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1、110 番外二之一 忙碌 ...

  •   那是个悠闲的午后,罗泣正在他的店里跟周公下棋,只是他的兵才刚走了一步,店门上吊着的风铃便响了起来。他一个激灵,从半倚着的姿势坐起,用手背擦了擦嘴才抬头望向店门。
      “……艹,还以为是谁呢。”他又倒了回去。
      万岁撇着嘴走来,靠在收银台上:“有必要这么失望吗?兄弟就这么不如男朋友吗?”
      “兄弟没有不如男朋友,但兄弟不如客人。”罗泣直白地说,“兄弟就是个赔钱货。”
      “我艹?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万岁眼神里透露出难以置信,“我是赔钱货,那你倒是先给我花钱啊,老子来给你帮忙也不见你付工资。”
      罗泣耸耸肩,没理他。
      万岁又是骂了一声:“都他妈的是赔钱货,我就没见过不赔钱的。”他顿了顿,“啊……这店就不赔钱。”
      罗泣笑了笑:“是‘就这店不赔钱’。”
      不但不赔钱,还很赚钱呢。
      罗燃当初把这店给他的时候,不仅给了他一大笔启动资金,还免去不少开支,生怕他会亏钱,可他这生意人却万万没想到,罗泣当初的天真想法还挺有商业价值。
      这店开在大学附近,卖的不光是乐器、乐谱等音乐相关产品,还卖文仪用品。因为这店铺是买下来的,不用付租金,所以罗泣一来就少了好大一笔开支,相比起周边的店铺,他家的定价可以更低。
      当价格愈低,需求就愈高。虽然招了不少仇恨值,但吸引了不少顾客是真的。再说,仇恨值算什么?他堂堂前三中大佬才不怕事儿呢,而且要知道他不是一个人,他背后还有个前一中大佬。
      除了这些,因为听李歌说S大图书馆总是没有座位,罗泣灵机一动,把练琴房改装了。现在除了能放桌子,还有块大白板以及大显示屏,学生们租来讨论报告也方便。
      还是价格愈低,需求愈高的道理。想用这房间,只需要一个钢蹦儿,而且能呆两个小时。要是遇上老板心情好,他不仅不收钱,还会倒贴饮料呢。虽然定价很低,但胜在消费者多,那什么聚沙成塔、集腋成裘,罗泣在这方面的收入很可观。
      而最最最赚钱的活儿,就数他当初最天马行空的想法,就是那“租个场地给乐队乐团办音乐会”的异想。
      一开始还只有些没有名气、演出等同于自嗨的乐队来租场,观众也永远只有总是吃饱撑的罗泣,或者偶尔吃饱撑的万岁、李歌和罗飏。可后来不知道是谁这么会宣传,这没有人来听的音乐会,居然被包装成“装逼好去处”,一下子就吸引了大批想装逼的人前来。
      这时,罗泣的商业头脑又开机了。他把音乐会二次包装,把自己的“不知名”包装成“故意不张扬”,硬生生把2B素描笔抬到4B;想着反正那些乐队没人认识,那干脆在演出前不告诉观众今晚是谁来演出,还增加了入场限制。神秘感加上物以罕为贵,这音乐会一下子就变成10B了。
      不容忽视的是,真的有不少人因为老板长得又帅又酷,便想着通过“成天来店里随便买些不知道用不用得着的东西但主要是来他面前游荡刷面”来加强他的记忆和吸引他的注意,就比如面前这个。
      这男的来自隔了一条河加一座桥的S工大,大几不清楚,但他已经来消费一年了,所以至少是大二。这人几乎天天都来,基础消费是每天租三、四个小时的自习室,然后隔三五七天买些纸笔,可能是天天手抄五三,所以纸笔才用那么快;尺子也买过不少,不知道它们后来怎么了。
      看着他含情脉脉地让罗泣算钱,心甘情愿地从钱包掏钱,然后依依不舍地走去小房间,万岁一个白眼翻到了尽头:“罗辑啊,我说真的,他得处理。”
      罗泣也跟着翻了个白眼:“我也想处理,可怎么处理?”作为一个不差钱的人,他很不喜欢赚这种钱。
      “就透露给他知道,你是个有家室的人。”万岁说。
      好像很有道理,可这个连万岁都能第一时间就想的方法,他怎么会没想到呢?
      罗泣当场吐血:“别说这个,我现在就想回到半年前把我的透露塞回嘴里。”
      其实他在半年前就跟这人坦白过自己名草有主了,换作别人早就讪讪离去,可这人是个奇葩。他一知道罗泣名草有主后,立马就发现他的主也是草,接着他就觉得自己有机会,就从暗恋变单恋了。
      “为什么你有主,主就得是草?”万岁满头大问号。
      罗泣叹了口气。
      虽然他在喜欢上李歌之前并没有喜欢过男人——当然女人也没有,他就没喜欢过人,只喜欢音乐——总言之,他喜欢男人这一点不怎么容易被人看出来,这就是为什么那人一开始很收敛的原因。
      只是……
      “我跟李歌的互动那么明显,只是一般人不会想到咱俩是一对儿,但当我跟别人是一对儿的时候,那人就只能是李歌。”他解释,“我有主,主就得是李歌,李歌就得是草。”
      万岁撇了他一眼,不知道罗泣有没有发现自己说这话时有多自豪。“他是觉得同性不能结婚,抢了别人男朋友就不缺德吗?”他借此发泄被喂狗粮的怒火。
      罗泣笑了笑,但没有再接着聊下去。万岁识趣,也没有多说。
      万岁今天来找罗泣不全是因为吃饱撑的。李歌这高材生一毕业就找到工作,还得到老板的重用,才刚毕业不久,就开始了他上九收九的生活。
      备注一下,两个九都是早上九点。
      因为最近刚做完一个大项目,李歌估计这阵子可以闲下来了,便约了他兄弟出来,打算晚上一起吃顿饭。
      只是,距离官方下班时间六点又过去了半个小时,万岁再一次把店内所有产品都按颜色摆放好了,李歌还是没有出现。
      “唉,幸亏我没订桌,不然亏死了。”万小二抱怨说,“我一糙男人都闲到精致起来了。”
      罗泣抬头看了眼,本就整洁的店面又更整洁了些,基本上万岁每次过来都会出现这样的事。“你完了。”他笑着拿起手机拍了一张,“我要给阿姨看看,她的邋遢儿子能有多干净。”
      万岁面色煞白,想起他那张万母十辈子前就让他收拾的书桌:“重爷爷,手下留情呐!我都没让你付清洁费了。”
      “想要多少,收银台自己拿。”罗泣大大方方地说,反正光是电子支付的部分就已经够他用有余了,主要是他现在心情好——
      叮——
      ——罗泣的神经病说:我、又被、老板、留下来、加班、惹……
      ——罗泣的神经病说:想要男朋友呼呼OAQ。
      ——李歌这儿有逻辑:一H一可男朋友不是很想呼呼。
      ——罗泣的神经病说:不要不想嘛[猛男撒娇表情包]。
      ——李歌这儿有逻辑:一3一呼。
      ——李歌这儿有逻辑:早点回去。
      ——罗泣的神经病说:好der!
      ——李歌这儿有逻辑:不过男朋友不在。
      ——李歌这儿有逻辑:男朋友要回夫家!哼!
      罗气噗噗气噗噗地打完这行字后,给曹惠贤发了段信息说今晚要回去睡,然后就气噗噗地开始收拾东西了。
      万岁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李歌下班了:“生活不易啊,他是能干,但没那个能耐拒绝老板呢。”
      罗泣明白,但并没有因此而消气:“那他就继续耗!我就等他三十岁前把自己耗废了,接下来那二、三十年就甭想当一!”
      ……这么一想,好像还不错?
      他跑了会儿题。
      这时,李歌的情敌刚好结束了他今天的自习,又出现在罗泣面前:“你还没去吃饭啊?”
      罗泣草草看了他一眼:“正准备,你要走了正好,我要关门了。”说着便拿着钥匙,把店内所有能锁的东西都锁上。
      “你今晚有约吗?能赏面吃顿晚饭吗?”情敌问。
      “不能。”罗泣果断拒绝,“走吧。”他示意万岁跟上,最好把店里那人也带出来扔了。
      情敌不知道是没看懂罗泣对他没兴趣还是不想懂,依旧穷追不舍的:“你男朋友没来接你吗?”
      罗泣叹了口气:“我老公在家等我。”等我明晚回去收拾他!“万啊。”
      “在呢。”万岁急步上前,粗暴地勾着情敌的脖子把他往外带,“我们要关门了,你也该走了,要是没啥事以后就别来了,拜拜。”
      到门口时,万岁推了他一把,加速他滚的速度,然后快速把门关上,由罗泣接力把门锁了。
      “走后门吧。”罗泣把店里的灯也关了。
      万岁轻叹一口气,连忙跟上。他要是李歌,肯定不会放心让罗泣一个人呆店里。这男的真的太死缠烂打了,哪怕罗泣的感情不会变,但不代表他就会安全。
      谁知道这么厚脸皮的人能做出什么来?
      如果李歌知道的话,他确实不会让罗泣一个人呆店里,可问题是他不知道。罗泣不想李歌因为担心自己而影响到工作,便没有跟他提过这人
      的事。
      草草吃过晚饭后,罗泣就回夫家了。
      他一个狂奔,急煞在曹惠贤和李默面前:“爸妈我回来了!”这么多年过去,他这声“爸妈”是愈喊愈顺口了,撒起娇来也是一点负担也没有。
      曹惠贤绕着罗泣转了一圈,想看看儿子有没有碰着哪儿了:“好像瘦了,你有好好吃饭吗?”
      “有……”罗泣噘着唇说。
      曹惠贤眨巴着眼睛:“你不高兴啊?晚上不是跟小歌和万岁吃的饭吗?”说到这里,她才发现回来的只有罗泣,“小歌没回来啊?”
      “回什么,晚饭也没来。”罗泣乘机抱怨,“他又放我鸽子了。”
      “这臭小子……”曹惠贤叹了口气,回头对李默说,“教教你儿子,工作和家庭还不会排次序吗?”
      李默也叹了口气:“这得让罗泣管,他爸是管不动了。”
      “管他干什么?”李曲气噗噗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之后才走出房间,“泣哥哥你回来了正好,你快看看!”她扑了过去。
      罗泣笑着抱起李曲转了一圈,才把她放下:“这就是演出服吗?”
      李曲的学校有个跨年晚会,邀请了不少校外的人士观看。对外开放的晚会可不能跟一三中的晚会一样群魔乱舞,上台表演的人都得是真正有才华的,而李曲就是表演者之一,项目是长笛。
      说起来,李曲也算是个人生胜利组。她学习上跟李歌一样名列前茅,才能上跟罗泣一样多才多艺,而在“武”这方面也是不得了,两位前大佬生怕萌萌的小团子会被欺负,可是把毕“学生生涯”所学的功夫都传授给她。
      萌萌的小团子现在可是文武双全。
      “对啊!”李曲原地转了一圈,“是不是超级好看?”
      “嗯,超——级好看。”罗泣笑了笑,不由感叹,“让你哥看到肯定又要拍了。”
      曾经追在李歌后头叫哥哥的小团子听到这名字却是冷哼一声:“我才不让李歌看呢。”
      像这样的演出,李曲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李歌却一次都没来看过。他每次都是“问的时候应得爽快,到的时候爽约得快”,几次下来,她对李歌的称呼便从“哥哥”到“你哥”再到“李歌”了。
      “他工作忙啊。”虽然罗泣也刚被李歌放了鸽子,是受害者之一,但他还是替男朋友解释了。
      “做不到就别答应,答应了就要做到!”李曲气得两个腮帮子都鼓了起来,“我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只是他言而无信。”
      罗泣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临时有工作也不是他想的,他事先也不知道。”
      “可他知道自己有机会临时有工作呀!”李曲还没消气,“如果他不肯定能不能到,那么他该说‘应该能到’而且会努力做到,这样的话,他来了便来了,不能来,那么他也没有事先答应,不算爽约。”
      “哦……”罗泣恍然大悟,悄悄把这话背了下来,打算改天告诉李歌。
      只是可怜了李歌,在李曲下一次的演出前,怕是要继续以“李歌”的身份存在于自家妹妹的心目中了。
      不过,还是希望他能出席李曲下一次的演出吧。
      罗泣突然有点心疼李歌:“真的不让他看吗?”
      “不让。”李曲坚决地说,“他要看就亲自来看。”
      “……好吧。”罗泣苦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
      李曲笑着缩了缩脖子:“泣哥哥想拍一张吗?”
      “我?”罗泣不由笑了,“我一大男人,手机里有张小姑娘的照片多不合适。”
      听到这句话,李曲眯缝着眼睛,噘起了唇。
      罗泣马上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我……再来一次?”
      “泣哥哥想拍一张吗?”李曲配合地重问了一次。
      “想。”罗泣坚定地说着,给李曲拍了好几张照片,然后把手机收回口袋里。
      李曲抿起了嘴,直勾勾地盯着他:“其实你是直男吧?”
      “嗯?”罗泣一脸懵逼。
      就在旁边听到一切的曹惠贤不禁笑了:“直男与否也没分别,他都是不交女朋友。”
      “……这话也没大毛病。”罗泣嘟囔着望向李默,他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唯一一个不知道李曲想要什么答案的人。
      对上罗泣的眼神,李默偷偷做了个“别看我,我也不懂”的表情。
      好吧,那就是只有心思细腻的妈妈能听懂了。
      罗泣向她投去求救的目光。
      曹惠贤轻笑一声:“她是让你偷偷发给小歌看呢。”
      “啊?”罗泣转头望向李曲,后者一脸“我听到了但在假装没听到,而且答案就是这个,你赶紧照做”的表情。
      萌萌的小团子就算是长大了,心里还是个贴心小棉袱。虽然在跟哥哥闹别扭,但知道哥哥看不到她演出已经够难过,要是连穿着演出服的模样也看不到肯定会更难受,便想着转弯抹角地让别人把照片发给他。
      反正罗泣想不到这些。“妈你是怎么得出这答案的?”他只想知道这个。

  •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二来了!应该会有三章,1月15日下一章。
    还有这个月也是不修文。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