罗泣企图跟醉歌商量。
      李歌没有答应他,而是换了个话题:“咱吵完了?”
      罗泣苦笑着,小声地说:“没吵,那叫冷战。”
      “那也一样。”李歌眯了眯眼,嘟着嘴巴,“咱以后还是有话直说吧,冷战难受……”
      “好。”罗泣哄着说,“您继续睡吧?”
      “那先亲一个。”李歌把嘴噘得更高。
      罗泣抿着嘴,没有动弹,那小伙子在看这边呢。
      “你果然还在生气!”李歌不乐意了。
      “我没有!”罗泣激动地说。
      “那亲一个……”李歌垂下眉头,两个嘴角拉到了地心。
      罗泣痛苦地揉着眉心:“咱回家再说。”
      “我不要!”李歌皱着眉头,噘着嘴就要亲亲。
      “你等等!”罗泣连忙后仰。
      李歌没有死心,伸长脖子就要啵上去,罗泣抿了抿唇想躲,但他脚下用力一踮,一下子就啵了上去。
      “呃……”罗泣瞪着眼,眼珠子慢慢移向小伙子,后者正目瞪口呆地看到他们,“你听我解释。”
      但李歌不是很想让罗泣解释。
      得手后,他满足地弯起眼睛,傻笑着说:“亲到的帅哥就是我的了。”
      帅哥。“他没辨别男女的障碍对吧?”小伙子假装镇定。
      罗泣抿了抿唇:“他……”
      “帅哥再亲一个!”李歌顶着笑眼,再次噘着唇扑了过去。
      “你等等!”罗泣激动地抬手,想把李歌的脸推开。
      小伙子愣了愣,视线落在罗泣无名指上的婚戒。
      “呃……”罗泣沉默了片刻,把李歌放到一旁的椅子上,然后开始撸袖子,“你知道太多了。”他向小伙子靠近。
      小伙子倒吸一口凉气:“我不知道!”
      罗泣没有理会,继续向他靠近。
      “哥商量一下!”小伙子害怕地闭上眼睛,“他们下次再问起我可以帮忙证明啊啊!”
      “真的?”罗泣停下脚步。
      “……真的。”小伙子吸了吸鼻子。
      “你早说嘛。”罗泣友好一笑,把袖子放了下来,“那我带老公走啦!”
      到老公清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四点多了。他迷茫地看着四周,一时想不到他是怎么到家的。
      他昨天喝了那么多,也不知道有没有干出什么蠢事。
      “懒虫起来啦!”一把大嗓子从门外响起,不一会儿房间就被打开来了,李曲背着书包冲到了床边,“哎呀你醒了?”
      “啊……”李歌呆呆地点了点头。
      听到他沙哑的声音,李曲噘了噘唇,出去倒了杯水回来。
      “谢谢小曲。”李歌差点儿没被感动哭,“你泣哥哥呢?”
      “上班啊,像你呢大懒虫。”李曲趴在床边,等李歌把水喝完,“你一会儿去接泣哥哥下班吧,顺便去吃个晚饭。”她提议说。
      李歌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那你觉得我要带他吃什么啊?”
      “路边摊吧。”李曲说,“让你们找回最初的感动。”
      “你这孩子上哪学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李歌被逗笑了,“你哥哥跟你泣哥哥最初的感动是在小巷子里打架!”
      “然后把你脚折了嘛,我知道。”李曲挑了挑眉,“你真没用。”
      “那是假的!”李歌纠正。
      “我才不管那么多,你赶紧起来洗澡换衣服出门接泣哥哥去吃饭然后回家。”李曲说着,拿走了李歌手上的杯子,还在衣柜里找出一套好看还很青春的衣服,“我去跟妈妈讨公费给你们吃喝!”说着便离开了。
      李歌哭笑不得,小团子长大后好像换一种方向去发展她贴心和可爱了。
      罗泣的小琴行还是一如既往地充满了青春洋溢的大学生们。一推门进去,今天同样青春洋溢的李歌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一个常客认出了他:“这不是稀有的大东家吗?”
      “大东家”是罗泣给他的头衔,因为这个,万岁还跟他打了一架。虽然他俩都没在这家店投过任何一分钱,但万岁不时还有来帮忙,而李歌可是啥都没干过,连出现也少,却成大东家了。
      “老板人呢?”李歌问。
      “不知道,刚来的时候人就不在了,可能上厕所了吧?”常客回答,“给打折不?我常来买。”
      “给你脚打折就行。”李歌拒绝,“这多少钱?”
      常客噘了噘唇:“这三块,那个五块。”
      “屁!你还说你是常客,这间家店就没一件货是没小数点的!”李歌一下子就看穿了,“一共十块八毛,算你十一吧。”
      “艹。”常客无奈地付了十五块,“不用找了,每回都给我一堆钢镚儿。”
      “喔喔喔谢谢!欢迎下次光临。”李歌笑着送客。
      其他没见过李歌的人见常客都把钱付给他了,也陆陆续续过来排队结帐。李歌
      不清楚价钱,客人说多少,他收了多少,也不知道有没有算错钱。他一边结帐一边想,罗泣怎么不安一台电脑在店里,到时候码一扫,价钱就出来了。
      最后一个客人离开了,李歌把门外的小挂牌转向“关门”,打算等小房间里的客人都走了就强制罗泣关门。只是,他结这个账少说也十来分钟了,可罗泣还没回来。
      难道是进仓库收拾了?那他怎么连收银台也不锁啊?
      李歌愈想愈不对劲,决定打电话问问他在哪,结果电话在收银台下方的小暗格里响起了。
      “我艹?罗泣这是被绑架了吗?”李歌实在想不出第二个让罗泣这样电话也不带就消失这么久的原因。
      风铃叮当响起,是店里来人了,李歌抬头一看,失落地叹了口气:“倪老板来找罗泣啊?他人不在。”
      倪老板就是楼上那两层罗燃盘不下来的店铺拥有人。他的咖啡厅在李歌大四那年开张的,因为地理位置上靠近,又跟罗泣年轻相妨、同样有钱、同样把店开得随性,很快便玩到一起,罗泣平时请客人喝的饮料就是从楼上来的。
      “还没回来?那你该找他了。”倪老板抬手看了看手表,“我四十三分钟前来找他谈事情,正好看到他被一个人叫进小房间里了,你现在去救他可能还能捡到骨头。”
      “什么?男的女的?哪间房?”李歌马上从抽屉里找出备用钥匙。
      “男的老常客,最末间的‘大’房。”倪老板笑说。
      “我艹?下次有这种事情我求你马上打我电话。”李歌崩溃地往小房间冲去,“帮忙顾店!”
      来到房间门前,他心急地狂按门铃,同时把钥匙插进里面的钥匙孔内,准备随时开门。
      门铃唱完又停唱完又停,还是没有人来开门。李歌等不及,擅自打开了门。
      ……怎么能叫擅自!公告说了老板有权随时进门,再说这里是正经地方,开门进去理论上是不应该看到任何隐私,有就是客人自己违规了!
      他抽空平反了一下。
      门才开到一个小缝,罗泣的声音就传来了,听着有点激动:“你他妈是以为我不敢打你是吧?老子在三中混的时候你在小升初呢!”
      罗泣要打人?从良的罗泣说要打人?这混蛋居然欺负他了?李歌倒吸一口凉气,抬脚蹬开这堵几斤重的门:“哪来的死仆街啊!”他一时串了台。
      看到这位不速之客,房间里的两人齐唰唰地扭头去看他。
      “你怎么来了?”罗泣呆呆地问。
      李歌嘴角一抽,大步上前,一掌拍开男人抓着罗泣的那只臭手。“说话就说话,上什么手?”他指着客人的鼻子道。
      “罗老板,我是认真的,我真的很喜欢你,给我个机会吧!”男人没有理会眼前的李歌,更是打算绕开他到罗泣的身旁去。
      我靠情敌?“认你妈的狗屁真!还让他给你机会?问过我了吗?”李歌一把将他推开,“你他妈谁啊跟老子抢男人!你跟他经历过什么了吗?给过他什么了吗?让他跟你在一起?下辈子都没机会!早就许给我了!”似乎是嫌他离罗泣还不够远,李歌每说一句就推他一把,直接把他推到房间的另一个对角上。
      “我能给他陪伴!”男人一把甩开他的手,“我能给他的时间比你能给的多。”
      “哈,是挺多的,他老死了你还活着。”李歌直接被气笑了,“我看你出社会当社畜的时候能有多少时间。”
      “钱是赚不完的,我不像你,我愿意把时间花在罗老板身上。”男人又说。
      “然后吃他的、用他的、花他的对吧?那我也能啊!不要脸而已,谁不会?”李歌冷笑一声。
      男人还打算继续说,结果被李歌用一包纸巾堵上嘴了。
      他无视一旁看傻眼的罗老板跟倪老板,揪着男人的领子就把人往后门拖去:“我告诉你,你给得了他全世界,也给不了他最想要的幸福,那叫‘有李歌的生活’。”
      男人在被李歌扔出门后,才成功站了起来:“你怎么能这样对客人,我要投诉!”
      “哦好,那你想找大东家我呢,还是罗老板?但我看找谁都没用,你再敢踏进这家店半步,老子报警抓你。”李歌友好一笑,“别以为警察不管这事儿,我学弟说他们警察不论大小事都可尽责了,尤其是他自己,最爱管这种事了。”
      “你这是用权力来欺负弱小!”男人指控。
      李歌冷哼一声:“很遗憾,这权力可是法律给我捍卫弱小权益的。”
      男人咬了咬牙,一副要扑上来的样子,而他确实是扑了,就是被人用一个书包砸了回去。
      “东西帮你收拾好了,点完没漏就滚吧。”罗泣冷淡地说着,转身就走,“倪老板!你有开安保公司对吧?明天给我配一个!”
      李歌朝他龇牙咧嘴:“滚!再来找我男人,他男人我打死你。”说着,他把后门摔上了。
      这场闹剧就这么结束,所幸其他房间里的人没有出来,不然事情可能没那么容易解释。至于那人回去以后会不会说些什么或者采取什么行动,那就是后话了。
      后话以后再处理,当务之急是他要跟罗泣去吃饭!
      李歌并没有像李曲所说,带罗泣去吃路边摊,但确实是去找“最初的感动”了。他们费劲地走回一三中附近,到了他跟罗泣第一次一起吃饭的地方。
      呃,那时还有万岁,但不重要。
      晚饭过后,两人一起走回了家,可大门一打开,很好,家里又来亲戚了。
      罗泣觉得自己今天必须是时运不佳。
      “我先回房间了。”他小声地跟李歌说。
      “我很快过来。”李歌朝他笑了笑。
      这样的互动,差点儿就把亲戚闪瞎了,可真是可惜。
      看到罗泣离开,亲戚不悦地啧了一声:“没礼貌,不跟人打声招呼就走了。”
      “这不是知道你讨厌他吗?我看他挺贴心的。”李默冷嘲热讽说,“你回来正好,你这叔要给你介绍另一半呢。”
      “瞧你这话说的,我是看他们年纪差不多,又都是一个人,大家交个朋友,要是能凑合过日子那就再好不过了。”亲戚把话圆了回来。
      “你这话就不对了叔,一个人的是她而已,我可有另一半了。”李歌笑着回答,“呐,就刚才跟我回来的。”
      “那怎么能算?”亲戚笑道。
      “怎么不算?”李歌反问,“也就是国内还不能,要不咱早领证了。”
      亲戚“恨铁不成钢”,叹着气摇头:“你还是太小了,看得不够长远,男人又怎么当老婆呢?生得到孩子吗?那最后还不得找个女人!”
      “……不是,你跟你老婆结婚就为了个孩子吗?不是为了跟她过日子吗?”李歌满头的问号。
      “这是两码子的事。”亲戚试图扯开话题。
      “也是,孩子一定要有,不然自己干不了的事找谁帮你圆梦嘛,自己这么窝囊的人生找谁来承传嘛,以后老了、干不动活儿了,找谁要钱嘛。”李歌花了好大力气才没翻白眼,“至于日子嘛,能凑合就行。”
      这一段话下来,这年纪不轻的亲戚,差点儿气昏过去,可真是可惜。
      “你说给我介绍,你告诉人家女孩我有男朋友了吗?”李歌话锋一转,说回相亲的事情上,而且语气也变了,听着就像挺有兴趣那样。
      亲戚以为李歌这是想通了,气一下子就顺了:“那怎么能说啊?一知道不就跑了吗?”他不屑地啧了一声,“现在的年轻人都太天真了,追求什么真爱,那能当饭吃吗?按我说,有吃的、住的、穿的不就好了吗?”
      李歌点点头:“日子凑合过嘛。”
      “对对对!”亲戚说。
      李歌哼哼笑着,突然像想到什么一样:“哎?您女儿是不是也未婚呀?好像……年纪也跟我差不多?”他感兴趣地在亲戚旁边坐下,两眼发光,“要不您把她电话给我吧,我觉得我们能处得来!”
      听到这话,亲戚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咱们可是一家啊!”
      “嗯,正好能亲上加亲。”李歌丝毫不觉得有问题,“再说我又不是你们曹家的后代,血缘上可是八竿子打不着,法律上可以的!”
      亲戚连忙往旁边挪了挪:“那也不能啊,说出去多不好听。”
      “哦……”李歌失落地叹了口气。
      亲戚哈哈尬笑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
      “那你看罗泣行吗?”李歌又重新打起了精神。
      “啊?”亲戚差点儿呛死,可真是可惜。
      为了让对方更好地考虑,李歌绕进房间把同样懵逼的罗泣请了出来,硬是按在他面前:“我这罗泣啊,长得帅就算了,还特别有钱,我们现在住的那房子就是他买的,也就一千多万吧?他一笔过清了;怕楼上楼下的邻居跟咱有纷争,他顺便也买下来;他还有间小破店呢,不过那生意不太稳定,差的时候每个月才赚个十来万。”说到这里,他又朝亲戚笑了笑,“罗泣完全就是另一家的了,绝对可以!您也不用怕他会欺负您女儿,我也会一起住的,保证不让他乱来!”
      也不知道是被凡尔赛的,还是被激的,亲戚手抖着把水往嘴里送了好几次,但都没有成功喝到。他恼羞成怒,重重地把杯子放回茶几上:“我怎么……我怎么能把我女儿嫁给一个同性恋!”
      “怎么不能?就凑合着过嘛。”李歌似笑非笑地说着,“你都能把别人的女儿嫁我了,怎么不能把自己的女儿嫁罗泣?”
      “你!”
      “回去跟大伙们说说吧,要么别再来干涉我跟罗泣的事儿,要么带上自家的宝贝女儿来,让她们看看自己的父母为了八挂别人的家事,是怎么把第三个人的幸福也赔进去的。”李歌把脸拉了下去,“但别想着带上了就有用,我跟罗泣依旧会幸福美满,就等着你们女儿奔向自由、走向没坑娃爹娘的幸福美满人生吧。”
      说完这一大串的话,李歌还特别欠揍地当着这亲戚的脸,捧着罗泣啵了个响的。他就像曹惠贤把自家亲戚留给了李默那样,他也把亲戚留给了他爸,拉上罗泣溜了。
      “呵呵呵咱爸明天还不打死我,给他挖了这么大的坑。”李歌崩溃地笑着,把一个写上“老子在怂”的牌子挂到外面的门把上,把门从里面反锁了。
      可他怂是怂,但到了这一刻都没有后悔过,想必未来也不会后悔。
      啥回事?罗泣至今还是懵的。
      “你也还没洗澡吧?咱一块儿吧?争取时间、节约用水……”发现罗泣的异样,李歌环上他的腰,“你怎么了?吓到你了?”
      “是有点突然。”罗泣叹了口气,“我还挺幸运的是吧?男朋友一家都这么接受我。”
      李歌笑了笑,把鼻尖贴了过去:“这叫幸福。”
      “啊,幸福。”罗泣也跟着笑了笑,把眼皮垂了下来。
      感觉到呼吸的改变,李歌也缓缓闭上了眼睛。
      从少年长大成男人,这个自己正在拥抱着的人给的幸福从来没有中断过。体会过这么多年的幸福,他早就习惯必然的幸福,又怎么能接受得了凑合着过的生活呢?明明未来能一直幸福下去,他为什么偏要去追求凑合着过的日子呢?
      罗泣轻笑一声,贴到李歌耳旁轻声说:“上次是我,这次到你了。”
      李歌勾着一边嘴角,学罗泣那样舔了舔虎牙:“老子能听见。”

  •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二之二加了好长一段,1月17号前看的朋友记得翻过去补*
    **番外二之四只存在我的脑袋里面,你们是没机会看见了哈哈哈哈哈哈!**
    这三章有好些部分都有点平淡,但这也确实是罗泣跟李歌的“婚后生活”(不包括李歌打情敌)。在他们看来,与其过“持续刺激过后再一下子平淡下来”的生活,那还不如一开始就平淡些,偶尔掺杂些小小的刺激,这种生活更符合他们追求的“细水长流”。
    番外一属于补充过去、正文属于创造当下、番外二属于交代后续,古今往都写了,番外三的时候我想搞点不那么现实的东西w。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