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0、109 番外一之六 万岁 ...

  •   今天是罗泣第一天上学,因为担心他会做出些什么来,也担心老师会以为他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罗燃特地请了半天的假,陪他去幼儿园报到。
      车才刚开到校门停下,罗泣便拿上他的书包,头也不回地下了车,往貌似幼儿园的方向走去,果断得像早就想离开罗燃身边一样。
      罗燃额角一抽,把车锁好后追上了他,“你急什么?”他带着一丝怒气说,“被谁绑了别想我会交钱。”
      这句吓唬小孩用的话对罗泣并没有任何效用,他还是继续走着。那双小腿腿意外地走得很快,罗燃几乎要小跑才能追上。
      同一时间,不远处有一对母子正在拉锯。“妈妈我不要上学!”年幼的万岁紧紧抱住万母拼命想要抽出的手不放,话气中还带上了哭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的母亲要把他送走了。
      万母无奈得直摇头,每次放完长假期,第一个上学天总会发生这样的事。“上学可以跟其他小朋友玩啊,你不是总说一个人在家里很无聊吗?”她劝说道,“咱们万岁长大了,是大男孩了,要上学才行的。”
      “我不要我不要!我要妈妈抱!”他不但没有放开万母的手,甚至企图攀上她的背。
      万母苦笑着把他从自己身上扒下,“你看看那个小朋友,多厉害啊!书包不用爸爸背,也不用爸爸牵手,自己走去学校。”她指着前方的跩小子,“那个小朋友看着可比你小,万岁比弟弟大,肯定会比弟弟厉害的对吧?”
      万岁眨巴着眼睛,视线转向校门口,看着某个把他爸爸抛在后头的小朋友。那孩子的父亲正好穿着一身西装,还黑着一张脸,看起来就像是大佬级的人物,而这样的人物居然像个小弟一样跟别人后面走。
      那个小朋友好酷啊!
      万岁的眼睛冒出了两颗大星星,他放开万母的手,自己背上书包,往小孩消失的方向,也就是校门口冲去。
      “儿啊……”万母叹着气追上了他。
      可惜的是,那个小孩并不是往教室的方向走去,而是“领”着他的父亲走进教职室,所以万岁并不能得知他到底是哪个班的。
      正当他计划着自己要天天早起到校门口去堵那小孩时,老师就走进了教室,身后跟着的正是那个小孩。
      “各位同学,早上好!老师带了一个新同学过来,他叫罗泣,从今天开始,他就会跟我们一起上课啦!”老师如此说。
      不过万岁没有听见,因为他满脑子就是“喔喔喔喔我跟他真有缘、我们居然是同一班的、我要认识他”之类的。
      “你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好不好?”老师半蹲下来,柔声对罗泣说。
      只是,罗泣又怎么会这么合作呢?他草草地瞄了身旁的人一眼,便别过脸去看着另一边,明显是拒绝了。
      老师尴尬地干笑了两声,“看来他是太害羞了,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来。”她站直起来,扫了教室一圈,最后定在万岁旁边的空位上,“你坐在万岁旁边吧?就是那边那个举起手的小朋友。”
      “我!我在这!”万岁才听到前半句就已经举起手了,看到罗泣望了过来,更是站起来原地蹦了两下。
      罗泣木着一张脸,在心底轻叹了一口气。
      怎么跟罗飏一样蠢?
      他们所在的班别是全日班,中午的时候是在幼儿园吃饭的,吃完还有午睡时间,万岁有很多机会可以去认识新同学。
      “万岁来玩啊!”其他小伙伴呼唤着。
      每天的游戏时间,其他小朋友都喜欢揪他来玩,因为他性格乐观好相处,还有很多新奇的点子,总能替同样的玩具想出三四种新玩法,不同的玩具组合起来的话,几乎每天都有一种新玩法。
      “等等来!”他回头对其他小伙伴说。
      游戏什么的都是浮云,认识新朋友最重要!
      他蹦着往罗泣所在的角落走去,并蹲在了他的面前,强行让对方看着自己,“你好啊,我叫万岁!你叫什么名字啊?”
      罗泣没有回答万岁,他刚才一直在觊觎着教室里那台钢琴,看着看着眼前突然多了颗头,把他吓得不轻,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只是他的恍神在万岁眼中却变成了高冷,他愈来愈希望跟这个画风奇特的小朋友做朋友了!
      “你把名字告诉我吧!我真的很想跟你做朋友!”他笑着说。
      罗泣何曾受过这样热情且善意的对待呢?即使是罗飏,也没有面前这个小朋友积极。
      他说他想跟我做朋友!
      罗泣害羞地抿了抿唇,道:“罗极。”
      “罗Ji?”万岁呆呆地重复。
      “嗯。”罗泣点点头。
      “你好呀!”万岁向他打招呼,“要一起来玩吗?”
      罗泣顿了顿,往小孩子堆里看去,他们手中的玩具没有一样是能吸引他的。他摇摇头,道:“不好玩。”
      他说不好玩!他觉得玩具不好玩!他是大人!喔喔喔喔!在万岁心中,罗泣在不知不觉间被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回到家中,万岁迫不及待向父母分享自己在幼儿园的事,平日分享的都是今天学了什么、和朋友玩了什么、有没有小朋友哭了或者尿裤子了,而今天却只说了这位“罗Ji”。
      “妈妈!LuoJi怎么写?”万岁问。
      “逻辑?”万母疑惑地眨着眼睛,在纸上写下两个字,“在哪学回来的?”
      “是新朋友的名字,他就叫这个。”万岁笑着说。
      “名字啊……那可能是这个‘罗’。”万母在纸上做了更正。
      罗辑。
      哇!名字看起来也好酷啊!
      除却这些被迷弟强行加上的光环,罗泣本人确实酷。
      他虽然不喜欢玩游戏,却喜欢看着别人玩游戏,而且特别喜欢在高处看。在教室的时候他喜欢站着看,如果有机会到户外去,老师总会在树上发现他,这一点让老师头痛不已。
      他们跟家长反映过好几遍,只是连家长都束手无策,老师只好尽量看着他,不让他有机会往上爬。
      只是没人知道,这个奇怪的坏毛病,是从旧家里带回来的。因为殷婷甚少带他外出,他只能从房间里的窗往下看着其他小孩子玩耍,久而久之,他便习惯了这种从上而下看别人玩的视角。
      罗泣跟其他小朋友不一样,他不喜欢说话,主因是不会说话,但其他人并不知道,只知道他能不说话就不会说一个字,能说一个字就不会说两个字,也不像那些内向的小朋友,罗泣要是说话就不会支支吾吾的。
      到了后来,罗泣学会了短笛,尽管幼儿园不让小朋友带自己的玩具去玩,但因为短笛的体积不算大,而且罗泣不听劝,所以他每三两天总会在幼儿园的某棵树上吹奏起短笛来。
      如果用三个成语形容他,那大概是独行独断、不言苟笑、多才多艺。
      一个字就是酷。
      第一天相遇后,万岁便赖上了罗泣,成天对着他喋喋不休,分享各种他觉得有趣的事物,还经常邀请他到自己家里来,也不介意他什么都不说。
      被孩子王赖上的人想必有什么过人之处,大家都是这样想的。不知不觉间,罗泣便当上了大佬,被所有孩子所敬仰着。哪怕他不会跟自己玩,其他孩子总喜欢邀请他到场,似乎能邀请到大佬坐镇,自己就特别牛逼。
      只是,在幼儿园三年级的寒假后,一切都变了样。
      这天,罗燃才刚下班回到家,正想去洗个暖烘烘的澡放松放松,却在上到一楼的梯间时停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几乎都有的帮佣都聚在罗泣的房间,且敲门声不断。
      “怎么回事?”他问。
      “罗少一回来就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跟他说话也不回答。”保姆说。
      “而且今天去接他的时候,感觉上比平时还要安静。”司机补充。
      罗燃蹙眉,扯开领带的手停在半空。
      此时,管家拿着一串钥匙走来,在门前寻找着能打开房门的钥匙,“这孩子真是,谁教他怎么锁门的。”他嘟囔说。
      也许锁门这动作不用别人教,但若不想别人打扰自己那便要锁门这回事,如果没人教,要领悟出来想必需要点时间。
      “我来吧。”罗燃阻止了管家开门的动作。
      打开房门,看到的是整洁的房间,一切都像是这房间最原始的模样。罗燃环看一圈,没有看到罗泣的踪影,卫生间的门也是开着的,他并没有在里头。
      罗燃抿着唇,走进房间后反手将门关上,仔细地把每个旮旯都看了一遍,最后在钢琴底的钢琴椅后发现了罗泣。
      “你在这里做什么?”他把椅子推开,蹲在不远处。因为罗泣是背对着他坐在地上的,他看不到罗泣的动作也看不到他的脸,但即使看到了,理应看不出个所以然。
      罗泣没有回头,只是停下动作。罗燃微微钻进钢琴底,看见罗泣正拿着一块橡皮擦,而且满地都是橡皮屑,作业本还皱巴巴的。
      “被欺负了?”他猜测。
      罗泣一顿,慢慢转过头来,罗燃这才看到他满脸的泪痕。心里某处从未察觉到的地方“喀咯”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塌了。
      “怎么回事?”罗燃整个人钻到钢琴下,单膝蹲在地上,把罗泣拉到自己的身旁来。
      罗泣眨了眨眼睛,张开手臂扑了上去,把脸埋在罗燃的肩头抽泣,小声地嘟囔道:“他们不要跟小及做朋友啦……”
      虽然罗燃不只一次想过有一天要让罗泣吃一次瘪,让他哭着找自己拍拍,可当他真的哭了,罗燃却没有想像中那么痛快。
      “为什么?”罗燃问。他并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人,便按自己一向地处理方式,问题出现了便先寻根,再对症下药,只是这个做法与给别人的伤口洒盐差别不大。
      果然,罗泣听见后嘴巴一撇,哭出声音来,“他们说我妈妈是坏蛋,我也是坏蛋!”他哭诉着。
      事情的起因还得追溯到寒假的时候,一位家长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知道罗泣的生母是第三者,家长们私下聊天时一传十,十传百,最后班上所有孩子的家长都知道了。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当个好人,谁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跟这样背景不良的孩子混在一起,更何况罗泣本来就标奇立异,家长们纷纷警戒自己的孩子,不许和他来往。
      于是开学后的第一天,罗泣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被所有同学孤立了。对他而言,就是一个假期过后,所有人突然就都不理他了。
      要不是有些脾气冲的孩子当面跟他说清楚,罗泣恐怕是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才会令所有人都不跟他说话,甚至讨厌他、对他有敌意。
      罗燃还是第一次遇上恐怕是没药可用的症,本来就想不到该怎么安慰他,这下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因引起这个病症的病原体,好像是自己太过于风流了。
      他沉默着,手在罗泣的后背上轻拍,同时等待着罗泣自己哭累了安静下来。
      拍着拍着,他的视线落在罗泣的作业本上,刚才只是随便地扫了一眼,这会儿才有机会认真看。
      那是语文的作业本,题目是“我的朋友”。小孩子写字很用力,哪怕把上面的铅笔笔迹都擦掉了,还是能从压痕看出上面曾经写了些什么。
      这么浅白的标题和答案栏,每组都不超过二到四个字的组合,不难猜到这原本写着的是一个又一个的名字,而他们都曾是和罗泣关系不错的人。
      或许在一个小时前,作业本上还有密密麻麻的人名,全是罗泣一笔一划写出来的,只是在不久前,“它们”都被罗泣亲手擦掉了,连灰色的铅笔迹都没有留下,只有压痕证明“他们”曾是罗泣的朋友——
      至少罗泣曾把他们当成朋友。
      罗燃翻到下一页,和前面那页有些不同,上面还有一点灰色笔迹,应该是还没重擦这一页,而更大的不同是,这一页还有两个字格外清楚。
      万岁。
      “这个名字是?”罗燃原来是想问“怎么没有把这个名字擦掉”,但想了想还是决定换一句,不过他没想好怎么改,便随便一问。
      罗泣微微偏头,视线越过肘间落在作业本上,他顿了顿,小声且含糊地说:“他今天早上没有来。”
      罗燃想了想,“那下午呢?”
      罗泣沉默了半刻,“他也会跟其他人一样的。”
      因为他实在是太害怕了,所以万岁下午回来后,罗泣便一直躲着他,不敢接近他,想着这样便不会听到他说不跟自己玩,也就不会失去这朋友。
      “……掩耳盗铃。”罗燃叹了口气。
      “我不管!”罗泣虽然没听懂,但听出了罗燃语气里的嘲笑,羞得脸都红了。
      “出色。”罗燃戳了戳他的额头。
      罗泣噘着唇摇头,甩开罗燃的手后又扑了上去,“小及没有朋友啦……”
      “那就别要了。”罗燃说。
      “可是小及要朋友。”罗泣抽了抽鼻子,嘟囔道。
      “那就再交。”罗燃回答。
      “他们不要跟小及做朋友!”说着,罗泣又哭了起来。
      罗燃抿起了唇,他实在是不懂得要怎样安慰罗泣,只好紧紧地抱着他,手在他背上继续搭着。
      第二天一早,罗燃久违地亲自送他到幼儿园,但和第一天上学不同,罗泣并没有赶着下车,而是罗燃走到他旁边的车门,提着他的衣领把他“拿”下车的。
      他磨磨蹭蹭地低头走着,看起来情绪还是很低落。
      刚走到校门口,一把声音迎面传来:“罗——辑——”
      罗泣一顿,抬头便看到万岁正往自己的方向走来。他一惊,连忙往校门口的方向起跑。
      “……你有病吗?”罗燃无奈地拽着他的书包,不让他走。
      “让我走——”罗泣咬着牙试图往前走,可是愈走愈后。眼见万岁快要到了,他果断脱下背带,留下罗燃提著书包呆看着自己跑走。
      看着罗泣消失在自己面前,小万岁停下脚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转身扑向万母,“妈妈!罗辑不跟我好了——”
      罗燃抿着唇,和万母对上了眼,前者叹了一口气,追上罗泣,把他拦腰抱起夹在胳膊下,带到了那个在大街上哭出来的孩子面前。“他有话跟你说。”他强行替罗泣做了个开场白。
      “我没有。”罗泣手脚在半空上划着,争取能游回幼儿园。
      万岁依旧抱着万母,只是把头转了过去,“你不跟我好了吗?”他可怜兮兮地问。
      “没、没有!”罗泣激动地说。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万岁追问。
      “我!”罗泣激动地开了个头,又没底气地放下了声量,“我以为你不要跟我做朋友了……”
      “为什么啊?”万岁擦了擦眼泪,放开万母。
      罗泣嘟嘟嘴,含糊道:“因为我妈妈是坏蛋。”
      “……啊?”万岁歪了歪脑袋,用手抓弄着头顶上的小问题,“你妈妈是坏蛋,可你不是你妈妈呀?你们又不一样。”
      “你妈妈是女生啊?你是男生啊?”他天真地说。
      一旁听着的万母没忍住“噗嗤”地笑了起来,而罗燃见误会似乎是解开了,罗泣应该不会再溜走,便把他放了下来。
      万母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在罗泣面前蹲了下来,“你今天要来找万岁玩吗?他买了新玩具,放假的时候就一直说,开学之后要找你来家里玩。”
      罗泣朝她眨了眨眼,又朝万岁眨了眨眼,最后向着罗燃瞪大了眼睛。
      “随便你。”罗燃平淡地说。
      罗泣张开了嘴巴,脸上少有地展开一个开心的笑容。他转头向着万母,用力地点点头,大声说:“要!”
      “那放学一起走吧。”万岁说,“现在也一起走!”说着,他拉起了罗泣,强行把他带到幼儿园去。

  •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一就到这里了,番外二三四之类的不会是近期的事了。
    接下来会专心修文和存新文。
    新文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